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人發表聲明──聲明強化洗腦作廢

—— 迄今已有 138080 人次發表聲明

【明慧網2004年9月20日】
嚴正聲明

99年7月我和大陸大法弟子一樣經歷了這場磨難,為了給師父和大法討回公道,也曾兩次進京上訪被抓進拘留所,沒有屈服邪惡,然而在重返單位上班可怕的利益之心干擾下違心寫下了「不上訪、不告狀的保證書」,雖然借助「保證書」寫下了自己修煉的心得。當時還覺得自己很智慧既闡述了大法好又能保全利益不損一舉兩得。現在想起來自己是多麼愚蠢,正是由於自己法沒學好才中了邪惡的圈套種下了以後的禍根,被邪惡牽著鼻子走,始終難以擺脫魔掌。2001年大年三十凌晨1點邪惡又一次闖入我家,大肆搜查,我愛人一氣之下跟邪惡對罵起來,邪惡要打電話連愛人一起抓,當時家中卻有一些資料,再三威逼下我說了「不煉功」的話。五年來我的家庭、單位經常有邪惡騷擾,不是惡警就是社區。2002年8月末,惡警來單位找我在一張單上按手印,遭到拒絕,就軟硬兼施苦苦哀求,我如不按他就下崗,怕心讓我又一次向邪惡妥協,事後我看著這雙手心如刀絞。2001年秋末惡警闖入我家,我苦苦跟他們講真象,他們不聽,令我第二天必須上交派出所戶口本及一張照片,怕失去優越生活環境又一次配合了邪惡。這一切都是無人知道的情況下進行的,我也曾想發表嚴正聲明但又礙於人的情面怕周圍大法弟子知道,怕邪惡再找麻煩。總是想多看書學法做好三件事彌補上就行了。實際上正是那麼多的私慾和怕心被邪惡鑽了空子,使我無法精進更無法跟上正法進程。對師父對大法不忠誠的行為使我經常處於良心的譴責中,邪惡看到我這麼大的漏更是肆無忌憚。幾年來背著如此沉重的包袱如何又能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呢。我感恩師父從未捨棄過我,給我改過的機會,明慧網同修的正法歷程激勵了我,使我有勇氣發出嚴正聲明,儘管它是遲到的。所有對邪惡的「保證」無論是任何形式的,都是在邪惡的逼迫失去自我時的所為,決不是我的本意,我要收回對邪惡的所有「保證」,全部作廢。今天我終於明白修煉大法不是兒戲,是一件多麼嚴肅的事情,為了師父和大法的莊嚴與神聖,為了師父的尊嚴,我必須這麼做。感謝師父救度我。今後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左淑華 2004年9月8日


嚴正聲明

我於1999年3月開始修煉法輪功。因2000年7月去北京上訪而先後被拘留、監視居住、勞教(勞教期限為一年半)。在勞教所,2001年的年初惡警帶著幾個同修去團河勞教所加以迫害,強迫洗腦轉化。惡警還從那裏學到了害人的「本領」,回來以後對堅定的大法弟子開始了沒有人性的折磨。2001年六月份的一個上午把我叫到「三角區」,讓邪悟者逼迫我「轉化」,晚上把我單獨帶到一出工的地方,整個晚上不讓閉眼。到第二天早晨把桌子往牆邊一收拾,然後讓我站起來站到地中間,由兩人看管,只讓吃飯不許去廁所,讓拉到褲子裏、尿到褲子裏;拉到地上、尿到地上。站累了,膝蓋不允許彎,不讓來回走動、坐一坐,躺一躺那更是沒有的事。在這種逼迫下,我不能吃飯,邪惡之徒又不讓睡覺,就這樣站了兩天半,腿和腳站腫了,腳底板也疼痛難忍,我就蹲下。結果蹲下以後邪惡開始迫害,晚上七、八點搧耳光,半夜拿馬札、涼鞋、小棍打了一夜,結果腳腫像麵包,腿腫得像大象腿,不能獨立行走,但還讓我繼續站。在這種情況下,當時由於自己沒有放下生死,正念不足,有怕心,又不想吃苦,導致向邪惡妥協,做出了作為一個大法弟子不應該做的事情。因此,我特此聲明所有以前說過的、寫過的不符合大法弟子標準的全部作廢。努力走正以後的每一步!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張紅岩 2004年8月20日


嚴正聲明

我98年得法,對正法的事做得一直不很好,對師父要求做好的三件事做的也時好時壞,學法煉功也跟不上,究其原因,除了懶惰,求安逸之心外,還有對自己以前做過的一些對大法不好的言行,時常痛悔不已,覺得自己不配再做大法弟子,從而使自己意志消沉,總是振作不起來,最近在同修的幫助下,我決心在明慧網上做出自己的嚴正聲明,把自己以前所做出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下面我把自己以前違心做出的不符合大法的事寫出來:99年7.20以後,我因進京上訪,被非法關押在單位裏十餘天,由於當時學法不深,人的狡猾觀念使自己違心的寫了所謂的「保證書」。2001年7月,我因散發真象傳單被非法關押在縣看守所,這是我最痛心最後悔的一次,在所謂的幫教人員的欺騙下,使自己接受了邪悟,出賣了同修,又寫了「決裂書」,甚至還把大法書和師父的法像等都交了出去。2002年9月縣裏開始辦洗腦班,自己當時正念有所恢復,已經開始學法煉功,但為保住自己的學法環境,又不去參加洗腦班,在縣610辦公室裏又違心的寫了所謂的「保證書」,而沒有參加洗腦班,事後自己非常後悔。在今年2004年4月份,還是因為學法沒跟上,怕心嚴重和對親情的執著,被邪惡鑽了空子,非法關押進縣看守所,由於自己多次被非法關進看守所,對那裏的環境產生了懼怕和厭惡心理,一天也不願在那裏呆了,而不像有的同修那樣正念正行。這次在裏面被邪惡非法關押了二十多天,出來的前一天,它們要我寫「保證書」,當時又被怕心所帶動,再一次違心的寫了「保證」。出獄後,一直振作不起來,通過學習師父的近期講法和閱讀明慧週刊,悟到自己應該寫出嚴正聲明,重新做好,但執著愛面子、怕心和各種干擾始終遲遲不寫,一直拖到現在,在同修的幫助下,這一次我終於寫出了這份聲明,徹底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在正法的最後階段儘快昇華上來,洗去污點,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不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逯金英 2004年9月10日


嚴正聲明

我於98年底學煉法輪大法。2000年7月進京上訪,被非法判刑四年,住監期間曾遭毒打。今年6月份又把我們單獨關押一個地方鎖起來,在馬桶裏大小便,讓別的刑事犯人看管,打、罵,減少睡眠時間,故意灌湯水,全都倒在衣服、褲子上,還不讓洗。有時還揪著褲腰帶不讓小便。天天放邪惡製造的錄像和念攻擊大法的書。7月份又換了中隊,邪惡的迫害不斷升級,不讓睡覺,24小時放邪惡錄像,白天晚上5-8人看押,手打腳踹,用電棍打臉和手背,不看錄像就揪住頭髮,晚上站著瞌睡時就灌藥。殘酷的用盡各種手段折磨我們,還說是在執行江××的密令「從肉體上消滅、經濟上搞垮、名譽上搞臭」,「打死算畏罪自殺」。還問我是願意站著出去呀還是躺著出去,說以後一個月要交3萬元,手段和方法會更為殘酷等。猶大也在配合邪惡做壞事。在邪惡的殘酷高壓下,由於正念不足,執著於情而導致了怕心,而向邪惡妥協,違心的寫了甚麼「五書」,還得在中隊會上念。自寫那東西起,覺得生不如死,羞愧難當。對不起師父、對不起自己,對不起任何人。今借明慧一角,嚴正聲明:在監獄所寫所說的不符合大法弟子身份的東西統統作廢。堅定正念,修去執著,堅修大法到底。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郭拴梅 2004年8月20日


嚴正聲明

在邪惡、邪惡舊勢力各種殘酷的高壓迫害下,由於正念不足,學法不足,在恐懼心、怕心、有求之心等各種執著的驅使下,又受邪悟的誤導,給邪惡鑽了空子,做了、說了、抄了、寫了作為大法弟子絕對不能做的事,也絕對不能說的話,更不能去抄寫的東西。現我嚴正聲明:2000年至2003年在看守所、派出所、拘留所、勞教所在邪惡各種卑鄙下流威逼,酷刑拷打、迫騙我所說它人代寫的「揭擬書」、強迫我所抄、寫、作念、讀的「決裂書」、「認罪認錯書」、「保證書」(包括迫我家人與單位寫的和迫我抄寫不是寫我名的)、「字據書條」、迫抄寫的「以上本人看過」,邪惡壞人寫的東西寫上我的名硬要我承認的那些書和東西,包括邪惡利用親情等欺騙、逼控我家人,我親人所做、所說、所簽寫的有損大法、有違師父的所做所為與言行我和我家人、親人都不承認,聲明作廢。全盤否定邪惡舊勢力的一切邪惡安排。跟上師父正法進程,講清真象,救度世人。助師世間行。加倍彌補,挽回自己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朱茂娣 2004年9月18日


嚴正聲明

我1997年得法堅持修煉到今天。2004年5月8日被邪惡綁架到洗腦班,強制洗腦至8月12日,在被迫害過程中自己由於正念不足,在壓力面前沒有用大法來衡量堅定自己,而是用人的觀念對待考驗,為了解脫自己,違心的寫了「三書」。從洗腦班回來後,我認真學法,反思自己的所做所為,使我真正地認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事情並不像表面上看到的寫了「三書」,實質上是在配合邪惡誹謗宇宙大法,在出賣師父,對不起師父的慈悲救度,此時此刻無論用甚麼樣的語言都無法表達自己對大法,對師父的犯下的罪過,無顏面對師父,面對師父的慈悲救度。我決心從今天開始堅修大法心不變,按照師父的要求,做好弟子應該做的三件事,在生死考驗面前放下自我,做一個真正的符合標準的大法弟子。為了表達自己堅修大法的決心,特此聲明在洗腦班寫的「三書」作廢。永不反悔,堅定的走好自己的每一步,圓滿完成宇宙歷史賦予大法弟子的使命。加倍彌補,挽回自己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陳建生 2004年8月19日


嚴正聲明

1997年10月份,我有緣走上修煉之路。但由於對大法理解不深,所以學法煉功都不太精進。1999年7月20日,江××由於妒忌心,全國瘋狂鎮壓法輪功,那時我感到像天塌下來一樣,壓力很大,心中甚感迷茫,不知何去何從。後來迫於壓力寫了「不煉功的保證書」,那時悟性太低了,竟不知寫「保證書」是錯的。邪惡畢竟是邪惡,寫一次不行過一段時間還讓寫。在各種執著中和怕心中,我違心的記不住寫了幾次,只記得最後一次是寫「悔過書」。然而這次非常明白不該寫,卻在怕心的驅使下又向邪惡低頭,雖然沒寫一句直接了當不好的話,然而在找中國文字的空子,寫的話都是讓人看了認為我好像不煉了,又好像表決心煉到底。寫完自己還覺得挺有水平,欺騙了它們。現在悟到,當時自己完全偏離了法,做錯了還自找藉口,其實這種想法太可笑了,我騙不了舊勢力,也騙不了師父,只不過是欺騙自己。而且給大法抹黑,雖然明白了卻一直沒有勇氣寫嚴正聲明。今天,正法已接近尾聲,千千萬萬的大法弟子都在救度眾生,而我,還有甚麼理由在觀望別人,期待別的同修出主意?我今日一定要發出內心壓制已久的呼聲,面向整個宇宙喊出我的心聲:我要嚴正聲明:我以前寫的所有不符合大法的書面「保證」,「悔過書」全部作廢!我要堅修大法緊隨師,努力修去一切執著,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劉利 2004年9月10日


嚴正聲明

我是1996年冬季開始學法輪功。法輪大法給我治好了幾十年治不好的頑症-神經性牛皮癬,使我得到新生,走上了人生的正確道路修煉。1999年7.20邪惡勢力開始對法輪大法與李老師的嚴重迫害,自己在這幾年被迫害期間,有時沒有用人本性的一面來認識大法,完全用了人的一面去理解大法,邪魔就利用了這一點沒完沒了的干擾與破壞大法,使我長期處於魔難之中。在這期間,我用常人的觀念、對邪惡的怕心,說過一些對大法不負責的話,寫過「悔過書」、「保證書」,這些錯誤的的行為給大法抹了黑,深感對不起李老師。幾年來不斷的學法煉功,用大法對照自己過去的一些言行,為自己做的不好的地方深感痛悔。為了對大法負責,對自己及眾生負責,我在此嚴正聲明:我在邪惡迫害時寫的「筆錄」、按的手印,寫的「悔過書」、「保證書」全部作廢。所有不符合正法弟子的言行全部作廢。我是師父的弟子,正法時期的正法弟子,糾正一切不正的,全面否定舊勢力的迫害,堅定的清除舊的邪惡勢力,走師父安排的路,正念正行,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李鳳書 2004年8月16日


嚴正聲明

我這遲到的聲明,說明我還有許多人心所在,還存在骨子裏深處的私心雜念和根本上所固守的執著。在99.7.20的日子裏。領導一次次的找我「談話」說:「咱們單位的都寫「保證」了,只剩下你一人不寫,影響大局,再不寫咱們都得一起進學習班!」我便違心寫了個所謂的「保證」。靜心學法師父在《挖根》經文中講到 「你如果作為一個常人我不反對,做一個維護人類社會的好人當然是件好事。可是你現在是個修煉的人,站在甚麼基點上看待大法,這是根子上的問題,也正是我要給你指出的。在你們的修煉中,我會用一切辦法暴露出你們所有的心,從根子上挖掉它。 你們不能總是讓我帶著往上走,而你們自己不走,法講明了你們才動,沒有講明你們就不動或反向動,我不能承認這種行為是修煉。關鍵時我要叫你們決裂人時,你們卻不跟我走,每一次機會都不會再有。修煉是嚴肅的,差距拉開得越來越大了,修煉中加上任何人的東西都是極其危險的。其實能做一個好人也可以,只是你們要清楚,路是你們自己選擇的。」我的淚水湧出。我今天在這裏痛心的嚴正聲明在這之前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全部作廢!今後堅定的堂堂正正的做好證實大法,救渡眾生,走好自己的路。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彭翠蘭 2004年9月18日


嚴正聲明

我得法前身體患有多種疾病,主要是心臟病。從98年2月份得法後,通過學法煉功,身體的疾病不治而癒了。99年7月20日後江氏集團迫害、鎮壓大法開始,和同修一起去北京證實法。回來後被騙到當地派出所,辦了7天洗腦班,相信了他們的謊言和偽善。因學法不深,不能在法上認識,交了1000元押金,寫了「保證書」和「決裂書」(雖然心中不情願)。2000年10月因取真象資料和散發大法資料,被人舉報後被公安部門送至看守所判勞教一年,送勞教所,因身體檢查不合格,當時放回家。2002年3月15日夜裏11時被抄家抓到派出所,判勞教兩年送到勞教所。到勞教所後誤聽了公安機關的謊言,加上對大法認識不夠深刻,隨著大家寫了「決裂書」。回家後聽師父講法認識到自己做的是不對的,因為一切對不起師父和大法的事都是人的怕心和狡猾心裏所致。我現在鄭重聲明:我以前在勞教所、派出所等寫「保證書」和「決裂書」都是不對的,一律作廢。今後我一定緊隨師父,堅修大法一直堅持到底。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張鳳英 2000年9月3日


嚴正聲明

由於舊勢力的邪惡宣傳,當時大部份同修被抓一時感到孤獨困惑,將這一系列邪惡迫害當作常人社會人對人的迫害,忘了師父苦度的意義。沒有按著真修大法弟子去做,讓舊勢力邪惡之徒鑽了空子。深深反省一下,當時邪惡猖狂時,有嚴重的怕心,怕連累單位領導怕連累親人,甚麼是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在頭腦裏是個不清楚的概念。再受到邪惡的欺騙宣傳。最主要的是:自己沒有抓緊學法,甚至於不學,將書藏起來怕邪惡來抄家。直到看到恩師在亞特蘭大法會上的講法,和同修們的幫助,才站起來。不管我走的好和壞,憑我的能力努力去做,將損失加倍的補回來,按著師尊說的三件事努力的去做好。深深感謝恩師未將不爭氣的學員放棄,我也要對自己負責,因此,特此聲明以前的不符合大法弟子的行為堅決聲明作廢。

李雅芬 2004年9月18日


嚴正聲明

在2004年3月26日早上8時多,我在家被惡警撬爛房門,強行綁架到省法制所進行強制洗腦。在3個多月的時間裏,每天24小時由工人嚴密監控,所居之處不准開門,把人囚禁在房間裏,完全剝奪了人身自由。每天長時間地強迫看嚴重歪曲大法和老師的「焦點謊談」等光盤,車輪式地做洗腦,還向學員親屬施加壓力。由於自己思想與心性有漏走了邪路,寫了不該寫的「四書」,對不起大法與慈悲救度我們的師父,我深深痛悔在洗腦班所不該做的一切,我現在嚴正聲明,在邪惡洗腦班上所寫、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要求全部作廢。同時珍惜老師的寬容與慈悲救度,今後做好學員應做的三件事,學好法,鏟除舊勢力的安排,講清真象,加倍彌補,跟上正法的進程,做好大法弟子該做的一切。

何志貞 2004年9月13日


嚴正聲明

我於1999年3月份得法,7.20期間由於學法不深,執著太多太重,令我在邪惡的迫害下違心的寫下了「保證」,並在電台、電視台、報紙上說了不利於大法的話,給大法造成了損失。過後,我愈來愈感到罪業深重,對不起師父的慈悲苦度,悔恨的心情重重的壓在心裏,後來我兩次寫了嚴正聲明,又因為怕心沒有發表。隨著學法、發正念、講真象的不斷深入,我越來越體悟到大法的博大精深,和師父的洪大慈悲,愈來愈體會到正法時期大法弟子肩上的重任,同時也認識到發表嚴正聲明的必要性和嚴肅性。為此,我現在鄭重聲明:以前在邪惡迫害下所說、所做的一切對大法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我要堅定的做好師父要求大法弟子做好的三件事,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麻慶義 2004年9月17日


嚴正聲明

我1998年得法的。得法前是個藥罐子,患有乙肝、胃痛、牙痛等,但得法一個月以後,以上症狀不知不覺都消失了。通過學法和我自己的親身經歷,我對法輪大法、對師父都是非常堅信的。1999年4.25以後,為了還師父清白、還法輪大法清白,我去過北京、去過省城,做了一個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情。2001年當地派出所把我當「頑固不化分子」強行從家裏送進洗腦班。當時我是被十幾名警察強行抬出家門的。可是進了洗腦班時間一長,我就被親情和求安逸之心帶動了,做了一個大法弟子不應該做的事。為了挽回我給大法造成的損失,為了更好的講清真象、救度眾生,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現在我嚴正聲明,我在洗腦班所說所寫,包括以前所有對大法不利的所說所寫的一切,全部作廢。

彭冬蘭 2004年8月7日


嚴正聲明

我是97年得法開始修煉的,身心受益於大法,深感師父的慈悲偉大。99年邪惡開始打壓法輪功時也能夠堅定的走出來證實大法,但在一段時間內,由於怕心和受一些邪悟的影響,違心的寫了「保證書」。後來也知道不對,也沒聲明,心想只要我學法煉功,按照法的要求,努力證實大法,做好煉功人該做的事,聲不聲明無所謂,並沒有重視這件事。自從看了《明慧週刊》同修寫的文章後,明白了嚴正聲明的重要性。在此我也嚴正聲明:過去不管在任何環境下所說、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言行全部作廢。徹底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堅決走師父安排的修煉道路,堅定正念,做好大法弟子當前該做的三件事,做一個合格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佟豔君 2004年9月8日


嚴正聲明

我1996年得法,學法前身體不好,有多種疾病,通過學法煉功,修心性,身體的疾病神奇的消失了!使我真正感到,是法輪大法使我起死回生,是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我感謝師父,感謝大法。2000年12月份去北京證實法,中途被非法劫持,非法關押在拘留所約半個月。出來後,2001年2月又被以欺騙的手段騙到教養院,被非法勞教兩年。關押在教養院期間,由於正念不足,有執著心,在幹警的逼迫下,曾違心的「轉化」了,寫了不該寫的所謂的「保證書」,「悔過書」。出來後,才悟到,「轉化」錯了!不該向邪惡低頭,不能受邪惡的指使,命令。特此聲明,所有不利於師父和大法的言論全部作廢!今後我要堅定的走師父安排的路,做好三件事,不能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張淑英 2004年9月17日


嚴正聲明

99年7月20日以來,全國開始了鋪天蓋地的對法輪大法及大法弟子邪惡的鎮壓,由於學法不深,不能從法上認識法,配合了邪惡的安排,違心的交了部份大法書和掛圖等資料。五年來心中一直痛悔莫及,覺得自己犯了一個不可饒恕的錯誤,給大法造成一定損失,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不配做師父的弟子,誤在了這個層次中不能自拔。通過這次改字,我系統的將師父的大法書通讀了一遍,師父的法字字句句都點到了我的問題,使我震動。讓我悟到了,應該寫一份嚴正聲明認識我的錯誤,我要立起直追,盡最大努力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跟上正法進程。堅決否定邪惡舊勢力的一切安排,堅決跟隨師父回家。

蘇敏君 2004年9月4日


嚴正聲明

我是1998年底煉法輪功的,以前身體很不好,修煉一段時間以後,身體上多種疾病都有好轉,鼻炎、骨質增生、腿痛、腳冷等消失得無形無蹤。恩師為我承受了很多,由於自己一段時間不夠精進,放鬆修煉,於2004年6月15日下午4點購物時被舊勢力鑽了空子,被惡警強行抓走了。在那裏由於自己承受不了那種環境的污染,心裏壓力很大,為了出來,答應了邪惡了無理要求「不煉功了」,並在別人代寫的「保證書」上簽了字,按了手印。做了一個大法弟子不該做的事,給大法造成了很大的負面影響。很對不起慈悲偉大的恩父!非常痛心。在此鄭重嚴正聲明:在洗腦班裏所有不符合大法弟子的言行、簽字、按手印全部作廢。今後一定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孫玉芬 2004年9月10日


嚴正聲明

我96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身體多種疾病不翼而飛,使我得到了新生。99年10月份去北京上訪,被當地公安局綁架回來,在單位監管一個月,動了人情,違心地寫下了所謂的「悔過書」。回家後,通過繼續學法煉功,認識到自己的嚴重錯誤,師父教育我們做個好人、更好的人,幫修煉人淨化身心,有甚麼錯?感到自己對不起師父的慈悲苦度。這幾年來,由於怕、情,加上等待觀望心,這些不都應該是在修煉中應該去掉的嗎?在此,我鄭重聲明,以前在高壓下所說、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我一定堅修大法心不動,助師世間行,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堂堂正正做一個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翟蓮花 2004年8月14日


嚴正聲明

我於2004年2月25日晚。在牆上噴寫「法輪大法好」,被保安舉報,在派出所期間,邪惡拿到我的用具問是那來的,我說自己買的。邪惡又問粘貼是誰給的,本來是不配合的,但是當時由於情沒放下、想早點回家就隨口說出了一個死者的名字;又簽自己的名字、按手印。事後一想修煉是非常嚴肅的,我這是有意無意的做了一個叛徒,純屬和邪惡簽約。正念不足、沒聽師父的話。不配做師父授予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稱號,愧對師父。還有邪惡找到我丈夫替我簽字、按的手印、拿到別人的一根頭髮辦的手續。以上這些在此聲明全部作廢。正念正行,聽師父的話。做好師父交給的三件事,彌補過失,不再犯錯誤。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

陳忠麗 2004年9月17日


嚴正聲明

我得法前身患多種疾病,如肺病、心臟病、糖尿病、腦供血不足等,學法修煉後這些疾病不治而癒了。99年7.20後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因學法不精進,有許多事不能在法上認識,在公安的謊言和欺騙下,做了一些對不起師父和大法的事,如向公安部門交師父法像、大法書籍、大法錄像帶等(不是情願的),還配合邪惡公安寫了「保證書」等。現在通過學法和學師父新經文,明慧網等,知道了自己不論是在洗腦班、拘留所配合邪惡的一切行為都是怕心和人的狡猾心理所為,對不起師父和大法。我現在嚴正聲明以前一切違背大法的事情,對不起師父的事全部作廢。今後堅修大法,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韓璽堂 2003年9月3日


嚴正聲明

我曾錯誤的寫過一句話「保證不煉了」。當時只是想表面掩蓋一下邪惡的迫害。過後想到這是常人的心、常人的想法,心裏感到很難過。我總想只有自己心裏堅修大法,去做好三件事就可以了。直到現在看到了明慧週刊中同修寫的關於寫嚴正聲明的重要性的文章,才知道以前寫錯了,「不煉了的保證書」是與舊勢力的簽約,如果不否定它,舊勢力就會沒完沒了的在身體、學法、煉功、發正念等各方面干擾我們。現在我徹底的明白了,我以前沒有寫嚴正聲明,所以有時發正念、學法、都會受到干擾。我從內心寫下此嚴正聲明: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言行全部作廢。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堅定走好師父安排的路。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林腮仙 2004年9月7日


嚴正聲明

由於我平時學法不深,發正念少,帶著求圓滿和常人心去做事,在執著錢財、親情,又有許多怕心的前提下,被邪惡鑽了空子。在被迫害期間,暴雨出自己的許多不足和隱藏很深的那顆對法不堅定、沒有完全正信師父的心,怕被判刑、怕吃苦、怕被打,在多種不好的心的帶動下,向邪惡妥協,做了對不起大法和師父的事,有損大法弟子的稱號。通過學法,我認識到自己的嚴重錯誤,在此我鄭重聲明:被迫害期間所說、所做、所寫的一切不利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重新回到正法洪流中來,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恥辱和損失,堅定地按照師父要求做好「三件事」!

孫秋菊 2004年8月26日


嚴正聲明

從勞教所邪悟出來至今已三年多了,雖說其間也與幾位堅修的大法弟子切磋過,但總覺得只要自己在行動上加以修正,就不必要再做甚麼形式上的東西了,根本沒悟到那是舊勢力的安排。看了《明慧週刊》上關於「嚴正聲明」的嚴肅性後,我在發正念時,看到了世間的家人被層層用管道連接的舊勢力控制著,而自己卻無能為力。我這才知道我和他們有過約定。為了修正自己,也為了救更多的人,現嚴正聲明以往所做出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走好師父給安排的每一步,堅修大法到底。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官旦紅 2004年9月3日


嚴正聲明

在2001年正月12日鎮政府和派出所一夥不法小人突然闖到我家中,用謊言欺騙法把我妻子誘騙進了鎮派出所(當時我妻子是被騙進去的16個大法弟子的一員),企圖將她強行洗腦轉化。由於我當時學法不深,悟性差,更不願意讓妻子在邪惡黑窩裏久受折磨,便違心的在他們早已印好了的所謂「轉化書」上簽了名,極不情願的拿了3000元不進京上訪的保證金。在此我決定上網嚴正聲明將不符合法的行為全部作廢。以實際行動洗刷自己修煉道路上的污點,認真完成師父交給我們的三件事,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邪惡安排,立志堅修大法到底。

張振托 2004年9月6日


嚴正聲明

我是96年底得法的,在大法的修煉中我的身體和思想得到淨化和昇華。在大法中悟到了人生的意義是甚麼,我找到了人生的出路,我知道我的前程是多麼的光明和偉大。就在這時,江氏集團鎮壓法輪功,它們對我的壓力很大。分局和村幹部總找我寫「保證書」,那時心性把握不住,就違心寫了對不住師父和大法的話,給大法造成損失和不好的影響,給自己修煉路上抹上了污點,這件事對我一生最痛苦。我長期因自己當時所寫的「保證書」而飽受愧疚自責的痛苦。因此我嚴正聲明,我以前所寫的「保證書」全部作廢。以後我要走好師父給我安排的修煉道路,做一名合格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王素英 2004年9月10日


嚴正聲明

在2000年夏天江××邪惡集團迫害大法之際,縣公安局、縣政府和鎮派出所一夥不法小人助紂為虐,多次走村串戶,甚至追到地裏,以威逼、誘騙手段強迫大法學員在他們早已印好的所謂「轉化書」上簽名,否則就抓捕。由於我們當時有怕心,就違心的做了大法弟子不該做的事。在此我們決定上網嚴正聲明當時所做的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行為全部作廢。一定堅信師父,堅修大法到底。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張岩磊、崔鳳雲、張士賓、崔錫乾 2004年9月7日


嚴正聲明

我在2000年到北京去講了法輪大法好,由於人心波動說出了老家的地址(自以為那裏沒有親人),後被送到老家縣第二看守所。因我們集體絕食讓叫家人接回家。但是我因學法不深,為自己找藉口想到關在這裏倒不如出去後講真象證實法,寫了「保證」,現聲明作廢。一定要放下人心緊跟師父,證實大法,救度世人。抓緊快講,做好正法時期大法弟子要做的三件事,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謝海林 2004年9月10日


嚴正聲明

我是一名小學教師。95年開始修煉大法,由於自己平時學法不深,對自己要求不嚴,不夠精進。99年在各級政府的高壓政策下,寫了所謂「保證書」「悔過書」,沒能按照一個修煉人的標準去做,給大法抹了黑,同時也給大法帶來了不應有的損失。在此嚴正聲明:以前所說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事統統作廢。徹底否定舊勢力安排的一切,緊跟師父指正的修煉的路,不斷修正自己,以挽回對大法的損失,彌補自己的過失,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

馬月紅 2004年9月12日


嚴正聲明

做為一個修煉大法的人,由於自己學法不深,不能從法上去認識法,而執著於世上的情,在自己的父母遭受迫害時,曾替母親寫過「四書」,替父母按過不明情況的手印。通過學法,把自己當作一個真正的修煉人來看,自己還是有怕心等執著心,從而配合了邪惡,使邪惡有了市場,給自己修煉的路上抹了黑,給大法造成損失。在此我鄭重的嚴正聲明:過去自己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從此以後要以法為師,堅決按照師父所說的去做,為正法奉獻出自己的全部力量。錯誤不再重犯,一修到底。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戴力強 2004年9月18日


嚴正聲明

在1999年的夏天8、9月份,我曾經寫過「保證書」,向邪惡低頭了。這是很不好的表現,也是因為我當時沒意識到寫後的嚴重性,做了不應該做的事。現在我嚴正聲明在1999年寫過的「保證書」正式作廢。以後一定要堅定正念,不再向邪惡低頭。講真象救度眾生,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賈麗茹 2004年8月29日


嚴正聲明

我在證實法的過程,受到邪惡的迫害,被非法勞動教養。由於自己學法的不深,在勞教所裏面對邪惡的迫害,沒有守住修煉人的心性,而違心的向邪惡妥協,寫了所謂的「五書」,並在一次邪惡找我談話時,說了幾句違心的話。我嚴正聲明:自2003年4月16日以來,所寫所說的任何不符合大法要求的東西一律作廢。在這法正乾坤的最後時期,我決心抓緊學法,跟上正法的進程,做好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三件事,不辜負偉大的師父對我們的慈悲苦度。用自己的行動來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謝學文 2004年9月10日


嚴正聲明

我95年有幸得法。由於自己學法不深,正念不足,在7.20以後,因私心、怕心重,做了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的事,違心的燒了大法書和一切大法資料,給大法帶來了損失。這是大法弟子絕對不應該做的事,是對大法犯罪。通過學法和讀明慧文章,我意識到自己的錯誤。特此聲明,決心回到師父安排的道路上來,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以法為師,歸正自己,努力做好師父說的「三件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王黎明 2004年9月12日


嚴正聲明

在邪惡的高壓迫害中,自己修得有漏,學法不深,執著心重,沒有放下人心與怕心。違心的說了作為大法弟子不該說的話、做了不該做的事,自己深深痛悔,愧對慈悲的師父對我的慈悲苦度。由於我的不堅定給大法造成了損失,也給自己的修煉留下了無法挽回的污點,追悔莫及。特此嚴正聲明:堅決徹底的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所寫的和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勇猛精進,做好大法弟子應做好的三件事,做一個合格的正法弟子。

朱國新 2004年9月15日


嚴正聲明

我由於2000年11月份去京上訪,在2001年3月,被邪惡抓去洗腦班迫害了 一個多月。由於自己當時學法不深,在各方面的壓力下,寫了不該寫的「三書」。當時雖然是違心的寫的,用的又是雙關語,現在明白了,都是不對的,不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所為。所以為了維護大法的嚴肅和神聖,我在此嚴正聲明,以前所說所寫的任何不符合法的言行全部作廢。走正師父安排的正法的路!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徐錦香 2004年9月14日


嚴正聲明

1999年9月份的一個晚上,我正在家學法,突然闖進四五個人,有村裏的書記和派出所的,把我帶到了當地派出所。這天晚上共綁架了五十人。第二天,警察開始一個一個問話,並讓在「保證書」上簽字。由於自己學法不深,就想簽字騙他們,回去我照常修煉。後來通過學習師父的經文,認識到了這樣是不對的,是對自己的不負責任。現在嚴正聲明,當時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要嚴格要求自己,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不辜負師父的慈悲救度。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張慶芬 2004年8月28日


嚴正聲明

2000年為證實法走進北京,被勞教,在高壓邪悟環境中妥協,對不起師父,心裏十分痛苦。正法沒有結束前,師父還在等待我們覺醒,寫下聲明「決裂」作廢後,又一次被勞教,因怕心,又一次向邪惡妥協,無言面對師父。在同修的鼓勵下,我帶著慚愧的心情再次鼓起勇氣聲明「決裂、五書」作廢。緊跟師父正法進程,救度眾生。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劉銘遠 2004年9月17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的怕心和自私心理,99年7.20後,做了一些對不起師父和大法的事。毀掉了部份大法書和師父的法像,我現在對此深感痛心!在單位的逼壓下,寫過「保證書」,「認識」之類的書面文字(但不是發自內心的),回想起來非常後悔,走了一段彎路。主要是當時學法不深。現在我嚴正聲明,以前寫過的所謂「保證」、「認識」全部作廢。做好當前師父說的三件事,嚴格要求自己,做一個真正合格的大法弟子。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楊玉芝 2004年8月16日


嚴正聲明

我在邪惡勢力的迫害之下,由於認識粗淺,在它們的強迫之下,寫過「悔過書、保證書「,這是我最大的不對。通過學習大法,使我深刻的認識到這是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所以,嚴正聲明:以前寫的「保證書」和甚麼「悔過書」一律作廢。堅決聽師父的話,好好學法、煉功,修心,還要給別人講真象,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張書梅 2004年8月16日


嚴正聲明

在邪惡迫害法輪功的初期,因對於修煉的嚴肅性認識不足,學法不深,認為自己能堅持修煉,可以出於自我保護的需要,糊弄一下他們,做個假「保證」也無關緊要,所以在單位違心地寫了所謂的「認識」和在「保證書」上簽過字。隨著不斷學法修煉和正法進程的推進,我認識到這些都是不符合大法弟子標準的行為,現特聲明作廢。在剩下的時間裏,決心正念正行,做好「三件事」,以不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戴四新 2004年9月15日


嚴正聲明

我1997年有幸得法。由於學法不深,被邪惡鑽了空子,被抓到公安局洗腦,違心的寫了「不煉功保證書」。在此嚴正聲明:我過去所寫所說的一切對不起大法、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同修的事一律作廢。今後我要加倍努力,緊跟師父做好正法時期的三件事,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走好自己最後的路,做一個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

任翰新 2004年9月4日


嚴正聲明

99年7.20後不久,居委會召集大法弟子辦洗腦班,要我們每個弟子寫「認識」,因為怕心就違心的寫了。通過幾年的學法,與同修們的切磋,在理性上有了很大的提高,覺得當時所寫的「認識」不是一件小事情,是完全符合了舊勢力的安排,讓舊勢力抓到了把柄,給大法抹黑。為了不讓自己在修煉路上抹上污點,堅決與舊勢力劃清界線,純純淨淨的跟著師父回家。所以嚴正聲明:所寫所說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何芬新 2004年9月17日


嚴正聲明

我於1998年2月得大法修煉。99年7.20事件後,於同年8月在邪惡勢力的殘酷迫害下,違心的向邪惡勢力寫了所謂的「保證書」等一類的不符合大法的材料,現嚴正聲明全部作廢。今後加倍努力,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李永福 2004年8月4日


嚴正聲明

1998年我有緣得到法輪大法的書籍和有關資料,從始,我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但是在1999年7月20日後,在中國大陸那個邪惡之首江××政治流氓集團殘酷鎮壓迫害法輪功運動和欺騙矇蔽下,由於沒有認真學好大法,自己產生了怕心及執著,將法輪大法的書和資料燒毀了,我現在認識到燒毀大法的書是錯誤的做法。我特此聲明並表示今後緊跟師父正法,更加努力和加強修煉法輪大法,向世人講清真象,救度眾生。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李泰強 2004年8月20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平時學法不深,怕心重,在大法被打壓時,被邪惡鑽了空子,順從了舊勢力,做了一個正法時期大法弟子不該做的事,給大法帶來了損失。在此我嚴正聲明:在邪惡殘酷迫害下我所說、所做、所寫的一切不利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多學法,加倍彌補給大法帶來的損失,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

蘇愛華 2004年8月29日


嚴正聲明

我在被非法關押在教養院期間,由於自己有執著心,再加上學法不深,主動接受了邪悟,寫了「不修不煉的保證書」及「悔過書」,給大法造成了嚴重損失,並使自己走了很長時間的一段彎路。後經同修幫助明白過來,但一直未意識到寫「嚴正聲明」的嚴肅性,加上怕心,所以一直拖到今天。現在我嚴正聲明,自己以前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徹底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堅定的走好正法修煉的每一步。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屈豔紅 2004年9月4日


嚴正聲明

我曾經被公安局、派出所綁架過四次。2000年6月在拘留所逼迫下,寫過「三書」,簽過名等。通過學法,我今天鄭重宣布:以前所寫的一切不符合法輪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認真做好師父讓做的三件事,用法來指導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緊隨恩師正念正行,匯入正法洪流。

馬秀英 2004年8月28日


嚴正聲明

由於學法不好,私心重,和長期形成的變異的思想,雖然覺的法很好,但因對法和師父只停留在人這兒去認識,用人的心對待,因此,自1999年7.20以來,說和做了許多錯話和事,為了過關,還有採用文字遊戲……,實際就是向舊勢力投降。為了做一名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跟上正法進程,現嚴正聲明,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表態全部作廢。堅定走正法之路。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張桂蘭 2004年9月14日


嚴正聲明

我97年得大法。1999年7月20日江××政治流氓集團鎮壓法輪功開始後,我由於學法不深、對大法不堅定而在各種執著心的帶動下,迫於壓力違心的寫了「三書」,現在我感到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在此,我嚴正聲明我以前寫的「三書」全部作廢。我要堅修大法到底,緊緊跟上師父正法進程,直到最後。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商永臣 2004年9月17日


嚴正聲明

我於1997年開始修煉大法,此後身心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真正明白了做人的目地,明白了人生的真諦。99年大法遭誣陷迫害後,我因上訪講真象被非法勞教,這期間在壓力與困苦之下,我違心的神智不清的寫下了背離大法的東西,為此自己的良心倍受煎熬!現在我嚴正聲明以前自己所說所寫一切不符合大法弟子標準的東西全部作廢。並且加倍補償,跟上正法進程,重新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王曉慧 2004年9月17日


嚴正聲明

2000年邪惡瘋狂迫害大法的時候,我們在鎮政府及派出所的威逼誘惑下,由於我們學法不深,悟性差,就違心的在邪惡印好的「轉化書」上簽了名,在此我們決定上網嚴正聲明:當時我們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全部作廢。並今後以實際行動彌補給大法造成的負面影響,決心跟著師父堅修大法到底。

張志永、張桂芳、於金相、王敬勉、張彥西、張香菊、張玉慈、張蘭麥、張蘭威 2004年9月10日


嚴正聲明

我在1999年7.20至2001年在單位和街道的威迫下,由於自己當時學法不深,被邪惡舊勢力鑽空子,寫了「不上訪」和「批判書」及對大法不敬。後來我悟到後,我對舊勢力不再配合。在2001年後沒有再做對大法不敬的事了。現嚴正聲明以前寫過對大法不敬通通作廢。同時今後要珍惜師尊對我的慈悲救度,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一切,學好法,鏟除舊勢力的安排,講真象,加倍彌補,跟上正法的進程。

關潔華 2004年9月17日


嚴正聲明

我在被邪惡非法綁架勞教期間,在邪惡的殘酷迫害下,因怕心等執著心的驅使寫了「保證、決裂、悔過書」等等。現嚴正聲明,凡此種種(包括勞教前)對師尊抹黑、對法輪大法不利、給自身修煉留下污點的言論和簽字,全部作廢!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談偉昌 2004年9月17日


嚴正聲明

由於學法不精進,怕心重,在邪惡的高壓下背離了大法,做了一個大法弟子不該做的事。在此嚴正聲明所說的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一切作廢。通過學法和同修切磋,我現在認識到應該抓緊時間,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走好走正以後的路,否定邪惡舊勢力的一切安排迫害,走師父安排的路,勇猛精進!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張順 2004年8月23日


嚴正聲明

我們在邪惡的欺騙下,神志不清時做了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的事,給大法造成了很大的損失。後來,通過學法、與同修的切磋,我們終於清醒過來了,我們是為法而來的,為助師正法而來,為救度眾生而來。今後,我們一定堅決否定舊勢力安排的一切,按照師父要求的去做,走師父安排的路,加倍彌補以前的損失,堅修大法緊隨師,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

鄧兆紅、李光嚴、賈以梅 2004年9月12日


嚴正聲明

我在1999年7.20以後,因去北京證實大法,被當地公安局綁架,在邪惡的高壓下說了一個大法弟子不該說的話,也妥協按了手印。感謝師父的再次慈悲救度!在此鄭重聲明,過去所寫的一切不利大法的東西全部作廢。緊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助師世間行,救度眾生。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馬煥雲 2004年8月27日


嚴正聲明

由於舊勢力的干擾、破壞,我又沒學好法,執著太重,迷失了方向,因而導致邪悟;讓邪惡鑽了空子,走了彎路;被邪惡所利用,做了助紂為虐的錯事,給大法造成了無法彌補的損失。我愧對師父、愧對大法。今天我要嚴正聲明:在洗腦班所說、所寫破壞大法的言詞及書面材料全部作廢。徹底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與舊勢力徹底決裂。堅修大法緊隨師,按照師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田翠玲 2004年8月15日


嚴正聲明

在2003年4月我被迫流離失所在親屬家。街道和派出所的惡人找到我的親屬,並向他們施加壓力。我被迫妥協向邪惡違心的寫了所謂的「三書」,但我仍然有修煉之心,所以我聲明:我所寫的「三書」作廢。重新加入正法行列,做一個真修弟子。彌補自己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張鶯 2004年8月15日


嚴正聲明

我在2002年被非法抓捕、判刑一年半,期滿後又被關進610洗腦班酷刑折磨。在巨大的壓力面前,我違心的做了對不起大法、對不起恩師的壞事,起了負面作用。在此,我嚴正聲明在迫害下所有不符合大法弟子標準的言行全部作廢。從現在起,我要振作起來,紮實學法,跟上正法進程,從根本上全面徹底否定舊勢力的邪惡安排,走好最後的正法之路! ‘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薛桂傑 2004年 9月9日


嚴正聲明

我於2000年4月由於對親情的執著和怕心,向我所在單位寫了一份材料。雖然是違心做的,但是承認了舊勢力的安排。現嚴正聲明那時所寫的每一句話都作廢。徹底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按師父要求的「三件事」做好,走正最後每一步,真正的當好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張秀偉 2004年10月8日


嚴正聲明

我因修煉法輪功被當地派出所非法抓走了兩次,被打被罵還罰款一千元。因家裏生活困難和各方面的壓力,我違心的寫下了所謂的「保證書」,做了一個大法弟子不應該做的事情。從那天起我總覺得對不起大法對不起師父,越想越後悔,我在此嚴正聲明,我以前在邪惡的壓力下所做的對大法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廢。我今後要堅修大法到底,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我說到做到。

牛翠娟 2004年7月2日


嚴正聲明

我97年開始修大法。2000年和2001年兩次被非法勞教。因自己學法不深,心中有放不下的執著,在邪惡的迫害中妥協。在此嚴正聲明:在勞教所期間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廢。在以後的正法中,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到底。

鄭雙喜 2004年9月12日


嚴正聲明

我1995年喜得法輪大法,我深知一個生命能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修煉心性的重要性,所以修煉不多久多年疾病全無。99年7月20日以江××為首的邪惡政治流氓集團迫害大法,單位領導不准黨員修煉法輪功,否則就退黨,我說了妥協的話「不煉」。今嚴正聲明所說「不煉」的話作廢。今後堅修大法!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吳明 2004年9月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