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春朝陽溝勞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手段


【明慧網2004年9月23日】從2000年起,朝陽溝勞教所就開始關押大法弟子,並採取古今中外的各種下流手段殘酷迫害大法弟子。從2001年被吉林省定為所謂的「轉化基地」,也就是踐踏公民信仰自由和人身權利的恐怖洗腦基地。迄今為止,已關押過大法弟子大約1000人次。

一、酷刑暴力迫害

朝陽溝勞教所多採用暴力手段對大法弟子進行迫害。例如,不法人員們慫恿刑事犯用鎬把劈頭蓋臉的向大法弟子身上打,大法弟子楊樹就因此被打得輕微腦震盪,好幾天吃不下飯;床上的鋪板也成為迫害工具,一位50多歲的同修曾說,2001年他進京被抓後在朝陽溝受盡折磨,不法人員為了讓他轉化,就將他的褲子脫下,用鋪板猛擊他的臀部,致使他走不了路。

延邊地區的功友金某曾遭受邪惡之徒用成捆的柳條抽打他的赤裸的背部幾十下;通化的一個剛畢業的大學生劉某因抗議邪惡迫害,遭到不法管教用高壓電棍電擊;有些年輕的管教經常採用電炮飛腳這種手段,一位李姓同修的眼睛被打致殘。經常採用這種手段的管教有二大隊大隊長楊光,三大隊大隊長陳立會,五大隊管教何建欣、姜成材,原六大隊管教王濤,這些惡警以下手狠毒聞名。

二、重體力勞動

朝陽溝勞教所迫使被關押的人員做重體力勞動,像磚廠、大地農活、紙葉子(給盜版書商折書頁)、挖地溝、背土等等。較早被非法關押在這裏的功友曾受過這種迫害,就連炎熱的夏天都在磚窯的烘烤下幹活,經常會使人虛脫衰竭。大地農活,我曾親身經歷,鋤草、剝苞米、拔蘿蔔,大都是一個人幹一條壟(壟長一般幾百米),幹得慢的常常休息不上,還喝不著水。

由於長期坐板,加上營養不良,幹這活並不輕鬆,而且這裏幹活都是鬼催命,要速度,幹慢的非打即罵。

紙葉子這活的整個過程是:從盜版書商那裏先拉來印好的書頁,然後用竹板將它折起來,再墩齊配成書。說起來簡單,實際幹起來卻累腰累手,經常還要加班加點幹。

挖地溝、背土就不用說了,沒有力氣或年老體弱根本就幹不了,吉林大學的一個哲學老師50多歲,在發高燒的情況下還被逼著挖地溝,就因為他是法輪功學員。

三、殘忍的灌食

大法弟子在反迫害中以絕食要求釋放,這令邪惡害怕不已,它們就用殘忍的灌食,還美其名曰「人道主義救援」。事實上,朝陽溝勞教所的這種手段極其卑鄙,沒有人性。

就拿朝陽溝勞教所來說,灌食的真實情況是:摻了大半碗鹹鹽的玉米糊灌進人的胃裏,怎麼灌?管教叫幾個刑事犯摁住被灌者的手腳,然後用堅硬的工具將嘴撬開,常常把嘴撬得血肉模糊或弄掉牙齒,再將管子插進胃裏。

灌完後,還故意將被灌者架起來回跑,還說是幫助吸收,甚至還向其肚子猛擊,還不讓喝水。這就是朝陽溝勞教所講的人道!

四、惡劣的飲食,不讓洗澡

在朝陽溝勞教所,我曾吃過半年的蘿蔔條湯,也吃過好幾個月的凍白菜,那些日子只要走進飯堂聞到的就是難聞的凍白菜味,更別說吃了。可以說平時菜裏沒有油,有的只是裝樣子的一層油花。據說食堂的大量伙食費都被管教們搜刮進了自己的腰包。

勞教所限制或不讓洗澡,結果很多法輪功學員都長了疥。東北師大的白曉鈞就這樣被迫害死了,還有田俊龍、高成吉也是長了嚴重的疥,又得不到有效醫治,回家後不久就死了。這其中長期的坐板也是狠毒的手段,所謂坐板就是一天到晚坐在塑料小板凳上,沒有活動時間。

朝陽溝勞教所管教人員知法違法,嚴厲控制法輪功學員,嚴禁他們與外界聯繫,肆意拆檢,扣壓法輪功學員的任何信件,不允許他們行使法律賦予的合法權利,家屬送來的衣物和食品一般都受限制,甚至不允許家屬接見。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