瀋陽張士教養院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部份手段演示圖

【明慧網2004年9月16日】瀋陽張士教養院主要集中非法關押瀋陽地區男性法輪功學員,幾年來這裏的惡警直接參與、指使普教人員採用種種邪惡手段迫害了眾多的法輪功學員。以下為幾種酷刑演示圖:

1、上繩綁腿

2002年12月末,張士「小樓」3樓9房,在主管迫害的院長程殿坤、惡警史鳳友的指使下,4、5名惡人將劉憲勇(男,28歲,法庫學員)的兩腿按住,強行做「反盤」打坐姿勢,並用繩子捆緊。又把他兩臂猛背過去,用繩子綁住雙手,另一端吊在床欄上,拉至極限,嘴裏堵上抹布並用膠帶封緊,防止喊叫。這樣每次3小時,每天4、5次,折磨數日,劉憲勇本就瘦弱,常常胃痛,加之在普教四大隊4個多月的高強度奴役勞動(糊梳子盒、插皮子)身體更顯單薄,時間長了,手被勒得不過血,雙腿劇痛,以至後來兩腳腫脹無知覺,無法獨立行走,上廁所需人攙扶。

瀋陽張士教養院惡人還把此招術用在女學員身上,其間被施此酷刑的有夏文(馬三家非法勞教期滿劫持到此)、大連商檢幹部張傑(50歲左右)、瀋陽大東區學員吳豔萍(40歲左右)、法庫學員李愛蓮(30多歲)等,被迫害長達2、3月之久。張士小樓3樓設10個房間,一半以上的房間用於強制洗腦,此間常能聽到房裏惡人施暴的廝打聲和受害學員的喊叫聲,惡警卻不聞不問。

2、吊銬電擊

2003年12末,被瀋陽張士教養院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焦果蓮(於洪區,50多歲)、王永利(新城子區,30多歲)、蔡文章(東陵區,37歲)、國殿會(鐵西區)、陸遠峰、祝紅軍(法庫縣)、吳崇峰(新城子區)、魏長睿、李鐵坤等因在9月末聯名要求停止在接見日踐踏法輪功創始人的照片,張士教養院教導員宋百順採用「分流」手段,把這些學員下放至各普犯大隊「強勞嚴管」,後又逐一送到張士「小樓」洗腦班迫害。教導員宋百順、大隊長陳偉帶領魏茂金、滕府訓、范廣靖、麻志剛等幾名惡警,把學員的外衣扒掉,同時用4、5根電棍電擊學員的嘴、腋下等敏感部位,之後用手銬將雙臂分開吊銬在床欄上,雙腿用繩子綁住,不讓睡覺,由惡人輪班看守。警察們用電棍往法輪功學員國殿會嘴裏電,致其嘴、腮等處灼傷起泡,腫得進食困難。蔡文章的腋下也被電擊。焦果蓮還被普犯捆綁、毒打,行走困難。

3、戴高帽

「幫教人員」用紙摺成高帽,兩邊分別繫一隻水果戴在法輪功學員頭上,旁邊「幫教人員」用梳子梳被迫害學員的眉毛,污辱人格。還用紙筒對其耳朵喊罵大法的話。堅持信仰的法輪功學員因長時間睡眠短缺和體罰,已被折磨得精神恍惚,耳邊大聲的喊罵聲震得頭部和心臟受不了。2001年初,法輪功學員劉建光(瀋陽市大東區)曾被用此方式折磨。

4、用床板毆打

2001年8月,由瀋陽張士教養院惡警史鳳友帶領邪惡的「幫教團」(由張士教養院、龍山教養院的幫教人員聯合組成),到瀋陽市鐵西區精神病院3樓對堅持信仰的法輪功學員強制洗腦。當時在史鳳友的授意下,近10名「幫教人員」圍攻皇姑區學員胡林(男,32歲,航天601所研究員)。史鳳友進來見胡林不妥協,便強令胡林蹲下,用三張疊在一起的床板猛擊其背部,床板折斷。

5、牙刷戳腳心、電棍電

2001年12月初的一天,晚8時左右,邪惡教導員宋百順帶領6名普犯把4天未吃東西的法輪功學員張國義帶到七房,七房三面窗戶,是個二三百平方米的大屋子,無暖氣,平時做儲藏室用,被稱為「天然冰箱」。宋百順讓6個人把他強行按在乒乓球案子上,2名普犯將張國義的手腳按住,每人拿一把硬塑料牙刷,用牙刷柄猛剜其腳心,後來一個姓董的普犯把牙刷掰折,用鋒利處往腳心裏紮、戳,腳心被扎得流血,鑽心的疼。四五十分鐘過後,宋百順又叫幾個普犯把張國義按住,拿來電棍電擊嘴近10分鐘。事後,姓董的普犯私下表示:你們「法輪功」都是好人,其實我也不願意這麼幹,宋百順跟我們說,你不「轉化」,就給我們加期。

6、蹲圖釘

2002年2月的一個晚上,法輪功學員張國義和閆宏偉被帶到5房,24小時不讓睡覺,四五個打手逼張國義蹲在限定的一塊方磚內,蹲不住就會挨「刨跟兒」--用鞋的跟部刨磕後背。其中一人又在張國義的臀部後面的地上擺了一層圖釘,蹲不住就會挨扎,為防止他前傾,又在他前身的地上擺了一層圖釘,剩下的散落在周圍,成宿這麼蹲著。後來蹲得腿沒了知覺,兩隻腳腫得鞋都穿不上。

7、多根電棍電擊

2002年8月3日12點左右,宋百順把法輪功學員張國義叫到隊部,當時屋地中間鋪了一床棉被,周圍站了四五個普犯,桌子上放了三根充足的電棍,牆上還掛著三根。宋百順問張國義有甚麼想法,張國義說按「真善忍」做好人沒錯。宋百順立即命令幾個普犯扒光張國義的上衣,按倒在被子上,雙手反背銬牢。宋百順和大隊長陳偉一前一後坐在椅子上,用2根電棍不停的電張國義的嘴、腋下、腹部和胳膊,宋百順邊電邊罵。張國義感到前胸緊縮,心像往出揪一樣,整個身子劇烈顫動,在電擊過程中手銬深深嵌入肉裏,手腕流血……後來電棍沒電了,他們又換了兩根接著電,在場的另一隊長魏茂金(30多歲)狂叫:「再不行往肛門裏電!」當時在場的還有隊長潘金維(40多歲)。此次電棍電擊施暴近3個小時,張國義的嘴腫得說不出話,腋下、腹部和胳膊等處大面積灼傷起雞蛋大的血泡,整個上身幾無完膚,手腕腫得呈青紫色。看到張國義被迫害的慘狀,六大隊的普犯說:「你們法輪功都是好人 ,隊長下手怎麼這樣狠?」

8、坐小凳


小凳長20釐米、寬25釐米、高17釐米
(凳上擺的是法輪功學員在張士教養院吃的小窩頭)

圖中所示是瀋陽張士、龍山、馬三家教養院學員常坐的小凳,小凳質地為硬塑料,一般學員大部份時間都在上面坐著,導致臀部呈黑紫色甚至潰爛。

9、吃小窩頭

上圖中小凳上擺的是瀋陽張士教養院和瀋陽市司法局新收大隊(原地點在張士張士教養院,2002年夏天遷到沈新教養院)學員吃的窩頭(俗稱「大發」),為玉米混合麵。在新收大隊,惡警暗示牢頭不許給學員吃飽,男學員一頓一個小窩頭,兩勺菜湯,剩下的乾菜和窩頭倒入廁所沖掉。學員要承負高強度的奴役勞動,幹手工活。如完不成定額吃飯時還要被「掐量」──只給半個小窩頭,或乾脆不給,餓一頓。瀋陽張士教養院的這種飲食導致學員長時間便秘(短的幾週長則月餘),上廁所還限時、限次,上廁所時間稍長便遭牢頭毒打、體罰(罰蹶、蹲等)。

另外,張士教養院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其它酷刑手段,請見: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4/8/30/82915.html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4/8/25/82582.html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