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彙編:「1400例」真相(專輯1)

【明慧網二零零四年九月二日】
  • 山東蒙陰縣宣傳部捏造「練功致死」案例

  • 被迫害致死也要收入「1400例」?

  • 1400例曝光:陳宇平之死的真象

  • 1400例的背後: 遼寧省鐵嶺市大甸子鎮杜維平之死的事實真象

  • 我丈夫從未煉過法輪功,卻被列為一千四百例之一

  • 1400例的背後:中央電視台又炮製跳樓假新聞兩例

  • 「1400例」內幕一則:我兒子的死與法輪功無關

  • 我媽媽馬錦秀被江氏集團算在「1400例」內的事實真象

  • 山東蒙陰縣宣傳部捏造「練功致死」案例

    (明慧網2000年10月18日) 山東蒙陰桃墟鎮居民石增山的女兒患有先天性心臟病是左鄰右舍們都知道的事實,醫院都說治不好,她死於先天性心臟病是附近居民盡人皆知的事實。然而為了取得有說服力的揭批材料,為了向上級邀功,蒙陰縣宣傳部組織專人編寫了一份材料,說石的女兒煉法輪功,不讓吃藥、不讓打針,最後死了。要石增山配合電視台,念這份稿子錄像,石不能出賣良心說假話,就不同意,結果鎮政府組織了一批打手用了三個晚上對石進行非人的折磨、毒打,最後石增山屈服於他們的淫威之下,被迫做了不想做也不應該做的事,說了假話,配合電視台錄像「揭批」,造成終生遺憾。



    被迫害致死也要收入「1400例」?

    黃星瑾,女,40多歲,甘肅省武威縣西陽小學教師。

    正月她到功友家串門,碰上來抓功友的公安,功友被帶上車,黃說我也是煉法輪功的。從那以後,公安經常到她家,強迫她寫與法輪功決裂的保證書,她寧死不寫。公安通過教委對她施壓,被開除教職,停發工資,丈夫也對她進行迫害,毆打。後來公安把她送進精神病院,進行了20多天慘無人道的迫害,折磨,回家後被軟禁起來不讓與任何人接觸,十幾天後的一天早上,她們家人說她跳樓了,她丈夫報告了公安局,攝了影,上了電視說,煉法輪功煉出了精神病,跳樓摔死了,沒有任何法醫檢查就火化了。

    她留下遺書,最後寫著師父的話,「生無所求,死不惜留,蕩盡妄念,佛不難修」。可想她頭腦是清醒的,根本沒有一點精神病,她的死完全是公安對黃星瑾的迫害與摧殘造成的。



    1400例曝光:陳宇平之死的真象

    (明慧網2001年4月24日) 江澤民集團造謠說中國因煉法輪功致死致殘的有一千四百人,這完全是謊言。

    我丈夫陳宇平,男,34歲,湖北省黃岡市黃州區東門學校教師。1998年3月,三次確診為肝癌晚期(病前從沒煉過法輪功)。我由於自己當時學法不深,被常人的情所帶動,不顧師父對危重病人不能進班的規定,要他煉功。而他自己完全是抱著治病的心走進來的,學功後又放不下治病的心,這樣三個多月後就如期病逝了。

    九九年江澤民集團取締法輪功後,當地610辦公室編寫揭批法輪功的書中說:黃岡因煉法輪功致死了多少多少人,其中就有我丈夫,並且歪曲事實,說他是患肝硬化因煉功致死,以此來攻擊師父、攻擊大法。

    特此澄清。

    湖北省黃岡市黃州區 大法弟子 劉志紅
    2001年4月13日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1/4/27/9094.html



    1400例的背後: 遼寧省鐵嶺市大甸子鎮杜維平之死的事實真象

    (明慧網2001年5月29日)在江澤民集團炮製的所謂的1400餘例中有這樣一例:遼寧省鐵嶺市大甸子鎮杜維平之死。經當地學員調查,事實如下:

    杜維平,女,死亡時大約年齡22歲左右,遼寧省鐵嶺市大甸子鎮人,1999年8月份在家中死亡,她在學法之前身患異病,到處去求醫,找巫醫求治未見好轉(她父母是基督教徒)。她父母讓她去基督教會去禱告,也未見起色。在萬般無奈情況下,抱著試試看的心理來學了法輪功,學了大約1、2個月,在動作還沒學會的情況下就不學了。在病情嚴重的情況下,去醫院也未治好,後又請巫醫到家中治療,當時巫醫告訴她及家人在3天之內不允許見任何人。她都照辦了,過了不幾天,杜維平人就死了。

    當時因為江澤民集團開始誣蔑法輪功,在當地不法官員正找誣陷法輪功材料找不找的情況下,鐵嶺電視台的記者有個叫崔大新的,還有報社的記者,他們多次來到杜維平家裏,找到她父母,讓他們出假證,陷害法輪功。當時她父母不知道應該怎麼說,記者就教唆他們說:杜維平煉功4年多了,有病不讓去醫院,不去治療,導致病情嚴重致死等等……而且電視台記者還許諾作完假證以後給杜維平家裏一筆錢作報酬。

    當時因為杜維平家裏條件不太好,在金錢的誘惑下,杜的父母違心的作了假證,錄了像。這個錄象材料不但在當地電視台,遼寧電視台播放,更甚者,中央電視台的焦點訪談節目也播放了這個假的證明報導。給法輪大法造成了極不好的影響。這件事過去後,杜維平父母去電視台要他們許諾的那筆造假的獎金,可電視台的人不但不給,還管他們要錢,還說,我們白給你們錄像了,你們得給我們錢等等,錢的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這件事在當地引起了很大的反響。其中有老百姓曾經說過這樣的話,通過杜維平這件事,我知道了電視台所報導的這些都是假的,我們不會相信的。

    這件事過後,杜維平父母不知是出於甚麼原因,找街頭算命的人給他們算算,當時算命的人就說,你得積點德了,要不然你家老二也保不住(她家只有這兩個女兒)。事隔3、4個月後,她家的老二,杜維平唯一的妹妹真的服毒死了,真是應了現世現報了。

    (知情者提供 2001年5月28日)



    我丈夫從未煉過法輪功,卻被列為一千四百例之一

    (明慧網2001年6月14日)我丈夫王嚳在1984年得過乙型肝炎,在1998年肝硬化去世,本屬正常死亡,卻被江澤民犯罪集團列為一千四百例之一,胡說甚麼白髮人送黑髮人,煉法輪功煉的。

    我丈夫王嚳是某機關公務員,在1998年去世,50歲的他去世的原因是:1、在工作中說真話受排擠;2、工作中叫人騙了一把,自己拿錢給補上;3、因為他哥哥在1995年8月25日去世,死於肝癌,時年50歲,弟弟在1997年5月9日死於肝病,時年46歲,因為他們兄弟都有肝病,所以對他壓力很大。

    1998年8月,不知記者採訪的誰,在報上登出來了說白髮人送黑髮人,栽贓陷害法輪功。我丈夫純屬正常死亡,根本不是煉法輪功煉的,他本人從未煉過法輪功。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1/6/19/11552.html



    1400例的背後:中央電視台又炮製跳樓假新聞兩例

    (明慧網2001年8月31日)一、黑龍江省雙城市吳洪輝跳樓真象

    吳洪輝,黑龍江省雙城市衛生防疫站職員。他在接觸法輪功之前多次出現精神分裂現象,嚴重時不能上班。他的精神病是在二十年前因和女友戀愛多年最後被雙方父母拆散,精神上受到嚴重打擊而引發的。他的精神病史,他的親友都可以作證。在九六年吳洪輝出事後,他的愛人曾在雙城法輪大法心得交流大會上指出過他有過精神病史,而且多次復發過,並寫信給雙城市政府澄清吳洪輝跳樓真正原因所在,明確指出其跳樓是精神病復發所至。

    早在九二年李老師剛開始傳法時就明確提出危重病人和精神病人或有精神病史的人不得煉功,而吳洪輝認為功法非常好,自行其是堅持要煉。大家想想,師父不收不教不管的人,自己硬要當人家的徒弟,不明原理地按照自己的想法學煉,怎麼能不出事呢?這又怎麼能是法輪大法的過錯呢?

    江澤民集團為了誣陷法輪功把吳洪輝跳樓這一事件也歸到1400例之中,是栽贓陷害。特別是國際人權會議期間,中央電視台又來雙城採訪,製造假象,重播這一事件,實屬誹謗法輪大法,敬請善良的世人明查真象。

    二、請看黑龍江雙城市王成祥跳樓的真正原因

    王成祥的跳樓而亡被中央電視台說成是修煉法輪大法的緣故,這實屬是誣陷栽贓,凡是當地知情人都對代表江澤民喉舌的中央電視台隱瞞事實、編造假象、欺騙世人之舉而嘆息。最讓人不可理解的是一個國家部門怎麼瞪著眼睛說瞎話,當事人的家屬怎麼也違背事實說假話呢?是不是江澤民集團對其施加了壓力,或是又允諾甚麼好處了。那麼王成祥因何跳樓而亡呢?請看下面的詳情:

    王成祥,60多歲,在接觸法輪大法之前就出現過精神分裂狀態,他祖上也有患精神病的。引發他精神分裂的原因是他兒子要買單位的家屬樓,王成祥因年歲大了不願上下樓,而兒子決意要居住樓房,為此事和兒子鬧糾紛,一來二去就像中了邪一樣,精神恍惚。有一次對兒子說:你買了樓我也不去住,就是去了,我早晚也得從樓上跳下去。家人對此也很擔心,因他家前輩有這樣死的,因此就更害怕了。

    當時他愛人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在他愛人的勸導下他也學煉了法輪大法的動作。然而,讀過法輪大法的著作的人都知道,九二年李老師剛出山的時候就明確提出(書中寫的很明確)危病重人和精神病人或有精神病史的人都禁止修煉法輪功,為甚麼不讓有精神病的人修煉呢?因法輪大法修煉的是主意識(主元神),而精神病人主意識不清醒,主宰不了自己。王成祥在違背規定自學法輪功之前就已經在頭腦裏存有跳樓之念了。實際上,不管他是否練過法輪功的動作,他精神病一復發也必然要跳樓的,因為法輪功根本不是用來治病的,更不是用來治精神病的。

    這就是王成祥墜樓而死的真正原因。為了達到迫害法輪大法的目地,江澤民集團不惜使用造假的手段、矇騙視聽。



    「1400例」內幕一則:我兒子的死與法輪功無關

    (明慧網2002年1月13日)我叫夏祖容,我們夫婦是大法弟子,是電視報導1400例中跳河自殺死者龍剛的母親。家住重慶永川雙石鎮,雙橋街70號。

    兒子有沒有精神病作為父母是最清楚的,天下哪有不心疼子女的父母。兒子確實有精神病,當時是精神病復發跳河死亡,與法輪功沒有任何關係。這是誰也抹煞不了的事實,作為他的父母,我們必須說真話,不能昧著良心,看著邪惡誣蔑大法。

    在我兒子死後,一位姓杜的記者來採訪我兒媳婦,叫她說自己的丈夫是練法輪功的,把一些誣蔑法輪功的話寫在紙上,叫她照著上面寫的念,並要兒媳婦配合他說大法不好的話。當時兒媳婦迫於壓力這樣做了。第二天還給了她200元錢。用錢收買良心。教人幹壞事,並教我孫兒(死者的兒子)說誣蔑大法的話。電視上的假新聞就是這樣編出來的。

    為了不讓世人受騙,我向政府說明真情:我兒子的死不是練法輪功死的,是精神病發作跳河死的。

    我於2000年1月13日,上了到北京的火車,準備上訪。在車上我看大法書籍時被車上的惡警抓到了西昌派出所,後送到西昌拘留所,並沒收了我3600元現金。雙石鎮派出所接到通知後於18日將我押回,並於19日送進了看守所,關押了31天。從看守所出來又關進了永川市基山派出所,被關押3天,後又被送往戒毒所關押10天。再後來我被關押在重慶市女子勞教所長達一年之久。我在勞教所因為堅持煉功,被強行拉到勞教所李所長那裏,李破口大罵我,我對李說:「你不要說法輪功不好,不要聽電視上的假話,我兒子的死與大法無關,是精神病導致他跳河。我說的都是真話。」被李叫警察黃豔將我連續銬了9天。

    直到現在,雙石鎮政府還多次找到改嫁的兒媳婦,用語言威脅她(兒子死後,媳婦改嫁,但住在我家)叫她要配合,向他們報告我的行蹤,否則就要收門面費(門面是我自家的),不讓她在自家門面做生意。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1/20/17934.html



    我媽媽馬錦秀被江氏集團算在「1400例」內的事實真象

    明慧網2003年7月16日)我的媽媽名叫馬錦秀,也被算在煉功致死的那1400多人之中。下面我就講一講真實的情況。

    母親在煉法輪功前已屬於嚴重危重病人,是法輪功中不接受煉功的那種人。十多年的嚴重的糖尿病,長期的4個「+」號,再加上94年到95年兩年中的兩次嚴重中風。她一次都是30多片各式的藥,兩次中風造成了她臉色發黑,兩眉高低相差很大,兩眼無神,嘴角歪斜,一站地的路程,她走幾步一歇,步履艱難。據醫生說,一來,歪斜的面部很難恢復,二來,若再中風一次的話,就將性命不保。早在我上中學時,媽媽就因為她長期身患重病,恐有不測,早早就做了身後事料理。囑託親屬,萬一自己有甚麼不測,照看我們三個姐妹。

    媽媽1996年自行煉功後,身體有了奇蹟般的變化,她一改多年捧著藥罐子的習慣,停服了藥物,堅持煉功、學法、修心性。她感到了多年未有過的身體一身輕鬆,面部的偏癱迅速的恢復,高低相差很多的兩眉2、3個月之內很快恢復到基本一個水平位置上,兩眼出現了多年未出現過的光澤,歪斜的嘴角漸漸規正,走路速度比以前快了很多,臉色由黑變白。以前,幹點活兒就累,現在忙活半天卻覺得很輕鬆。渾身一身輕,糖尿病的症狀全都沒有了。對此,我們的很多親朋好友對此都有印象。街坊鄰居也都有印象。

    直到1997年年中,媽媽出現了身體不適的狀況。當天,家裏人就送她去了醫院,住院後,醫院就發了病危通知單。然後,媽媽一直在醫院接受治療,直到幾個月後病故,醫生診斷是腦梗塞。

    1999年720以後,江氏集團為了打壓法輪功,搞出了1400例,說是煉功致死,我媽媽也被收入其中。

    聽說後,我心情異常沉重,媽媽明明是因腦梗塞病故的呀,怎麼成了煉功造成的呢?媽媽在醫院治療了幾個月去世,在醫院,接受了大量的治療,藥也吃了,藥液也大量注射了,可還是去世了,我們能說是醫院造成的嗎?因為醫院也是「治得了病、治不了命」的。為甚麼媽媽煉過功,就說煉功造成的呢?

    於是,我把媽媽的情況寫了下來,並拿到親朋那去講、去讀。爸爸並不贊成煉功,他是個無神論者,他說,說你媽媽是煉功致死的,那倒不是,她是近20年的糖尿病,又是腦梗塞。

    我的親戚聽完我寫的稿子後,說,你說的都是真實的。但是她擔心我把稿子發出去後的後果,含著淚對我說,我們家再經不起風浪了呀。因為經歷了中國多次政治運動的他們,知道一旦我把這樣的真象發出去會意味著甚麼。我的另一個家人告訴我,我們樓上的人就是和你媽一樣的病,也是住醫院不久,就去世了。他囑咐我,看我們的家多溫馨呀,你可千萬別……

    我原本想將我寫的信寄給當時的國家主席江××,但最終我打消了此想法。因為我知道,我寄給它,面臨著的鐵窗我並不在意,可是又有誰能聽到這個真實的情況呢。於是,我來到了美國,這樣,才能有更多的人知道這些真實的情況。

    如今,我身在美國,我的家還在中國,但我卻有家不能回。

    在華府航空館前曾遇到不少中國人,講到1400例,我就把我媽媽的事情講給他們。

    我也曾打電話,告知我外省的親朋,起先,他們知道我媽媽被收到1400例後,對我說話充滿敵意,而我原本在他們心中是屬於最乖最好的孩子。當我把媽媽的真實情況告訴他們後,他們終於轉變了態度,我們又相親如初。

    江的謊言多麼邪惡呀,它使眾多的生命把世上最美好的真善忍同可怕的殺人、害人聯繫起來,使世人遠離真善忍;它使親朋反目;它為了個人的目地,欺騙了無數的無辜百姓。

    邪惡的江澤民不應該被送上審判台嗎?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