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集團「毀不了她的心,就毀她的容」(圖)

【明慧網2004年8月22日】2004年8月中的一個週末,紐約曼哈頓街頭,行色匆匆的路人不時停留在一張展板前,專注的眼神中寫滿了悲憤和震驚。


瀋陽魯迅美術學院財務處法輪功學員高蓉蓉

高蓉蓉2004年5月7日被酷刑折磨,臉上是電燒灼傷。照片是受傷10天後拍攝的

那是一個美麗的面容被毀掉的悲慘故事,毀容前後的照片對比讓人心痛。

故事的主人叫高蓉蓉,瀋陽魯迅美術學院財務處職工,因不放棄修煉法輪功,被非法關押在瀋陽龍山教養院。2004年5月7日,高蓉蓉遭到龍山教養院二大隊副大隊長唐玉寶、隊長姜兆華從下午3點至晚上9點多鐘的連續6小時的電擊,造成她的面部嚴重毀容。

這張毀容的照片,讓來去匆匆的紐約人也感受到了受害人的那份掙扎,多多少少能想像得出惡人們的那份喪心病狂。

如果我們把焦距對準高蓉蓉被毀壞的面容,把鏡頭推向那慘絕人寰的6小時,目擊唐玉寶、姜兆華把高壓電棍無情的烙上高蓉蓉美麗面頰的整個過程,那將是怎樣黑暗的一個時刻!人們將見證到惡徒們沒有人性的變態發狂的獰笑,將感受到一個弱女子為堅持自己的信仰而承受的撕心裂肺的痛苦與煎熬!

在生活中,毀容──這個令人不寒而慄的字眼──常常是伴隨著巨大的想讓人生不如死的報復和仇恨。龍山教養院的工作人員同高蓉蓉也許素不相識,如何能生出如此大的仇恨,要置高蓉蓉於生不如死的境地?

一切的一切,都是因為江澤民及其幫兇妄想鏟除法輪功。面對法輪功學員對「真善忍」信仰的堅貞不屈,江澤民不是放下屠刀,而是變本加厲的要搞洗腦轉化,不轉化就是酷刑折磨甚至從肉體上加以消滅。

被毀容後的高蓉蓉,在長期的折磨下,從2004年8月9日起尿血、不能進食進水,整個人瘦成一副渾身帶傷的骨架,(瀋陽)中國醫科大學(「醫大」)第一附屬醫院一再下病危通知,但龍山教養院的上級主管部門瀋陽市司法局拒不放人。瀋陽龍山教養院對迫害高蓉蓉一事經「研究部署」,2004年8月15日,龍山教養院主管迫害的院長李鳳石對每天監視高蓉蓉的屬下布置說:「如果發生死亡事件,馬上通知龍山,馬上跟‘醫大’要死亡證明。」

這就是蓄意虐殺,而且想達到殺人不見血的效果。

龍山教養院院長李鳳石對手下惡警執法犯法不但不管,反而對高蓉蓉說:「這是專制機關,手銬、電棍是幹啥的?不信治不了小小的高蓉蓉。」曾有兩名法輪功學員,王秀媛和王紅,在龍山教養院被迫害致死。據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調查,2001年年底,龍山教養院由於迫害法輪功有「功」,得了40萬元獎金。

中國民眾大都知道中國警察、監獄的素質差,侵犯人權嚴重,連中國官方近來也公開承認這一點,並揚言要治理整頓。江澤民集團獎勵的「先進單位和個人」卻是屠殺自己善良百姓的單位和個人。這僅僅是下級執法單位素質差的問題嗎?

根本不是,而是江澤民系統性的迫害法輪功的結果。可見,江澤民對法輪功的迫害,就像一座山,擋在中國人權進步的道路上,而且,在不斷的「培養」出魔鬼化的警察,對百姓充滿仇恨的警察,敢幹出給百姓毀容這樣傷天害理的事的警察。

這樣喪心病狂的警察,今天能對善良的法輪功學員毀容,明天能保證他不對其他他們「攥在手心裏」的百姓做出甚麼嗎?不能保證,因為江澤民是在變異、剝奪一個警察做人的起碼良知,是在灌輸「扼殺不了精神就蹂躪生命」這樣邪惡的理念,是在破壞整個社會的道德基礎。面對這些對法輪功學員下毒手的人,人人都不會有安全感的。

我們必須制止這場迫害。

在紐約曼哈頓街頭,一位當地的白人女士路經法輪功學員舉行的酷刑展,非常急切的問道:「我能做些甚麼來中止這場虐殺?」 她說她是「奧林匹克人權觀察」(OLYMPIC WATCH)的成員,非常清楚中國在人權問題上掩蓋得非常嚴重,並用經濟利益來同西方作人權交易。她非常珍惜法輪功學員敢於走出來揭露江澤民集團對法輪功的迫害,希望法輪功學員能堅持不懈的做下去。

只要迫害不停止,法輪功學員就一定會繼續揭露迫害、講清真象,包括制止對高蓉蓉的虐殺,和不讓高蓉蓉被毀容這樣的慘劇再發生。(明慧記者歐陽非撰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