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春市朝陽溝勞教所的非人奴役:有害的環境 巨大的強度


【明慧網2004年5月16日】2001年4月份,長春朝陽溝勞教所各大隊利用外出工,非法奴役、折磨法輪功學員。

二大隊在地板革廠勞動,塑料的吸入性損害非常嚴重,勞動保護措施幾乎沒有,學員在一日三餐都吃不飽的情況下,被迫長時間勞動,特別是當裝卸PVC原料時,每人都要扛幾十,上百斤的袋子,還要碼成垛。學員們汗流浹背,口中喘著粗氣,冬天則頭上熱氣騰騰,而管教和流氓頭子則在一旁叫囂呼喊,強迫學員勞動,根本不顧學員死活,有的學員被折磨得骨瘦如柴,形如當年日本統治下的勞工。

當時朝陽溝的四大隊外出工在勞教所西側的空心磚廠,那裏的生產條件極其惡劣,沒有廠房,就是一片空曠地,十幾堆巨大的灰堆就是生產原料,灰堆周圍支著好幾個篩子,十幾人在篩子旁篩爐灰,動作稍慢,輕則被遭一頓罵,重則遭一頓打,其他人有的用車推灰,有的推剛生產出的空心磚,都必須得小跑。法輪功學員每天被迫勞動長達十個小時,推車往返累計上萬米,勞動強度之大非一般人能夠承受,再加上設備簡陋,烈日酷曬,灰渣,塵土隨風瀰漫在空氣中,每人的眼睛裏,鼻子,耳朵渾身上下都是灰渣,當時的勞動場景被管教和勞教人員戲稱為「風沙暴」,「沙塵暴」。

如此惡劣的生產條件對學員的身體造成了極大損害,由於長時間的酷曬,學員的皮膚都變成了黑紅色,分不清頭髮和臉,狀如非洲人,背上的皮膚曬破了,火辣辣的疼,腰累彎了,手上布滿硬繭,破裂,幾乎不能沾水洗衣服,家屬每逢接見日看到自己的親人被折磨成這樣,強忍淚水,心如刀絞,就是這樣勞教所的惡警還在恐嚇家屬,惡狠狠的說:「如果他再不轉化,就怎麼怎麼樣的」其目地就是威脅家屬,迫使家屬給法輪功學員施加壓力,手段之卑劣,根本就不顧家屬的內心感受,極大的傷害了眾多善良的親人朋友。

六大隊主要從事農業勞動,從種到收,幾乎沒有休息的閒暇,偶爾趕上小雨也要出工,烈日下的乾渴,田地裏的勞作,管教室裏的酷刑,水房教室的折磨,飢餓疥瘡的困擾,隨時折磨著大法弟子。嚴酷拖不垮大法弟子的意志,現在原有的六大隊已經解體,邪惡已經維持不住了。

四大隊也因為當時三十七名大法弟子不轉化,再加上法輪功學員閆國柱強行走脫,有的學員同時以絕食抗議,使邪惡手忙腳亂,維持不住了,只好解體。現在四大隊又重新組建,虞鐵(原朝陽溝五大隊管教,後升為副隊長)任四大隊大隊長,管理科幹事高志祿(玩弄語言攻勢的小丑,緊隨所長王建剛的打手)任副隊長,調入趙福祥等走向反面者參與所謂‘幫教’。望廣大獄中同修正念清除操控惡人背後的邪惡,不要被謊言欺騙,正念正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