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大法女弟子的獄中詩文選編

【明慧網2004年9月15日】

生與死(一)

從親人來看我的那天起,邪惡的計劃就開始實施了,堅持修煉的大法學員每月每人減10分,就這樣我們小隊減很多分。每人每月會少得1分,在遼寧省女子監獄裏很多事是用分數來衡定的,每個服刑人員如果少得了分,就有可能減不到刑,所以今晚開會有人開始罵了,同時今晚有一名同修被強迫放棄了修煉。我在想:我怎麼辦?

早在幾天前,有的大法弟子被整夜吊著,有的被扒光衣服澆水,目地是為了轉化、目地是為了得分,舊勢力的黑手們已經到了最後瘋狂的時候了。

我想起《金佛》的故事,我明白了最後還是一個「信」字。這次是有死亡名額的,所以邪惡之徒更是肆無忌憚。我想不能陷入他們的套子,應該主動。關鍵時刻抓著不放的執著就會讓我掉下去,我讓自己儘量的冷靜下來。

油鍋是人的觀念,跳下去後會發現「柳暗花明又一村」。徹底否定舊勢力的邪惡安排,生死關頭正念正行,至於怎樣走好,需要穩健的走好每一步!

生與死(二)

今天是2004年3月28日,我終於可以靜下心來寫點甚麼了,其實我所記錄的真實,只是我個人的認識,而且每天都在提高。

我明白了一點,煩惱由何而來,其實是我們心中不同程度的裝著怨恨的緣故。我才體會到一個善者的境界,如果我們都能放棄怨,那麼考驗還給誰留著呢?

我們內在的各種各樣的執著,成為它們考驗的藉口,因為我們還不夠純淨;我們對法理認識的不足,導致有些同修人心太重而不能放下生死。五年了,每個人都有過痛苦的經歷,可是我們對法的認識呢?我們的畢業答卷還要醞釀多久,該是我們每一個同修在法理上飛躍的時候了!

交出你的畢業答卷吧!別再徘徊。

3月初,整個監獄好像空氣裏都充滿了血腥味,短短的幾天時間,在一種強大的惡勢力下,有些同修紛紛被逼轉化,我們小隊也轉化了好幾個人。有三天的時間我總是流著眼淚的,三天過後,我卻開始笑了,因為我發現在一時間的重壓之下,我的怨和恨都消失了,那是因為我又明白了一些法理的緣故。緊接著它們要我們每天收工後再聽它們的轉化課,就是輪流著兩個人給你讀書,說服你轉化。有窮凶惡極謾罵的,因為這個月每人少得了兩分。我一直沒有動心,曉之以理的跟她們講,慢慢的有的人特喜歡跟我聊,每天的兩個小時倒成了我與她們溝通的好機會,她們會提一些問題,由我來回答。我知道你若是不明白法理,只是死堅持,自然就圓容不好。

一位大姐,修煉前,她家在經濟上非常富有,她不安於享受榮華富貴而真心修煉,一切按真、善、忍做。邪惡打壓後,她放下生死,堅持真理,一直用善心對上門騷擾的各級官員講法輪大法的種種美好。一心想打壓的邪惡者不聽她在實踐中的真心感受,把她非法判了9年有期徒刑,至今被非法關押了很長時間了,歷盡監獄裏的風風雨雨,她還是微笑著,只是瘦了一些,我知道這次她也一定受到了衝擊。

我很喜歡她往日的孩子般純真的微笑,好像宇宙的微笑都屬於她似的,無論經歷怎樣的迫害,她都有微笑。從前她每天早上出工時,從我窗前經過,她總是微笑著,有時會豎起大拇指;有時會念念有詞:「麵包總會有的!」[編註﹕正法弟子應更有信心的徹底破除舊勢力安排,早日走出牢獄,更自由的證實大法,更廣泛的救度世人]。

她在我們大隊,口碑非常的好,連最壞的犯人也說:「挑不出她的毛病,這樣的人被關押,真是一種罪!」

同修們:為甚麼不把你們對法的認識寫出來呢?多少世人在迷中無奈的徘徊著,對於精神領域的探索,正是人們缺少的。

通過實修,我越發感受到了法輪大法的高德、美好和神奇;我越發知道,無論在任何環境下,師父的法理都是最高的,完全按師父的要求去走,才是解決問題的最好辦法,也是唯一的辦法。我悟到後,頭腦裏衝進一股清亮的暖流,讓我周身舒服、頭腦清晰、視野開闊。

2004年3月20日

《獄中吟》

《獄中吟》自序

我曾經是個迷途的孩子,只是善良的本性讓我跟從了善。我選擇了修煉,選擇了同化真善忍「返本歸真」。而我竟被無理非法判刑九年,如果善良有罪的話,陽光也是有罪的。

在大法被非法迫害的四個年頭裏,在無比的艱辛歷程中,使我對大法的美好有了更深刻的認識。「兩點之間直線最短」曾經繞了無數,到頭來還是死路一條,因為背離了善,幸福其實就在善中。而現代人正在拋棄的就是最珍貴的善,因而在精神與肉體的痛苦深淵中不能自拔。我看見了你們,我有萬語千言要對你們傾訴,可是邪惡阻斷了我們之間溝通的路。

今天,我用一支粗糙的筆說給你們的,是用我的一棵心編結而成的,終於能對你們傾訴我的萬分之一,這是遺憾中的萬幸。所有的詩都是我幾分鐘之內完成的,再銘記於心裏,這是大法賦予我的智慧,也是善讓我對你們傾訴。請支持修煉人,那麼善良也會支持你。

其實 所有的
痛都來源於我們內心的冰血
當我明白這一點時
我看見太陽從濃霧裏探出頭來
我們在至惡中已度過了四個年頭,我領略了你們不曾看到的罪惡,越是在惡中,我越是感到惡的窮途末路,因而更加對善進行稱頌。如果讓我重新選擇,我仍舊會選擇這條艱難的同化真善忍之路。在獄中的種種感悟,讓我以詩歌的形式表達給你們:

驀然回首

發現冷漠淚水漣漣的站在我面前
它露出了真實面孔
那是因為多少年之後
冷漠竟還伴隨我左右
我被它美麗的外表所迷惑
直到今天才看清它的模樣
這時
它在痛苦中已將我領了很遠
冷漠是一座冰山
阻隔了你、我的心靈之路
還有甚麼比這樣的事
要讓人心痛

2003年12月26日

月落西斜
又一個白晝從東方升起
所有的鳥兒都鳴叫
勤勞的人民都早起
睡夢如一束束柴禾
被束在日頭邊上
所有的語言
又開始了新的旅程
所有的心
都在七上八下
所有的安寧
都恬靜如水
寧靜得更寧靜
煩躁得更煩躁
只有起點
沒有終點
時間給我們準備了一份盛宴
一個信字就是我們的請柬
醒來的時候
你就要面對流水
是讓她流去你塵埃
還是讓她白白流走
這是你自己的選擇
你可以快樂
也可以煩惱
但你只能善 不能惡
所有的行為都會
開花結果
你會選擇善因
還是選擇惡果
2003年12月6日

過程

其實考題在那 答案也在那
只是缺少中間的部份
要我們求證
其實
最重要的是過程
而不是結果
因為結果就在那
只是要求比去求證為甚麼
只有走好每一個過程
你才能到達結果
一個個美好的過程
就是一個個美好的結果

2003年12月11日

成長的痕跡

能不放下所有的重負
擔心總是隨時發生
表情總是忽冷忽熱
目光總是結滿霜花
怨恨總是如青草
蔓延天涯
能不放下所有的重負
就像太陽從不乞求別人的照耀

思想

我們每一個純正的思想
都是一個正神的形像
如果每個人都是一個宇宙
那將有多少純正的
思想之神
而我們頭腦中不正的思想念頭
卻是我們要拋棄的
否則 它將主宰你
你思想達到的高度
就是你的境界
一切 皆因思想的改變而改變
讓所有的怨恨
從今夜碎裂吧
讓我
毫無保留的放棄

信是一位美麗的女神
而懷疑是醜陋的常人之心
它會讓你回不了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