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4人發表聲明──聲明強化洗腦作廢

—— 迄今已有 137846 人次發表聲明

【明慧網2004年9月18日】
嚴正聲明

我是一名學生,在初中學校組織的一次誹謗大法的「簽字」活動中,我違心的簽了名,我知道法輪大法好,它是正法。在此我嚴正聲明我的「簽名」作廢。今後利用機會告訴人們大法好,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學生:劉悅 2004年9月7日


嚴正聲明

我是大法弟子的家屬,今年四月份派出所民警找到我,讓我去派出所,代替家屬在他們事先打印好的所謂「保證書」上簽字,如果不簽他們就要把我家屬帶走。我知道她們都是修「真、善、忍」的,身體健康,心地善良。我一時糊塗,聽信了他們的恐嚇。現已明白了真象,知道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特聲明以前為家屬簽字和所說、所寫全部作廢。並利用機會告訴人們大法好,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家屬:叢金德 2004年9月15日


嚴正聲明

我是一個未修煉的人,在2002年由於人情太重,替朋友寫了「與法輪功斷絕關係的保證書」,當時不懂真象,寫了一些不敬的話,一直到現在心裏一直很後悔。今天有這個機會聲明一下,以前寫過的「保證書」等一切全部聲明作廢。相信「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並利用機會告訴人們大法好,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未修煉者:郭松 2004年9月13日


嚴正聲明

我從96年得法到99年7月20日以後,受到邪惡鋪天蓋地的打壓時,家裏壓力特別大,我愛人把我的大法書給燒了,居委會、派出所、工作單位強迫大法弟子人人過關、強迫我寫「三書」,叫我在上面簽了字。我雖然現在沒有修煉大法,但我內心都相信老師的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願為大法做一些能做的事,向人講清真象,保護好大法書,凡是我配合邪惡寫的「三書」和簽的字都不是我內心寫的,一切都作廢。

許少芬 2004年9月8日


嚴正聲明

我今70多歲。我修煉法輪大法已經6年多了,我原來身體上有多種疾病,修煉大法後原來身上的疾病都康復了。但是99年7月之後江××邪惡集團卻對這樣的高德大法進行打壓和迫害對法輪功學員採取了「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的群體滅絕性的迫害政策。由於當時對法的理解不足和怕心的作用,我沒有能夠及時的跟上正法進程,也停止了在外面的集體煉功。只好改為夜裏在家裏煉功,打坐和發正念。我和其他學員在家煉功都受到警察的監視。有一次在我家附近有一輛小麵包型的警車停了7天對我們進行24小時的監視晚上都有人留在車裏監視,別人警告我要小心。有一天下午有四個便衣警察到我家裏來審問我,便衣問:老太太你還煉功嗎?我說我煉功身體全好了,上樓、下樓都不累你說還能不煉嗎? 他們說,你不能再講法輪功了,否則我們就要把你抓起來了,又說你在家裏也不能煉,不然,我們就把你抓起來送勞教所去,四個人都異口同聲的這麼說。我當時在怕心和各種執著心的帶動下,我感覺害怕了。由於當時在法理上理解不清楚,認為這一關只要簽個字就可以過去了,只要我自己私下裏堅持煉功就可以了,我就在他們事先準備好的紙上簽了個字,向邪惡做了妥協,給大法和自己的修煉都造成了難以估量的損失。後來通過學習師父的新經文和與其他學員交流,意識到了這樣的行為是錯誤的,不符合大法和修煉人的標準的。在此我嚴正聲明:我以前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標準的言行、所簽的名全部作廢。徹底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我下決心堅持煉功、學法,真正按照師父的要求去做好三件事,在今後的修煉道路上,盡力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劉沛霞 2004年9月15日


嚴正聲明

1999年7.20邪惡瘋狂迫害大法時,在邪惡高壓和怕心的驅使下,我們違心的寫了「不修煉」的「保證書」和簽名,從那以後,怕心像一堵牆擋在了我們修煉的路上,使我們失去了很多走出來證實大法的機會。在同修的幫助下,逐漸認識到了自己的不足,做為正法時期的大法修煉者,不能再這樣消沉下去了。為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和同修們的幫助,我們決心重新走出來證實大法,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並聲明以前所說、所寫的一切對大法不敬的話,全部作廢。做一名真正的大法弟子。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金哲俊、樸女淑、陳玉、韓春花 2004年8月1日


嚴正聲明

我得法已經6年,2001年因到天安門講真象被邪惡劫持,非法關押在北京女子勞教所。由於我學法不深,有放不下的人的東西,放不下生死,沒有把大法放在首位,完全用人心看問題,在遭高壓迫害時,神志不清走上邪悟,做了對大法、對師父不應該做的事。師父的呼喚,同修的幫助,我徹底認識到邪悟的嚴重性,邪悟期間,做了一些有愧於大法、有愧於師父的事。尊敬的師父沒有扔下我,給了我贖罪和洗刷污點的機會,通過學法認識到自己的根本執著,就是對大法不堅定,對師父不堅信。9月1日師父在經文中提出「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告誡:「特別是中國大陸的大法弟子、新老學員,放下長期執著的人心,全面開始抓緊救度世人。」「大法弟子不要辜負了正法中賦予你們的偉大責任,更不要使這部份眾生失望,你們已經是他們能否走入未來的唯一希望,因此所有的大法弟子、新老學員,都要行動起來,全面開始講清真象」。現在我嚴正聲明:我在邪惡洗腦迫害時所寫、所說的一切全部作廢!珍惜師父給我們留下的時間和機會,靜心學法,堅定大法,堅信師父,正念正行。跟上正法進程,做好師父講的三件事,彌補自己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羅湘琴 2004年9月9日


嚴正聲明

我是1996年得法的,因身體多病走入大法的門,看了《轉法輪》後,才知道這是一本寶書,是指導人往高層次上修煉的,我就決定要學下去,修下去。在江氏集團對大法瘋狂鎮壓時,為了證實大法我到北京信訪辦去上訪,二次被抓、被關,在邪惡的迫害下有人放不下的東西,在邪悟者說服下,我怕傷同修的面子,我就隨著邪悟簽了名字。以前認為是別人寫的與我無關,沒有認識到修煉是最嚴肅的,是最偉大的,隨著學法的深入,認識到不是自己寫的可是自己簽了名了,也是不符合大法要求的,做了一名大法弟子不應該做的事,我自己很後悔,也很傷心,我真是對不起大法,對不起師父,給大法造成了損失,也給我修煉的史上抹了黑,現在我嚴正聲明我以前損失、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一定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魏碧茹 2004年8月20日


嚴正聲明

我是96年得法的,自學法以來,是我身心得到了淨化,是偉大的法給了我無窮的好處,使我善良的本性得到了復甦。明白了做人的道理,用千言萬語也難以表達對師尊的感恩和尊敬。也有說不盡的內疚和悔恨。我是2001年4月被邪惡「610」抄家,送進勞教所。在勞教期間,雖然沒有邪悟,知道大法的好處和自身的受益,但因自己常人心很重,沒有在法上悟法,身體出現了很危險的狀態。面對邪惡的迫害,我違心的採取了妥協的態度,雖不願意,也知道不對,但還是符合了邪惡,寫了不該寫的,做了一個大法弟子不該做的,對不起偉大的師尊教導,背叛了大法。通過學法,我認識到其嚴重性,明白了作為一個真正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所應該負有的責任,大法是宇宙的特性,是萬物存在的根本。今後我要嚴格要求自己,以大法「真、善、忍」為標準。對照自己的一言一行,提高心性,精進實修,做好三件事,做一個真正的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在此我嚴正聲明:在勞教所非法被關押期間,不符合法輪大法的要求所做的,宣布全部作廢。

喬十月 2004年9月13日


聲 明

我於一九九六年夏天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九九年七二零以後,由於當時學法不深,沒有認識到要否定邪惡的迫害,在當地派出所迫害我的時候就寫下了「四不」的錯誤認識。之後,派出所又來找我,強迫我在他們寫的「不煉法輪功」的書面材料上面按了手印。通過學法我認識到,自己以前的所作所為都是錯誤的。自己應該寫個聲明發到明慧網上,但由於怕心所以遲遲不敢聲明。通過不斷的學習師父的法我意識到聲明的重要性。因此我鄭重聲明,我以前所寫、所做的一律作廢。在正法的最後時期,我要抓緊時間做好師父要求我們做好的三件事(學法、發正念、講真象),跟上正法進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郭春梅 2004年9月16日


嚴正聲明

我於1995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在很短的時間內就擺脫了折磨我幾十年的病痛,更嘗到了同化「真善忍」、放下名利情時心靈被解放的幸福,認定了法輪大法是淨化身心、利己利人的高德大法,有跟著師父堅修大法永不動搖的決心。但因為我學法不夠,人的根本的執著沒去而被邪惡鑽了空子,在被強行綁架到洗腦班上洗腦時,接受了洗腦班的部份歪理,並寫了所謂的「決裂書」、寫了所謂的「認識」,還把邪悟的東西講給其他學員,帶動著部份人跟著我邪悟。說了背離大法的話、做了背離大法的事。起到了鎮壓者起不了的破壞作用。我真是愧對師父!愧對大法啊!我今天向全世界鄭重聲明:我在被洗腦期間所說、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標準東西作廢!我一定用實際行動加倍挽回我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在證實法、講清真象救度世人中盡心盡力完成好師父交給的三件事。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於景芬 2004年9月12日


嚴正聲明

我1998年11月喜得大法。我沒修煉大法以前,身上有幾種疾病,有頭痛、高血壓、腦血管病,氣管炎、頸椎病、膽囊炎,真是病魔纏身,自從得法後我的病不知不覺全沒了。身體得到了健康,身上一身輕,別人問我時,我說是煉法輪功煉好的。是師父救了我,是大法救了我。99年7.20後我堅持學法煉功。2003年7月縣公安局來了幾個惡警抄家,收走了大法書和資料,還有師父法像。把我非法關在拘留所。最後不修煉的家人給他們拿了2千3百元錢,家人又給他們寫了「保證書」,我才被放了。回家有半個月縣上辦洗腦班,他們又把我抓走,他們寫好了「悔過書」,強迫讓我簽字。現在我嚴正聲明在拘留所和洗腦班,所有說過、寫過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廢。我要修煉大法。決心以後要學好法,緊跟師父,堅修大法到底。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張愛雲 2004年9月8日


嚴正聲明

我是1996年得法的。得法前,我身患六種疾病。經過一段時間的修煉,身體健康了,我對師父的感謝無法言表。7.20後,居委會找我登記不讓煉,並叫我寫「保證書」,由於我當時對法認識不深,老伴代我寫了「保證不煉了」。大約過了一個多月,居委會又來叫我簽字,當時我不在家。她們叫我老伴代我簽個名,並說以後再也不來啦。我老伴也沒看內容就代簽了。以上兩件事,幾年來一直沒有聲明作廢。因我學法不好,總認為「保證書」不是我寫的,字不是我簽的,與我無關。通過我深入學法,加上同修的幫助,現我悟到那也是符合了舊勢力的安排和指使,問題嚴重,為徹底清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現將自己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聲明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到底。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李鳳美 2004年9月16日


嚴正聲明

我自1996年非常幸運的成為一名大法弟子,至今已修煉九個年頭了。通過長期的學法煉功,我個人身心受益極大,真真切切的感受驗證了法輪大法是珍貴、難得的正法,大法,能救人度人,無比美好。雖然九九年後因進京上訪而被非法拘禁勞教兩年多,但我並沒有停止修煉,一直沒有動搖過對法輪大法的堅定信念。可是由於我對法學得不深,正念不足,悟的不正,也就正行不夠,因而被邪惡鑽了空子,致使在被關押勞教迫害期間,符合了一些邪惡的要求說了、寫了一些對大法和師父不敬、對講清真象,救度世人不利的話,心中很是愧悔。這幾年來由於認識模糊和怕心作怪,一直沒有重視洗刷此污點。如今眼看講清真象救度世人的時間緊迫,責任重大。而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應該努力去實現救度眾生的大願和使命。為此,我今天嚴正聲明:以前凡是我所說、所寫,包括所做的一切不敬師父和大法,不利講真象救眾生的言行全部作廢。徹底改錯歸正,堅決跟上師父正法的進程,做好三件事,不辜負正法中歷史賦予的偉大責任。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趙爾福 2004年9月16日


嚴正聲明

我是和另一位大法弟子在集市上被邪惡綁架然後送到看守所,在我出來前是零口供。邪惡的「610」通過其它渠道了解到了我單位,在它們將我交給我單位時,它們要我在釋放的證明書上簽名。當時有想趕快離開那兒的念頭,又覺得又沒有叫我寫「三書」,因此在思想上就放鬆了自己,正念不足了,配合了邪惡,在釋放證明書上簽了名。回來後通過不斷學法,與同修交流,看《明慧週刊》文章。我知道我還是做了修煉人不應該做的事。修煉是嚴肅的。如果修煉人思想不時刻在法上,就容易讓邪惡鑽空子。我在釋放證明書上簽字,還是學法不深造成的。所以今後一定要靜心學法,在法上提高上來,不讓邪惡鑽空子。特此在網上聲明:我在釋放證明書上的簽名作廢。今後一定要按照師父的要求做,並做好三件事。要保持正念正行,頭腦清醒,理智的全面救度世人。在救度眾生中修好自己,完成正法中歷史賦予的責任和使命。做一個真正的大法弟子。

侯惠芳 2004年9月12日


嚴正聲明

得法是我最大的幸福,從1997年得法以來,身心受益匪淺,從內心感謝師父,感激法,緊跟師父,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可是回想起來,在2000年初,大法遭到江××一夥流氓集團的打壓,由於學法不深,做了不符合法的錯事,向邪惡公安一處寫了「三不保證」;還有,以後又向街道辦事處寫了一張書面字據。回想起來不符合法的要求。在此我嚴正聲明以前所有不符合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在看守所家裏親人(常人)替我寫的「不煉功保證書」等,我本人一律不承認,全部作廢。以後,在修煉的路上努力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緊跟師父的正法進程。堅修大法到底。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甘豔桂 2004年9月2日


嚴正聲明

今年9月,市「610」、市政法委、公安局、派出所警察共10多人到我單位,在沒有說清來意、沒有任何法律依據下,公然當著我單位領導、同志的面,光天化日之下粗暴的強行將我綁架到政府賓館,非法拘禁在房間裏,不准隨便走動、出入、不准家人隨便見我。賓館門口設有站崗的。我強烈抗議他們的違法行為時,市「610」主任公然叫囂:「違法就違法了,你告去。」「610」的一個人,對我態度蠻橫並辱罵,還利用恐嚇的語言威脅我。達三天兩夜近60小時非法扣押我,強制洗腦。在這種迫害下,由於人的觀念、正念不足,做了大法弟子不該做的。我嚴正聲明,我在被迫情況下,違心寫的「保證」及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包括我丈夫替我簽的字、寫的東西。單位領導、姐姐為我寫的「擔保書」,全部作廢。今後我要嚴格要求自己,嚴肅的對待修煉,堅定到底的走師父安排的路,講清真象,救度世人。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王國芳 2004年9月11日


嚴正聲明

我95年得大法,99年10月30日因上訪,在天安門廣場被邪惡非法抓走。送回當地後被非法勞教一年。由於對大法理解不深,2000年8月到10月期間,在勞教所裏受邪悟者的欺騙、夾包的迫害,邪惡的洗腦下,自己神智不清寫下了「不煉功保證」,還寫了「決裂書」,「揭批書」和「悔過書」等等不符合大法的文字。12月回到當地,在派出所的欺騙下,強迫我取了手印,監控我的檔案,又逼迫我寫「不煉功的保證「。未清醒之前還參與了邪惡兩天的幫教。現在聲明,在高壓迫害下,致使我不清醒,所說、所做的一切全部作廢。今後緊跟師尊,堅修大法,走好正法的路。做好三件事,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張鉑豐 2004年9月13日


嚴正聲明

我是一名退休教師,1995年得法,修煉中身心受益匪淺。1999年7月20日,江氏一手製造了對法輪功的全面迫害。7月23日戶籍所在地派出所警察到我家,讓我把法輪功的書交出來。迫於壓力,也是對師父的不忠,我拿了七、八本大法書給他們。7月24日上午退休辦主任命令我寫「檢查」,出於怕心,我寫了「不煉保證」,並說了對大法不利的話,進一步對大法造成了傷害。2000年3月4日,單位保衛科長拿來一張市公安局下發的「三不」書要我簽字,我又一次背叛了師父,配合了邪惡。幾年來,悔恨、懊惱一直伴隨著我。今天我嚴正聲明:我以前所做的一切有損大法的不義之舉全部作廢。在今後正法途中,我一定加倍努力做好三件事,彌補我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永不動搖。

黃寶貞 2004年9月5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學法不紮實,2003年6月在邪惡迫害時,正念不足,被情和怕心所動,寫過「保證書」兩次。2004年3月至5月在邪惡強行洗腦中「連坐式」的迫害,逼迫我的家人違心的替我寫了「三書」,又逼我在「三書」上按手印、讀「三書」,給大法抹了黑。這些都不是我應該做的,是自己求安逸心、怕心、自私心、執著心的大暴露,愧對師父的慈悲救度。在此嚴正聲明:我和我的家人所做的不符合大法要求的所有言行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心不動,堅修大法緊隨師,精進實修,加倍努力,做好師父所說的三件事,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王玉蓉 2004年6月


嚴正聲明

我1998年得法,修煉後身心受益,但由於自己學法不深,根本執著心沒去,當邪惡的迫害開始時,用人心對待修煉,用人心對待大法。以致後來在邪惡的壓力面前,違心的做出過交書、表態、簽名這些大法弟子絕不應該做、也不絕不能做的違背大法的行為,已不配大法弟子的稱號。自己對此感到刻骨銘心的痛悔。是慈悲偉大的師尊一次次的慈悲於我,使我能繼續在大法中修煉。通過深入學法,一步步使我堅定了堅修大法到底的決心。現嚴正聲明:自己在邪惡迫害下,說出、做出的所有背離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我一定要加倍珍惜今後的時間,徹底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只走師父安排的路,做好大法弟子應做的三件事,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緊跟師尊,堅修大法到底。

徐秀琴 2004年8月30日


嚴正聲明

我九七年得法,修煉大法後身心受益,家庭和睦,在單位得到領導、同事一致好評。「7.20」之後,邪惡鋪天蓋地,雖然內心堅定修煉,但是還是在單位的高壓下,違心的寫了所謂的「認識」,並且犯了嚴重的錯誤:上交大法書籍,錄像帶;在丈夫的威脅下撕毀大法書籍。由於2000年進京護法,在當地派出所押下「保證金」,丈夫領取保證金時寫了「保證」,我得知後沒有出面干涉。在此嚴正聲明以前所說、所寫、所做的違背大法的所有言行全部作廢。丈夫替我寫的「保證書」全部作廢。今後一定要加倍付出,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張海燕 2004年9月8日


嚴正聲明

2001年,我被邪惡迫害。惡警讓我寫「保證書」,我沒寫。後來,由於我執著親情,就說了「不煉了」,家人替我寫了「保證書」。通過學法交流,我知道自己說了、做了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的話和事。雖然以前我在口頭上聲明:自己在邪惡的迫害下,所說、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但是我今天以書面的形式鄭重聲明:在邪惡的迫害下,我所說、所做的不符合法輪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跟上正法進程,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堅修大法到底。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袁俊蘭 2004年9月16日


嚴正聲明

我是99年得的法,修大法前,身患多種疾病,修煉大法後都不醫而治了。由於自己學法不深,不能在法上認識法,在人的觀念和怕心的作用下,在邪惡的高壓和迫害下,承受不住,違心的寫了「三書」,幹了大法弟子絕對不應該、也絕對不能幹的事,不配大法弟子的稱號,更對不起師尊的慈悲苦度,是師尊的洪大慈悲再次給我機會,在此,嚴正聲明:以前違心向邪惡所說、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往後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

劉英普 2004年9月2日


嚴正聲明

2003年1月29日,我被邪惡抓住,被非法送去勞教所,由於怕心很重,怕孩子無人照看,最終向邪惡妥協。回到單位,在高壓下,我沒有公開承認繼續修煉。一年後單位強迫寫「不煉功」的「保證書」,由於自己人心沒有放下,怕失去現有的一切,違心的寫了「保證書」,這是我修煉的漏洞,強烈的執著,才被邪惡鑽了空子,一次次的迫害。我終於悟到,我要堂堂正正糾正自己的錯誤,現嚴正聲明以前所有向邪惡所說、所寫的一切全部作廢。這些所為是我修煉的污點,也給大法造成了損失。今後我要加倍努力,用我的行動做好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三件事,紮紮實實的走好每一步。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高風琴 2004年9月8日


嚴正聲明

我在修大法前,身患多種疾病,修煉大法後都不醫而治了。由於自己學法不深,不能在法上認識法,在人的觀念和怕心的作用下,在邪惡的高壓和迫害下,承受不住,違心的寫了「三書」,幹了大法弟子絕對不應該、也絕對不能幹的事,不配大法弟子的稱號,更對不起師尊的慈悲苦度,是師尊的洪大慈悲再次給我機會,在此,嚴正聲明:以前違心向邪惡所說、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

覃惠 2004年9月10日


嚴正聲明

我96年有緣得法。從7.20進京回來後,在學習班上因為怕心重,寫了「悔過書」,儘管這樣,2000年10月1日,心隨大幫哄也去了北京。由於沒有真正的放下名利情,沒能站出來證實大法,回來後灰心喪氣,後悔、怕心使我失去了修煉的信心。一直拖了三年多。現在在同修的幫助下,看到了師父的新經文和講法,還有《明慧網》同修的修煉心得,喚醒了我多年沉睡的心。於是下決心勇猛精進,溶於證實法的洪流中,做好師父叫做的三件事,抓緊救度眾生,挽回損失。所以我在此嚴正聲明:以前在洗腦班上寫過的一切不符合法的言詞作廢。堅修大法到底。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張鳳蓮 2004年9月14日


嚴正聲明

我於1996年3月得法,得法前後百病纏身,是慈悲的師父給我恢復了健康的身體,從此走上修煉之路。99年7月20日,邪惡瘋狂的鎮壓,使我失去了集體學法煉功的環境。2000年9月30日去北京上訪,說句心裏話,被押回市公安一處後,被送進第二看守所,在邪惡的打壓下,由於自己學法不深,違心的寫了「三書」,給大法造成不好的影響,現在我嚴正聲明,2000年在派出所及辦事處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都作廢。堅修大法到底。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隋默嫣 2004年9月7日


嚴正聲明

在2000年邪惡迫害初期,由於沒有意識到正法的嚴肅性,稀裏糊塗在公安局和看守所的拘留證、審訊記錄、取保候審等拘留手續上簽字,並在看守所裏照像,按了手印。在以後學法修煉中,通過與同修交流和提高,我意識到這是我正法修煉路上的一個嚴重污點,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我現在嚴正聲明:所有在公安局及看守所被抓、被非法關押期間,不符合大法要求的所作所為全部作廢。全盤否定邪惡舊勢力對我正法修煉的一切安排與迫害行為,以法為師,加倍彌補,走正自己的修煉回歸之路。

房美祥 2004年9月7日


嚴正聲明

7.20以後,由於邪惡迫害,自己也有怕心,學法不深,對大法不堅定,在正法的路上,走過錯路。當時用人的觀念、理,去認識的,沒有站在正法的基點上看待這些問題,不知不覺中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對不起師父的慈悲苦渡。為此。嚴正聲明,在邪惡強化洗腦,殘酷迫害下,所做的一切不符合修煉人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加倍努力做好師父說的三件事,彌補給大法造成的一切損失,跟上正法進程,跟隨師父堅修到底。

金少華 2004年9月16日


嚴正聲明

我因為煉法輪功被非法勞教過兩次,身心受到很大的傷害,在高壓下所說、所寫的一切不符合法全部作廢。我永遠也不會忘記,是法輪功給了我健康;是大法讓我懂得了那麼多做好人的道理;是大慈大悲的師父給了我這麼一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我非常感謝師父。沒有人強迫我學,是我自願學的。我的心永遠緊跟師父,堅修大法,任何迫害都改變不了我的心。今後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柳宇雄 2004年9月1日


嚴正聲明

7.20以後,由於邪惡迫害,自己也有怕心,學法不深,對大法不堅定,在正法的路上,走過錯路。當時用人的觀念、理去認識的,沒有站在正法的基點上看待這些問題,不知不覺中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對不起師父的慈悲苦渡。為此,嚴正聲明,在邪惡強化洗腦,殘酷迫害下所做的一切不符合修煉人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加倍努力做好師父說的三件事,彌補給大法造成的一切損失,跟上正法進程,跟隨師父堅修到底。

孫義山、呂書清 2004年9月16日


嚴正聲明

2002年初因複印資料被抓,非法判一年半,關在監獄。到期後,一再延期,又拖了三個月。監獄裏確實邪惡,天天逼迫看邪惡的資料,自己開始還堅定,被關了32天小號,還站了8天8夜,腿腳腫得不成樣子。雖然有時覺得師父就在身邊,但常常覺得度日如年。時間越長,越磨人心,最後被人的情、觀念帶動得太厲害,以至於師父點化悟到了也沒有做到,一心想回家,違心的簽了「四書」。回家後,通過學法煉功,深知自己沒有過好關,對不起師父和大法。在此嚴正聲明:簽字的東西一概作廢。堅修大法。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馬雪瓊 2004年9月16日


嚴正聲明

7.20以後,由於邪惡迫害,自己也有怕心,學法不深,對大法不堅定,在正法的路上,走過錯路。當時用人的觀念、理,去認識的,沒有站在正法的基點上看待這些問題,不知不覺中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對不起師父的慈悲苦渡。為此。嚴正聲明,在邪惡強化洗腦、殘酷迫害下所做的一切不符合修煉人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加倍努力做好師父說的三件事,彌補給大法造成的一切損失,跟上正法進程,跟隨師父堅修到底。

張文業 2004年9月16日


嚴正聲明

我現在很後悔當初寫了「悔過書」,後悔自己學法不深,沒有抓緊時間好好學法。把自己混同於常人,以至於走了彎路,從而也連累了師父。我現在終於明白了,歸根到底是自己從來就沒有把自己當作一個真正的煉功人。沒有時刻用大法去衡量自己的所作所為。對自己、對別人都是一種極不認真的態度。通過走的這段彎路使我徹底明白了,我要按照師父說的,用「真善忍」大法來衡量自己所做的一切,把自己擺在修煉人的位置上。師父我錯了,我要永遠做您的弟子,永遠跟著大法走。並聲明「悔過書「作廢。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趙海霞 2004年7月6日


嚴正聲明

99年7.20邪惡迫害大法時,我和同修出來證實法,被抓到縣公安局。在公安人員寫的「證據」上簽了名、蓋了手印。2000年12月在發放真象資料時被惡警抓進看守所非法關押了九個月後,又送到勞教所。近兩年時間,由於在怕心的作用下,被強迫洗腦,向邪惡寫了「保證書」、「悔過書」、「四書」。回想一下自己寫了可恥的「四書」,從而在邪悟的路上迷失了兩年多的時間,出賣過同修,給自己的修煉抹了黑,留下了污點,給大法蒙上了恥辱,破壞了大法。我深知這不僅是掉下來的問題,而更嚴重的是在關鍵時刻出賣了佛的背叛行為,把自己推上了毀滅的不歸路,我絕望了。後來是慈悲偉大的師父用自己巨大的付出挽救了我們這些迷路的弟子,再一次給了我們回升的機會,師父篇篇經文把我喚醒,《明慧網》上同修們覺悟的文章擦亮了我迷惘的眼睛,我挖到根子上的問題後重又返回到正法修煉中來了。我嚴正聲明在高壓下所寫、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標準的言行全部作廢。從現在開始,我要好好學法,發正念,講清真象,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張遠林 2004年9月7日


嚴正聲明

2002年8月,因出國留學要過政審這一關,我沒有聽從邪惡的要求,而是講真象,表達自己對法輪功的正確看法,政審未能通過,出國留學被強制取消。而後又是以組織名義進行多次談話,在我明確表示不妥協的情況下,單位領導與「610」暗地裏勾結,再以領導重新談話為由,騙到油田「610」辦的所謂「轉化班」進行強制關押,進行強制洗腦,失去了人身自由(該洗腦班已經被多次曝光,鐵門、鐵鎖、鐵窗戶,每個大法弟子由本單位1~2名陪護和專門的幫教看管,自己要全面負責所謂的費用,每天從早到晚邪惡輪番說教、威逼、恐嚇、欺騙、強行灌輸邪惡之謊言,對於不妥協的長期關押,有的被強制關押一年多。)在這裏我更加看清了邪惡是怎樣顛倒黑白、不辨是非,那一副副醜惡的嘴臉更讓我噁心。甚麼是「轉化」,就是讓你變壞,達到邪惡的目地,我內心感受這裏真是一個鬼窩。由於自己人心的執著,想離開這鬼地方,在他們逼迫下,違心的寫了所謂的「三書」。雖然自己所說、所寫的在語言與措辭上花工夫,玩文字遊戲,但是終究是表面上向邪惡妥協了,沒有真正按大法的要求去做。那時的感受真是無名的難受,無比的恥辱。也知道自己已經對不起師父的慈悲苦度,在修煉的道路上留下了污點,也成了舊勢力迫害的藉口,邪惡也以不同形式對我進行干擾。但我深知修煉是嚴肅的,真修弟子是不能留下任何污點的,只有徹底歸正自己才配是一個真正的大法弟子。我在此嚴正聲明:在強化洗腦及殘酷迫害下,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要緊跟師父正法進程,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穩健的走好最後一步。

王寶言 2004年9月15日


嚴正聲明

我是95年8月得法,那時只注重煉,學法不精進,不能從法上認識法,更談不上把學法和修心性緊密聯繫起來,有根本的執著。因此在99年7月20日迫害之後,放不下常人心和人的執著,有骯髒的私心、怕心,怕影響家庭,主要是怕影響孩子。沒有堅定決心,配合了邪惡的要求,寫了「不煉功的保證」,說了違心的話,當時心想哄騙他們,能過關就行。自己確實知道大法好,只好悄悄在家煉,就是不敢走出去證實大法。其實骨子裏是對大法沒有正信、正悟。在考驗面前向邪惡妥協,背棄了師父和大法,給大法帶來負面影響,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這污點使我刻骨銘心,我嚴正聲明:以前寫過的「不煉功保證」和說過的錯誤全部作廢!是師父洪大慈悲挽救了我,給我重新修煉的機會,我一定珍惜這萬古不遇的機緣,今後要純淨紮實學法、修心性、同化法,堅信師父、堅定大法,做到正念、正信、正行。走出來助師正法,珍惜師父給予的寶貴時間,認真做好師父交給的三件事,堅定走好每一步,做真正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決不辜負師父慈悲苦度,跟上正法進程,緊隨師父,走向偉大的圓滿!

於淑蓮 2004年9月15日


嚴正聲明

我是抱著祛病健身的目地走入大法修煉的。得法僅兩個月我就摘掉了300多度的近視鏡,嚴重的消化道疾病和美尼爾氏綜合症全部消失,常年的腰腿疼也好了。身體的神奇變化,使我沉浸在對師父對大法的感恩之中。由於學法不深,迫害初期對師父的慈悲苦度與正法的神聖、威嚴沒有清醒的理性認識,看不到迫害的本質,常人心很重,因此在2001年11月30日前,曾有四次在壓力下走入邪悟,背叛過師父與大法,出賣過同修。後來通過學法,承蒙師恩浩蕩,使我明白了自己做了大錯事,發現了自己由於情和為私為我等根本執著沒去而導致摔了大跟頭。為了彌補對大法的損失,不讓任何僥倖的變異物質鑽空子,今天嚴正聲明:我在2001年11月30日前所說、所寫、所做的一切誣蔑大法和師父的言行全部作廢。那些在謊言洗腦的壓力下、在失去正常條件的惡劣環境中、在失去個人理性分析的思想狀態下所寫、所說、所做出的一切都不是我的真實思想,都是不能認可的。我要珍惜恩師所給予我生命的最珍貴的一切,在正法修煉中抓緊彌補損失,以純淨心態做好三件事,走好腳下的每一步。借此機會我真心的向那些因我而受影響的同修(包括邪悟者)們表示深深的歉意。同時也希望同修以我為鑑,千萬不要重犯我的錯誤,儘快在學法中整體提高上來,認清目前這場迫害的根本原因和本質,儘快走出個人修煉,放下自我,在做好每件事中證實大法,救度眾生。

王曉然 2004年9月14日


嚴正聲明

我在邪惡的威逼、欺騙、高壓下,自1999年「7.20」以來,曾寫過所謂「不煉功、不上訪的保證書」,所謂「在監獄服刑期間不煉功洪法的保證書」,被洗腦後所謂的「悔過書、揭批書等五書」。現特此聲明:所有這一切的迫害下造成的對師父和大法不敬的所說、所寫、所做的一切作廢!這些都是邪惡們通過編造假經文,不許我正常睡覺,威逼欺騙、栽贓造謠下,使我理智不清時造成的,而不是正常清醒的理智狀態下所為。我嚴正聲明這一切作廢。謝謝師父的慈悲苦度,我會謹記這一切沉痛的教訓,走好以後的路,按師父的要求做一個符合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標準的真正合格的弟子!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張志欣 2004年9月15日


嚴正聲明

我是一九九五年五月得法,學法煉功後受益匪淺。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號,江氏邪惡集團利用手中的權力,集中全國人力物力,採用各種手段和宣傳工具,製造謊言,大肆誣蔑,打擊法輪功和師父,迫害修「真善忍」的大法修煉者。在嚴峻的考驗面前,由於自己在前段時間只重視了煉功,沒有重視修,沒有把學法和修心性緊密聯繫在一起,有根本的執著,有魔性,有骯髒的怕心和私心,怕影響子女,怕這怕那……。沒有堅定的信心和決心,在高壓下被逼寫了「不煉功」的「保證」,說了違心的話,背棄了師父和大法。向邪惡妥協,給師父和大法帶來負面影響。其實自己心裏仍然信師父、信大法,相信神的存在,就是不敢出來證實法,在家裏偷偷學法、煉功。在各種邪惡的干擾下不能精進,自己又識破不了邪惡的干擾。這污點給了我刻骨銘心的教訓,現在我嚴正聲明,以前寫過的「保證」和說過的錯話全部作廢。是師父的大慈大悲挽救了我,給予我重新修煉的機會,我一定要珍惜這萬古難遇的機緣,今後不管在任何情況下,都要純純淨淨紮紮實實學好法,真正堅信師父、堅定大法,徹底同化法,緊跟師父腳步,做好學大法、講真象、發正念三件事。決不辜負師尊的慈悲苦度。用生命證實大法、維護大法,走出來證實大法、揭露邪惡、救度眾生。真正做到助師正法,在正法的最後時刻,用修煉人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放下人中的一切,勇猛精進。就按師父指引的路走好每一步,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喬玉珍 2004年9月15日


嚴正聲明

我97年正月初九喜得大法,剛看《轉法輪》,師父就給淨化身體,使我多年嗓子一急就疼啞的頑疾好了。身體有勁,走路一身輕。99年7月22日,單位叫我交大法書和煉功帶,並由退管辦主任口述讓我寫了「保證書」。後來片警也到我家讓我寫「保證」,也是他口述我寫。當時我用人心對待這件事,認為表面上按你的辦,我有兩套書和磁帶,上交一部份我還有,該煉功我還煉,該看書我還看。由於家人反對,後來很少煉功,學法。2002年7月底身體出現病業,住院治療不見任何好轉,而且越治越不好。後來眼睛看東西都是雙影。正好春節回家,見到了其他功友,一位功友提醒我說,你以前修煉有師父管著,現在不修了,把以前的都還給你。這時我心裏一驚,才想起我是修煉人。我說從現在開始重新修煉!這時回到屋裏,看到法輪在我眼前飛快的旋轉。我心裏感激師父還管我。後我身體的病業一切都好了。今後我要多學法,處處以法為師,去掉一切執著心,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現在我嚴正聲明:我以前所寫的兩份「保證書」,還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統統作廢。堅修大法到底。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花香蓮 2004年9月8日


嚴正聲明

99年12月24日,我放下剛出生9天的女兒離開家人,進京護法。到達京城的第二天,我與同修一起走上了天安門,我們被強行綁架,之後,由駐京辦遣送回家鄉,單位公安科把我接了回來。在此後的半個多月的時間,單位領導每天找我談話,要求我放棄修煉,最後一次登門向我的家屬施加壓力,在親情面前,妥協了,寫了「不煉功」的「保證」。愧對師父的慈悲苦度。然而事情沒有結束,公安局三天兩頭找單位的麻煩。騷擾達半年之久,最後一次在賓館我口頭承諾「不煉功」。2000年11月我在散發張貼真象資料時被惡警綁架,我高呼「法輪大法好」。開始時,心性守得很好,在酷刑、審訊等面前,我按一個大法弟子的標準要求自己,邪惡也沒辦法。然而,由於長時間不能學法,最後由歡善心、顯示心而自心生魔,背叛了師父,背叛了大法,出賣了眾多的同修。出來以後,在同修的慈悲幫助下,我又回到了正法的洪流之中,隨後將自己堅修大法的書面資料交到了「610」。然而多年以來因自己錯誤而導致數名同修被迫害,愧對師尊的慈悲苦度,使我的良知受到深深的譴責。今天,我以大法弟子的標準向邪惡宣布:以前所說、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統統作廢。同時加倍彌補自己的過失。

劉宇紅 2004年9月8日


嚴正聲明

我由於學法不深不夠堅定,在99年邪惡對大法的迫害中,沒有做好,因為怕心和沒有放下的執著的人心,在邪惡的威逼引誘和親人哭求之下違心的寫了「保證書」。認為一張紙說明不了甚麼,自己在家裏偷著學、偷著煉還不是一樣嗎,結果被舊勢力抓住了把柄,鑽了空子,在當時的環境中沒有把握住自己的正念,被邪惡迷惑,逐漸的變成了一個常人,還產生了對大法、對師父不敬念頭。前不久以前的同修來找我講真象,這時才如夢方醒。對以前的所作所為非常後悔。現在在同修的幫助下學法修煉,認識到現在還有機會,應該放下執著的人心,精進實修,做好師父說的三件事。加倍彌補,跟上正法的進程。特此聲明以前在邪惡迫害下所做、所寫、所說違背大法修煉人行為的一切宣布作廢。堅修大法到底。

孫宏 2004年9月15日


嚴正聲明

我是97年得法的,身心發生很大變化,99年7.20以後,我同其他大法弟子一樣受到迫害。在迫害面前,我違心的寫下了「保證書」。雖然後來認識到這樣做是錯誤的,但變異的觀念一直困擾著我,沒寫過「嚴正聲明」。學習了師父「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的新經文後,倍感形勢的嚴峻,修煉的嚴肅。必須糾正變異觀念,洗心革面,脫胎換骨,才能跟上正法進程。今天我鄭重聲明:我以前寫的「保證書」全部作廢。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深挖骨子裏的私心雜念,徹底鏟除另外空間利用我的變異觀念來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正法修煉的黑手和邪魔亂鬼,慈悲救度更多的眾生。珍惜師父給我們的機會,彌補過錯,跟上正法進程。

左淑芝 2004年9月8日。


嚴正聲明

我97年12月喜得大法。通過修煉我身心發生了極大的變化,從小體弱多病的我自修煉以來未吃過一粒藥,自私、死擰的性格開始轉變 ……。99年7.20以來法輪功和師父及眾多的修煉者一直蒙受不白之冤。2004年7月5日我向世人講真象,告訴世人我們是按「真、善、忍」的標準做好人的健身者,電視上演的是假的……當世人漸漸覺醒,明白真象的時候,兩個便衣搶走了我的資料,還搶別人手中的材料,並未經任何手續將我送看守所。在看守所我以絕食抗議,惡警們後來看我不寫「保證書」,通知了我的家人,並兩頭撒謊,我在正念不足的情況下,在白紙上簽了字,我不知他們在我簽字的紙上寫些甚麼污衊大法的東西。現在聲明:簽名作廢。堅修大法,我要把大法的真象和我受迫害的經過告訴更多的世人。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王雪梅 2004年8月26日


嚴正聲明

2000年6月24日,我和幾位同修去北京上訪,被抓到了公安分局。在公安人員寫的「證據」上簽了名、蓋了手印,又在駐京辦事處的工作人員寫的不知是甚麼上面也簽了名蓋了手印。。2000年7月9日,鄉政府的人把我叫去洗腦班,他們寫的「悔過書」上面簽了名蓋了手印。2000年12月因出去發放真象資料和張貼資料,被公安惡警抓去關押7天,在惡警寫的所謂「悔過書」上簽了名蓋了手印,還出賣了同修,做了對不起師父的事,也給大法抹了黑。為此我嚴正聲明在高壓下所簽的、所做的不符合大法標準的言行全部作廢。從現在開始,我要好好學法,發正念,講清真象,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張遠惠 2004年9月6日


嚴正聲明

我有幸於1998年元旦接觸法輪大法。由於心有執著,學法煉功不精進,在1999年7月迫害來臨時,因為沒有堅實的心性基礎,有怕心及其它執著心,做了大法弟子不應該做的事:交了一些大法書籍及煉功帶,寫了「不參加集體上訪活動的保證書」及談話筆錄,對師父也有誤解,由此一度中斷了學法煉功,走了舊勢力安排的道路,這一切均給自己的修煉道路留下了污點。2003年4月,是慈悲的師父的安排,我看到了《明慧網》及經文,我震驚了,也明白了。在此我嚴正聲明:以前所做、所說的不符合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行為、言論一律作廢。全盤否定舊勢力安排。並且從今天起,我將踏踏實實做好三件事:講清真象,發正念,學法煉功。按師父講的做,堅修大法緊隨師。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仇賢敏 2004年9月15日


嚴正聲明

我是98年6月得法的,自從得法以後身心都發生了很大的變化,正當我們每天都到煉功點學法煉功時,一場邪惡迫害開始了。當時村委會的負責人找上門來說不讓煉法輪功了,而且還得把書交了,由於自己學法不深,在各種執著心的驅使下,就違心的妥協了。心想應付應付是騙他們的,自己在家照樣煉,因為我知道大法是萬古以來難遇的正法,在我心裏是永遠都不會放棄的。後來通過學法,發現自己的行為完全違背了大法。自己感到非常痛悔,覺得沒臉見師父。今天特寫此聲明:以前所寫、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感謝師父給我們的這次改錯機會。從現在開始,一定要加倍努力,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努力做好三件事,做一個真正的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

蘭亞芝 、李雅新 2004年9月4日


嚴正聲明

我被邪惡抓進勞教所判三年。2002年11月12日,被邪惡所謂「攻堅戰」強行洗腦以後,天天強迫參加洗腦班,寫甚麼「悔過書」、「三書」等亂七八糟的東西,後來我後悔,不再寫,它們就在我肉體上折磨我,把我銬在床上或暖氣上不能動,不寫就不讓下來,一直蹲著,就這樣非人的折磨中,我受不了了。在邪惡的逼迫下,還存在怕心的情況下做了大法弟子不該做的事。雖然是在邪惡的強制下逼迫我寫的,但是作為一個大法弟子來說,在邪惡面前不能聽從邪惡的指使,我給大法和我帶來了不可彌補的損失。從今以後,加倍學法,加倍彌補,清除邪惡對我的干擾,重新走入正法的行列,永遠跟隨師父走,永不回頭。從前在邪惡強迫下寫的「三書」、「揭批」等全部作廢。

安鳳花 2004年4月8日


嚴正聲明

2002年在殘酷迫害下寫了「不煉」的保證書。做了大法弟子不應該做的事,心裏非常痛苦。後來在同修的幫助鼓勵下,心想:這回我也不用口頭表示,我就決心用實際行動把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彌補回來,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可是最近通過閱讀《明慧週刊》認識到嚴正聲明的重要性,向邪惡妥協的言行是違背大法的,是極其危險的,真修弟子是不能留下污點的。向內找去掉隱藏很深的骯髒的心裏,在法理上提高了認識,寫嚴正聲明是師父慈悲呵護弟子,給予弟子洗滌污點的機會,是維護大法的聖潔,徹底與舊勢力決裂。我嚴正聲明以前所說、所做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師父佛恩浩蕩。我下決心堅定走好今後每一步的路,珍惜師父給予的寶貴時間,跟上正法進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鞠榮芝 2004年9月16日


嚴正聲明

2003年,我的妻子、妹妹、兄弟、母親(大法弟子)等人因進京上訪被邪惡非法拘禁。由於當時我剛剛接觸大法,學法不深,未能在法理上認清邪惡的本質及其表現,在當地惡警的邪惡謊言的欺騙下,在常人魔性的帶動下,對大法、對偉大的師尊說了十分不好的話,背離了「真善忍」對眾生的心性要求,褻瀆了偉大的佛法,此後,通過不斷的學法修心,以及周圍親人、大法弟子對我的慈悲幫助,使我認識到這種行為是多麼自私和罪惡的行為!在此,我鄭重聲明:曾經在邪惡欺騙下,所說的那些魔性言論全部作廢。我將以「真善忍」的宇宙法理徹底淨化自己,遵從師尊的教導,全面否定舊勢力的安排,講清真象,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解運峰 2004年9月15日


嚴正聲明

99年7.20邪惡迫害大法過後幾天,我們隊上的隊長來逼我交出大法書和師父的法像,由於怕心重,出賣師父、出賣大法,後來才悟到錯了。2000年6月28日我和同修去北京上訪,被送回當地,被非法拘留28天,在此期間,出賣過同修,拘留期滿放我回家那天,邪惡寫的「三不保證書」念給我聽。回想一下自己多次向邪惡妥協,是因為自己長期以來沒有真正實修,對大法不知道珍惜,辜負了師父的慈悲苦度。為此我嚴正聲明:在邪惡的高壓下所寫、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標準的言行全部作廢。我要精進實修,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楊正英 2004年9月7日


嚴正聲明

由於對法理解不深,在99年7.20鋪天蓋地的鎮壓中,在鎮派出所的逼迫下,違心寫所謂的「保證書」,當時心想:別看我寫了,我是在騙它們,我照學,照煉不誤。後來看了師父的經文《大法堅不可摧》知道了這樣做在神的眼裏邊是錯的,但當時也不知道怎樣去聲明。今天看了《明慧週刊》7月29日同修文章《「嚴正聲明」決不是簡單的形式》一文,知道嚴正聲明的重要性。嚴正聲明自己所寫一切「保證」全部作廢。與舊勢力徹底決裂,走好師父安排的正法最後之路。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吳桂芝 2004年9月16日


嚴正聲明

我煉功9個月迫害法輪功就開始了。在2001年4月去京上訪,當地警察把我接回派出所,他們給我寫的「不煉功」的「保證書」讓我簽姓名,並不是我的真心。當天晚上12點就讓家人接回家。2001年8月強行抓我上洗腦班,在幫教人員給我寫的「悔過書」、「保證書」讓我簽名,十天放回來了。回來後我還是該做甚麼就做甚麼,2002年8月的一天早上,我去貼標語,有人舉報,警察又把我送到洗腦班,還是幫教給寫的,雖然不是真心的,也順從了它們,也配合了邪惡,我所說、所簽名不符合法的要求的話現聲明統統一律作廢。以後再不給大法抹黑了,堅修大法緊隨師、助師正法、做好師尊講的「三件事」,不辜負師尊的慈悲苦度。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燕秀英 2004年9月1日


嚴正聲明

我是1996年得法的,1999年7月20日,突然一個血腥的大鎮壓鋪天蓋地而來,那時對我來說,學法不精進,對法認識不足,在心目中有這樣那樣的執著,被一種怕心覆蓋著,違心的寫下了「保證書」。我感到十分慚愧,我雖然寫了「保證書」,但是對大法、對師父還是堅信的。現在深深的認識到了,作為一個真正的大法弟子,絕對不能幹對不起大法的事,我聲明以前在被迫害中,神智不清時所說、所寫全部作廢。緊隨師父,堅定修煉,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做一個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

商懷玲 2004年8月25日


嚴正聲明

99年7.20邪惡迫害大法時,我們被當地邪惡抓到鎮政府去洗腦,我們講修大法的好處,邪惡見無效,就罰我們跑馬路。由於自己悟性低,怕心重,就在邪惡的「保證書」上簽了名。後來通過學法悟到這是違背了大法的行為。2000年7月我和同修又去北京上訪證實大法,在天安門廣場被惡警抓後押回本縣,在看守所被非法拘留20天,又寫了「二書」(「不上訪、不聚會」)。向內找自己,幾次向邪惡妥協,是因為自己沒有真正做到實修,對大法不知道珍惜,辜負了師父的慈悲苦度。為此我嚴正聲明:在邪惡的高壓下所寫、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標準的言行全部作廢。我要精進實修,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張振慈 2004年9月8日


嚴正聲明

我在2000年除夕到天安門去證實法,被非法抓捕送回原籍,由於在思想深處還存在很嚴重的情和怕的執著,在關鍵時刻經不住考驗,寫了「保證書」。幾年來,由於學法不深,2002年3月30日,聽了一個邪悟者的話,自己也邪悟了:燒大法書,寫「三書」,還告訴別人別煉了,並到洗腦班做同修的工作。已經到了危險的地步,自己還覺得是為了別人好。即使這樣,偉大慈悲的師父曾幾次點化我,我都不悟。還是一位同修清醒後告訴我錯了,我這才開始學法煉功。我辜負了師尊的教誨。摔倒了我要爬起來,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我嚴正聲明:我所寫的「三書」作廢。堅修大法,緊跟師尊,認真做好三件事,走好以後的路。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張博崇 2004年9月8日


嚴正聲明

我於2002年7月起被非法勞教兩年。在勞教期間,在強制洗腦的淫威迫害下,違心的做了作為大法弟子絕對不應該也絕對不能做的事,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給自己的修煉抹了黑。雖然後期給勞教所所長遞了作廢聲明,並以自己的實際行動挽回了一些損失,但仍遠遠不夠。現再一次嚴正聲明:我所講過、寫過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東西統統作廢!我要做一個堂堂正正、合格的大法弟子,再不辜負師父、眾生對我的期望!同時,我勸告仍在參與迫害大法的各級人員:請你們靜下心來,切切實實的了解一下法輪功真象,不要錯失機緣,為自己一時一世的錯念而造成永遠的深深痛悔!

鄧怡 2004年9月10日


嚴正聲明

在2001年8月的一天晚上,我和同修去某地發真象資料,後被惡人舉報,把我抓到縣公安局看守所,被非法審問後,我被非法判勞教一年。邪惡逼我在勞教書上簽名,我不會寫字,邪惡硬把我的手往判決書上按手印。後來我悟到哪怕是強迫按手印也是配合了邪惡,給大法抹了黑,敗壞了大法弟子的形像,辜負了師父的慈悲苦度。為此我嚴正聲明:在邪惡的高壓下所簽的字、所有一切不符合大法標準的言行全部作廢。我要精進實修,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先朝珍 2004年9月8日


嚴正聲明

1999年7月20日後,邪惡鋪天蓋地來的時候,單位領導正、副主任找到我,告訴我不准再煉法輪功,不准在單位裏煉,如果再煉,就得下崗。由於當時學法不深,認識上有所模糊,認同了領導的說法,口頭答應「不在單位煉法輪」。實際是順應了邪惡,助長了邪惡。經過這五年不斷的學法和正法,我悟到了我是大法一粒子,就應該起到證實法的作用,走好自己的路。今天我嚴正聲明,以前所說的話全部作廢。加倍彌補,做好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應做的三件事,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做一名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

李雲麗 2004年9月15日


嚴正聲明

1999年7.20打壓初期,我們地區有學員按照當地政府的要求填寫了「學法登記表」、所謂的「保證書」。我是後來被人供出後寫的。回想起也是污點,為此與幾位同修切磋,她們錯誤認為了初起打壓無經驗,後來又精進就不用寫了。為此事我思想不時總在翻騰,直到最近,我悟到自己為甚麼加難,就是麻木隨從了邪惡,舊勢力鑽空子而「加大魔難過關。」修煉人的一切、一思一念在另外空間師父都知道,我從心底裏聲明:自1999年7.20以來,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做一個真正合格正法弟子。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費靜芳 2004年9月4日


嚴正聲明

我由於學法少,學法不深,不懂得精進,對依法上訪的學員不理解,單位領導找到我時,我就主動的寫了「保證書」。後來在同修的幫助下,我又拿起了《轉法輪》,才對同修的上訪有了新的認識。以前不學法時給我返回的病也都好了,師父又管我了。我真後悔以前的所作所為,簡直就不配再當師父的弟子,師父多麼的慈悲啊!現在我嚴正聲明:不再承認以前單位領導對我的迫害,以前寫的「保證書」全部作廢。以後一定按師父的要求做好當前的三件事,勇猛精進。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褚麗君 2004年9月10日


嚴正聲明

在99年7月22日後的幾天裏,居委會幹部找上門來威逼我,非叫我寫「不煉功的保證書」,由於自己學法不深,在邪惡的淫威與壓力下,被迫寫下了所謂「保證書」,順應了邪惡,給大法造成了惡劣影響,給自己的修煉道路上留下了很重的污點,辜負了恩師的慈悲救度。這幾年來一直很痛心,因此我現在嚴正聲明:過去寫的所謂「保證書」徹底作廢。我要緊跟師尊,靜心學法,精進實修,努力彌補給大法造成的不良影響。

傅玉祥 2004年9月16日


嚴正聲明

我由於學法不精進,法理悟得不好,常人的執著心很強。2003年10月的一天,邪惡迫害我時,由於我平時執著小孩天目看見的法身,結果被魔鑽了空子,邪悟寫了「保證書」,還以為這是我應該走的修煉的路。之後一直被邪魔利用,放鬆了修煉。直到今天,猛然醒悟,才知道自己做了大錯事,做了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絕對不該做的事,真是悔恨萬分。我現在嚴正聲明,我在2003年10月所寫的不符合大法的所有東西全部作廢。今後要加倍努力,做一名真正的大法弟子,以法為師,做好師父說的三件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張彬 2004年7月29日


嚴正聲明

99年7.20邪惡迫害大法時,鄉政府的惡人把我叫去洗腦班,他們寫的「保證書」,叫我簽名、蓋手印。這些都是不符合大法的要求的,嚴重的敗壞了大法弟子的形像,辜負了師父的慈悲苦度。為此我嚴正聲明:在邪惡的高壓下所說、所簽、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標準的全部作廢。我要精進實修,做好師父交給我們的三件事,學好法,講清真象,發正念,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林元秀 2004年9月6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學法不深,修得不紮實,在邪惡的瘋狂迫害中,沒有守住心性,在派出所和居委會的威逼之下,被迫寫下了所謂「不煉功的保證書」,給大法抹了黑,給自己的修煉道路上留下了污點,我非常後悔,在此,我鄭重聲明:以前所寫的所謂「保證書」是在強迫中所寫,決非我的本願,現聲明全部作廢。我決心在今後的修煉道路上,要牢記師尊的教導,靜下心來多學法,踏踏實實的修煉,發正念,講真象,做好大法弟子該做三件事,以實際行動來彌補自己以前的錯誤。

趙鎰 2004年9月16日


嚴正聲明

自99年7.20邪惡鎮壓迫害法輪功弟子以來,我在邪惡的迫害壓力下,說了一些違心的話,寫了違心的「悔過書」、「保證書」等對不起師父和同修的事,每每思起,痛悔之心難表,常感無地自容,無顏見師父和那些正念正行的大法弟子。為了真理,為了宇宙大法的神聖,我在此嚴正聲明:我以往說過的不好的話,寫的「悔過書」都無效,都作廢。都非真我所為,發誓從此做「真、善、忍」宇宙大法的捍衛者,做真正的大法弟子,講清真象,救度眾生,彌補損失。

曲風玉 2004年9月15日


嚴正聲明

我在2000年至2002年在被迫害中,因心裏放不下執著,沒有正念對待,說了不該說的話,幹了大法弟子絕不該幹的事,這是我修煉路上的極大污點。完全是因為自己沒有學好法不精進實修的緣故,對修煉嚴肅性認識程度不夠,被邪惡鑽了空子。在此聲明:不符合大法的所作所為全部作廢。今後我要清醒理智的做好三件事,挽回給大法帶來的損失。正念正行到底,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張桂珍 2004年8月31日


嚴正聲明

2000年4月,我因給當時的國務院總理寫的一封信──「實話實說,無愧於心」,說明我修煉法輪大法後身心的巨大變化,親身見證法輪大法的神奇、偉大、純正和美好,要求還法輪大法清白等,而被邪惡追究(單位領導因工作需要而拒絕邪惡要求,沒有送我去洗腦班),當時我在常人執著心的帶動下,違心的寫了「保證書」,現嚴正聲明當時所寫違心「保證」一律作廢。我要嚴格要求自己,做好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三件事,堅修大法到底。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李萬軍 2004年8月7日


嚴正聲明

1999年7.20以後,法輪大法及大法弟子遭到邪惡瘋狂迫害後,作為團支部書記的我,由於在怕心和名利心的驅使下,在幹部會上表態說「不煉功了」,還主動交了幾本大法書,以掩耳盜鈴。自己卻躲在家學法煉功,經過學習師父的新經文,我認識到我以前的所作所為全是錯的,我要堂堂正正的做師父的真修弟子,加倍彌補給大法帶來損失,緊跟師父正法進程,堅修大法到底。

簡智 2004年9月15日


嚴正聲明

我由於怕心,對親情的執著,為了要工資,從而向當地政府、教委寫了「三書」,給大法抹黑,造成了不好影響。現在,在同修的幫助下,通過學法,知道自己走了彎路,為了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對自己負責,對大法負責,對眾生負責,決心以法為師,堅定大法,做一個合格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不辜負偉大慈悲的師父的苦度,走正今後的路,特此嚴正聲明,以前所寫「三書」等一切對不起大法的言行作廢。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陶春蘭 2004年8月20日


嚴正聲明

我是98年得法的,得法不久就被邪惡迫害。我因為堅信大法、證實大法,在2000年6月被邪惡抓到看守所,被迫關了15天,過著非人的生活。在邪惡的迫害中,被迫寫了「三書」,被迫簽名,按手印才放回家。回到家後,邪惡還經常來家中迫害:抄家、寫「三書」、簽名。到現今我才明白越怕邪惡就越被迫害,所以我堅決反對邪惡的迫害,現決定將以前向邪惡簽過名、寫過的「三書」全部作廢。永遠走我們師父安排的正法之路。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林樹珍 2004年9月16日


嚴正聲明

我2003年5月9日,我被當地「610」邪惡非法綁架到派出所,強迫我寫了「不煉功保證」,今年5.1前夕,邪惡又來我家,要我寫「保證」,我不配合他們,他就威脅我丈夫,丈夫不修煉,膽小怕事,替我寫了「保證」。從即日起我所說、所寫的和我丈夫幫我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標準的言行,全部作廢。我一定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緊跟師父正法進程,堅修大法道底。

潘玉 2004年9月15日


嚴正聲明

2000年底我去北京證實法被邪惡非法綁架,送往看守所,因為學法不深,被邪惡鑽了空子,符合了它的指使和要求,寫了「保證書」,還交了三次大法書,辜負了師父對我的慈悲苦度。後來通過學法我才認識到了自己犯了不可饒恕的錯誤,今天,我嚴正聲明:我以前所做、所寫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徹底作廢。徹底結束舊勢力的這場迫害和安排,按師父安排的正法的路走,做好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正念正行。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葛淑仁 2004年9月15日


嚴正聲明

1999.7.20邪惡江氏集團打壓大法初期,當時鋪天蓋地壓下來。派出所、工件單位、居委會強迫大法弟子人人過關,不許上訪、不許集會、不許煉功,由於我學法不深,有怕心和執著心,違心的配合邪惡,在「幫教書」上面簽了字。現在認識到「簽字」是錯誤的,是修煉路上的污點。我嚴正聲明所簽的字作廢。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緊跟師父的正法進程,堅修大法到底。

甘素秋 2004年9月9日


嚴正聲明

我於99年3月得法,通過學法和煉功,身心受益匪淺。「7.20」以後,迫於中共江氏集團的壓力,我曾寫了「保證書」和在有關的資料上簽過名。雖然是違心的和不情願的,但在客觀上表現了對大法和師父的不尊敬,同時助長了邪惡迫害。現嚴正聲明:「保證書」和簽名無效!今後決心跟師父走,堅定信念,學好法,做好師父教導的「三件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白重倫 2004年8月30日


嚴正聲明

1999.7.20邪惡江氏集團打壓大法初期,當時鋪天蓋地壓下來。派出所、工件單位、居委會強迫大法弟子人人過關,不許上訪、不許集會、不許煉功,由於我學法不深,有怕心和執著心,違心的配合邪惡,在「幫教書」上面簽了字。現在認識到簽字是錯誤的,是修煉路上的污點。我嚴正聲明所簽的字作廢。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楊永翠 2004年9月7日


嚴正聲明

1999.7.20邪惡江氏集團打壓大法初期,當時鋪天蓋地壓下來。派出所、工件單位、居委會強迫大法弟子人人過關,不許上訪、不許集會、不許煉功,由於我學法不深,有怕心和執著心,違心的配合邪惡,在「幫教書」上面簽了字。現在認識到簽字是錯誤的,是修煉路上的污點。我嚴正聲明所簽的字作廢。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申楊秀 2002年9月7日


嚴正聲明

我由於進京上訪,被關進監獄。因為承受不住,寫了「保證書」,後又在利益之心的驅使下燒了大法書。過後我萬分後悔,我知道就是死都彌補不了我的罪業。慈悲的師父給了我贖罪的機會。我要嚴正聲明:以前的一切全部作廢。我要堅修大法到底,做個合格的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郝春紅 2004年9月10日。


嚴正聲明

1999.7.20邪惡江氏集團打壓大法初期,當時鋪天蓋地壓下來。派出所、工件單位、居委會強迫大法弟子人人過關,不許上訪、不許集會、不許煉功,由於我學法不深,有怕心和執著心,違心的配合邪惡,在「幫教書」上面簽了字。雖然我堅修大法到如今,但是現在認識到簽字是錯誤的,是修煉路上的污點。我嚴正聲明所簽的字作廢。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濮德琴 2004年9月9日


嚴正聲明

在「610」邪惡組織的迫害下,由於自己的人心,被邪惡鑽了空子,在別人寫好了的「三書」上簽了字,按了手印,過後我們心裏十分痛悔,我們心裏堅信師父、堅信大法,我們在所謂「三書」上簽名是在邪惡的威脅迫害下違背自己心願的,現在我們在此聲明:我們簽了名的「三書」和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我們要堅修大法到底,並加倍彌補由於自己造成的損失。

王金蘭、曹書華 2004年9月10日


嚴正聲明

我是98年3月得法的。99年7.20以後,派出所的人來到我家,逼著我寫「保證書」。當時由於學法不深,就違心的妥協了,我對不起師父的慈悲救度,心裏非常難過。今天我特寫此聲明,以前我所說、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全部作廢。從今以後我要堅修到底,緊跟師父正法,做好三件事,做一個真正的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高萬清 2004年9月8日。


嚴正聲明

我因為不放棄修煉,在2002年被非法勞教1年。由於個人的執著和沒有正信,連最起碼人的正義感都沒有了,違心的寫了「五書」。回到家後,經過學法和冷靜的思考,我知道我走了一段極端錯誤的路,背離了「真善忍」。現在我要聲明在勞教所裏我所說、所寫的全部作廢。從新回到正法修煉當中,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事,盡力彌補自己的過失,洗刷自己的污點。

王智力 2004年9月2日


嚴正聲明

由於對大法在思想深處沒有深刻的認識,放不下對親情的執著,在迫害中正念不足,有怕心,違心的寫了不符合大法的所謂「認識」及簽了不符合大法要求的字。在此嚴正聲明,在迫害中所寫的「認識」、簽的字及家人所寫的不符合大法要求的「保證」全部作廢。不管迫害還持續多長時間,一定要緊跟師父走到底,做好「三件事」,不負師父的慈悲苦度。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張良秀 2004年9月14日


嚴正聲明

我在勞教所被迫害,所寫的「三書」、所有在勞教所不符合大法「真、善、忍」要求的所寫,所說,所做,所有寄出去的信件內容全部作廢。全面否定邪惡舊勢力的安排,堅定修煉。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張虹 2004年9月5日


嚴正聲明

99年7月20日以後,由派出所、人事局、居委會強迫我寫「保證書」,當時愛人給寫了一份,自己敷衍抄了一點,認為無所謂,被舊勢力鑽了空子,迫害了2月之多,使我身心受到嚴重摧殘。我現在真正認識到,不管與舊勢力是否簽過約,我都要嚴肅對待。特此嚴正聲明,此「保證書」作廢。緊跟師父一修到底,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曲桂榮 2004年9月7日


嚴正聲明

我於1997年4月得法,通過學法、煉功,收益很大。但於99年7月20日後,因江氏集團的種種壓力,放下修煉後,因病住院,工廠強迫兒子代我寫了「保證書」。現在我鄭重聲明,那份「保證書」作廢!我保證今後做一個真正的法輪大法弟子,一修到底!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孫桂英 2004年9月9日


嚴正聲明

我97年得法,由於自己學法不精進,7.20後,邪惡來收大法書,內心很不願交,後來,我就把一本師父的講法──《精進要旨》燒了,還從報紙上抄了一些違心話交差。後來通過認真學法,認識到順應邪惡迫害的錯誤,現特聲明:過去不符合法要求的一切做法全部作廢。我生命已覺醒,我將緊跟師父,助師正法,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李華瓊 2004年9月16日


嚴正聲明

我於八月十日被單位和派出所人員綁架到洗腦班,由於自己學法不深,有怕心,親情沒有全部放下,聽從邪悟者的話,寫了「四書」。回家後通過學法,同修幫助,使自己認識到犯了嚴重錯誤。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並嚴正聲明所寫的「四書」全部作廢。立即投入到講清真象,救度世人的洪流中來,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陳美娥 2004年9月9日


嚴正聲明

我於98年3月得法,通過學法,煉功,身心受益匪淺。在99年7.20以後,迫於中共江氏集團的壓力,我曾寫過「保證書」,雖然是違心和不情願的,但在客觀上表現出了對大法和師父的不尊不敬,同時助長了邪惡。現嚴正聲明所寫:「保證書」無效!今後決心永跟師父走,堅定信念,永不背離,做好師父安排的三件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姜玉葉 2004年8月30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學法不深,悟性太差,使舊勢力鑽了空子,在受舊勢力迫害時產生了怕心,給舊勢力寫了「保證」。通過進一步的學法,使我認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在此我嚴正聲明:以前的不符合大法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廢。我要緊跟師父的正法進程,做好三件事,全面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

李書敏 2004 年9月12日


嚴正聲明

我於98年喜得大法後,身體百病全消,精神也充滿活力,對師父的感激之心無以言表。但在99年7.20以後,在漫天的謊言和邪惡的壓力下,自己沒能真正認清法理,帶著怕心沒有堂堂正正站出來證實大法,而且還做過一些不符合大法的言行,現嚴正聲明作廢!今後要堅定的維護法,做好三件事,不辜負師父對我的慈悲苦度!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張會轉 2004年9月16日


嚴正聲明

自修煉法輪大法以後,我身心受益。99年7.20以後,由於不放棄修煉於2001年被邪惡強行送進勞教所。在勞教所期間,它們使盡了各種卑劣的手段矇騙我們,讓我們放棄修煉。現在我嚴正聲明:在勞教所期間所寫、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我一定堅定的跟著師父走,以自己的實際行動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劉鳳蘭 2004年9月15日


嚴正聲明

在1999年7月20日前夕,我因上訪被迫進洗腦班,那時由於學法不深,正念不強,人心重,自認為寫了「保證書」後,出去還可以繼續修煉大法,實際上是沒有認識到修煉的嚴肅性,我現在把以前所寫的一切聲明作廢。從今以後堅信師父,堅信大法,抓緊講真象,救度世人,絕不辜負正法中賦予我們的偉大責任。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高敏 2004年9月10日


嚴正聲明

1999年7月20日邪惡江氏集團打壓大法初期,區公安局、派出所強迫大法弟子人人過關,不許上訪、不許集會、不許煉功,由於我學法不深,有怕心和執著心,配合邪惡,在「幫教書」上面違心的簽了字。現在我認識到簽字是錯誤的,是修煉路上的污點。我嚴正聲明所簽的字全部作廢。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李紹明 2004年9月9日


嚴正聲明

7.20以後,由於邪惡迫害,自己也有怕心,學法不深,對大法不堅定,在正法的路上,走過錯路。當時用人的觀念、理去認識的,沒有站在正法的基點上看待這些問題,不知不覺中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對不起師父的慈悲苦渡。為此,嚴正聲明,在邪惡強化洗腦、殘酷迫害下,所做的一切不符合修煉人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加倍努力做好師父說的三件事,彌補給大法造成的一切損失,跟上正法進程,跟隨師父堅修到底。

盧秀國、劉英、金乃文、於秀香 2004年9月16日


嚴正聲明

我在99年7.20後進京上訪,後被關進拘留所,在那裏被洗腦,我寫過許多「書」,如「保證書」、「決心書」、「悔過書」等。說過許多攻擊大法和師父的話,出賣過同修,還交過許多大法的書。還有,在我們地區服務公司讓我寫的「三書」(「保證書」,「決心書」,「悔過書」),讓我說過許多對大法不好的話。我現在鄭重聲明,全部作廢。我要重新開始。我今後一定要好好修,決不能再犯這樣的錯誤,犯這樣的罪,徹底否定舊勢力的安排,跟上正法進程,堅修大法到底。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徐乃平 2004年8月17日


嚴正聲明

7.20以後,由於邪惡迫害,自己也有怕心,學法不深,對大法不堅定,在正法的路上,走過錯路。當時用人的觀念、理去認識的,沒有站在正法的基點上看待這些問題,不知不覺中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對不起師父的慈悲苦渡。為此。嚴正聲明,在邪惡強化洗腦,殘酷迫害下,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修煉人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加倍努力做好師父說的三件事,彌補給大法造成的一切損失,跟上正法進程,跟隨師父堅修到底。

趙延 2004年9月16日


嚴正聲明

1999.7.20邪惡江氏集團打壓大法初期,當時鋪天蓋地壓下來。派出所、工件單位、居委會強迫大法弟子人人過關,不許上訪、不許集會、不許煉功,由於我學法不深,有怕心和執著心,違心的配合邪惡,在「幫教書」上面簽了字。現在認識到簽字是錯誤的,是修煉路上的污點。我嚴正聲明所簽的字作廢。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緊跟師父的正法進程,堅修大法到底。

湯玉榮 2004年9月8日


嚴正聲明

我在被非法勞教期間,由於邪惡的迫害,更主要的是自己平時法學的不好,根本的執著沒去,接受了那些邪悟者的認識,也寫了「三書」,給大法造成了嚴重損失,做了一個大法弟子不應該、也絕對不能做的事,我鄭重的聲明:任何情況下,我所說、所寫的不符合大法標準的言行一律作廢。我要堅修大法,珍惜造就我生命的宇宙大法,在證實大法,講清真象中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跟上正法進程。

陳慶 2004年9月10日


嚴正聲明

我於1997年喜得大法,全家受益很大。自99年7.20以來,由於自己對法認識不深,不怎麼精進,怕心也沒修去,被邪惡鑽了空子,幾次到我家干擾,又簽名,又進拘留所,配合了邪惡,到現在才知道真是錯之又錯,後悔莫及。特此聲明,凡是對邪惡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跟上正法進程,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和眾生的期望。堅修大法到底。

莊榮芝 2004年9月4日


嚴正聲明

我在邪惡的強化洗腦和高壓迫害下的一切言論,都是由於我自己學法不深,主動接受邪悟,被舊勢力利用的結果。這雖然是在高牆內形成的事實,在認清這場迫害的邪惡面目的今天,我是徹底否定的。因而我嚴正聲明所謂的「三書」作廢。其間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作廢。我將謹記師父的教誨,努力彌補自己的過失。

陳勝坤 2003年8月10日


嚴正聲明

在2001年6月中旬,派出所多次找我,要我寫「不煉法輪功」,不然就送去勞教。我說:「去就去,也不能寫。」它們又對我子女做工作,兒子背著我寫了,還替我簽了名。我知道後也沒在意。通過學習《轉法輪》和閱讀《明慧網》的文章,使我認識到這是對邪惡勢力妥協。在此嚴正聲明:家人替我寫的「保證」及「簽名」全部作廢。我要加強學法,按法要求自己,做好三件事,走好正法最後的路。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吳鳳琴 2004年9月16日


嚴正聲明

2003年11月份,我被邪惡綁架到洗腦班,由於我學法不深,未能站在法上悟法,加上有人心,然後就寫了「三書」,後來又牽連上家人,完全被人情帶動,又傷害了同修,給大法帶來很大損失。這都不是我的本願,是在強制洗腦和謊言欺騙下違心做的,現嚴正聲明:在洗腦班所寫、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到底,做好師父讓做的三件事,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精進不停。

汪翠真 2004年9月14日


嚴正聲明

1999年7月20日以後,由於自己學法不深,在邪惡的迫害和欺騙下,向邪惡交了部份大法書,說或寫了一些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的話,在此我嚴正聲明:所有說過或寫過對師父和大法不敬的話全部作廢。從今以後我嚴格按照師父和法輪大法的要求去做,加倍努力,勇猛精進,彌補我以前的過錯和污點。做一個法輪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情:學法、講清真象、發正念鏟除邪惡,緊跟師父正法進程。

劉景山 2004年9月12日


嚴正聲明

我曾在大法中受益,可是由於自私,害怕家人再次遭到迫害,曾阻止大法弟子到我家裏來,並且將大法弟子到我家裏來的事報告了派出所,從而在江集團搞的高壓迫害中,做了背離大法、對不起大法的事。現我嚴正聲明,在高壓的迫害中,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對不起大法弟子的言行全部作廢。堅信師父、堅信大法、跟上正法進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劉曉溪 2004年9月13日


嚴正聲明

我於98年3月喜得大法,自99.7.20江氏集團對大法與大法弟子迫害以來,由於自己沒能從內心認識大法,違心的說了和做了一個大法弟子不該說、不該做的事,給大法造成了損失。現在我嚴正聲明,自己所說的和所有的簽字全部作廢。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堅定走師父安排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該走的路,助師正法,救度眾生,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同時聲明家屬在惡人的逼迫下所簽的字作廢。

孫麗、何春波 2004年9月4日


聲明

2000年,我們為了證實大法,去北京上訪,被警察非法抓捕,關進了當地拘留所。在高壓逼迫下,我們違心的做了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的事,寫了「不煉功」的「保證書」。現在鄭重聲明:以前所說、所寫的不利於大法的話一律作廢。抓緊跟上師父正法進程,堅定正念,講清真象,救度世人,彌補損失,同化大法。

馬世琦、李學榮 2004年9月16日


嚴正聲明

我97年喜得大法,強身健體,身心受益。以前身體不好,脾氣不好,是大法改變了我。99年7.20以後,村幹部不斷來家裏騷擾,要交書和寫「保證」。2003年陰曆7月鄉政府的邪惡又把我非法抓到縣洗腦班,其間違心向邪惡寫了「保證書」。我現在聲明,以前所說、所寫的對大法不好的東西全部作廢。決心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周華民 2004年8月29日


嚴正聲明

我是96年6月喜得大法的,修煉後受益匪淺。99年7.20江××非法鎮壓法輪功,我去北京信訪辦講真象。回來後單位通知我寫「檢查」,交出大法資料,因自己學法不精進,所以就寫了,做了不該做的事。以上所說、所做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聲明作廢。今後要精進,遵照師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賈瑞歧 2004年9月9日


嚴正聲明

我97年喜得大法,學法煉功後,身體多種疾病都好了,身體達到一身輕,幸遇大法救了我。99年7.20以後,惡警多次干擾迫害我。2003年「16大」會議間,惡警把我非法抓到洗腦班,由於正念不強,配合邪惡寫了洗腦材料。在此聲明,在洗腦班所說、所寫的對大法不好的話,一律作廢。從新修煉法輪大法,緊跟師父。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勇猛精進。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王香花 2004年9月16日


嚴正聲明

我於2002年3月18日被邪惡綁架,並勞教三年,在高壓下,我由於承受不住,違心的向邪惡妥協了,今天我認識到了自己錯誤和不足,內心感到深深痛悔和內疚,對不起師父,給大法抹黑,現在我嚴正聲明,以前所寫的、所說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全部作廢。今後堅修大法堅信師父,正念正行。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趙淑芬 2004年9月10日


嚴正聲明

在邪惡瘋狂鎮壓後,在怕心驅使下,我們於2001年在洗腦班裏被迫違心的寫了「決裂書」。現在聲明,以前在洗腦班所說、所寫的一切作廢。並嚴格按師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在哪裏摔倒就在哪裏爬起來,用行動洗刷掉自己修煉路上的污點,做一名真正的大法弟子。

金明子、樸春子、許蓮、尹連福、金英愛、趙英子、金錦珠、安粉玉、金今玉、洪燕、樸連玉 2004年9月9日


嚴正聲明

我由於平時學法不深,沒有把自己的言行用「真善忍」大法來衡量,從而受到了干擾,認同了「悔過書」,都是因為我學法不認真。從現在開始,我一定要好好學法,放棄常人心,嚴格按照「真善忍」去衡量自己,時時刻刻把自己當作修煉人,永遠跟隨著大法走。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查秀芳 2004年7月6日


嚴正聲明

我99年3月得大法,由於自己學法不深,正念不強,在2001年7月在邪惡的壓力面前妥協了。隨著學法的深入,我現在明白了,我真對不起救度咱們和一切眾生的慈悲恩師。現在我嚴正聲明,堅決否定一切不符合法的言行,跟師父走正法的路,做好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應該做好的三件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黃金榮 2004年9月16日


嚴正聲明

由於修煉不精進,對自己要求不嚴格,在邪惡迫害時,正念不強,被邪惡鑽了空子,造成了損失。在此嚴正聲明我在邪惡的高壓、恐嚇、逼迫下,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行為全部作廢。所寫的一切簽字的東西作廢。以後我要做好大法弟子該做的事,做一個合格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我要加倍努力,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李岩 2004年9月16日


嚴正聲明

在1999年7月20日在高壓的迫害下,因學法不深,說了、寫了「不學不煉」,對不起恩師,我錯了,我嚴正聲明,以前所說的一切作廢。我從今日起認真學法煉功、講真象、發正念,加倍彌補,救度眾生,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堅定不移的跟恩師走修煉的路,跟恩師回家。

倪春鳳 2004年9月8日


聲 明

2002年,在講真象中,由於被人出賣,我被警察弄到了派出所,叫我在他們寫好的「保證書」中簽字,因自己有怕心,就違心的簽了字,做了對不起師父和大法的事。在此嚴正聲明,原先的「簽字」作廢。我決心在今後的正法中,奮力精進,跟上師父正法進程,抓緊救度世人,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楊風琴 2004年9月9日


嚴正聲明

我於1998年11月得法,得法前身體有多種疾病,煉功後疾病全消,身心受益。但在99年7月20日以後,在邪惡瘋狂的打壓下失去了集體煉功的環境,由於學法不深,違心的寫了「保證書」。在此我嚴正聲明以前所說、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作廢。堅修大法到底。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鄭鬱 2004年9月8日


嚴正聲明

我是1996年6月得大法的,大法改變了我,使我學到了宇宙真理,人生真諦。我兩次進洗腦班,當時存有怕心,私心,常人的情放不下,再加上舊勢力邪惡壓力不斷進攻,我寫了「三書」。今天我嚴正聲明「三書」作廢。聽師尊的話,認真做好三件事,堅修大法到底。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馬忠梅 2004年9月12日


嚴正聲明

2004年8月19日上午,我正在上班時被惡警劫持到看守所。由於怕心,在惡警的恐嚇、威逼及親情的壓力下,我違心的說了「不煉功」的話,這是一個修煉人的恥辱。今天特發表聲明:我要堅修大法緊隨師,珍惜好今後的時間,跌倒了別趴著,趕快起來,在正法路上走好、走正今後的路。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孫啟梅 2004年9月14日


嚴正聲明

我2001年被抓後邪惡進行強化洗腦,做了一些不配大法弟子做的事,寫了「三書」,辜負了師父的苦度與慈悲,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三書」及所說、所做不配大法弟子的一切,現聲明作廢。今後一定緊跟師父,做師父的真修弟子,做好三件事,全面向世人講清真象,救度世人。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周秀東 2004年9月6日


嚴正聲明

1999年7月23日在上訪途中被惡警劫持,在看守所被非法關押8天;2001年8月發放真象資料被人舉報,又被惡警劫持到看守所非法關押15天。兩次都在邪惡的淫威下,寫了「保證書」。通過學法認識到自己錯了,在此嚴正聲明以前所說、所寫的一切不符合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彭妍 2004年6月1日


嚴正聲明

我於2003年3月被強行洗腦,一直認為都是自己修的不好,而沒有對舊勢力迫害加以否定。通過不斷的學法,和同修們的交流,才徹底的認識到了是舊勢力對我的精神迫害。為此,我聲明:我被洗腦期間的一切邪悟及所作所為全部作廢。洗刷污點,正念正行。

:張秀英 2004年9月5日


嚴正聲明

我在洗腦班上,所說、所寫的違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從根本上與舊勢力徹底決裂。我要用我的「正念正行」做好正法時期大法弟子該做的事,跟上正法進程。按照師父說的:「大法弟子不要辜負了正法中賦予你們的偉大責任」,做好三件事,去掉怕心,救度世人。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崔福玲 2004年9月13日


嚴正聲明

我1994年4月份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在99年7.20以後,公安局的人天天到家叫我填表、寫檢查,由於學法不深,悟性差,順從了邪惡。現在我嚴正聲明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一定好好修大法,緊跟師父,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楊玉蘭 2004年9月6日


嚴正聲明

我是1997年得法的,身心受益,由於法學的不深,被邪惡鑽空子,2001年,在邪惡的高壓迫害下,寫了「保證書」,通過學法認識到自己錯了,是對師父和大法的最大不敬。在此我嚴正聲明:以前所說、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堅定修煉,做一名真修弟子。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李翠英 2004年9月15日


嚴正聲明

我1999年2月份得法,7月份上省政府講真象,本地派出所用車給拉回後,每天在派出所洗腦,強迫寫「保證書」,還讓我丈夫和兒子做保人。我以前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要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史慧鳳 2004年9月7日


嚴正聲明

我是97年得法的,由於學法不深,在99年7.20以後,數次被抓進看守所、勞教所,被邪惡迫害、欺騙,寫過「三書」或講過一些不利於大法的話和事,我在此鄭重聲明全部作廢。徹底否認舊勢力的─切,以法為師,做好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三件事」,講清真象救度世人。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羅運南 2004年9月16日


嚴正聲明

在邪惡開始迫害期間,我曾違心的寫過所謂「保證書」,給大法造成很大損失。為了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我要堅決的嚴正聲明:我所寫的所謂「保證書」及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我要加倍的努力,堅修大法到底。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楊玉芝 2004年9月6日


嚴正聲明

由於學法不深和人心的執著,在邪惡的高壓迫害下,違心的做了大法弟子不應該做的事,不配大法弟子的稱號。現嚴正聲明:在迫害下所做、所寫、所講的不符合大法的行為全部作廢。今後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做好三件事,堅定實修,救度眾生,直至圓滿。

許金蓮 2004年9月8日


嚴正聲明

2001年5月在邪惡的迫害下,在看守所裏寫下了「保證書」。在此我嚴正聲明,此「保證書」徹底作廢!不管在歷史上和舊勢力簽過甚麼約,我都堅決不承認!我是大法弟子,一定走好恩師給我安排的修煉的路,走好正法修煉的路!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孫士偉 2004年9月16日


嚴正聲明

我在江氏邪惡集團瘋狂的高壓洗腦迫害下,所說、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決心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和名譽上的傷害。我對不起師父,我有罪,可我堅決改正,以後一定多做大法弟子的三件事,堅修到底。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蔣桂芝 2004年9月6日


嚴正聲明

我是1999年4月份得法的,7月份上省政府講真象後,派出所就找我,非法讓寫「不修大法」的「保證」,不寫不行。在強迫之下,我違心的寫了。從現在起,嚴正聲明「保證」作廢。堅修大法到底,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史彩鳳 2004年9月7日


嚴正聲明

自99年7.20以後,在江氏集團的血腥鎮壓下,逼迫大法弟子交書,不讓煉功,不讓上北京,並說一些對大法、對師父不敬的話,現在我們嚴正聲明,在高壓下,所說、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周希珍、趙福琴、盧秀芬、溫永發、侯長春、陳淑香、陳玲、張文鳳、姜殿琴、那麗、石吉平、王鳳英、孫永華、王春玲、王福敏 2004年8月28日


嚴正聲明

從2000年10月20日到11月3日,因進京證實大法,被送戒毒所,寫了不應該寫的東西,一律作廢。我對不起偉大慈悲救度我的師父,今後堅決按大法標準嚴格要求自己,堅信師父,堅信大法,正念正行。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王秀霞 2004年7月31日


嚴正聲明

我由於怕心,加上學法不深,認為別人替自己寫的「保證書」與自己沒有關係。通過學法認識到自己錯了,在此我嚴正聲明,以前所說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別人替我寫的「保證書」全部作廢。堅定修煉,好好學大法,抓緊救度世人。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劉長髮 2004年9月2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學法不深,執著心太重,對法認識不足,做出了違背大法的事,給大法造成了不好的影響。我聲明在被強化洗腦時,所說、所做出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劉琪 2004年9月2日


嚴正聲明

2000年11月,當地邪惡之徒迫害我,要我寫「不煉功」的「保證書」,我沒有守好心性,配合了邪惡。在此,我嚴正聲明在邪惡的威逼、迫害下,所寫的所謂「保證書」作廢。努力做好大法弟子救度眾生的大事,跟上正法進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高益瓊 2004年9月16日


嚴正聲明

2001年9月,由於邪惡的迫害,我被刑事拘留。由於學法不深,雖然不是從心裏主動配合邪惡,但還是沒有做到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現嚴正聲明,我以前的所有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堅定正念,堅定修煉。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潘秀蘭 2004年9月16日


嚴正聲明

因我學法不深,在2001年聽信邪悟者的謊言,寫了所謂的「三書」。2002年從新學法認識到自己所寫的東西違背了師父的教誨,現在嚴正聲明所寫的一切全部作廢。今後用實際行動走好證實法的路,堅修大法到底。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岑少珍 2004年9月13日


嚴正聲明

我於2001年3月在被非法勞教期間,聽信了邪悟者的謊言,寫了「三書」。2002年回家後通過學法知道自己做錯了,現聲明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踏踏實實做好師父講的三件事,緊跟師父堅修到底。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康少珍 2004年9月13日


嚴正聲明

當時在邪惡的迫害下,我和家人不是發自內心被迫所說、所寫的全部作廢。我一定要堅定正念,努力向世人講清真象、救度眾生。我要按照師父安排的道路走到底,勇猛精進,堅修法輪大法到底。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裴紹菊 2004年9月16日


嚴正聲明

在邪惡的高壓迫害下,我們做了大法弟子不該做的事情,配合了邪惡。在此聲明,在迫害中所說、所做、所為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所有言行全部作廢。我們一定加倍彌補自己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李德秀、劉明玉 2004年8月


嚴正聲明

我在6月份強化洗腦班中,在嚴酷的精神迫害下,所說、所寫的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在當前正法中,做好大法弟子應該做好的三件事,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曾桂雲 2004年9月8日


嚴正聲明

從99年7.20以後,在邪惡幾次的迫害中,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聲明全部作廢。我要全盤否定舊勢力對我的一切安排。走好師尊給安排的正法修煉之路,努力學法,救度世人,挽回損失。

平春旺 2004年9月12日


嚴正聲明

由於學法不深,99年以後,在各種壓力、各種迫害下,自己寫了「保證書」,不煉了。現聲明所說、所做出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一定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景素德 2004年9月3日


嚴正聲明

我們在江氏邪惡洗腦班的高壓和殘酷迫害下,沒有做好,現聲明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標準的言行全部作廢。從現在開始,我們一定會緊跟師父,堅修大法,努力彌補自己給大法造成的一切損失。

劉方玉、馬國銀 2004年8月


嚴正聲明

我以前為營救我丈夫(大法弟子)所說所寫的對大法不敬的言行統統作廢。而我也是一名大法弟子,如今想起這些真是羞愧,特此嚴正聲明,以後我要加倍做好師父安排的三件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喬淑娥 2004年9月10日


嚴正聲明

我於2003年11月份在家中被邪惡綁架。在被非法關押期間,由於家中親人承受不住。女兒為我寫了一份「不修煉」的「保證書」,交給了警察,特此聲明作廢。講清真象,救度眾生。

葛仁鳳 2004年9月6日


嚴正聲明

在邪惡迫害下,我以前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廢。今後要嚴格按師父要求去做,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徹底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堅修大法到底。

佟彩平 2004年9月16日


嚴正聲明

家屬為我寫的「沒有參加法輪功的一切活動」的「保證」全部作廢。在我遭到非法迫害期間,家人及所有受牽連的人謗法、謗佛的言行全部作廢。緊隨師父正法進程,堅修到底。

王迎春 2004年9月13日


嚴正聲明

我在拘留所期間,被強逼寫的違背良心的話全部作廢。因為那不是我的真實想法,我要永遠以「真善忍」標準要求自己,永遠修煉法輪大法。加倍彌補,做好師父教給的三件事。

龐增信 2004年9月16日


嚴正聲明

我從前所寫過的「悔過書」全部作廢。我會用我自己的實際行動,加補給大法曾經造成的損失,我會堅修大法到底,用一份合格的答卷交給老師。

李丹 2004年9月13日


嚴正聲明

我因煉法輪功被非法勞教,在勞教所被警察嚴刑拷打,後因承受不住,違心寫下「四書」。我覺得愧對師父、愧對大法。特此聲明作廢。我今後一定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江效華 2004年8月16日


嚴正聲明

從即日起,以前在邪惡幾次迫害下,所說、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聲明全部作廢。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努力學法,挽回損失,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

荊淑貞 2004年9月12日


嚴正聲明

在2002年,我被非法關押期間,由於高壓政策,自己神志不清,寫了「四書」,現在我嚴正聲明,所寫的不符合大法要求全部作廢。堅定修煉,深入學法煉功,走入正法中來。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曹永麗 2004年9月14日


嚴正聲明

我以前在邪惡的高壓強迫下,所簽的「保證」全部作廢。徹底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堅定的走師父指導的正法之路,精進實修,堅修到底,慈悲救人。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張愛芝 2004年9月16日


嚴正聲明

2001年9月,由於學法不深,在單位違心的寫了所謂的「保證書」,沒有做到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現嚴正聲明,我以前的所有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趙亞坤 2004年9月17日


嚴正聲明

我在邪惡洗腦班殘酷高壓迫害下,所說、所做出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我要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張俠雲 2004年7月14日


嚴正聲明

由於怕心嚴重,7.20開始後不敢煉了,現重新開始修煉法輪功,以前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緊跟師父,堅修大法心不動,做好三件事,勇猛精進。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申改娣 2004年9月7日


嚴正聲明

我以前在邪惡的高壓強迫下,所簽的「保證」全部作廢。徹底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堅定的走師父指導的正法之路,精進實修,堅修到底,慈悲救人。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金自鎖 2004年9月16日


嚴正聲明

我們在強化洗腦班和邪惡的高壓迫害下,所說、所做出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一定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做好三件事,堅修大法到底。

劉竹香、劉蓮香 2004年9月9日


嚴正聲明

從即日起以前,在邪惡殘酷迫害下,所說、所做出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以後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高新愛 2004年9月10日


嚴正聲明

在邪惡的高壓迫害下,我所說、所寫過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我要堅修大法,緊跟師父做好三件事,完成我們的歷史使命,圓滿隨師還。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李祥蘭 2004年9月10日


嚴正聲明

在邪惡的高壓迫害下,替老伴寫了「保證書」,在此我嚴正聲明:所說、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一定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李鳳起 2004年9月3日


嚴正聲明

2000年11月上訪,被邪惡強行押回拘留,不寫保證不放人,由家人替寫了「保證「。現嚴正聲明作廢。堅修大法,做好大法弟子應該做好的一切。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隋月英 2004年9月13日


嚴正聲明

我在勞教所邪悟,寫了違背大法的「三書」,現明白當時邪悟所做的一切都是錯的,聲明作廢。今後加倍努力維護大法,按照師父安排的路,堅修到底。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陳雙全 2004年9月16日


嚴正聲明

1999年7.20,在迫害下所說、所做出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我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魏文春 2004年9月12日


嚴正聲明

我們在中國勞教所裏的高壓、迫害下,違心的寫下了「三書」,現聲明作廢。我們要繼續堅修法輪大法,做師父的好弟子,決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張賢珊、張美嬋、郭惜玉、張白如 2004年9月14日


嚴正聲明

在強化洗腦及殘酷迫害下,所說、所做出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跟隨師父,堅修大法到底。

楊吉成 2004年8月9日


嚴正聲明

從即日起以前在邪惡迫害下,所說、做出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要認真學法,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挽回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趙景枝 2004年9月10日


嚴正聲明

我在1999年7.20被迫害中,幾次所寫的「思想認識」和「不煉法輪功」的違心的話,一律宣布作廢。並向師父悔過認罪。珍惜修煉機緣,堅修大法。

狄木英 2004年9月14日


嚴正聲明

在強化洗腦及殘酷迫害下,所說、所做出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皮翠環 2004年9月


嚴正聲明

在勞教所邪惡的高壓迫害下,由於學法不深,寫了「三書」。現在我聲明寫的「三書」作廢。堅定修煉,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陸玉芝 2004年7月11日


嚴正聲明

在邪惡迫害中,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做一個合格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

艾杏賀 2004年9月16日


嚴正聲明

我在7.20後,所做、所說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我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丁愛蓮 2004年9月9日


嚴正聲明

我在強化洗腦及邪惡殘酷迫害下,所說、所做出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楊容清 2004年9月16日


嚴正聲明

99年7.20邪惡迫害大法時,單位逼迫我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文字全部作廢。今後重新做好,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張桂榮 2004年9月8日


嚴正聲明

在邪惡的高壓迫害下,家人替我寫的「保證書」,我一律不承認,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心不動,抓緊修煉,堅持到底,永不放棄。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王榮久 2004年9月3日


嚴正聲明

我曾在教養院所寫的「三書」及一切對大法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趙玉芝 2004年8月20日


嚴正聲明

我在拘留所、洗腦班所寫、所做、所說的一切不符合大法言行的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到底,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陳華錦 2004年9月8日


嚴正聲明

在邪惡的迫害下,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決心堅修大法,跟上正法進程、跟隨師父,堅修到底。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張佩蓮 2004年9月8日


嚴正聲明

在過去遭受邪惡迫害期間,一切不符合法的言行,全部一律作廢。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做好師父要求我們做的三件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荊建鑫 2004年8月4日


嚴正聲明

一九九九年7.20以後,被迫所寫的「思想認識」,所講的言不由衷的話,聲明全部作廢。所做錯事向師父懺悔。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吳耀虎 2004年9月4日


嚴正聲明

我在99年7月20日以後所做所說的不符合大法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廢。今後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一切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李惠君 2004年9月3日


嚴正聲明

99年,我對邪惡說過「不去北京」和邪惡叫我的親人寫過的東西一切全部作廢。全盤否定舊勢力對我的一切迫害。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郭連雲 2004年9月16日


嚴正聲明

我在邪惡的殘酷迫害下,所說、所做出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在做好三件事中,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王嵩 2004年9月11日


嚴正聲明

我在1999年7.20被迫害中,所說、所寫的」思想認識」和「具結書」一律宣布作廢。所做錯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張雅娟 2004年9月14日


嚴正聲明

我在邪惡迫害下在「保證書」上簽過的字現聲明作廢。今後我要加倍努力維護大法,按照師父安排的路堅修到底。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陳雅明 2004年9月16日


嚴正聲明

我以前所說、所寫、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文章和事全部作廢。今後要堅修大法心不動,圓滿隨師還。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龐吉太 2004年9月16日


嚴正聲明

從即日起以前在邪惡迫害下,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要加倍努力學法,挽回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蘇東喜 2004年9月9日


嚴正聲明

大法被迫害以後,由於自己認識不清,被迫所說、所寫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一律作廢。洗刷污點,堅定正念。

許桂花 2004年9月6日


嚴正聲明

我在被迫害下,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馮奕芳 2004年9月3日


嚴正聲明

在2001年春節,我在洗腦班上寫了一些違心的話及「不煉功」的承諾,現聲明作廢。洗刷污點,正念正行。

李桂蘭 2004年9月4日


嚴正聲明

我以前所說、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堅定修煉,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張偉 2004年9月8日


嚴正聲明

以前說過「不煉功」的話,現在聲明一切作廢。堅持修到底。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夏梅蓮 2004年9月


嚴正聲明

自從修煉以來,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決心堅修大法,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李文志 2004年9月16日


嚴正聲明

我在強化洗腦及殘酷迫害下,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到底。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王淑豔 2004年9月1日


嚴正聲明

在2000年7月底,我在洗腦班上講的違心的話及「不煉功」的承諾,聲明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應月娣 2004年9月4日


嚴正聲明

99年7月在公安局簽字畫押的一概作廢。堅修大法,做好三件事。

蔣寅慧 2004年9月16日


嚴正聲明

我叫汪迂康,妻子韋鳳玲。在被迫害的日子裏我們老倆口由於學法不深,怕心重,多次被脅迫寫了保證書,做了對不起大法事,這裏我們嚴正聲明,所有做過的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言行全部作廢,我們一定珍惜師父再次給我們的機會,做好正法的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

汪迂康、韋鳳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