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險惡陰毒的謀殺與不見血的奪命

從南非雇兇謀殺案看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的陰毒手段


【明慧網2004年7月3日】6月28日晚發生的南非槍擊案的表象結果是,載有五位法輪功學員的車上,只有司機DAVID LIANG一人雙腳受傷,車輛受損。有些人似乎對此不以為然,好像這對於一起高速公路上遭遇黑槍掃射的嚴重案件來說,結果並不使人感到那麼惡劣。其實,如果注意到一些細節,經過冷靜的思考,就會對於其中更大的陰險有所了悟。

* 南非蓄意謀殺案目地──車毀人亡 掩蓋證據 逃脫罪責

該案的陰險在於:製造車毀人亡的慘案,達到既殺人滅口,又得以逃脫罪責的險惡目地。

從被兇手擊中的車輛所留下的明顯彈孔來看,被擊中位置都是與車輪位置平行的低位;受害人DAVID LIANG雙腳嚴重受傷,車輛受損。兇手的目標顯然不是人,而是射擊車的底盤、輪胎或者油箱,而不是針對人。如果射殺人的話,應是高位射擊。DAVID LIANG的腳傷,是由於低位射擊造成的,具有極大射殺力的AK47槍王的子彈穿透了車體。

當時法輪功學員的車以大約100─110公里/小時(約65英里/小時)行駛在限速120公里/小時的高速公路上, 兇手低位射擊的目地顯然是要打爆輪胎甚至油箱,從而使車子在高速行駛狀態下,產生滾翻、起火甚至爆炸,最終車毀人亡,並從而掩蓋槍擊證據。

南非警方在極其慎重處理的前提下以「蓄意謀殺」立案展開調查,顯然是事出有因。

儘管雇兇謀殺的險惡陰謀沒有得逞,但是透過對種種事實的理性分析,人們可以看到其中背後那個真正元凶的陰險和惡毒。

值得強調的是,這種陰險的虐殺在中國大陸迫害法輪功學員中也很多,其中典型的手段包括灌食、約束衣和對正常人使用各種摧毀神經與肉體的不明藥物等。

* 摧殘性灌食──奪走百人性命

作為醫院通常使用的灌食是一種救死扶傷的醫療手段。但是在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中,灌食卻完全不是「救死扶傷」的意義,從操作人員、執行手段、使用器具和所灌內容等方面看,完全不是人們從醫療灌食的印象去理解的那種概念了。

野蠻灌食作為摧殘法輪功學員的酷刑手段,在迫害中被全國持續而廣泛地使用,從案發地點上看,遍及全國各勞教系統甚至醫院。許多迫害案例顯示,中國勞教所對絕食抗議迫害的法輪功學員進行灌食不是出於人道目地,而是明明白白的折磨,其中掩藏著很多的陰毒和險惡。

灌食的操作人員往往不是醫生護士,而是由若幹警察或者勞教人員強行將法輪功學員捆綁起來,用刀子等鐵器強行撬開嘴和牙齒,致使受害者嘴唇被撕裂、牙被撬掉、喉頭嚴重受傷。然後用又粗又硬又髒的非醫用膠皮管或塑料管,根本不塗潤滑油或潤滑粉,從口腔或者鼻腔捅入食管,很多時候伴有反覆插管,插進去、拔出來,再插進去、再拔出來,或者在插管過程中反覆抽拉管子,導致口腔、鼻腔和食道損傷出血,巨痛,噁心、嘔吐、劇烈咳嗽。

所灌「食物」是超濃度鹽水、生玉米麵加水、辣椒水,甚至烈酒與刺激性藥物。被灌食的法輪功學員有的被辣椒粉撒進眼睛裏、口腔中,劇痛難耐;有的食物被灌入氣管造成肺部損傷;有的因管子插入肺管而導致劇咳以致窒息死亡;有許多法輪功學員當場被折磨死去。所有的法輪功學員被灌後都口鼻流血,腹部嚴重鼓脹,胃部灼痛難耐;有的被灌食後大量吐血。

這種明顯的以摧殘為目地的灌食是重複性的,目地還是持續折磨,在無法忍受的痛苦中折服人的意志,以達到上面下達的「轉化率」指標。

據統計,被摧殘性灌食致死法輪功學員佔被迫害致死人數的10%。

* 「約束衣」──殺人不見血

所謂「約束衣」,是一種衣形酷刑用具,此衣由細帆布製作。從前身套進在後背結帶,衣袖長出手臂約25公分,衣袖上有帶。失去人性的警察將「約束衣」給不屈的法輪功學員穿上,將手臂拉至後背雙臂交叉綁住,然後再將雙臂向上過肩拉至胸前,再綁住雙腿,騰空吊在鐵窗上,耳朵裏塞上耳機不停的播放誣蔑法輪功的言論,嘴裏再用布塞住。據目擊者證實,一用此刑者,雙臂立即殘廢,首先是從肩、肘、腕處筋斷骨裂,用刑時間長者,背骨全斷裂,被活活痛死!

明慧網報導,某省司法機關知情者透露:「約束衣」酷刑和虐殺手段是由中共中央「610辦公室」及其操縱下的司法部推廣使用的。

2003年4月,中共中央「610辦公室」與司法部在河北省召開現場會,會議要求在全國勞教系統開展代號為「春雷行動」的專門針對法輪功學員的「集中轉化行動」。在該會議上,中共中央「610辦公室」及其操縱下的司法部強行推廣河北及山西某勞教所的所謂「轉化先進經驗」──即「約束衣」酷刑!要求各地勞教所必須照此辦理。

隨後在6月4日,從河南省十八里河女子勞教所傳出了三名法輪功學員突然死亡的消息,經證實,這是勞教所放手使用「約束衣」酷刑釀造的慘劇;6月15日又有消息透露,從4月22日起,該勞教所又有數名法輪功學員被此刑虐殺,其中包括60多歲的老人。

據知情者介紹,各級「610辦公室」對「轉化」規定了硬性指標,並與警察個人的職務升降、工資、獎金、待遇掛鉤,在中央「610」的指令下,各級地方「610」逼迫並唆使勞教所及其警察作惡。在虐殺事件發生後,中央「610」還明確表態:對相關勞教所及責任人不得追究。

* 陰險施用各種有害藥物 ── 數千人受迫害,十數人死亡,涉案病院近百

明慧網2004年3月3日刊登了遼寧大連港務局一名退休職工的來函,詳細敘述了被旅順215部隊精神病院注射有害藥物摧殘的經歷,令人觸目驚心。以下這些片斷中詳細記載了精神病院對法輪功學員暗中進行的見不得人、陰險狠毒的迫害。

「我在精神病院被關押了四個多月,每天被藥物折磨得昏昏沉沉的,並伴有噁心、四肢無力,全身水腫,整個人變了形。最痛苦的是和那些瘋子生活在一起,每天上午必須和瘋子到俱樂部搞‘精神療法’──唱、跳。我每次只能坐在最後一排背法[背誦法輪大法經文內容]。

「四個月後,科主任與我單位聯繫,我被單位接走。科主任一直把我送到門口,他臉上是一副愧疚的表情,我有些不解。我出去後不久,眼睛開始爛了,睜眼都很困難,耳朵內外爛得流黃水,頭皮、脖子等處都爛得很重,流黃水,並且又癢又疼,鑽心般地難受。這時我才明白科主任的表情意味著甚麼,原來,他知道給我吃了甚麼藥,藥物會導致我怎樣的痛苦。

「後來,看到網上有不少法輪功學員被關在精神病院遭受迫害,有一位法輪功學員問大夫,我與你無怨無仇,你為甚麼要這樣對待我們?大夫說,沒辦法,上面叫這樣做的,我們不能為了你們而丟了飯碗,你們也別亂跑,跑出去也沒甚麼用,你們出去不爛掉也得死掉,醫院也沒辦法。

「從2000年夏天出院就開始爛,直到現在,耳朵內外和頭皮都還有幾處流黃水,2000年至2002年,整整兩年,爛的最厲害。我如果不是法輪功修煉人,確實就爛掉了。見到我的熟人,看我的樣子慘不忍睹,了解我的經歷後,都哭了,說××黨做事太損了,傷天害理呀!」

據不完全統計,濫用精神病治療手段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案例遍布全國各地,數千名精神正常的法輪功學員被強迫關進精神病院、戒毒所,許多人被強迫注射或灌食多種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被施以電刑及長時間捆綁、灌食等虐待,其中許多人被長期監禁,甚者達兩年以上,他們有的因此雙目失明,兩耳失聰,有的全身癱瘓或局部癱瘓,有的部份或全部喪失記憶,有的精神失常、痴呆,有的神志不清、精神錯亂後失蹤,有的導致內臟功能被嚴重損害,死亡者達十數人。全國各地至少有近百所省、市、縣、區精神病院參與了迫害。

從曾慶紅南非雇兇謀殺案,到江氏集團在迫害以「真善忍」為修煉準則的法輪功學員中所推廣使用的種種殺人不見血的邪惡手段,越來越多的人已經清楚的看到,江氏集團以「真善忍」為敵,其本性瘋狂、陰險、殘暴和無所顧忌。譴責與鏟除這個人類的毒瘤,不僅是世界未來的需要,也是我們每個人的共同責任。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