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蓉講真象故事三則


【明慧網2004年9月27日】芙蓉(化名)是大法老弟子,從4.25開始就在面對面講真象,告訴世人我們在做好人,我們在受迫害,並且帶動周圍同修講真象,以下是最近的三個故事。

(一) 真名真姓堂堂正正向警察講真象

芙蓉的一位功友從勞教所回來了,功友的前夫是個警察,7.20後與她離婚,因為功友長時間流離失所又被非法勞教2年,所以已經很長時間沒見過自己的孩子,回來後她向前夫提出見孩子卻被拒絕。芙蓉聽說此事,覺得這不是針對同修個人的,一定要幫助同修實現自己的合法權利,就建議她直接去找她前夫的單位,向單位要求干預此事,同修同意後她們就一起找上了這個警察大隊的門。

接待他們的是一位有官職的警察,功友先向警察講明了自己的來意,警察一聽是煉法輪功的人來找同事的領導說理,就表現出歧視的樣子,芙蓉馬上質問他:「國家哪條法律規定煉法輪功的人就不能有自己的家庭?哪條法律規定只要這個人是煉法輪功的就得和她離婚?你的同事×××和我的朋友離婚到底是你們的領導暗中操縱的還是有第三者插足?你懂不懂,這是破壞他人的婚姻,是犯法!」警察一聽這兩條哪條他都沒法承認,再拒絕下去就等於把他的領導命令同事離婚的事曝光了,口氣馬上軟了下來。

可就在這時,這個警察被一個官職更大的警察叫了出去,回來後態度反而變得更強硬了,拿出紙筆問芙蓉:「你叫甚麼名字?電話是甚麼?你們倆是不是一起進的勞教所?」一副審問的口氣。

芙蓉一眼看穿了肯定是警察的領導不甘心,想要拿法輪功說事,以為使出這個殺手锏大法弟子就會害怕低頭了。她臨危不懼,堂堂正正的告訴警察:「我叫芙蓉,家裏電話是……。」很多同修可能會認為這時講出名字不安全,可是甚麼事都不是絕對的,芙蓉敢於講是因為她透過表面形式看到警察這樣做無非是想抓一個送上門的「現行」,警察把她當作了轉化的 「漏網之魚」,得意的以為這回可以「立功受獎」了。芙蓉抓住警察的這個心理,緊接著馬上說:「我們倆不是一起進的勞教所。我比她早很多,也不在一個隊,而且我還是重點(註﹕挺身而出,保護同修)。我的派出所知道我,公安局也知道我,那裏的警察都對我非常好……,(註﹕芙蓉列舉了一些實例,這都是她平時講真象的結果),就連市領導都知道我,這些年市委書記×××一直讓我寫書面材料反應法輪功的冤情。」警察一聽就傻眼了,原來是個公開的法輪功,報了也沒用。

這時同一辦公室的一位女警察聽了還不甘心,說起了從電視上聽來的那些假話攻擊法輪功。芙蓉正好藉這個話題向她講真象,同修雖然是剛從勞教所回來,但根本沒被洗腦,所以也有力的配合著她一起講。芙蓉抓住女人的心理特點,告訴那個女警察就在當地有一個法輪功學員×××被警察扒光衣服扔進男牢房輪姦,那個女警察一聽就急了,大罵:「這是甚麼警察呀,這不跟畜生一樣了嗎?」反而同情法輪功了。

那個負責接見的警察一看這種形勢,趕緊收場說:「行了,你不就是想要看看孩子嗎?我馬上還要開會,就先不接待你們了,孩子的事我們會解決的。」

(二) 鼓勵同修講真象要回了應得的財產

芙蓉的另一位功友在勞教所歷盡酷刑,一個字也沒給邪惡留下,堂堂正正走出了勞教所。一回來,某個同修就告訴她,家裏這邊環境多麼邪惡,芙蓉環境很不好,經常被警察找,千萬別見芙蓉。功友一聽連家都不敢回,還一直躲著芙蓉。

芙蓉聽說昔日得力的同伴回來了,正好是我們的力量壯大的好機會,費了一番周折找到了她。功友和芙蓉一聊才知道,原來芙蓉一直是正念正行,用智慧與警察周旋,把這當作向警察講真象的好機會,開創了自己身邊的小環境。這樣功友也明白自己回家應該怎樣做了,芙蓉就陪她回了家。功友的愛人本來因為她不回家而對大法有成見,這次非常感謝芙蓉把妻子找了回來。他問芙蓉:「她能在家住嗎?」芙蓉說:「能!如果警察找她的麻煩,你可一定要幫忙。」「那當然!抓也抓了,打也打了,他們還想怎麼樣?再來找,我和他們沒完!」芙蓉說:「如果你不放心的時候,還可以讓她到我家住幾天。」「太謝謝你了。」

功友因為長期失去工作,回家後急需錢用。她父母的房產已經被她的哥哥賣了,當時因為哥哥做生意需要錢,她就沒拿自己應得的那一份,把錢全留給哥哥用了。現在功友向哥哥提起想把自己的錢拿回來應急,沒想到卻遭到哥哥的拒絕,她哥哥說:「你借給過我錢?我還借給過你錢呢!你出事之前我為你沒少托人,花了不少錢。」

功友回來後見到芙蓉非常氣憤的說:「怎麼有這樣的哥哥?我在他困難的時候無條件的幫助了他,現在我有困難,只是想拿回我的本錢他都不給。他托甚麼人了?把我都托到甚麼地方去了?」芙蓉說:「你也不用生氣。跟他們講真象,把你受的罪都講給他們,他們明白了真象就會同情你,自然就能把錢給你。」

這位同修本來就很出色,一聽就明白該怎麼說了,於是又去見兄嫂,把自己在勞教所裏被電刑電的遍體鱗傷,被「上繩」每次都雙臂脫臼、韌帶撕裂,被銬著「熬鷹」等都講給了他們,嫂子聽得眼淚直流,說:「真沒想到老妹妹受了這麼多苦!這錢短了誰的也不能短了老妹妹的。」

她嫂子和一位鐵路派出所的所長夫人是好朋友,就把這位功友的經歷講給她聽,問她:「警察怎麼幹出這麼缺德的事?」那位所長夫人說:「天哪!要不是咱們自己家的親人遭了這樣的罪我還真不敢相信。這還是警察嗎?!」

(三) 揭露610的陰謀講真象

過節之前,一位居委會的老主任告訴芙蓉街道組織去旅遊半天,讓她一起去,說是對她的特別照顧。芙蓉現在居委會的幹部已經都被芙蓉講真象說服了,全都不迫害大法弟子,有的還暗中保護大法弟子。但是這位老主任已經退休了,所以還沒有機會深說。芙蓉也想到讓自己去旅遊可能是陰謀,但還是想先去看看怎麼回事,如果真是旅遊,就想找機會向老主任和同去的其他幹部講真象。

芙蓉隨老主任到了街道,一進辦公室的門就有一個幹部問老主任:「今天你們是和……去……吧。」老主任趕緊打岔說:「不是不是,我們去旅遊。」芙蓉一聽不對呀,這位幹部提到的那些人是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那個地方是轉化班呀,再一看院子裏來了一院兒的警察,知道是師父保護自己,才讓那人說漏了嘴。如果警察少,芙蓉會留下來直接向他們講真象,可現在警察實在太多了,抬也能把她抬走,不能再呆了,於是瞅空子芙蓉就悄悄跑了出來。

下午芙蓉的丈夫不見芙蓉回來,就打電話給老主任要人:「是你們把她帶走的,說是只去半天,怎麼還不回來?人呢?」老主任被問的十分尷尬。

芙蓉打電話給老主任,質問她為甚麼要騙她,無故抓她?老主任哪敢承認自己的陰謀,說:「本來就是出於對你的特殊照顧,讓你和我們旅遊,你心裏要是沒有愧幹嗎要跑啊?別人怎麼不跑呀?」芙蓉馬上用老主任能接受的方式揭露邪惡,說:「別人沒受過我那罪!還不是這些年被你們嚇的?你們老騙人,警察說找我談話就把我勞教了一年半。在勞教所又是打又是罰,幾個月沒睡覺,你兩天不睡試試。你們上次說要保護我就把我送進了轉化班,雖然沒打我,可是沒有自由的滋味也不好受啊!5年了,我們沒過好過一個節,逢年過節你們就來騷擾。這不是我的錯,也不是你的錯,都是江××的妒嫉造成的!因為它妒嫉就要鎮壓法輪功,5年了,整出甚麼名堂了?現在它已經下台了,這件事也該有一個說法了!」老主任本來是害怕兩節期間芙蓉做出甚麼來,所以想先把她關起來「招待著」,過了節再放,沒想到讓芙蓉直接揭穿了,而且現在人還跑沒影了,還不如讓芙蓉在家過節他們心裏踏實。現在芙蓉給了她一個台階下,她趕緊問:「你們想要個甚麼說法?」芙蓉說:「法輪功已經被迫害死1049人了,迫害應該馬上結束!」老主任可能是頭一回聽到這樣的真象,問:「死了多少人了?我拿筆記下來。」芙蓉又重複了一遍,說:「你們現在最起碼應該做到讓我們放心過節。你就是幹這個工作的,應該替我們向上級反映反映,這樣鬧下去,把家庭都破壞了,社會能好嗎?」老主任馬上答應:「是,是。現在政府內部對法輪功也說要低調處理了,我們以前一些事是做過頭了。你快回家吧,不然我都沒法交待了。」

這次出走反而使芙蓉完全掌握了主動,有力的揭露了邪惡,老主任向她道歉,請她回家。當時芙蓉用的是公用電話。她大著嗓門說,使過往行人也聽到了真象。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