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600元到6萬8千元

【明慧網2004年7月4日】我認識李佔鮮已經快兩年了,他與千千萬萬人一樣,很普通,很平常,因為我天天和他打交道,也沒感覺他有甚麼特別。

一天,有人告訴我說他是煉法輪功的,我這才注意他,看上去他身體很好,幹活像年輕人一樣。我問他有多大年紀了,他說50多歲了,我非常吃驚,看來電視上講法輪功這不好,那不好,也不全對,起碼強身健體還不錯啊!經常有人向他問法輪功的事,但我不願聽,還制止他,「你不要講,你一講我就頭痛,心情煩躁。」這樣他就笑笑不說話了。

2004年春節,李佔鮮撿到600元錢,當他把錢交給失主郴州五交化氣站楊師傅時,很多人都說這個人真好。李佔鮮每天汗流浹背的奔忙也就是一、二十元錢,撿到的現錢卻不要,看來,煉法輪功的人道德還真高尚。

2004年6月9日,他妻子彭秀蓮撿到郴州空調設備廠工人廖湘雲一個內裝有6萬8千元的包,在沒有任何人看到的情況下,竟在路邊等失主半個小時,將錢如數奉還,而且不要任何報酬。只是說:「我是煉法輪功的。」

此事傳開,街談巷議,很多人都感到不可思議,有了解內情的人說:「他家因為煉法輪功從99年7.20後就基本沒發過工資,而且他們多次被公安抄家,抄走了大量金錢財物還不給手續,610還說要整得他傾家蕩產,老李曾多次被抓進監獄,受盡了酷刑。現在一家人都沒有工作,一個小孩在上大學,正是用錢的時候呀。」

我聽了這件事吃了一驚,立即找到李佔鮮,問:「你們法輪功道德真是太高尚了!但我不明白為甚麼有人會到天安門自焚呢,還有,那些殺人、自殺的是怎麼回事呀?」他笑了,還沒說話,旁邊的人就七嘴八舌地說開了,天安門自焚是栽贓陷害的,自殺和殺人也是誣陷法輪功的,接著還給我分析各種細節,說得我茅塞頓開。我問他們,你們怎麼知道得這麼多呀,他們說,法輪功的真象資料到處都是,你看看就全明白了。我想,像這樣的好人好事應該大力宣傳表揚才是,我每晚都看湖南郴州電視台的「天天播報」,但是始終沒看到播報彭秀蓮拾重金而不昧的事。聽說,失者到銀行去存錢,告訴別人錢失而復得的事時,人們都驚怪,問是甚麼人撿到他的錢,失主卻不敢直說,只說撿錢的人是煉甚麼功的,反而是銀行職員大聲說:「我知道了,那一定是煉法輪功的!」失主這才說:「對,對,對,是煉法輪功的!」

在中國,人們僅有的一點良知,被強權壓制著,不敢講真話,不敢講公道話!那些拿著納稅人的血汗錢,而幹著傷天害理的壞事的貪官們摧毀的正是千百年來社會的基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