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彙編:「1400例」真象(專輯2)

【明慧網2004年9月3日】
  • 「1400例」真相(1):從死亡率看1400例 凸顯法輪功祛病健身之功效

  • 「1400例」真相(2):官方媒體栽贓陷害肆意妄為

  • 「1400例」真相(3):官方報導隨意定罪 視如兒戲

  • 「1400例」真相(4):官方媒體可信嗎?一個1400例的家屬如是說

  • 拉家常:「1400例」只能證明法輪功祛病健身功效之超常

  • 美國醫院錯誤每年造成19萬5千人死亡──反觀1400例栽贓案

  • 「1400例」真相(1):從死亡率看1400例 凸顯法輪功祛病健身之功效

    (明慧網2000年6月20日)親愛的聽眾朋友,你們好。現在是熱門話題節目。我是欣悅。

    一年來,中國政府對法輪功的鎮壓,使法輪功在中國家喻戶曉,也使世界各國更多的人們知道了法輪功。然而有關法輪功的許多問題仍為許多人不解。去年四月二十五日的中南海事件以來,中國政府對法輪功展開了前所未有的宣傳攻勢,聲稱煉法輪功導致1400人死亡,法輪功是一個嚴密的組織,法輪功學員利用邪教擾亂社會秩序等等。然而國際互聯網上無數的資料表明法輪功祛病健身,教人向善,與中國政府所說的完全不同。中國大陸的法輪功學員已沒有任何為自己的信仰申辯的權利。那麼到底誰是誰非?本節目將對有關法輪功的一些熱門話題進行一系列的報導,以幫助聽眾更全面地了解法輪功。

    本節目中採用了大量海內外法輪功學員的文章,報導。在這過去的一年間,千千萬萬的中國大陸的法輪功學員,海外各國的法輪功學員,用寫信,電話,傳真等等方式傳達著他們在重壓之下的修煉經歷,對於法輪大法在世界洪傳的思考,以及向世上所有善良的人們的呼喚。但由於中國政府對法輪功的鎮壓仍未停止,我們不得不略去人名和有關信息,以免中國政府進一步加害於他們。

    第一個話題就是有關「煉法輪功導致1400人致死致殘」的問題。

    中國政府稱,法輪功殘害了1400多條人命,並以此作為把法輪功定為邪教的最主要的證據。對於法輪功殘害人命的認定,中國政府既是原告,又是法官,還兼任了偵破和檢察工作,法輪功學員沒有任何說話的機會。至於法輪功究竟是如何導致死亡,主要說法為煉法輪功有病不讓吃藥不讓就醫,煉法輪功後導致精神失常而自殺或殺人。

    首先,我們從科學角度看,關於1400例煉功致死的指控是不符合科學常識的。

    官方統計所謂煉法輪功致死的人為一仟四百多人,且不說這些人是否是真正地按法輪功要求做的修煉者,退一萬步講,假使這些人與法輪功有關,是不是就能據此判定是法輪功導致的死亡?這還要看這一仟四百多人是法輪功修煉者的極個別現象,還是超出正常死亡率的普遍現象。

    生老病死是人類的自然現象。疾病是造成死亡的首要原因,在醫學比較發達的美國,1999年人均壽命76.5歲。然而,每年每10萬人中約487人死亡。每年僅急性心肌梗死就有100萬人,其中10-15萬人在幾天內死亡,另外10-15萬人在發病一年內死亡。醫院的治療,手術或者是藥物治療雖然不能挽救數百萬的心臟病人,但是,我們不能因為有人死在醫院裏,就認為是醫院的醫療手段導致人死亡。如果一家醫院的病人死亡比例在正常的病人死亡率範圍,就不能隨便地說是醫院導致病人死亡。

    在中國早些時候調查出來有幾千萬至一億多人修煉法輪功,據中國統計年鑑1998所載的全國平均死亡率,一千萬人中每年約有六萬五千人死亡。那麼,在數千萬法輪功修煉者中,每年應該有數十萬的人由於各種原因而自然死亡,而官方統計所謂煉法輪功出問題的人為一仟四百多人,假使這些人與法輪功有關,其出問題的比例遠遠小於法輪功煉習者的自然死亡率,所以1400例不是超出正常死亡率的普遍現象。

    事實上,煉法輪功可以達到祛病健身的效果,這是數千萬法輪功修煉者中的普遍現象。下面我們選摘兩則中國大陸的報紙在開始鎮壓之前對法輪功的報導:

    《羊城晚報》1998年11月10日刊登了一篇題目為「老少皆煉法輪功」的文章。文中寫到,11月8日,廣東省體委武術協會有關領導到廣州烈士陵園等處,觀看了5000名法輪功愛好者的大型晨煉活動。煉功者來自各行各業,年齡最大的93歲,最小的僅兩歲。當時,廣東省有近25萬人修煉此功法。在煉功現場,體委的同志詢問了幾位法輪功的受益者,其中有一位女士原患高位癱瘓,全身70%部位麻木失靈,大小便失禁,修煉了法輪功以後,不久便可以站立,爾後又可以行走,如今紅光滿面,煉功的動作靈活自如。

    《醫藥保健報》1997年12月24日報導了一篇文章,標題為「祛病健身首選法輪功」,文章記者寫道「中國的氣功以其獨具的古老和神奇的風姿風靡神州,即而又飄洋過海湧向國外令世界震驚。作為保健報的記者,我曾決心發現一種對祛病健身有顯效的功法以饗讀者。誰料,在97年11月8日這個冬令時節的「小陽春」裏,我與李洪志老師的「法輪功」望花立交橋活動站及新新小區活動站的學員結緣,竟使我實現了這一心願。」

    文中提到,在學法輔導站中,輔導員介紹說,望花立交橋站有450人能無論嚴寒酷暑堅持戶外集體煉功。在座的學員分別向筆者介紹了修煉大法的神奇功效:一位65歲的老人是患病20多年的老病號,肝、肺、胃、關節全有病,體重只有35公斤。修煉法輪大法後經過了一個多星期的病灶加重反應後,一天比一天強壯起來,至今體重55公斤,面色紅潤,年輕。她的老伴是冠心病、小腦萎縮、腦血栓患者,經常處於休克與住院搶救的狀態。學習法輪大法後出現了上吐下瀉的全是黑色餅的現象,持續一週處於間斷休克狀態,但老夫妻二人信心堅定,互相鼓勵闖過生死大關。之後他們煥然一新。一位70歲的政府退休幹部,原先曾患胃病、腦血栓,每年都進行稀釋血液治療,每日都口服藥物。煉此功法幾個月後,一切症狀都消失,連混合痔瘡都好了,滿面紅光。一位副廠級幹部因患乙型肝炎四處求治無效而與法輪功結緣,之後才真正扔掉藥罐。現在其父母兄弟及妻子都進入這個行列,一家人身心健康,和睦幸福。

    這位記者最後寫道,「交談之中令我體悟到,人之將老、死之將至,人生之秋陰雲密布,無以寄託的恐懼換成了大法在握,病奈我何的曠達。來到煉功場地,仍是綠樹蔥蘢河水清悠,怡然自得的人們陶醉在生機盎然,其樂無窮,世外桃源人間淨土般的境界。」

    親愛的聽眾朋友,由於時間的關係,關於1400例這個話題,我們今天就說到這裏,明天我們將繼續這個話題,感謝您的收聽。我們明天同一時間再見。

    (2000年6月20日轉載)


    「1400例」真相(2):官方媒體栽贓陷害肆意妄為

    (明慧網2000年6月22日)

    親愛的聽眾朋友,大家好。又到了熱門話題節目時間了。在今天的節目裏,我們首先繼續播報中國大陸報紙關於法輪功的報導。

    1998年12月31日的《深星時報》---熱點專題報導:十二月廿六日上午,深圳體育館前面的廣場上,兩千多名來自各行各業的法輪功愛好者排著整齊的方陣,集體匯煉法輪功。在深圳大學晨煉的人當中,一群由卅多人組成的習煉法輪功的小方隊,在祥和的音樂中格外引人注目,這些人中既有高級知識分子,又有學生。他們都是看到周圍的同事或同學受益於法輪功而加入煉功行列的,通過修煉法輪功,強健了身體。一位大學教授告訴記者:「煉功前我患有肝炎、糖尿病、耳聾等多種疾病,對於前兩種我可以用藥抑制,但我是個教育工作者,耳聾對我帶來的壓力太大了。在我修煉法輪功後,這麼多疾病完全消失了,精力、體力都越來越好,使我增加了對工作的信心,承擔的課程越來越多,人也變得開朗。 」

    下面我們來談一談中國官方所報導的幾個所謂的煉法輪功導致精神失常的例子。法輪功是涉及到數千萬人參加的群眾活動,作為國家的通訊社和報紙,在沒有對大面積的人作出科學調查的情況下,報導個別人自殺或殺人,並斷定是煉功造成的,是不負責任和不公正的。另外,如果不去了解法輪功的功法與功理本身有沒有導致人出現殺人,自殺,或精神病的因素,作為官方的報導,把法輪功與殺人,自殺,或精神病聯繫在一起,是違反法律與職業道德的。一個人殺人,自殺,或出現精神病,如果他自稱,或報紙認為其人是煉法輪功的,但這人的言行,不服和法輪功的功法與功理的基本要求,就不能說是法輪功造成的。比如一個病人,如果不按照醫生的要求去服用藥物,吃錯藥出現的後果不能說是醫生的責任。

    新華社1999年12月3日報導了一則「河北省任丘市近日發生一起‘法輪功’煉習者朱長久殘殺親生父母的惡性事件」的消息,在海內外反響很大。該報導中的朱長久,河北省任丘市青塔鄉張各莊村人,自97年患精神病,他妻子邊立新經常發現他精神恍惚及胡言亂語,言行異常,但99年初病情有所好轉。99年7月,中國政府鎮壓法輪功後,他父親朱振虎將他的法輪功書燒掉,村幹部及鄉派出所公安又天天找他談話,在巨大壓力下,朱長久舊病復發。十一月二十五日,他不穿衣,赤條條的,整天傻笑,兩眼發直,第二天(二十六日)凌晨,他突然用鐵錘將父母殺死。這本是一宗精神病患者發病錯殺父母的案件,大陸媒體發布的新聞稿完全不提他患病事實,卻以「法輪功分子殘殺父母」為題,將責任推到法輪功身上。官方媒體的新聞稿完全抄自《河北日報》一份內參報告,該內參中將「朱振虎」錯寫成「朱振亮」,官方媒體也照抄不誤,不過,內參中提到朱長久是精神病患者,官方的報導卻刻意隱瞞這個重要事實。

    另外,在中國黑龍江省牡丹江市,也發生了一件無端栽贓,陷害法輪大法的事:一個叫張清賀的工人,因患貧血、神經衰弱及其他慢性疾病,曾服過8個月中藥。後因支付不起藥費,經醫生開方自己配藥吃。但由於不懂藥理,他自己往裏加了兩味中藥,服藥後,他就處於意識不清,不能自制的狀態。一天他吃完藥後準備自殺,被他母親和妹妹發現了,前去勸阻,他在藥力作用下出現殺傷自己親人的事件。令人不可理解的是,張清賀被牡丹江市公安局愛民分局收審後,多次被逼強制承認煉過法輪功,並被逼迫承認是因為煉了法輪功才出現惡性事件的,而且告訴他承認了就可以不被判刑。

    99年10月28日,僑報在頭版醒目位置上,刊登了一篇題為「閩籍青年在美煉法輪功發瘋」的文章。僑報上所提到的「閩籍青年」姓林,99年10月29日,有法輪功學員在紐約的曼哈頓找到了這位小林的舅舅王先生。交談之後,發現一些事實與僑報所說的根本不同。王先生稱,他的外甥小林是幾年前由福建長樂偷渡來美國的,來美後一直在佛羅里達州的餐館打工掙錢,以償還5萬美金的偷渡費用。由於工作繁重,加上想念在大陸的妻子和女兒,精神和身體上壓力都非常大,一年多前,腰部開始經常劇烈疼痛。後來有一個餐館同事教了他一種氣功,從此小林就經常講話不正常了,比如說甚麼自己有很大的功能「能給人治病」,還常說「主降臨我的身體了」等等。

    從以上的幾個事例,中國官方的報導與事實不符,與法輪功的功理不符。法輪功明確規定:危重病人和精神病患者不宜煉功。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在面授班期間,更是多次規勸危重病患者和精神病患者離場。李洪志先生的所有著作,沒有一個字,教人或暗示殺人和自殺;相反在〈轉法輪〉一書中明確指出殺生是造業。在該書第七講「殺生問題」中,李洪志先生明確指出:「殺生這個問題很敏感,對煉功人來說,我們要求也比較嚴格,煉功人不能殺生。不管是佛家、道家、奇門功法,也不管是哪一門哪一派,只要是正法修煉,都把它看得很絕對,都不能殺生,這一點是肯定的。」

    同時,真正的法輪功學員也不會自殺的,因為李洪志先生在〈法輪佛法(在悉尼講法)〉一書中回答弟子問題時明確講〝自殺是有罪的〝。在《轉法輪》第六講中,李洪志先生強調:」我們在常人社會中修煉,孝敬父母、管教孩子都是應該的,在各種環境中都得對別人好,與人為善,何況你的親人。對誰也一樣,對父母、對兒女都好,處處考慮別人,這個心就不是自私的了,都是慈善之心,是慈悲。」。可見法輪功的法理沒有造成自殺等惡性事件的因素,把法輪功與這類事件扯在一起是中國官方為了鎮壓法輪功,用來栽贓,陷害的手段。

    親愛的聽眾朋友,由於時間的關係,關於1400例這個話題,我們今天就說到這裏,明天我們將繼續這個話題,感謝您的收聽。我們明天同一時間再見。

    (2000年6月22日轉載)


    「1400例」真相(3):官方報導隨意定罪 視如兒戲

    (明慧網2000年6月24日)

    親愛的聽眾朋友,你們好。在今天的熱門話題節目時間裏,我們要告訴你一個事實真相。

    由於官方的報導可以隨意的給法輪功定罪,不需要醫學和科學的證據,也不用承擔任何法律責任。有些中國的報紙甚至用完全捏造的自焚事件來誣陷法輪功。下面請聽一位法輪功學員寫的關於深圳《女報》雜誌刊登捏造文章的調查報告。

    2000年第2期深圳《女報》雜誌刊登了一篇文章《獨家揭秘:……渭南自焚》,在深圳引起了一些反響。為此,筆者專程趕到陝西,了解這篇文章的來源及其真實性。

    2000年1月21日,筆者乘機抵達西安咸陽國際機場後,直接打車趕到三原縣尋找該文的作者。還算順利,大約下午三點多在作者父母家找到了他,是三原縣某工廠的工人,業餘愛好寫作。以下是我們的交談過程。

    我說:「我從深圳來。你的文章在《女報》已經發表,在深圳引起了反響,我來這兒了解一下,你這篇報導是不是欠真實。」
    他說:「就是假的也不會有甚麼問題。」
    我問:「你這篇完整文章來源於哪裏?你是否採訪過文章裏邊的主人公家屬?」
    他說:「沒有,是我在渭南的一個朋友告訴我這件事情的大概,有些細節是虛構的。」
    我說:「那主人公張之雯去北京的事就是虛構的了?」
    他含含糊糊地說:「去北京的事有,去北京後的事是虛構的。」
    (我想,還是從他那篇文章的故事開頭談起比較好。)
    我問:「你了解法輪功嗎?你周圍有沒有人煉法輪功?」
    他說:「不了解,也沒聽說誰練,都是從電視、報紙上知道的。」
    我說:「你文章裏張之雯的鄰家大嫂向張介紹法輪功的一些話語,和電視、報紙報導的如出一轍,是從電視、報紙上得來的嗎?」
    他不好意思地笑笑說:「是。」
    正在交談間,又來了兩位先生也找作者。我先說明我的來意,沒想到他們也是為這事來的。其中一人自稱是陝西省記者協會副秘書長,因這篇文章在上海一家報紙上發表,海外媒體向中國詢問此事,上級派他們來了解情況。

    作者這時顯得很緊張,說:「我是聽渭南的一個同學提供的情況,採用了小說手法寫的。」
    副秘書長的陪同說:「你知道這樣做的嚴重性嗎?如果李洪志在這兒,他完全可以起訴你。儘管定了他是邪教,我們也要實事求是嘛。」
    副秘書長說:「你都給哪些報刊投了稿?」
    作者說:「我先給河南一雜誌投稿,但他們向我要有關照片,我沒有找到,他們就沒發表。然後,我才給深圳X報和上海X報投了稿。」
    副秘書長又教育了他幾句後,說:「你把文章來源的經過大概寫一份給我,以後其他任何人都不要給。」
    作者要求我迴避一下,他要和省記協會這位副秘書長單獨談談。大約二十分鐘後他們談完,副秘書長對我說:「考慮到他的前途,年輕又無經驗,我就不讓他寫了。這件事就是去渭南也無法查,只能說事出有因,查無實處。」他們走後,我還想和作者詳細談談,這時他態度已比較生硬,說:「事情就是這樣的。」我一看已沒有談下去的必要,也不會有甚麼結果,便起身告辭。乘五點多鐘的汽車回到西安。

    2000年1月22日筆者乘長途汽車於上午9:10到達渭南市,尋找該文裏邊主人公張之雯的家屬,了解事情的真相。結果令筆者深感震驚。
    大約9:15,在渭南市汽車站附近詢問幾個當地市民,他(她)們都沒聽說過文章中的故事。
    大約9:30,打車到城市最北邊的一條街。出租車司機也未聽過此事,沿路詢問數名市民,包括穿制服的公安人員,均未聽說有此事。
    大約9:50,在市消防大隊一支隊,消防隊員都說沒聽過此事,不過他們告訴我,周圍的幾個鎮曾經發生過幾起火災,也許有我要找的。
    大約從上午10:00到下午1:30,我租了一輛出租車,去到固市鎮、下吉鎮、官道鎮等派出所,中途又打電話給龍背鎮、吝店鎮、交斜鎮等派出所(屬渭南市直接管轄的農村就是這幾個鎮),查詢結果是在他們轄區內均無此事發生,我和司機還沿途詢問了幾十個當地群眾,他們都沒聽說過此事,我只好返回渭南市。

    出租車司機很熱心,陪著我連午餐都沒吃,又接著在市內查詢。我去了渭南市另一個消防支隊、環北路派出所、臨渭區公安分局、渭南日報社,詢問了市內、市郊無數市民,均未聽說過此事。最後我去到渭南市公安局,向門衛人說明來意,他讓我上樓到110報警台的房間去問,110的接線小姐打電話問值班領導,回答說無此事,她還告訴我沒接到過這樣的報警。從公安局出來後我仍不甘心,打電話給114,查到了渭南市管轄的所有縣公安局的電話號碼,與各個縣公安局聯繫查詢,結果都是:「沒有」「沒有」「沒聽說」「沒有」……,此時已是下午4:30。
    兩天的走訪調查結果:根本就沒有張之雯此人,更沒有該文中的事情。結論不言自明,就是一句話:《獨家揭秘:……渭南自焚》一文完全是捏造的。

    另:《女報》雜誌刊登了《獨》文後,馬上就有深圳法輪功學員去該雜誌社,向編輯反映情況,善意地告訴他們:不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希望他們能夠認真調查清楚事實真相。沒想到,該雜誌的編輯不但聽不進去法輪功學員善意的勸告,反而立即通知公安局的人來抓走了幾個法輪功學員,而且無緣無故將他們拘留。

    親愛的聽眾朋友,由於時間的關係,我們今天就說到這裏,明天我們將繼續這個話題,感謝您的收聽。我們明天同一時間再見。

    (2000年6月24日轉載)


    「1400例」真相(4):官方媒體可信嗎?一個1400例的家屬如是說

    (明慧網2000年6月25日) 聽眾朋友,你們好。現在是熱門話題節目。在前幾天的熱門話題節目中,我們談到了有關1400例的一些事實,今天我們繼續來談談這一話題,看看中國官方報導這1400多人因煉法輪功導致死亡或致殘背後是甚麼。

    一位金女士的母親也被收入了1400例,下面請大家來聽一聽她是怎麼說的:

    「在我還是一個初中生的時候(1981年)。我的母親就患了糖尿病,每次測都是4個'+'號。她還經常感覺心慌。為此,她曾把我託付給我的華姨,囑咐華姨,萬一自己有甚麼不測,托華姨來照看我們三個孩子,照看我的姐姐、哥哥,尤其是最小的我。

    10多年來,媽媽飽受疾病的折磨,每天每頓吃30多片藥,可是身體卻每況愈下,還曾經在94年到95年兩年中中風兩次。兩次中風,使媽媽出現了面部偏癱,且越來越嚴重,兩眉高低相差很大,兩眼無神,臉色發黑,嘴角歪斜。第二次中風後,據醫生說,一來,歪斜的面部很難恢復,二來,若再中風一次的話,怕是性命不保。媽媽在死亡的邊緣上掙扎、掙扎。

    直到1996年,媽媽學習了法輪大法後,這一切才有了徹底的變化。媽媽在看了李洪志老師的講法錄像後,覺得大法太好了,要修煉了。很快,媽媽身體有了奇蹟般的變化,她一改多年捧著藥罐子的習慣,停服了藥物,堅持煉功、學法、修心性。她感到了多年未有過的身體一身輕鬆,面部的偏癱迅速的恢復,高低相差很多的兩眉2、3個月之內很快恢復到基本一個水平位置上,兩眼出現了多年未出現過的光澤,歪斜的嘴角漸漸規正,走路速度比以前快了很多,臉色由黑變白,以前,幹點活兒就累,現在忙活半天卻覺得很輕鬆。因此,媽媽逢人便說,法輪大法太好了,你們看我的身體,比以前簡直沒法比了,渾身一身輕,糖尿病的症狀全都沒有了。我們的很多親朋好友對此都有印象。街坊鄰居也都有印象。

    但媽媽也知道,自己煉功前一直多年身體不好,年歲大了,不知自己在有限的生命年限能否修成,就發願,若今生修不成,下世接著修。發願後,還將此事告訴我。直到1997年年中,媽媽出現了身體不適的狀況,事情的經過是這樣的:我同我姐住對門,一分鐘前,媽媽在我屋裏還好好的,一分鐘後,媽媽剛到對門的我姐姐屋裏,姐姐就大叫起來,說媽媽胳膊不能動了,家裏人很快就送她去醫院,住院後,醫院就發了病危通知單。然後,媽媽一直在醫院接受治療,直到幾個月後病故。

    媽媽自得糖尿病等症後,到97年去世時,經過了17年,在這17年中,有好幾個媽媽認識的糖尿病的患者都相繼去世了,所以,媽媽好幾次都說,你看你某某阿姨,某某叔叔,比我後得的糖尿病,都比我先走了,還就算我活的長了。我還能得大法了,真是幸運。

    媽媽雖然有一顆修煉的心,但有很多常人的心還沒有放下。停留在身體的變化和對大法的感性認識上比較多一些。修煉起來提高的比較慢一些。煉功後,她雖然對金錢看淡了很多,不再像過去那樣,到自由市場買東西跟人家計較,但我也曾記得,媽媽在病重期間,坐著輪椅,整理她的存款,為給兒子留下回來的路費。一次次地摔跟頭,一次次地去找錢。我也曾記得,媽媽在公共汽車上,受到別人的辱罵而不放在心上,可是在醫院裏,當爸爸當著病友的面,訓斥她時,她卻忍不住將吃的東西扔在地上。從此,本來恢復得很快、已經可以動了的胳膊,立刻就不會動了,而且立刻連腿也變得不會動了。法輪大法是修煉宇宙特性'真、善、忍'的,李洪志老師講:「心性多高功多高」;「氣功是修煉,是超常的東西,不是常人中的體操,必須重心性才能好病或長功」。李洪志老師還講:「我們還有一部份學員有一種錯誤認識,覺得一煉了法輪大法就像上了保險了,不會肉身死亡了。我們是性命雙修的功法,修煉者可以一邊修一邊延長生命,但有些人在世間法中修得不夠精進,老是徘徊在一個層次中,很吃力地提高了一個層次後,結果又徘徊於這一層次中。修煉是嚴肅的,所以很難保證在原定的天年不壽終的。」

    對於金女士的母親被列入1400例,她是怎麼看的呢?

    「試想,如果我媽媽不修煉,不煉功,得了17年糖尿病,而且幾乎都是四個'+'號,又短時間內兩次嚴重中風,她又能活多久呢?媽媽在身體出現不舒服時,很快被送入醫院,接受了大量的治療,藥也吃了,藥液也大量注射了,並沒有存在拒絕治療、不吃藥的問題。但結果呢?還是去世了。因為我們也都知道,醫院是'治得了病、治不了命'的。

    在醫院的患者死了,能說是醫院造成的嗎?那麼,為甚麼煉功的人死去了,就說是煉功造成的呢?如果一煉功,就都不會死人了,是不是全世界的人都會去煉功,而求不死了呢?每天因病而死的人,在中國有多少?找出的所謂上千因煉功致死的案例,在所有因病而死的人中又佔了比例多少?在上億煉功人中又佔了比例多少?而那些廣大的因修煉而久病痊癒、為國家節省了大量的醫藥費的修煉者,又佔了煉功人的多少?為甚麼如此多的修煉者現身說法聽而不聞,卻要煞費苦心,找這些多年的重病人,雖然修煉,但到了他們天年壽終的例子,硬要說是煉功致死的呢?只要他們練過法輪功然後才去世的,就被扣上是煉功致死的帽子,這合理嗎?都說是煉功人,他(或她)能不能達到煉功人應有的心性標準?只要煉了功,即使沒有達到煉功人的心性標準,到了天年也不會死了嗎?

    作為1400多例因煉功而致死的人員的家屬,我希望能把真實情況告訴大家。」

    親愛的聽眾朋友,由於時間的關係,關於1400例這個話題,我們今天就說到這裏,明天我們將繼續這個話題,感謝您的收聽。我們明天同一時間再見。

    (2000年6月25日轉載)


    拉家常:「1400例」只能證明法輪功祛病健身功效之超常

    (明慧網2003年5月6日)通過女兒我認識了她的好朋友A君,A君是個非常注重養生之道的人。為了避免得病、使自己長壽青春,他在吃的方面對自己是蠻苛刻的:這樣也不能吃,那樣也不能吃。雖然他一個人住,但為了健康他不嫌麻煩堅持自己做飯吃而儘量不吃外面的食物。有時在外工作回不來就帶飯盒,有條件的地方就帶上飯煲去煮飯……女兒老笑他做人這麼緊張實屬少見。可是不管他再怎麼小心注意還是避免不了會生病,皺紋還是不理他的擔心悄悄地爬上了面龐!

    99年的10月初我開始煉了法輪功,半個月後女兒也跟我煉上了。幾個月後女兒見到原來一天要吃幾種藥、面黃肌瘦、走路腿都打抖的我沒看醫生沒吃藥一下變得面色紅潤、精神奕奕、心境平和好像變了一個人似的,就對我說:媽媽,這法輪功還真的神奇!你說我們要不要把功法介紹給A君呢,免得他整天為吃的弄得那麼辛苦?我說好啊!這法輪功才是真正的養生之道呢!

    接下來我拿了兩本大法的書和一些其他法輪功學員的修煉體會等資料讓女兒帶去給他,女兒並向他介紹了我們修煉後的變化、得益。可後來他一直沒甚麼反應。我們想修煉是自願的,你不願意我們也不會勉強。只是為他有點可惜罷了。後來因他近兩年都不在香港,這事也就此打住了。

    前段時間聽說他又來了香港,正打算打電話和他聊聊,有一天他卻主動打了電話給我。大家問了好之後他說:「你還在煉法輪功嗎?」我說:「在煉啊!」我跟他說,「自從煉法輪功這三年來我從沒看過醫生吃過藥,身體越來越健康。也從來沒試過活得這麼輕鬆過!」他說:「真的嗎?」我說:「當然真的啦!不過修煉嘛是自願的啦!我講給你聽不是要拉你來修煉,其實我蠻擔心你的。」他說:「擔心甚麼?」我說:「你知道嗎?法輪大法真、善、忍是宇宙的最高特性。我們修真、善、忍,就是要修去自己身上不好的東西,做個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人,同化宇宙大法。如果你相信江xx一夥誣蔑誹謗法輪大法的那些不實之詞,在心裏認為法輪大法不好或助紂為虐的話,就很危險了,這就是我擔心你的地方。你也看到了現在這個世界上的人道德下滑,到處多災多難。你有沒有好好的想過這一切為甚麼會這樣?是偶然的嗎?」他接口說:「對啊,現在的災難是蠻多蠻嚴重的!不過我從來都沒認為法輪功不好啊!你給我的書和資料我都有看過;在尖沙嘴我還接過法輪功學員的傳單看過呢!」我說:「聽你這樣說我就放心了。我們是好朋友,我可不想你有事啊,對不對?」他說:「這個當然!」這次我們聊了個多鐘頭的法輪功。最後他約我們幾天後到酒樓聚一聚見見面,再好好聊聊。我答應了他。

    幾天後的一個晚上七點多,我們在一家酒樓裏見了面,在一起的還有我的女兒和女婿。A君一見到我就很吃驚地說:「喔!你真的是變了一個人了。」我說:「真的嗎?」他說:「真的!你看你臉上光光滑滑的連皺紋都不見了,面色和精神都非常不錯哪!」接著他來了興趣,問我這功法要煉多久,如何煉等等。我向他介紹了法輪功的五套功法及注意事項,並囑咐他煉功為輔修心為主,即是一定要看《轉法輪》這本書,要照書上講的去做,只有按真、善、忍宇宙大法去做一個真正的好人,煉功才會起作用。

    這頓飯吃了快三個鐘頭,大家也聊得很愉快。我們還向他介紹了我父母、家人、親戚有12人也在我們的介紹下煉了法輪功及大家受益的情況。最後他對我說:他和公司的合約快滿了,在他回大陸之前一定來找我,讓我教他煉法輪功,學會了回去他就煉!我們都為他的決定而欣慰。

    在這裏,我想向我的師父說一聲:「師父感謝您!」因為我和我的家人都是法輪大法的受益者。是您給了我們一個健康的身體、輕鬆愉快的心情、和睦溫馨的家庭。就拿我的父母家來說,七十多歲的雙親,母親被幾十年的糜爛性胃炎、膽囊炎、膀胱炎等折磨得氣息奄奄、骨瘦如柴;父親半邊腳手經常腫痛再加頸椎骨質增生,就是其他人的身體的抵抗力都很弱。所以一有個風吹草動大家都齊齊看醫生吃藥打吊針;一碰到流行病、流感啊甚麼的,大家都是醫院的常客。一到這樣的時候我就苦不堪言,因為我自己的身體已是一塌糊塗了,可還要在遠隔千里之外的地方為他們操心想法子。這麼多年來大家的收入都用到看病上去了,大家煩躁低沉的心情可想而知。

    自從煉了法輪功後,母親幾十年的病全部消失,父親手腳靈活精神爽利,一直想胖就是胖不起來的弟弟也變得白白胖胖,一病就要打吊針的姪女也不用再上醫院……當我聽到我的公公從大陸旅遊回來對我說,他看到我爸爸身體很好紅光滿面,走路咚咚的就像小伙子似的時;當我回家見到母親那皮包骨瘦寡黃的臉龐變得皺紋漸消白中透著紅潤時;當看到家裏一片笑聲朗朗樂也融融時;當想到以後大家不用再擔心甚麼流感啊流行病來臨時,我真的真的好欣慰!

    可是這麼好的功法,這麼利國利民的好功法卻因為江xx的嫉妒之心而蒙受不白之冤,四年來在江氏一小撮利用手中權力對法輪功誣蔑、栽贓、迫害下,使很多人受了矇騙、毒害、驚嚇。因而使很多人和法輪大法擦肩而過不能受益!一想到這,我就非常地痛心。特別是最近SARS(非典型肺炎)的蔓延。每當我在街上看到遍街白色的口罩;每當我在電視上看到不停地有人在受到感染和每天都有人離我們而去的時候,心情真的很沉重!

    我所有的同胞們,請聽我講一句肺腑之言:請不要再受江氏一小撮人的矇蔽了,徹底去了解一下法輪功真相吧!法輪功學員犧牲自己的休息時間、用自己省吃儉用攢下的錢印傳單講真相;特別是中國大陸的學員,他們要冒著被抓被打受酷刑,冒著家破人亡、流離失所、妻離子散的危險還在節衣縮食地用自己節省下來的錢印傳單做光碟向大家講真相。他們這樣做為的就是讓大家明白真相後能作出正確的選擇,有美好的未來啊!所以當你見到法輪功學員向你送上一份傳單、一本小冊子或是一張光碟的時候,請不要輕易拒絕,因為「看到是緣明白是福」啊!

    有的人可能會說你說的跟我在電視上看到的可不一樣,電視上說煉法輪功的死了1400人哦?我說朋友啊,你有沒有好好的想過和調查過真實的情況呢?難道不煉法輪功的人就不會死了嗎?先不論這1400人是江氏一小撮如何編造和拼湊出來的,就算是真的死了1400人吧,那麼我們來作一個比較看看:

    下面是1990年到1996年七年各年全國人口死亡率的資料(單位:‰)
    (資料來源:《中國統計年鑑﹒1996》)
    1990 1991 1992 1993 1994 1995 1996
    6.67‰ 6.7‰ 6.64‰ 6.64‰ 6.49‰ 6.57‰ 6.56‰
    那麼以這七年來算平均每年的死亡率就是6.61‰

    按官方捏造的修煉法輪功致死的情況統計:
    修煉法輪功的人數是: 70,000,000
    官方捏造的死亡人數: 1400
    七年總死亡率是: 0.02‰
    平均每年的死亡率是: 0.0014286‰

    全國人口平均每年的死亡率是6.61‰ ,
    而修煉法輪功平均每年的死亡率只是:0.0014286‰

    從以上統計數字可以足見官方企圖陷害法輪功,相反卻證明了法輪功的超常。況且煉功人大多數都是年紀大的體弱多病的,有些甚至是被醫院判了死刑的人,按常理死亡率應該更高才對啊!可實際情況我相信大家這下都見到了。就拿政府最近的、遠低於實際數字的統計「二百萬」法輪功修煉者總數來算,比例也只是0.07%,比起中國統計年鑑1998年所載的1997年全國平均死亡率0.651%來,僅是它的1/9.3。這個數字對一個老年人、重症絕症病人佔很大比例的煉功人群來說,中國官方推出的甚麼「1400例」只能反過來證明法輪功祛病健身功效之超常!

    希望每個人都能認真地分析一下,正所謂「要知道梨子的滋味最好是親自嘗一嘗」。當然最後選擇甚麼還是你自己說了算。不過在選擇前你必須得先明白真相。請珍惜每一個機會,珍惜自己的生命!

    最後我衷心祝所有的同胞、全世界的人們:遠離災難,安康幸福!


    美國醫院錯誤每年造成19萬5千人死亡──反觀1400例栽贓案

    (明慧網2004年8月6日)路透社於2004年7月28日報導了Health Grades公司的一項調查,指出每年可能有195,000人在醫院死於可以輕易避免的錯誤。這個數字是1999年Institute of Medicine公布的98,000人的兩倍。與各種疾病致死的數字相比,醫院錯誤致死人數位居第六位。筆者不是醫學專業人士,為避免斷章取義,特將這則報導的英文原文附錄於後,請感興趣的讀者詳細閱讀。

    筆者今天也看到一則中央社8月5日的報導,中國衛生部下屬的研究機構新探健康發展研究中心今天指出,經由不安全注射傳播的肝炎和愛滋病,已導致三十九萬中國人提早死亡。

    這讓筆者想起1999年大陸江澤民集團在對法輪功的文革式批鬥中曾經拋出的一個所謂的1400例死亡案例。這些案例已經被證明是江氏集團對法輪功的栽贓陷害,很多人的死亡和修煉法輪功沒有任何關係。而且在中國修煉法輪功的人群非常龐大,即使按中共喉舌媒體的數字,也有200萬人。同時眾所周知,很多煉各種氣功的人都是老人和病人,至少在開始是以祛病健身為目的。所以即使這1400例都是真的,每年死亡200人,死亡率也僅僅是萬分之一,遠遠低於正常人口死亡率幾十倍。這反而證明法輪功祛病之奇效。

    江氏集團和一些所謂的「反偽科學」鬥士在批鬥法輪功時,往往扯出不著邊際的1400例,並打出「為人民生命負責」和「科學」的幌子。按照他們的邏輯,美國的醫院每年造成19萬人死亡,都應該被取締才是;中國的醫院僅僅因為不安全注射就造成39萬人死亡,更應該被取締、被揭批。

    關於法輪功祛病健身的效果,請見明慧叢書之《絕處逢生》一書,裏面記錄了很多人因修煉法輪功治癒絕症的案例。該書可以在以下網頁下載。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4/7/21/79988.html

    如果在過去的五年來法輪功在大陸沒有受到無理的迫害,不知會有多少人也能夠絕處逢生,免於被病魔奪去生命。那些打著科學幌子的人在批鬥法輪功前,至少應該對修煉法輪功的人群做一番調查統計,把法輪功祛病的效果和醫院進行比較,而不應該先預設立場,然後引述沒有第三方調查的個例進行批鬥。這種態度不是科學的態度,他們享受言論的特權對被剝奪言論自由的法輪功的批鬥更類似於迫害科學家的宗教裁判所。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4/8/22/51605.html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