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縣的三位書記

【明慧網2004年6月25日】某縣一名大法弟子在1999年7.20到北京上訪,被縣公安局劫持到保定拘留所;回家後又被縣610和鎮政法委書記,強迫她寫所謂保證書;緊接著又採用恐嚇、偽善、哄騙等方式逼迫她上電視誹謗大法,這位大法弟子不配合邪惡的要求。

這個書記妄想借用打壓法輪功學員升官,又怕自己丟了現有的職權。他絞盡了腦汁,一刻不停的做迫害大法弟子的惡事。他一有空就向大法弟子說:「求求你了,你就上一次電視吧,要不然我就沒有飯吃了,就算你救我一次。」這位學員被他的假可憐所動,就想,不能因為我把他連累了。不情願的答應了,但是她一上電視時,一句話也沒有說大法不好,電視卻報導了謊言。

這個書記這樣幹,目地是為了靠迫害大法學員升官。時間不長,他就得了肝癌,上北京大醫院治療了不到一年就身亡,花了一筆醫藥費,肚子脹得鼓鼓的,整天痛的像小鬼叫,官不但沒有當上,還把命搭上。

第二個政法委書記,剛上任就時不時的找這位同修做所謂的「思想轉化工作」,讓她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同修為了救他,不想看到他可悲的下場,就真心的向他講清法輪大法的真象,告訴他不要像前面的那位書記追隨江××迫害法輪功,結果把命喪了。這位書記一聽,馬上就明白了,就不再說了,從此再也沒有找過這位同修,時間不長,這位書記就調離了工作。

第三個書記,從始至終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可見人們都在逐漸從欺世的謊言中清醒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