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醫院目擊天安門自焚者的假象


【明慧網2004年7月23日】2003年7月,我在北京市豐台區看守所遇到一位20多歲的女孩(犯人),她長得很漂亮,只是左臂上部一條長長的疤痕令人看了恐怖。

我問起疤痕的來歷,她說是一歲多時燙的,本來沒有這麼大。突然她想起了甚麼說:「對啦,我看見過你們在天安門自焚的那幾個人。」我很驚訝:「你怎麼看到的?」她說:「那時我正好去積水潭醫院給疤痕做手術,去手術室必須得經過一條特殊通道。」「為甚麼叫特殊通道?」「就是禁區,嚴禁通行。經過那兒的病房時,隔著玻璃看見了那幾個自焚的人,她們根本不像電視上演的那樣,都跟正常人差不多,當時她們正說話呢,門口還有保鏢。」我問:「為甚麼要有保鏢啊?」她說:「擋記者的,不讓記者採訪。」「你認為她們是法輪功嗎?」「說是練法輪功的,我只是奇怪電視上為甚麼把她們演成了那個樣子,她們也沒燒成那樣啊。」

聽她說完,我很難過。這些被利用的自焚者,她們萬萬沒有想到排完戲還要被滅口。沉默了片刻我問她:「你想過沒有,如果她們真是法輪功學員,記者去採訪對江澤民等不正是個好機會嗎?全世界的記者都來才好呢,那樣全世界人不就都知道法輪功在自焚了嗎?就不用江澤民親自到國外去宣揚了。為甚麼擋記者?因為自焚者不是法輪功,一採訪不就露餡兒了嗎?」她猛醒:「哎呀,我真沒想過,可不是嘛。」我說:「連你看到她們前後不一的都沒想一想她們是不是法輪功,那些看了她們化妝後表演的老百姓就更容易上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