長春朝陽溝勞教所酷刑折磨王金波 家人控告惡警

【明慧網2004年9月3日】2004年7月13日,被非法關押在長春朝陽溝勞教所二大隊的大法弟子王金波的親屬前去看望,當見到王金波時,他的身體和精神狀況極差,家屬就問半個月不見怎會這樣?王金波說被管教孫海波和兩個勞教打的,現在整天頭暈、胸悶,腿腳麻木,吃不下飯,在家屬的追問下,王金波說出被打經過。

6月24日晚飯後,因他腿上長疥瘡行動慢,被同室的寢室長李明志當著全室十人的面打了王金波6、7個耳光,王金波找到本隊管教孫海波說被打之事,沒等王金波把話說完,管教孫海波沒調查就狠狠的說:他咋不打別人,為甚麼打你,還是你有錯,最近你表現不好。大約晚7點鐘都在幹活場幹活,幹活中王金波頓時覺得頭一暈倒下,管教孫海波不但不問病情,反倒說是裝的,把王金波拽到無人的6號屋,拳打腳踢,打的王金波臉頰起包、鼻子和嘴出血,血流滿地,打得大便失禁,便在內褲裏。惡警還專門往他腿長疥瘡的地方踢,王金波正告他要找所長,孫海波叫囂著,我就打你了,找所長、局長都行。打到大約9點,管教孫海波叫來另一室的室長劉東浩把打人的屋子收拾一下,劉東浩又叫來本室的鄭岩一起進屋收拾,鄭岩首先把王金波的鼻子和嘴上的血擦乾淨,又收拾的屋子;還不算完,因王金波不服,管教孫海波又把王金波拽到管教室,找來本隊的班長孫磊一同來打王金波,邊打邊問,這麼處理滿不滿意?王金波說:不滿意。管教孫海波又拿來電棍打,把電棍打成兩截。這時大約半夜11點左右,管教孫海波打累了,就又找來了王金波的寢室長李明志,三人一同來打王金波,管教孫海波拿出手銬,命兩個勞教孫磊和李明志把王金波銬起來打,兩個勞教得到命令瘋狂的銬王金波,孫磊用胳膊勒住王金波的脖子,王金波頓時感到窒息,李明志拼命打王金波耳光,這時已是凌晨1點左右,管教孫海波逼問王金波,這麼處理滿不滿意,這時的王金波身體和精神以承受不住,違心的說以後行動快點,他們一看王金波服了,讓兩個勞教把手銬打開,並對李明志說:以後注意點方法,命他倆回去,管教孫海波又訓斥了王金波一個多小時,大約兩點半多才讓王金波回去睡覺。過後王金波找到二大隊陶大隊長說被打之事,陶大隊長不理不睬。

勞教所對不能幹活的大法弟子進行虐待不給飽飯吃,經常謾罵,只給能幹活的一半,早晨只給半個饅頭,本來就吃不飽,只給一半,他們本來身體不好,更是雪上加霜。王金波的家屬聽後非常氣憤,立即去找所領導,大門被把守著不讓進,她們硬闖進去,一個魏政委接待了她們,家屬把王金波被打的詳細情況說了一遍,告訴他王金波現在身體狀況,並提出要求:一、嚴肅查處打人的管教孫海波和縱容兩個勞教孫磊、李明志繼續犯罪的行為;二、要求讓王金波回家治病;三、要求給飽飯吃。魏政委推脫說:要調查調查,再答覆。後來得知他叫魏國良。

家屬同時給長春市司法局李林局長(郵編130033)先後寫了三封信。

第一封信:主要詳細反映王金波被打的經過,並要求嚴肅查處打人的管教孫海波和縱容兩個勞教孫磊、李明志繼續犯罪的行為。

第二封信:反映見到所領導是怎樣答覆的;7月30日見到魏姓政委給打人管教講情,說他年輕、上警校有這份工作不容易、還沒成家云云等,說給兩個打人的勞教孫磊、李明志加期;親屬質問?一個警校畢業的司法幹警,竟執法犯法,指使、縱容勞教繼續犯罪,是國法不容的;並繼續要求嚴肅查處打人的管教孫海波和縱容兩個勞教孫磊、李明志繼續犯罪的行為;要求讓王金波回家治病;

第三封信:是寫8月6日,親屬再次勞教所見到魏政委時,他找來勞教所紀檢室的趙主任宣布調查結果:根本不存在管教孫海波打人之事,電棍兩截說是脫節,把勞教打人說成是推搡之舉,理由是沒有驗到傷;親屬說:事情已過一個多月驗不到外傷是正常的,可是給他精神上造成的傷害是看不到的,況且他心臟不好加重,頭暈加重,記憶力減退;紀檢室的趙主任說:提供的證人不作證,親屬說是因為他在勞教所裏,你們給施壓他才不敢,紀檢室的趙主任最後蠻不講理。親屬並繼續要求嚴肅查處打人的管教孫海波和縱容兩個勞教孫磊、李明志繼續犯罪的行為;要求讓王金波回家治病;

親屬同時給長春市檢察院、長春市城區檢察院寫了控告信。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