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同修探討「猶大」問題(三)


【明慧網2004年7月31日】(接上文)

四.幫助走錯路的同修的體會

走過這段坎坎坷坷的路,我們應該相信,這麼洪大的宇宙大法,任何人學了,都不可能完全感覺不到他的好,大多數人都不可能故意去背離他。

這些走錯路的人在糊塗的狀態下做出的事的確可惡又可憐,但他們不是那麼可怕、也不是那麼可恨,所以我對他們沒有仇視,更沒有懼怕。我剛見到她們的時候,因為想救她們,專注的望著她們,甚至拉著她們的手,認真聽她們的想法,腦子裏轉得飛快,以大法來分析他們邪悟的問題,然後用討論的口氣把我的想法講出來。他們當時說:「××好,××好。」我不明白為甚麼這麼說,問:「咱們說的完全不一樣,你們為甚麼還說我好?」他們說:「你非常講道理。」當然,由於自己還有未去的人心,我不能說我當時肯定不會受到他們的一點污染,但心裏想的是救人,在大法中就都能被洗淨。

不管他們在這件事上對大法和我個人甚麼態度,我都會和他們保持聯繫。只要聯繫不斷,我就有機會下次把他們說過來。

我從來沒有把別人定成猶大,走錯路的人反而基本都能歸正。而且現在我看的是他們心裏仍然相信師父和大法、只是在怕心下不敢承認,其實還能接受大法的法理,那我就用一種圓容的方式,讓他們不會害怕,同時講出的還都是正的東西,讓他們再次沐浴大法的美好和溫暖。甚至沒有指出他們哪髒,他們已經被洗刷了。

因為我和他們交心,他們也就和我交心,他們會告訴我他們實質的想法,我就更清楚病因在哪,更能找有針對性的辦法去治療。如果只看表面,就會像西醫治病那樣,用重錘砸得人家直蹦,流很多血,弄不好根還折裏邊了。

同修提議說,應該把他們的邪悟理論總結出來,逐條加以分析。我覺得網上這類文章已經不少了,包括我自己也寫過。大家已經歸納、分析的很全面、很透徹了。這些文章也起到了積極作用,如果需要,可以把它們歸為一類,同修再需要時,上明慧取一下再用就可以了。我現在體會是,具體的某一個問題怎麼解釋並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我們的心態,只要我們想幫助他們,慈悲、寬容的心態就能很快使我們把不了解的變成了解的,把不知怎麼做的變成會做的。

當初我剛開始幫助他們的時候,由於不了解他們,我還要聽完他們的每個說法後再一條條去講解。就像一個剛學功夫的人還要學招數,等招數使用熟練後就可以靈活運用,當他內力很強時,就無招勝有招了。現在已經太清楚他們的內心狀態了,我根本不用去問、去提他們具體有甚麼「認識」,可以簡單說:「我把這件事就看作是對全宇宙生命的一次品德的大曝光。現在這個世界上還想變好的人已經碩果僅存了,大法弟子想變好,卻要受到這樣的懲罰,搶奪他們的財物,破壞他們的家庭,讓他們付出鮮血和生命的代價。看到這些殺人放火的事,應該怎麼做呢?」這些曾經修過大法的人畢竟比一般人本性善良,很多人馬上就會良心發現,從那些細枝末節的是非紛爭中跳出來,考慮大是大非的問題。就這麼簡單。

五.到底應不應該幫助走錯路的同修

在我們做這些事的過程中,時不時會聽到一些同修的反對意見:「他們不值得救。」「沒希望了,他們回不來了。」「誰愛修誰修,即使只有一個人修成了,師父也讓他當宇宙。」「你們救不了他們,是大法救了他們,他們都有師父管,你根本就不用管。」「你們太執著他們了,現在的當務之急是救度世人。」

我想說說我的想法:我們是正的生命,應該慈悲為懷;我們是正法弟子,考慮問題應該站在救度眾生的基點上;師父講了很多法,還是應該全面的理解。

當今世上的人都是來源層次很高的,都不是來當人的。大法弟子相對來說更高一些,是非常珍貴的生命。這些人能在第一批得法,是師父最先要救度的眾生,而且師父在《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等經文裏很明確的說,正法時期一旦結束他們沒有下一次機會。對於他們自己來講,反差是這麼大,所以他們還是值得我們去幫一幫的。與其看著他們墮落下去,還不如儘量拉一把。

我們的實踐證明大多數人都有希望,這要看我們自己有多少正念。一度,有一些同修在明慧上發表揭露迫害的文章時,對這些走錯路的同修用了一些憤恨的說法。現在,隨著大法弟子整體的進步,這種現象已經越來越少了。我認為揭露邪惡當然是對的,這些說法在人來講也沒有甚麼錯,但我們畢竟是修煉人,如果能不帶個人情緒,客觀的把事實擺出來更能起到揭露迫害,感動人心的作用。如果那些同修也能注意在這方面多修修自己,這些走錯路的人就從咱們身上看到了大法的美好,會更容易回來。

再進一步說,一個人的承受能力是和他的善心緊緊相聯的,有多大的慈悲,能為別人著想多少才有多大的承受能力。大多數在網上表達對「猶大」們的憤恨的同修,真的從來沒寫過「三書」嗎?海外同修不清楚,難道大陸同修也不知道嗎?當然大家肯定都發表了嚴正聲明,又在努力做三件事了。但在這件事上沒有修出足夠的寬容慈悲,總是一個後患。

「我們還在修煉中,還有最後的常人之心。在問題出現時,一定要先檢查自己對錯與否。如果發現是干擾與破壞,在處理具體問題時對表面的人要儘量平和與慈善,因為邪惡利用人時往往人本身是不清楚的(雖然被利用的人往往是思想不好的人或出現不好思想的人)。」(《正法與修煉》)「猶大」們的種種惡行當然是不對的,但如果我們先檢查一下自己,為甚麼沒能用正念制止他們呢?很多人為甚麼不但沒能改變他們還向他們妥協了呢?事例一中的甲是那裏第一個轉化的,後來他接觸過那麼多同修,為甚麼沒有一位同修能讓他醒悟呢?還一再的隨他而去,使他越來越認為自己認識得很高、很對,還曾經揚言「要把他的思想推廣到全國去。」有錯的只是他們嗎?

如果我們都能指出他們的問題,他們就沒有市場,警察還會利用這些人再做「幫教」嗎?連警察自己都很清楚,他們是沒有本事轉化任何修煉人的,有一些警察後來也能這麼做,也是這些人教的。大陸出現的「猶大」不是一個,而是一批,這裏沒有我們自身的問題嗎?當我們認為所有「猶大」都不可救要的時候,我們完全盡了我們的努力了嗎?

師父的確說如果只有一個人修成就讓他當宇宙。但師父還說「我不希望一個學員掉下去,但我也絕不要不夠格的弟子。」(《排除干擾》)「師父要挽救一切眾生,」(《大法堅不可摧》)這才是根本原則。從我個人來講,只是希望師父的意願能更多的實現,主尊的意志是天象,「天象變化下面要是沒有人去動,還不能給常人社會帶來一種狀態,也就不稱其為天象的變化了。」(《轉法輪》「殺生問題」)所以我們幫助這些同修只是順應師尊的意志在行事。

我也不認為是我個人把他們救了,能度人的永遠都是大法。我覺得與其說是師父讓我們救度眾生,還不如說是師父給了我這個舊宇宙中的生命一個能走向未來的機會,讓我們在這些救度的過程中,逐漸放下自我,學會為別人著想。我們只是按我們在法中證悟的理去做。但是那種認為不用管他們,等著他們自己回來的聽天由命的消極心態是不對的。雖然有些以前學法較好,執著不大的人自己學一段時間的法能清醒,但這些人整體上能出現這樣的問題就是因為執著與不會學法。他們有些還在看《轉法輪》,但在觀念的障礙下往往都是反向理解,就像事例二里的乙,到後來覺得這件事已經離她越來越遠了,甚至連看書的興趣都沒有了。所以他們那種「自修」真是很難讓他們再回來。我們更不可能等著師父到這裏來親口對他們說,所以碰到他們該說就說一說。

正法中的方方面面都是互為依托,整體存在的。認為幫助走錯路的人是耽誤救度眾生是割裂的看問題。

首先,大法弟子本身就對應著無量的眾生,還有很多弟子是不同宇宙體系派來的代表,他們能夠在大法中修成,將使整個體系同化大法。比如甲、乙、丙都是老學員,回不來不可惜嗎?

第二,就像乙在糊塗的狀態下,海外同修都已經講過真象的外國人她還想反著向人家說,這些學過大法的人的負面言行對世人造成了很多矇蔽,起了很大的反作用。但如果明白了,又是一個救度眾生的力量。

第三,就像我曾經在黑窩裏一度讓丙清醒過,但她一回到其他走錯路的人那裏,又被影響了。如果不是這樣,她能少走近兩年的彎路,當時要是能有更多的人來做這件事,大家彼此呼應就好了。走錯路的人形成了一個勢力網,他們在互相牽制,繼續坑害著其他同修,對於正法來說這是多大的損失呀。我們應該齊心協力突破他們的勢力網。如果能讓他們明白過來,很多人還會去找以前受過他們影響的同修,正法弟子就會越來越多。

所以他們本來自身的基數就非常大,如果能把負數變成正數,裏外裏差太多了,一邊減少著毀滅眾生的勢力,一邊增加著救度眾生的力量,這可是一筆大帳,我們不能不算。

這些年我們從來也沒忽視過對世人講真象。倒是認為「你們太執著他們了,現在的當務之急是救度世人。」的同修講的不是很多。這裏有沒有這些同修的消極、推諉、恐懼等因素呢?在我看來如果不對世人講真象根本不能算作是大法弟子。真修弟子交流中如果還要強調為甚麼要向世人講真象就太離譜了。我們強調幫助走錯路的同修是因為這個問題在大陸還沒有得到充份的重視。

當然給走錯路的人講可比給世人講要難的多,也危險的多。所以還是不要強為,但善待他們,使我們形成一個正的環境應該是大多數弟子都能做到的。還有一些同修在勞教所等地方身經百戰,沒有對他們的懼怕也不會受他們的影響,如果身邊有這樣的人,有機會就幫幫他們吧。

我這次在舉例中講的具體做法並不重要,每位同修都可以根據自己的能力和對方的條件有針對性的去做,我想說明的只是小標題的這幾個問題,而且心態是最重要的。

今天所談的只是我修煉過程中、現在這個狀態下的認識,歡迎大家參加這個題目的討論,拿出自己最好的辦法和見解,互相指正,比學比修,共同提高。謝謝大家。

(全文完)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