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春梅在長春黑嘴子勞教所遭受的殘酷迫害


【明慧網2004年9月19日】馬春梅,女,34歲,吉林省遼源市安時鎮大法弟子,多次因說明真相、證實大法而被非法拘留。1999年9月,因為去京上訪,被送回,非法拘留後罰款1500元說是擔保金。回家後還沒有超過三天,派出所又把她非法抓走,錢也不給了,非法拘押在遼源看守所70天以後送入長春黑嘴子勞教所三大隊勞教一年半。

當時勞教所每天強制勞動十六、七個小時,每天聽到的是奴隸主對待奴隸般的叫罵聲。每天下來幾乎沒有時間煉功,大法弟子利用僅有的一點休息時間煉功,惡警管教說馬春梅影響她們獎金,就向犯人施加壓力打她們,用抹布堵她們嘴,用繩子捆起來毒打。馬春梅的兩個拇指被勒得失去知覺,渾身是傷。

後來勞教所的上級下令百分之百「轉化」。從那時起每天聽到的是打罵聲、慘叫聲、電棍的啪啪聲,聞到的是皮肉焦糊味。開飛機、蹲、死人床、電棍各種刑罰慘不忍睹,每天不讓大法弟子睡覺,不擇手段的折磨大法弟子,把人的精神逼的幾乎到了崩潰的地步。

後來,馬春梅的家人花錢把她保了出去。回家不到半年時間派出所找她了解情況,又把她騙出來,並非法抄家,勞教三年。

這一次在勞教所不讓她睡覺,單獨把她關在一個小倉庫裏,不許和外界接觸,整天被洗腦轉化的人圍攻、欺騙、灌輸謊言鬼話、毒打。有的大法弟子被折磨得只剩下一口氣抬出去(延邊的孟豔喜、趙蓮花)。當時馬春梅被折磨得精神到了崩潰地步,頭暈、噁心、渾身無力,很多大法弟子在這種迫害壓力下手腳不好使。

勞教所欺上瞞下,封閉消息不讓說,還打擊報復知情人,三大隊金麗華管教還說:「××黨就這樣,愛怎樣整就怎樣整」。馬春梅要去告訴勞教所幹部,惡警派專人看管她。在她被逼無奈的情況下,她在食堂大廳幾千人面前,給惡警惡行當眾曝光。當時不法警察們特別怕,馬所長、常科長騙馬春梅出去,兩個男管教對她大打出手,頭髮都揪掉一大縷,掐脖子喘不上氣來。

不法警察們又把她吊在床上一上午,馬春梅陣陣劇痛以後嘔吐,又昏了過去。管教孫佳和席桂榮又把她扣在死人床上三天三夜。她吃不下一口飯,被逼的生的希望都沒有了。不法人員們怕出人命,利用欺騙的手段答應她不再害人,善待這些好人。可是過後他們把她衣服偷偷扔掉了,又偷偷給她加刑50天。用欺騙的手段調撥她和家人的關係。她丈夫因為受打擊太大出了車禍,承受不了這種壓力,聽信了流言,為離婚找藉口,為陷害法輪功做偽證。馬春梅說她丈夫原本心地善良,沒有背後的壓力,她丈夫絕不會做出這種損人害己的事情,因為這些人的煽動造謠,才使她丈夫仇恨法輪功和馬春梅。當時安石鎮法庭的唐庭長和田桂英等逼他們離婚,家產一分錢也沒有給她留下來,枉法辦案,原本很幸福的家被他們活活拆散了。幼小的孩子常常在夢中哭醒喊媽媽。

馬春梅如今沒有了家,也沒有安身之處,生活來源也沒有了。她母親春節為了看看幾年沒見的女兒,打工賺點錢買了點吃的東西去勞教所看女兒,警察竟把60來歲的老人推倒在地,買的水果也撒了一地,理由是不讓帶進去。他母親一氣之下找領導評理,不法人員們又把老人騙出來,不讓見所長,沒有見到女兒反而把老人氣得倒在床上好些天。

馬春梅由於身心受到的傷害和各方面的打擊壓力,常年被迫超負荷勞動,她終於又倒下了。三大隊王森管教、席桂榮大隊長把她拖到市醫院,還罵著「臭無賴、臭勞教」,當時把一個孩子嚇得直哭。常科長還說「你也有今天,像個……一樣」(很難聽的罵人話),罵的話很多。這就是我們今天的「警察」。

勞教所把北京同仁堂的腦清片、解毒片換包裝,變成合格產品;把衛生紙拉來拆開重疊上,包裝成餐巾紙,只求數量沒有質量,根本就沒有消毒,衛生相當差。任務重時中午不休息,因為工作量大,定任務時數量定,大部份都完不成,累的出現病重現象,身體好的每天收工洗漱的力氣都沒有了,不法人員求數量從不管人的死活。

如果上邊來檢查,就把被迫害的大法弟子轉移,一般都把人關在新樓的管教室裏或者廁所裏迫害。把每天十幾個小時勞動讓已經被洗腦的人說成6、7個小時,一來檢查就做好吃的,其實所謂好吃的也是他們內部事先撈走了,剩下只有喝湯,外表顯示形勢大好,掩蓋迫害。

希望大法弟子及家屬和善良人士給以關注,利用各種方式制止迫害,緊急營救獄中的大法弟子。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