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燒傷患者的情況看天安門自焚偽案的欺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7月25日】有一天,由於工作的原因,我到醫院,碰巧見到一個熟識的人,在醫院的走廊裏溜達。我到近前一看,他的身體上像煙熏過一樣,有的地方剛換過皮,他的兩隻手耷拉著,不能靠近身體。我問他,怎麼了?他說:「讓汽油燒的。」我故意開玩笑的說:「你為甚麼不用藥布包上呢?你看天安門自焚裏燒傷的人都用藥布包著。」他笑著,沒有做聲。

我到醫院的病房裏,完成我要完成的工作。我先前見到的那個燒傷的熟識人到我去的那個病房裏借火,要吸煙。我詳細的問了他被燒傷的情況。他說:「我給單位修理機器,用汽油洗件,洗完件之後,老×(他的一個同事)使用明火給我燒的。」我又問:「使用明火怎麼能燒到你呢?」他說:「是汽油的揮發。」我問他,「被燒多長時間了。」他說:「已經十天了。」

我問他,「你被汽油燒了多長時間?」他說:「只有二三秒時的時間。」我很驚訝的問:「僅二三秒鐘就燒的這麼重?」他又肯定地說:「就二三秒鐘。」我看他身上燒的挺厲害,有的地方褪掉一層死皮,露出新的肉皮,手上燒的像帶戴套一樣。特別是後背燒的更重,燒傷處塗著藥,結了大面積的痂了,有的痂與痂之間還往出流血水呢。當時,我就對病房裏的人說:「你們看,他燒傷已經十天了,都是這樣的,如果用藥布把燒傷的地方包上,後果會是甚麼樣的呢?」病房裏的人說:「不能那麼處理,傷口會化膿的,只能是抹上藥,在空氣中乾著。」我又問:「你們看天安門自焚案中說學法輪功的人去天安門自焚,為甚麼燒傷後,都用藥布包著呢?」病房裏的都說:「那是假的!」接著我給他們講了天安門自焚案的更多情況。

從我見到這個燒傷的熟識人來看:一個人被燒傷後,不可能用藥布包裹著燒傷的部位。另外一點:那個熟識人告訴我說:「當時,我被燒傷後,痛的特別厲害,跪在地上起不來,到醫院扎了一針『杜冷丁』(麻醉藥),才緩解了疼痛……」由此可見,王進東被燒的那麼厲害,還能穩穩坐在那裏,發出那麼響亮的聲音去喊事先背好的「台詞」!是真是假不言而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