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高校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部份案例(三)

【明慧網二零零四年九月二日】(明慧記者方洪整理)北京高校眾多,彙集了全國許多知識精英和芸芸學子,其中許多人也是法輪功修煉者。常言說:「全國看北京,北京看高校。」從1999年7月開始,江澤民就非常重視在北京高校系統內迫害法輪功,李嵐清就親自蹲點清華大學,調查、處理所謂法輪功問題。江氏一夥為了迫害法輪功,在北京市教工委成立了專門迫害法輪功的610辦公室,通過各校黨委一、二把手強制在京的各高校,逼迫修煉法輪功的教職工、學生放棄信仰。對於不放棄信仰的學生和教職工,市教工委610要求各單位上報名單,由 610統一組織(每人須交四五千元)到臭名昭著的團河洗腦班「北京法制培訓中心」,實行封閉式的強制洗腦,時刻用污衊法輪功的音像書籍內容灌輸。對於經反覆洗腦仍堅持信仰的法輪功學員就直接送勞教,而北京市教工委的610始終是背後的操縱者。它以此方式迫害了駐京各高校的無數個堅持「真善忍」的修煉者。

在洗腦班,北京市教工委610要求各單位派人對本單位的法輪功學員進行一對一每天二十四小時寸步不離監視看管,不許學法煉功,不許打電話,並且每天向其彙報情況。另有保安每天早上「護送」(使用暴力手段強迫)這些法輪功學員從住所送至團河,晚上再由這些保安由團河接回。每天晚上,除了單位的「陪護」人員外,這些保安整夜值班,有在樓道站崗的,有在樓外巡邏的,以防被抓來的各高校的法輪功學員跑掉。

這些品學兼優、學有所成的高級知識分子,本來可盡自己的責任,為國家、社會作貢獻,卻在江澤民一夥的迫害下,遭受不白之冤。下面是北京部份高校的師生或校友遭受迫害的案例,這一部份包括下列高校:

中國政法大學
北京廣播學院
中央財經大學
中國人民大學
中國音樂學院
北京郵電大學
北京外國語大學
北京理工大學
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
中國礦業大學

* * * * * * * * *

* 中國政法大學

◇龔成喜,男,25歲,中國政法大學95級行政管理專業本科生,原籍新疆烏魯木齊市。在校期間擔任班長、校演講協會主席,曾是硬筆書法一等獎獲得者,他是正直善良、品學兼優的好學生,口碑極佳。1999年暑期過後,校團委將他父母從新疆叫到北京,以中斷學業要挾二老逼迫他寫放棄修煉法輪功的保證書。他被逼向政府請願、上訪,呼籲停止對法輪功的造謠和鎮壓,還煉功的合法權利。1999 年10月底他在向政府上訪的途中被便衣抓到了天安門分局,受到非法審訊和體罰、毒打。不久被校方強制休學一年,由父親接回家鄉。

2000年9月休學期滿由父母送回校,校方因他「復學申請」中「認為和平上訪沒罪」不合「要求」而遲遲不予復學。2000年12月20日,他在北京大學分校和平散發法輪功真象材料時,被分校七八個保衛人員發現並當眾毆打後,綁架到北京昌平公安分局看守所拘留。2001年1月22日未經任何審判質證程序,他被一女警察宣布判勞教一年,他問判決的法律依據是甚麼,女警支支吾吾說你自己查去,龔成喜就拒絕在勞教通知書上簽字。在勞教所裏,他拒絕閱讀誹謗法輪功的「教材」而遭毆打、體罰。2001年3月1日,他被從北京市勞教人員調遣處押至北京市團河勞教所二大隊。2001年5月份,他以絕食的方式抗議謊言洗腦,拒絕觀看污衊法輪功的錄像片,後被送入集訓隊,警察將他四肢綁在床上,並遭強行插管灌食,飽受了幾個月慘無人道的身心摧殘,而他仍然堅定如故。2001年底,本已到期的他由於不轉化又被非法延期10個月,人已經被迫害得消瘦不堪。他在累計被非法關押兩年之後,於2002年12月19日,龔成喜成功衝破囹圄,堂堂正正地走出了團河勞教所。2003年8月不幸再度被綁架,下落不明。

◇遊兆和,中國政法大學哲學副教授。遊兆和教授在1999年7月20日之後,曾到天安門為法輪功請願,回來後受到學校的壓力。2000年7月被夜半敲門的警察無故抓至海澱看守所。遊教授怒斥:「你們這是法西斯的行徑!」遭到管教的毆打。回來後,學校與派出所逼其參加洗腦班,遊教授堅決抵制。據悉,遊兆和已於2004年開始恢復教學。

◇丁克勝,1999年7月畢業於中國政法大學,分配在河北省廊坊市文化局。後因單位逼寫保證書,被迫辭職。2000年7月22日,因去天安門打法輪功橫幅被抓,隨後又被帶回廊坊,毫無音訊。

◇孫震,男,28歲,吉林省德惠市人,1998年10月開始修煉法輪功,1999年畢業於中國政法大學。1999年畢業後分配到北京武警總隊,因他堅持信仰,北京武警總隊拒絕接收。1999年11月份進京上訪被警察綁架押送回德惠市,在德惠市拘留所關押15天放出。2000 年7月20日他進京上訪後被警察綁架,由於他不報姓名住址,在北京××拘留所關了20多天。後來警察從學校了解到他的家庭住址。8月10日他被當地公安局押送回德惠市,看到他的人說他當時面黃肌瘦、兩眼深陷、衣服襤褸,他在德惠市看守所關押7天,被勒索1500元所謂遣送費後釋放。2002 年7月22日,他和一位功友居住在昌平,這位功友在送資料時,在另一功友家被懷柔公安抓捕,在警察的高壓迫害下,說出了他。警察到了住處,見人已搬走,由於房東不明真象告密,懷柔公安局國保支隊警察又找到了新的住處,把屋中所有的東西(電腦、複印機、手機、各種證件等)一掃而光,然後把孫震與女友一同帶到懷柔公安局。孫震後來又被送到北京市洗腦中心;孫震的女友被關在懷柔拘留所一個月,家屬被敲詐一筆錢後才放出。由於警察封鎖消息,孫震下落不明,生死未卜。

◇樸連英,女,吉林省長春市人,中國政法大學畢業、朝鮮族人,在吉林省女子勞教所被綁在床上說打就打,說罵就罵。她在遭到非人折磨時每頓飯只給2分鐘時間吃完。別人看不過去,就偷偷給她吃的,遭到行惡者斥罵。

* 北京廣播學院

◇北京廣播學院將堅定的法輪功學員調離原工作崗位,是教師的不准上講台,有行政職務的被撤銷,學生被停學。特別是2000年,任勞任怨工作了一年的法輪功學員只因去了天安門年終考核被學院無理定為不合格,因此被取消漲工資的資格。2001年2--3月校方曾配合610辦公室綁架2名法輪功學員進行非法洗腦,並強迫其中一名教授在電視上發言破壞法輪大法,在社會上造成極壞影響。國際傳播學院教工歐陽燕因堅決抵制洗腦而離家出走;信息工程學院教師馬紅雲也因抵制洗腦流落在外時無辜被抓,下落不明。廣院還有一些法輪功受益者1999年7月20以後被迫害得不敢吭聲或被迫放棄修煉導致重病復發。

◇2001年6月14日一早上班前,北京廣播學院各二級學院黨總支以談話為名,將堅修法輪功的學員騙至總支辦公室,與北京公安14處及學院保安一起,突然非法強行綁架4人去團河勞教所參加高教工委舉辦的非法洗腦班。當時動用數名保安人員,不顧學員的強烈指責和抗爭,強行架人,塞進備好的汽車裏。過程中學員曾幾次試圖脫身,途中除工學院教師郭智得以逃離虎口外,國際傳播學院教師滿運涵及學生周雪琳、焦平被送進團河洗腦班。

綁架過程由於學員的強烈反抗持續了一個多小時,很多教工和學生目睹了在光天化日之下綁架事件的整個過程,在學院引起了不小的反響,善良的師生們為之震驚,有的人氣憤,有的人害怕,有的人傷心難過。

◇郭智,女,45歲,原為北京廣播學院青年講師。曾於2000年年底去天安門廣場被非法拘留一個月。2001年初已取得加拿大移民資格的她在首都國際機場過關時被非法截回,後在同年被強行送往團河洗腦班的路上走脫,自此流離失所。

在流離失所期間,北京廣播學院保衛處夏某通過迂迴的辦法多次找她,讓她回校上班,最後通過×××捎給她一封信,信中再次讓她回校上班,並信誓旦旦的保證不送她去洗腦班。為了讓學校更多的人知道法輪功被迫害的真象,她於2001年10月回到學校上班。2002年寒假第一天,北京廣播學院保衛處即協同她戶口所在地派出所將她綁架到洗腦班強行洗腦,春節也未能回家。春節後將她放回幾日,又被海澱區公安局綁架走,遭受凌辱與迫害。2002年「十一」左右被非法判刑三年,北京廣播學院隨即將她「雙開」。郭智家中有年近八十高齡體弱多病的父母及一個上初中的女兒無人照顧,靠父母微薄的退休金艱難度日。

* 中央財經大學

◇白素芹,中央財經大學優秀教師,在2001年2月底的一天早上,正準備去給學生們上課,由於拒絕被單位送「洗腦班」,被迫流離失所。就這樣,單位的不法之徒和警察還到處找她,幾乎所有的親戚家都遭到騷擾;並到處散布謠言說她不上課,從家裏跑掉了;並開車跟蹤她的親屬。害得她有家不能回,工作不能幹。北京公安十四處的警察直接參與了這件事。

* 中國人民大學

中國人民大學被稱為「中國的第二黨校」。江澤民一夥開始迫害法輪功後,中國人民大學積極助紂為虐,一些所謂的「專家學者」紛紛在廣播、電視、報紙上頻頻亮相,大搞所謂的「揭批」,大肆散布歪理邪說,迷惑了許多人。

1999年7月20日以前,在人大校園裏每天早晨有100多人集體煉功。迫害開始後,人民大學黨委、校保衛處和有法輪功學員的院系黨總支書記協同海澱區公安分局、海澱派出所、市公安局文保處先後多次將多名法輪功學員非法送到勞教所和看守所。2001年3月中旬,因為何祚庥要來人民大學作報告,人民大學幹部害怕法輪功學員當場揭穿這根「打人棍子」的醜陋面目,就將4名堅定的學員綁架至「徐悲鴻藝術學院」進行 24小時監控和強制洗腦,另將一人送團河勞教所進行洗腦迫害。何祚庥除了於2001年3月在人民大學開所謂的「報告會」之外,還讓許多教職員工、學生簽名表態,毒害了許多不明真象的人。

2001年3月底,人民大學協同市公安局文保處、市教工委綁架4名學員至團河勞教所進行精神迫害。高壓下的殘酷迫害使4人被迫違心妥協,兩人擺脫邪惡的迫害後繼續修煉,但已流離失所。

◇祁迎春,女,中國人民大學法輪功學員,於2003年5月18日上午在給其以前的朋友曲原講法輪功真象時,被曲原寫一紙條指使別人舉報。110警車停在了樓門口,待並不知情的祁迎春走出樓門時被警察綁架。祁迎春絕食抗議了80多天,被關押在北京女子勞教所,被非法勞教兩年。

曲原,男,30多歲,原在北京廣播器材廠銷售科工作,現與其哥哥合伙開了一家經營手機的公司。這次是祁迎春去曲原的公司,打算約曲吃午飯,卻被曲原暗中舉報。曲原與另一人因舉報祁迎春有「功」,各討得賞金5000元。

◇王桂菊,女,62歲,家住中國人民大學,首鋼冶金研究院退休女工程師。2001年4月其工作單位首鋼冶金研究院曾強迫王桂菊參加萬人簽名表態,遭王拒絕。2001年5月中旬,海澱派出所、首鋼冶金研究院和人大居委會共十幾人堵在她家門口,強行將她綁架到新安女子勞教所洗腦班,她被迫違心「轉化」。2001年9月底,王桂菊在明慧網上發表「嚴正聲明」後被迫流離失所。2002年4月27日,她在人大校園內被海澱派出所和人大居委會綁架,5月中旬被迫害致死,北京當局對外稱王是「跳樓自殺」,並不讓王桂菊來京親屬接觸任何人。

王桂菊因堅持修煉法輪功,2002年4月初被迫與丈夫離婚,她有兩個兒子遠在日本。消息指出,王桂菊隨身攜帶的財物包括錢包、兩張信用卡、一張工資卡共計2萬多元及手機、呼機均在被綁架時被警察搶走。

◇白少華,男,32歲,黑龍江樺南縣人,1995年畢業於中國人民大學,畢業後曾在北京新奧特集團工作,在他的帶動和感染下他所在的部門從經理往下全部成為法輪功學員,而他們部門僅1998年給公司總部就多創造了200多萬元的利潤。公司老總曾公開說他們公司招聘員工法輪功弟子優先,成為商業界佳話。

1999年7月20日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全面開始後,白少華揭露迫害、講法輪功真象,被當地公安列為重點迫害對像,多次被抓、並遣送回黑龍江省樺南縣關押。前610頭子李嵐清曾親自批示要「嚴辦」白少華。白少華被迫流離失所,後被不法人員懸賞通緝,終於2002年4月10日在北京再次被綁架,並被送至邪惡至極的北京「法制培訓中心」(洗腦班)進行強迫洗腦。白少華連續絕食100多天進行抗議,惡人無法取證逮捕,最後非法判其勞教兩年(2002年10月 15日至2004年10月14日),於2002年12月轉至北京團河勞教所二大隊繼續強迫洗腦,被勞教所列為「重點人物」,從「專管隊」隔離進行重點迫害,幾十天綁在床上,限制飲食及大小便。由於白少華的堅定,他及另一法輪功學員李海林被隔離到集訓隊進行迫害。該集訓隊於2004年大年初一至初五短短五天就把彭光俊電擊毆打致死。警察公開向外宣稱:「白少華不轉化不許離開集訓隊」,並停止了白少華的接見。白少華妻子帶4歲的女兒多次探視被勞教所無理拒絕。

白少華的母親也是法輪功學員,因上訪被警察打傷,至今流離失所,下落不明。其哥白曉鈞,男,35歲,原東北師範大學講師,2000年7月18日,白曉鈞去北京上訪被非法抓捕,被判勞教1年,在長春市奮進勞教所期間白曉鈞的臂、腿被毆打致傷並被感染嚴重疥瘡,生活不能自理。2002年4月,白曉鈞第二次被非法關押在長春市朝陽溝勞教所四大隊並被判勞教3年。2003年 6月初,白曉鈞已被迫害得無法進食,6月底被轉至一大隊,被管教趙建平當著全大隊法輪功學員的面打,7月18日,白曉鈞被迫害致死。

◇何賓,女,1988年畢業於中國人民大學(碩士),深圳市蕖華通訊有限公司董事長,中華慈善總會創始人之一兼永久理事。她於2001年1月25日(農曆正月初二)因為修煉法輪功而被抓,被非法刑事拘留於深圳市南山區看守所。何賓女士從商多年,向國家交納大量稅款,為社會創造了大量的就業機會。她在事業取得成功的同時,不忘回饋社會。她曾向中華慈善總會捐款100萬元,也曾在江西省捐建一所希望學校。何賓女士創辦的深圳市蕖華通訊有限公司(高科技企業),僅1999、2000年就向國家交納稅款500多萬元。公司下屬員工100多人。如此一位樂善好施的企業家竟然被抓,不知根據的是哪門子的法律?

* 中國音樂學院

◇翟社泉,男,碩士(學習美聲),中國音樂學院聲歌系青年教師(教民族唱法)。他自修煉法輪大法以來,不斷用「真、善、忍」要求自己,努力在各種環境中做個好人,在校內外師生和音樂界同行中獲得敬重和好評。他在2000年除夕夜去天安門煉功被抓,在朝陽看守所被拘留一月左右,2000年6月份到北京天堂河勞教所(有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勞教)反映情況,被關在大興縣收容所若干天。為講清法輪功真象,為講一句公道話,2000年9月14日他在回河南老家途中被公安帶走。在沒有任何法律程序的情況下,他被關押在北京朝陽看守所,他絕食抗議達20多天。了解情況的一些師生、同行對公安的野蠻的非法行徑表示氣憤。據悉,翟社泉於2000年11月9日被送團河勞教所勞教。

* 北京郵電大學

◇孫吉良,男,24歲,2002年畢業於北京郵電大學,就職於北京某公司。2003年10月30日,其好友雷江濤(男,24歲,河北晉江人,畢業於河北衡水師專)到北京探望孫吉良。兩人因修煉法輪功,於10月31日,被北京國安無理抓走,下落不明。

◇馮少勇,北京郵電大學博士,在深圳勞教二所受到酷刑迫害。「專管辦」主任蘇怡傑是深圳勞教二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主要責任者,他私設刑室,迫害堅持修煉的法輪功學員,指使惡人對馮少勇施加酷刑,在馮少勇的腰部和腳部酷刑致傷的情況下,仍逼馮少勇在操場上跑步。

* 北京外國語大學

◇劉千,女,北京外國語大學青年教師,因在其宿舍發現2箱法輪功真象資料,被公安人員強行帶走,被海澱分局看守所刑事拘留。

* 北京理工大學

◇北京某法輪功學員(姓名不詳),男,26歲,1999年考入北京理工大學,因上訪學校不准其上學。之後派出所曾對其非法監禁。2000年9月初因被懷疑向網站發送有關郵件被捕和被關押。

* 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

◇周永紅,女,36、37歲,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圖書館職工,於2004年2月下旬學校開學第一天被北京通州區警察綁架並抄家,下落不明。

* 中國礦業大學

◇楊碩,女,約67歲,中國礦業大學教授,在單位工作兢兢業業,從不張揚,不求名利。2001年12月11日外界得知,楊碩在去天安門過程中被警察非法扣押,先後經懷柔一看守所和清河的海澱分局看守所,現被綁架到洗腦班。警察不但迫害法輪功學員,連不修煉的人也不放過,要求單位必須派兩人陪同。楊碩自從被抓,從未透露姓名,是被警察核對照片認出的。從楊碩被抓的消息傳回後,當地派出所從單位的領導和同事都了解到她是一個非常好的人。

◇張娜,女,約40歲,中國礦業大學碩士畢業,北京大學歷史系本科畢業,後任職北京西四中學教師。2002年春節前被非法抓捕,被關押到北京新安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1年半。

(待續)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