擺脫變異的思維 走正我們的路


【明慧網2004年4月29日】最近一段時期,中國大陸又掀起了對大法弟子新一輪的抓捕迫害,而遼寧地區表現得尤為嚴重。僅從3月底到4月初這短短的幾天時間,瀋陽、葫蘆島、朝陽和錦州及其周邊地區就有幾十人被惡人綁架,抓捕的時間幾乎是同時進行,遭受迫害的絕大多數都是各地區的協調人和資料點,而且惡警採用了手機定位的辦法,頻頻得手,顯然是蓄謀已久,有備而來。

從我們當地的情況看,邪惡迫害的幾年來,這種事件幾乎是周期性的發生,而且每一次都損失慘重。面對這麼大面積的破壞,如果還是單純的從技術角度和某些執著心上去找原因,顯然是不夠的。眼前所發生的這一切表現的背後,有它更深刻的原因和為正法所利用的因素,而大法弟子從中將如何去認識和面對,這才是最關鍵和最重要的。

宇宙的正法所經歷的每一重大過程,在世間都會有一個與之相對應的表現。在最近的兩次講法中,師父都談到了正法已經是在「宇宙之外」了,已經是在做那些能夠使這個穹體存在的最後的因素了。那麼這一過程,也必然要在人世間有所反映,同時也必然對大法弟子在世間的證實法提出新的要求。如果不能清醒的認識到這一點,那麼我們就不能夠在整體上跟上師父正法的進程,相應的也會帶來不必要的麻煩。最近在大陸發生的這一輪大面積的瘋狂抓捕,我想,不管是舊勢力的黑手還是爛鬼所為,有一點是肯定的,邪惡一定是抓到了我們很大的把柄。

人有人固定的一套思維程序,在這樣的思維模式中,我們所產生的任何想法以至行為,都是人。在一億年漫長的歷史歲月中,神為了讓今天的人類能夠得法,極盡心力,造就了豐富的人類文化與思想,在中國則表現得更加具體和深刻,因為法要在這兒傳,事要在這兒做。只是我們應該清醒的知道,這一切,也僅僅是為使今天的人能夠得法修煉而奠定的基礎而已,而人類的歷史和文明無論怎樣的輝煌燦爛,作為修煉的人最終都是要放棄的。在這種放棄中,最不易使人察覺也最難放棄的,就是億萬年來造就出的這種人的思維模式和支撐這種模式的一切因素,如果不能認識到這一點,我們就無法做到在正法的最後,擺脫人的束縛從而走向最終的圓滿。在我看來,這正是舊勢力的黑手敢於鑽空子並持續迫害的根本原因。

正法幾年來,大陸資料點一直是邪惡破壞的主要目標,也是所有大法弟子最牽腸掛肚的地方。於是,這些年中,圍繞著資料點的如何運作,同修們提出了許許多多想法和建議,其中被幾乎所有人都認可的一種方式就是資料點的獨立運作、單線兒聯繫。自從去年幾乎也是這個時候,我們當地又有幾名在資料點間搞協調的同修被惡人抓捕後,同修們就吸取了教訓,開始推行資料點的獨立運作,但一年後的今天,當我發現這種所謂的獨立運作與從前相比並沒有甚麼本質區別的時候,又有一批協調人被抓捕了。

就最近在遼寧地區發生的大規模抓捕事件,已有幾篇同修的體會文章在明慧網發表,其中所列舉的諸多現象,在此不再贅述。只是有一點,我在想,類似這樣的事件,為甚麼每隔一段時間就發生一次呢?回到網上重新搜索,查看以前歷次發生的類似事件後同修們所寫的體會文章,所提到的事發原因和當事人的種種表現,與今天相比較幾乎是如出一轍!類似於「幹事心」、「妒忌心」等執著似乎成了所有搞協調的人揮之不去的夢魘。難道真的是這些執著害了他們嗎?一批「骨幹」同修進去了,又一批新的「骨幹」同修頂了上來;一個庫房被邪惡破壞了,又一個新的庫房建立起來;許多同修都為大法弟子這種前仆後繼的精神感動和驕傲,在痛心和感佩之餘,我也在想,難道這也是正法所經歷的「必然」嗎?還是我們早已經陷進了一種固定的思維模式而不自知?

在中共近百年的獨裁統治中,在無神論思想的指揮下,所採取的一切統治手段都是變異而又邪惡的。在所謂的社會主義計劃經濟體制下,在一黨專政下,一切都要統一運作、按部就班。三個人做事都要先選出一個領導,在變異的長官意志下,搞甚麼舉動都得先「統一思想」,不同意還得反覆的作「思想政治工作」,不同意也得同意,做事貪大求全求集中,搞攤派、搞串聯… …在無孔不入的邪惡思想灌輸下,在這樣的大環境中,也同樣在培養著人的奴性思維。一代一代的中國人變得越來越麻木,潛移默化中對這種變異的思維模式已經司空見慣、習以為常,烙印之深,透徹骨髓。作為從小到大都泡在這樣環境中的任何一個中國人,無論今天的思想怎樣開放,只要在這樣的環境中,就擺脫不掉這些變異所留下的陰影。作為得了大法的修煉人,如果不能時刻用法來衡量自己的一思一念,清醒的把握好正法修煉的基點,那麼這些變異的思維模式就容易起作用。如果這樣的事情發生在協調人身上,問題就會變得嚴重,由此產生的影響後果也就更可怕。

回想幾年來我所接觸和了解的一些地區協調人的工作方法和資料點的運作方式,這種變異的思維模式在正法工作中表現得處處可見、如影隨形。通常的表現是一個人要負責幾個資料點。既然負責,那麼一個負責人同時知道幾個資料點的一切情況就成了「順理成章」的事情,而這種「負責」又體現在方方面面,如統一提供原材料,統一提供技術培訓等,有的甚至連日常生活的一些瑣事都包攬下來。在這種近乎全方位的服務中,協調人有了成就感,資料點的同修也往往感覺很「受用」,畢竟幾十年來就是在這種「大鍋飯」的社會生活中過來的。在這些方面,「黨」早已為我們打下了深厚的思想基礎,讓我們即使在今天這樣神聖的正法當中,也要毫無知覺、舒舒服服的走它的路。而從負責協調的人身上所表現出來的常人式的領導思維往往會愈加明顯。在這種變異的思維和運作模式下,不知道幹事的人也容易生出幹事心來,沒有妒忌心的人,在幾個互相負責不同資料點的同修間也容易生出妒忌心來,顯示、攀比也在從中孳生。

同樣可怕的是,在這種模式下,變異的長官意志會使對「自我」的執著越發的膨脹,而那些每天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管做資料的同修依賴心理卻與日俱增,外邊一些人心重的同修又由此對個別協調人生出了崇拜心理;資料點看起來更像個人開的連鎖店,頻繁的法會也變成了常人式的領導講話和動員大會。這一切從人做事的方式中搬來,而又通過「黨」的加工變異後被嫁接到正法工作中的做法,使問題越來越嚴重。資料點的單線聯繫和真正的獨立運作在這種情況下早已變成了天方夜譚。隨著這種變異的思維和運作模式被邪惡進一步的放大,便出現了去年冬天由瀋陽李X召集的那次由省內一些地區的協調人共同參加的七十二人法會。關於那次法會的情況,在明慧網上同修都已經談到了。從各種渠道傳出的消息看,那次交流會上搞的集體給師父拜年錄像、統一搞電視插播培訓、搞甚麼總協調人和選舉各地區協調人把各地串起來的諸多說法,已經遠遠的偏離了方向。這次對幾個地區協調人的大規模抓捕,起因就是從那次法會開始的。大道無形,而我們卻做得越來越「有模有樣」了。

當這場突如其來的抓捕發生時,我正在外地。回到當地的時候,有同修希望我能走出來擔起前面協調人的擔子,我想,大法弟子每個人都是有能力的,藉著這個不是機會的機會,還是讓那些倖存的資料點徹底獨立起來吧。負責協調的人如果在如何理解師父的正法上沒有一個相對清醒的認識,不把自己擺放在修煉人當中,在如何對待資料點這方面,思想不是建立在為資料點的真正獨立運作和為同修走自己的路開創條件上,是很危險的。大法弟子的整體配合要看在揭露邪惡與救度眾生中,能夠在法上達到多大程度的共識。這種整體的配合與協調,是修煉人在法中修出的境界和心性的體現。師父在最近的幾次講法中,都談到了大法弟子每個人都要走出自己的路,學會自己獨立做事,而這一階段也正是師父為讓我們自己鍛煉成熟而給我們提供的時間和機會。所以,跳出那樣的思維,放棄那樣的模式,不單單是為了反過來利用邪惡迫害來實現資料點的真正獨立運作和遍地開花,而是同時也真正的為同修負責,為法負責,為圓容師父所要的負責。也只有這樣,才能走出每隔一段時期就要遭受一次重大損失的怪圈,在正法的最後時刻,徹底擺脫人變異了的思維,唯有走正才能走好我們的路。

學了師父最新的經文,我悟到,如果我們不及時的把此「目的」修改為彼「目地」,那麼在正法中,無論我們通過怎樣的努力所達到的「目的」,都不是師父所要求的正法所要達到的真正「目地」,因為,過程中,我們所採用的方式是變異的。

最後謹以《洪吟》(二)中的兩句詩與同修共勉:


理智醒覺

少息自省添正念 明析不足再精進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