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真象的工作與修心性


【明慧網2004年7月29日】大法的工作也要組織、管理,我們的管理是鬆散的管理,和常人社會中的組織管理最根本的區別在於法輪大法修煉者參加大法的工作、活動是自覺的,沒有人強迫你參加。比如說,參加××黨,必須提出申請,經過審查、批准,由兩個黨員介紹,才可以加入,每月還要交納黨費,參加組織活動等等。但是這一切組織上的手續、組織形式對法輪大法來說,都不存在。但是,法輪大法工作不等於不要管理。還有一個特點是,法輪大法弟子參加法輪大法的工作,參加法輪大法活動也是提高心性的過程,同樣也必須用真善忍的標準來要求自己。反過來,我認為,在法輪大法的工作中存在的問題也是反映我們大法弟子心性上的問題。

我來到洛杉磯幾個月,參加了當地法輪大法的各種各樣活動,我看到的,聽到的,談談自己的一點看法。我是2月26日來到洛杉磯,很幸運,第二天參加了做蓮花的工作,第三天參加了法會,第一次見到師父,第四天參加了遊行。第二天參加做蓮花的工作中,我第一個感覺是海外的大法弟子非常忙,第二天要開法會了,準備工作還沒有做好。但是,接著我又感到,第二天要開法會了,蓮花還沒有做出來,遊行用的花車還沒有做好,這也是我看到的在大法工作中存在的問題,而負責這項工作的同修下午還出去買材料,到5點多才回來。還有幾個同修在家裏等著,甚麼事情也做不了。

大家的心情都非常焦急,是可以理解的。在大家都沒有親自做過的情況下,更要善於聽取對方的意見。弟子之間為了強調個人意見,火氣很大,相互指責,你爭我吵,到晚上10點多,有一位弟子心情非常難過,大家不歡而散。其他幾個同修只好回去,還有幾個同修繼續做到凌晨2點多,最終完成了蓮花的製作。

第二天的法會可能因為會場的布置問題,法會推遲了45分鐘。幾千個大法弟子,每個人浪費45分鐘,這就是一個時間的大浪費,這的確是個問題。在國內,我看到了師父在講法中談到大法弟子之間存在的問題,到美國的第二天,就讓我看到了這個問題,當時我想:「師父看問題真是一針見血,現在我來到美國,我也要注意和海外大法弟子之間如何相處的問題。」

時間過去了幾個月,5月23日芝加哥法會上,師父又再一次提出這個問題。師父說:「你們注意了沒有:我們有許多學員是不能被別人說的,一說就火,一說心裏就受不了。這個東西呀已經非常的突出了,你們仔細想一想,連我這個師父都說不了你們的,」幾個月的美國生活,我感到,在海外,真的很自由,我不存在著被抓,被關的危險。那我怎麼提高心性?

師父說:「心性多高,功多高」。我們大法弟子要經常參加大法的工作,參加大法的各種活動,在大法的工作中,在大法的活動中我如何修心性,提高心性?這是我來美國後,經常要想的一個問題。同修中存在的問題也是我要引起注意的問題,也是大法工作中的問題,我們每一個大法弟子都要關心大法的工作。有時,我也問自己,這件事情,如果由我來做,由我來負責的話,我能做得好嗎?我是不是按師父的要求做了?

我認為,召開法會,遊行活動都是大法中非常重要的活動,在召開法會,遊行活動的前一天,在正常情況下,所有的工作都應該準備就緒。

7月4日美國國慶,我們法輪大法參加遊行,同樣在遊行的前二天,又在趕做遊行的橫幅到凌晨深夜。為甚麼不提前做好準備?有的同修說,「我們這裏都是這樣,已經習慣了。」

參加反酷刑展,事先沒有申請展地,我們去了,最後還要搬走,這也是我們工作中出現的問題。當警察要我們搬走時,有的同修提出:「我們發正念,清除邪惡。」我認為,在這種場合,不一定合適。

7月20日,在中領館燭光守夜,悼念為大法而受邪惡迫害致死的1014位國內大法弟子,這是非常嚴肅的事情。7.20前後幾天,我的心情非常難受。有時,在打坐中不知不覺流下眼淚。在美國,白天大部份大法弟子都在上班,大家都很忙,有的弟子可能晚飯還來不及吃,就趕到中領館參加悼念活動,我也深受感動。7點半,採訪的記者準時來了,而我們4、5個弟子就在中領館正門前挑垃圾,不能用的蠟燭、用過的舊紙袋挑出一大袋。為此,悼念活動又不能準時召開。我想,這個簡單的工作要是在家裏做好的話,不是很好嗎?

有一階段,我參加發送報紙的工作,我發現存放報紙的汽車庫裏的大法資料擺放的非常雜亂,用過的橫幅、SOS的T恤衫、錄像帶等到處都是。後來,有一位同修提議,我們進行了汽車庫的打掃,整理。我認為,大法資料,橫幅,SOS的T恤衫的錢都是大法弟子省吃儉用的錢買的、做的,我們每一個大法弟子都要珍惜,對大法的書要珍重,同樣,對大法的資料,大法的橫幅,大法的錄像帶,凡是大法的東西都要珍藏。

我們這裏,有一位70歲的同修,她的兒子平常只給$20零花錢,一年只給一次$300,她除了給二個孫子、孫女買生日禮品外,拿出$200給大法,她能這樣做,真的很不容易。大法弟子的錢都是省吃儉用的錢。有的大法弟子買了布給大法,做出成品後,又沒有用,我也提醒過:「我們是不是真的需要做,做了不用也是浪費大法弟子的錢。」有的同修聽了不以為然。

在國內,我的一位朋友是合資企業的副總,她對我說:「你們法輪功錢很多,一個星期的春節,你們發來的傳真就有一大疊,有的內容也差不多。」我想,她的意見也要引起我們的思考。講清真象,同樣也要注意方方面面的問題。

我還聽同修說,我們每次參加遊行,都要新做許多條橫幅,而且每次遊行都要丟失橫幅。有的同修還說:「遊行丟失橫幅,沒關係。不是我們用,就是讓其他地區的大法弟子用,都一樣。」我認為,不能這樣看,我們是大法弟子怎麼能讓大法的東西丟失呢?我們為甚麼不珍惜大法的東西呢?我想來想去,這還是我們心性上的問題。

以上,只是在我們在大法工作中存在的一些問題。我們心性提高了,這些問題也就不存在了。我們大法弟子中存在甚麼問題,師父都能及時的給我們大法弟子指出,問題是我們大法弟子是不是按師父的話去做。

師父5月23日芝加哥法會上說:「在講清真象中揮霍大法弟子省吃儉用用來做資料的錢,我一直在告訴你們做甚麼事首先要先想到別人,你們在使用大法弟子的錢物時想過這些嗎?邪惡是無孔不入的,你們一念一行邪惡都在虎視眈眈。你們執著甚麼邪惡就加強甚麼,你們思想不正它們就會叫你不理智。」(《2004年芝加哥法會講法》)

我想,具體提幾點建議:

1.有的同修用大法弟子的錢出面做大法的事情時,是不是也記記帳。收多少,用多少,用在那裏,有的錢該花不該花,能省要儘量省。另外不要搞成集資,否則也是違背大法修煉原則的。
2.用過的橫幅,有的還很新,收拾好,洗乾淨,還可以再用。
3.大法的各種資料,要有專人負責,進多少,發多少都要有統計。
4.SOS的T恤衫不要放在倉庫裏睡覺,反酷刑展,遊行時還能穿,還能用。
5.用過的多下來的材料要專人保管好,下次還可以再用。隨便堆放在倉庫裏,時間一長,就成了垃圾。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