耄耋之年修大法身心康健 迫害無人性殺戮無辜(圖)

——江氏集團虐殺中國老年法輪功修煉人紀實報導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四年七月十五日】(明慧記者黎鳴綜合報導)中國江澤民邪惡集團對於法輪功修煉人的滅絕性迫害,在中國波及了三十個省、自治區和直轄市,直接受迫害的人至少七千萬,其唯一的「理由」就是因為這些人信仰「真善忍」、修煉法輪大法。五年來,殘酷的迫害已導致至少1006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其中不僅包括青壯年,甚至包括未成年的孩子和耄耋之年的老人。

本報導僅以江氏集團迫害60歲以上老年法輪功修煉人的部份案例,真實報導在迫害法輪功運動中中國老年人所遭受的殘酷迫害,幫助人們認識這場野蠻迫害所波及的廣度和迫害的殘酷程度。本文內容包括兩部份:

一、道德淪喪的殺戮──131名60歲以上的中國老年法輪功修煉人慘遭虐殺

二、血腥迫害下中國老人們的苦難遭遇

*  *  *  *  *  *

一、 道德淪喪的殺戮── 131名60歲以上的中國老年法輪功修煉人慘遭虐殺

敬老愛幼是中國幾千年古老文化的一部份,也是全世界所有文明社會的道德準則。可是今天的中國卻正在發生著公開虐殺老人的事件。據明慧網1999年7月─2004年7月中的統計數據,江澤民集團在迫害法輪功的五年中,至少有1006名法輪功學員被證實在迫害中死亡,60歲以上老人有131名,約佔被迫害致死人數的百分之十四,其中年齡最大的是四川省南充市82歲的楊永壽老先生。

被迫害致死的131名老年法輪功學員來自中國各地和社會各階層,他們中有高級工程師、退休醫師、優秀教師、老幹部、老工人、農民和善良市民,在法輪大法修煉中,他們各自都有著身心受益的感人故事。然而在江氏集團對法輪功學員的滅絕性迫害中,他們各自也都經歷了無名的苦難。

* 65歲高級工程師顧傳英被成都市第一看守所摧殘致死

四川省成都市紅光電子管廠高級工程師,顧傳英,女,65歲,家住成都電子科技大學東院。2003年5月23日被建設路派出所非法綁架到成都市第一看守所(郫縣)。她絕食抗議長達1個多月,遭到獄警野蠻灌食,並在此染上疥瘡,致使心力衰竭,危在旦夕,於2003年7月11日看守所叫其家人接回,此時疥瘡開始蔓延全身,並且流膿,全身浮腫,呼吸困難。顧傳英於2003年12月24日含冤去世。

1999年7月20日法輪大法蒙冤,為了維護大法,澄清事實,顧傳英進京上訪,被先後關押於成都市九茹村治安拘留所數次,並曾被綁架至楠木寺勞教所所屬的旅館強行洗腦。面對惡警、街道辦事處及610的惡人,顧傳英從不妥協,一直堅定自己的信仰。對多次上門騷擾的派出所、居委會、街道辦事處的人,她不厭其煩地告訴他們法輪大法蒙受不白之冤的真象和善惡有報的道理,希望他們不要助紂為虐,充當江澤民的陪葬品。就這樣一位在自己遭到殘酷迫害的情況下,還能為別人著想的善良人,卻在如此殘酷的迫害中去世。

* 葉文英老人被四川彭州市610洗腦班活活打死

把上了年紀的老人活活打死,在中國迫害法輪功運動中已是司空見慣,全國各地都有發生,兇手們則在江氏集團的淫威庇護下至今逍遙法外。

葉文英,女,61歲,四川省彭州市人。因修煉法輪功2003年被彭州市610洗腦班劫持,遭洗腦班打手王成東(化名王東)等反覆毒打。手臂、腳骨被打斷、內臟被打傷,大小便失禁。在葉文英奄奄一息的情況下,610歹徒怕承擔責任,於2003年11月28日將她強行送回家。當天,葉文英便含冤而逝。

據目擊者說:一次,洗腦班王東將葉文英叫出監室門,不由分說就猛踢葉文英一腳,王東穿的是尖頭皮鞋,這一腳正好踢在葉文英的心窩子,使她跌出好幾米遠,葉文英張開口半天說不出話來,王東竟然揚長而去。洗腦班羅科將葉文英從一米高的水泥床上倒拖下地,重重的摔在水泥地上,就聽那聲音「嘭」的一下,把所有在場的人都驚呆了。可打手卻說:「這才過癮!」

葉文英被迫害致死後,當局在抓葉文英時收走的存單和現金合計一萬多元也沒有退還她的家人。彭州市610還派便衣監視她的家屬。

彭州市610洗腦班王成東(化名王東)30歲,家住彭州市通濟鎮官田村(一大隊)12組,此人在新疆當兵4年,轉業回家後被彭州市610所僱用,與另一打手羅科經常殘酷迫害大法弟子。他們的嘴上,經常掛著「男不嫖娼,對不起黨中央;女不賣淫、對不起江澤民!」等等髒話。這就是江澤民迫害法輪功運動中被重用的流氓打手。

* 67歲的湖南衡陽老人鐘彥仲慘死於公安毒手

鐘彥仲,男,67歲,湖南省衡陽縣集兵鎮農村信用社退休幹部,是鄉里受人尊敬的老人。2001年元旦節前夕因在本地講法輪功真象被綁架。衡陽縣610、看守所和集兵鎮派出所所長楊增在未給本人和家屬辦理任何法律手續的情形下,非法拘禁老人,逼迫老人放棄信仰交出真象資料來源。警察唆使犯人騎在老人身上,抓住兩耳往前拖,用硬物擊打頭部,老人經常被打的頭破血流。長沙新開鋪勞教所兩位好心人在給老人做檢查時,見到被折磨的不成形的老人,氣憤的指責「衡陽」冒名堂(太過分,不應該),對老人都這樣狠毒。

2001年4月1日,看守所警察又對老人下毒手,老人突然倒在監舍的地上,後被送衡陽縣人民醫院搶救。看守所怕人死在手裏,才強行叫家屬連夜租車把奄奄一息的老人接回家,在離開醫院時,警方仍然向家屬勒索5000元,家人被迫無奈交了2000元,警方沒開任何收據。

老人回家後,由於腦部嚴重受傷,經常迷迷糊糊,長時間昏睡,時好時不好的拖了一年,於2002年5月2日凌晨含冤去世。鐘彥仲是遠近鄉里倍受尊敬的老人,遭此迫害令鄉里鄉親十分不解,不解政府、公安為甚麼對善良的老人下此毒手。

* 年紀六旬的法輪功學員張國慶在福州儒江勞教所被毆打致死

張國慶,男,籍貫河北省,今年60歲,原為副營級部隊轉業幹部,轉業到福建漳州水仙花牌冰箱廠工作,後任生產技術科副科長、助理工程師。

2003年5月31日,張國慶因堅持修煉法輪大法,被綁架並非法勞教兩年。期間獄警以加減刑期和勞動量為誘餌,脅迫和縱容勞教人員林君毅等多人毆打他。2003年10月到2004年1月,犯人打手們幾乎天天毆打張國慶。

2004年1月19日,張國慶被毆打成嚴重內傷,送福州建新醫院搶救,醫院草草應付,當日返回。1月29日張國慶再次出現生命危險,送福州建新醫院搶救並於2004年1月31日身亡。

* 65歲的張全福和兒子雙雙被長春朝陽溝勞教所虐殺


張全福和小孫女

張全福曾患有骨質增生、尿毒症等多種重病,1999年1月修煉法輪大法後,各種病症全部消失,身體健康,精神飽滿。1999年7.20迫害以後,由於身心受益,憑著對國家政府的信任,父子進京上訪,因此多次遭到公安人員上家騷擾和非法關押。最後一次是2002年3月6日晚父子一起再次被公安強行帶走,均被再次非法判勞教一年,關押在長春朝陽溝勞教所。

張全福在關押期間被折磨得肌肉萎縮,失去走路能力,便膿便血,骨瘦如柴,被強行拖著上下樓開飯。於2003年1月2日死於朝陽溝勞教所六大隊二中隊。據透露,張全福臨終前想喝口糖水的願望也被拒絕,臨死之前還被毒打一頓,被值班犯人王福利喚來使去,還被獄警隊長李忠波打嘴巴子。


張全福之子張啟發也被迫害致死

父親去世半個月後,其子張啟發於2003年1月18日被釋放回家,此時張啟發已呈瀕死狀態:身體渾身上下都是傷痕,皮膚又黑又硬,長滿硬刺硬瘡、雙腿疼痛不能行,呼吸困難,口齒不清,排泄困難。於第二天2003年1月19日中午死亡。

* 82歲老醫生楊永壽被當局斷絕生路後離世

楊永壽,男,82歲,家住四川省南充市營山縣青山鄉二村三社。曾任營山縣老林區醫院院長職務。1985年在老林區醫院退休後在營山縣磨子街開濟生藥房行醫。

楊永壽於1995年2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2000年5月去北京依法上訪為法輪功申冤,被非法抓捕回縣關押半月,並被當局勒索現金2000元。2001年1月在營山縣城被第二次綁架,被非法拘留15天。2002年5月第三次被綁架,關押半個月。

2002年9月30日,由營山縣610辦公室下令,將楊攆到營山縣綠水鎮中心醫院嚴密監視居住:不准隨便行走、不准與他人來往、停發退休工資,每月只發給生活費300元。其後見楊永壽被迫害得身體羸弱仍不放棄修煉,就連續兩個月連生活費也不發給,斷絕他的生活來源。楊永壽老人在精神、物質雙重殘酷折磨下,於2003年12月10日在營山縣綠水中心醫院離世,死後3天無人管。

* 以親身經歷講真象屢遭迫害 洛陽退休教師劉玉璞被虐殺

河南洛陽中信公司技校退休教師劉玉璞,60多歲,於1988年患上肝硬化,1993年病情開始惡化,之後的四年中,嚴重的肝腹水使他痛不欲生。在救治無效的情況下,醫生勸其回家調養,並叫其家屬準備後事。1996年,在死亡邊緣的他有幸遇到了法輪大法,從此走入修煉的行列。在修煉中,他按「真、善、忍」的要求,認真學法,堅持煉功,嚴於律己,寬以待人,不到一年的時間,他就從病魔中掙脫出來,紅光滿面,精神煥發。一個60多歲的人,50斤一袋的麵粉,胳膊一夾,一口氣就能上四樓。他常對人說:「我能有今天,都是李老師慈悲救度的結果。」

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對法輪大法的迫害開始了。2000年3月,劉玉璞懷揣以前的病歷、上述材料,根據《憲法》「公民可以越級上訪」的規定,帶著對政府的信任進京上訪,想用自己的親身經歷,向政府講清真象,卻受到拘留十五天的對待。之後是二十天的洗腦班的迫害,從此他被列為洛陽市的所謂「重點人物」,監視對像,家門外經常有人看守,外出有人跟蹤,正常平靜的生活完全被破壞。同年11月,劉玉璞的母親病重,他回老家探望,警察竟追到他的老家去抓捕,因未抓到人,單位公安處的頭頭,左一個電話,右一個電話,催他回來,無奈他只好告別老母,回到洛陽,剛一進家門,警車隨後即到把他強行帶走,關到澗西公安分局拘留所,並被抄家。後被單位洗腦班強迫洗腦近二十天。

2003年11月27日,單位又把他強行送到澗西區「610辦」的洗腦班。在那裏他被兩個人看守,沒有人身自由,每天被迫看造假的錄像,強迫他放棄信仰。洗腦班每天強行送他到「麻辣燙」餐館吃飯(患過肝病的人是不能吃辣的)。整整四十天,一天三頓都是辣菜、辣湯、辣飯。持續幾年的迫害,使劉玉璞的身心受到嚴重摧殘,於2004年4月2日晚11時許與世長辭。

這些上了年紀的退休老人多數是長年疾病纏身,在當今中國大批國營企業倒閉,百萬失業大軍無法安置的社會現實中,不用說治病,連基本的退休養老金都難以保障。還有不少是醫院已通知準備後事的絕症患者。他們在生命進入尾聲的時候聽聞法輪大法真可謂枯木逢春。對「真、善、忍」的信仰使他們找到人生真諦,在規正自己人生道路的同時祛除百病,從此身心健康精神煥發,這對社會、對家庭、對本人是多麼可喜可賀大好事。可是這一切卻成為他們被江氏集團血腥虐殺的唯一原因,每一個老人被迫害的案例,都昭示著這場迫害的邪惡本質。

二、血腥迫害下中國老人們的苦難遭遇

據明慧網2004年7月6日報導,2004年1月1日至6月30日的上半年裏,共有165例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的消息通過民間渠道被證實,75人在2004年內被虐殺。在今年新近的迫害案例曝光中,也有年過6旬的老人。

* 四川廣漢市曾令秀老人今年3月被活活打死在公路上

曾令秀,女,60歲,廣漢市南興鎮民主村7社農民。2004年3月17日早上5點左右,被派來蹲坑專門抓法輪功學員的惡人活活打死在她家附近的公路上。當她的兒子知道時已是早上8點多了,遺體已被交警拉到火葬廠去了。她的家人趕到那兒,只能從穿的衣服才認出來。老人被打斷了一隻手和一隻腳。當時在場的人看到蹲坑的惡人提著的她腳在公路上倒拖著走,慘不忍睹。

* 山東威海老人畢國華今年6月被闖入家中的警察暴打身亡

64歲的畢國華家住山東省榮成市石島鎮北車村。2004年6月4日上午7點左右,畢國華一人在家,榮成市「610」帶7名警察闖入他家大打出手,綁架老人,將老人多處打至重傷,在送往醫院途中死亡。警察對外謊稱畢國華是突發心臟病暈倒摔死。

據親屬所見,畢國華右側頭頂有一個大包,左胳膊彎處有擦傷,很顯然不是摔倒所致。 而認識畢國華的人表示,畢國華身體非常健康,根本沒有心臟病。

* 曾被「五馬分屍」「毒針摧殘」的湖北赤壁市老人劉曉蓮再遭綁架毒打

湖北赤壁鎮63歲的劉曉蓮96年修煉法輪功後受益非淺。58年大煉鋼鐵時,她的雙眼突然疼痛難當,半個月痛瞎了一隻右眼。修煉大法只半個月,她的瞎子眼睛亮了。而且脾氣也變得祥和、慈善、開朗。

自從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以來,劉曉蓮歷盡摧殘,曾在看守所遭到「五馬分屍」「毒針摧殘」等殘酷迫害。明慧網曝光後引起了海內外人士的廣泛關注。參與迫害的赤壁市「610」及「國安」極為恐慌,為了堵住她的嘴,再次把她非法關押起來。

2003年12月29日,赤壁市「610」及「國安」人員,夥同赤壁鎮幹部和婦聯主任余某,闖入劉曉蓮家中,翻箱倒櫃,搶走了1000元錢(法輪功學員送給她檢查被迫害傷情的血汗錢),並威脅其老伴不許動,不許說話。他們將劉曉蓮從三樓一直拖到公路上的警車上,從她腳上扒下襪子來塞住她的嘴,幾個人架住她的胳膊,將她的頭狠狠的壓在車底一個多小時。他們在一間會議室將劉曉蓮折磨得渾身的骨頭像散了架,骨節都要脫臼了,小便失禁,尿流不止,一個星期才好。

2004年元月10日,「610」與「國安」將劉曉蓮從拘留所轉到看守所,還沒進高牆內,看守所所長鄧定生就邊擊打她的頭部邊對她說:「還要給你『五馬分屍』!」(鄧定生是以前用「五馬分屍」「毒針」等酷刑將劉曉蓮迫害致殘的元凶)。

2004年2月19日,看守所副所長錢玉蘭用大頭皮靴瘋狂的打劉曉蓮的頭部,致使她兩眼流血,雙耳出血,血像自來水一樣從鼻子和口中噴湧而出,打濕了她的全身和監室裏的棉被。

3月27日,所長鄧定生將兩個盛滿水的盆子扣在劉曉蓮與71歲的大法弟子黃層秀的臉上。黃層秀的鼻子被砸平了,右臉從鼻子到耳朵劃開了一條大口子,肉都翻了出來,血流滿面。3月30日,看守所惡警怕她們喊「法輪大法好」,將她們關進禁閉室,整天對著她們放高音喇叭,還用腳鐐將她們的左腳鎖在一起。

長期的非法關押與折磨使劉曉蓮失去了生活自理能力,整天癱在監室的通鋪上。兇手們怕擔責任,要她的家人接她出去,家人提出三個條件:一、撤銷判她兩年半的非法勞教決定,為她恢復名譽。二、承擔迫害她的一切責任。三、不許再騷擾她。不法之徒們不敢答覆,就強行把她抬回家。

* 石家莊六旬高級工程師鄭萍再度被綁架

石家莊閥門二廠63歲高級退休工程師鄭萍(女)修煉法輪大法9年多了,煉功前體弱多病,只能勉強維持上班,幾次病倒在出差或外出旅遊的途中。平日心情煩躁,常對家裏人發脾氣,搞得家庭氣氛緊張,十多年前和老伴離了婚。

自修煉法輪功後這9年多沒吃一粒藥,身體比年輕時還好。精力充沛心胸開闊,性格完全變了,對誰都能忍讓。曾照顧不能自理的父母三年,為父母送終卻將財產留給弟妹,使家人深受感動。為了減輕孩子們的負擔,也為了離異多年的丈夫著想,2003年秋天她主動提出和丈夫復婚,因為鄭萍覺得十多年前的離婚是自己執意堅持造成的,心胸變寬大的她為丈夫考慮,主動彌補自己的過錯。

99年7.20法輪功遭迫害後,鄭萍只因為堅持修煉法輪功,向人們講清法輪功真象屢次遭到殘酷的迫害:被非法抄家;幾年來被非法罰款約七千元;非法關押九次之多,期間還曾遭到裕東派出所警察的毒打;曾被非法判勞教三年,在勞教所遭受折磨,被迫害得身體虛弱被保外就醫;後勞教所欲抓回再度迫害,逼得老人流離失所兩年有餘。幾年來不修煉的家人也經常被騷擾。

然而追隨江××的不法官員仍不放過老人,四處追捕,2004年2月28日老人被石家莊裕華分局和槐底派出所在法輪功學員焦彥憔家綁架,據悉目前在洗腦班遭受殘酷的洗腦迫害,不法官員曾去家裏想讓家裏出錢,家人沒配合,後他們又到鄭萍的單位要錢。

* 山東招遠市70歲老人劉書文遭搶劫毒打 今年4月被綁架後下落不明

2003年臘月29日山東省招遠市夏甸鎮金城村黨支部書記郭立兵,夥同其叔兄弟郭建全在光天化日下攔路搶劫鄰村(英莊夼村)一位年已70歲的老年大法弟子劉書文,將劉書文毒打了了半個多小時,搶走他隨身帶的皮包,內有人民幣1505元。

郭立兵等人把劉書文老人其餘的東西和他騎的老頭樂三輪車一塊扔在村東溝裏,並把劉書文打下溝裏。劉書文老人身上多處被樹條劃破。事後還在其他人面前顯耀自己如何打罵70歲的劉書文,恬不知恥。

2004年4月1日晚上10點多鐘,又闖入劉書文家進行非法抄家,把老人強行綁架至今下落不明,家裏只剩下一個孤苦伶仃、雙目近乎失明的老婆子,無人照顧。

* 60多歲的教授王磊老人正在福建監獄遭受身心摧殘

明慧網2004年7月6日報導,福州女子監獄16隊的獄警隊長林燕、副隊長林添鴻在監獄李政委的指使下,以嘉獎、減刑為誘餌唆使犯人蘇璟瑄、施素媛及同號房的一些罪犯殘酷的折磨大法弟子,手段殘忍,天理不容!

60多歲的教授王磊因修煉法輪功被非法判刑關押在福建監獄,受盡了種種非人的折磨,被連續幾天幾夜的罰站,不讓她吃飽飯,幾乎每餐飯吃不到一半,一巴掌打得碗落地,牙、鼻血噴流。使王磊長年處於飢餓狀態,而又要承受超負荷的勞動,她一天天人看著瘦下去。

更惡毒的是,在她上廁所時,大便沒拉完,惡犯就把她拉起來,連褲子也不讓穿,直接拖到號房去打,她常被打得昏死過去。而後又強灌不明藥湯或其它有害物質。有時,待她一熟睡,歹徒們就把她衣服扒光,往死裏打,無恥的用夾子夾她乳頭,拔光她陰毛。殘忍的蘇璟瑄、施素媛兩罪犯用牙齒咬她,咬爛後,再塗抹上辣椒水,使王磊撕肝裂膽的痛苦呼喊。

* 工程師劉鳳蘭在身心煎熬中離世

131位老人被迫害致死案例,直接反映出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運動給中國成千上萬的老年法輪功修煉人帶來的災難。不僅如此,還有難以計數的老人在這種滅絕人性的迫害下遭受苦難,有的被逼迫離開修煉,最後在良心自責和疾病吞嚼中煎熬。

劉鳳蘭是內蒙古自治區牙克石林業設計院工程師,也是牙克石市興安大街上著名的建設銀行辦公大樓的設計者。

1992年退休的劉鳳蘭患有多種疾病,每年都得報銷上萬元的藥費。1996年她與丈夫到哈爾濱看病,有幸與法輪功結緣,修煉法輪功後的劉鳳蘭百病全消,滿面春風,從此再也不用吃藥打針了,徹底擺脫了疾病的折磨,一家人有說不出的高興。單位的許多同事都知道劉鳳蘭因修煉法輪功而病癒的神奇事蹟,有人主動的上門來要學習法輪功。

1999年7月開始,江××違法違憲迫害上億的法輪功學員,劉鳳蘭也是其中一個。她全家被非法監控,警車就停在樓下。一天,她的丈夫(也是設計院工程師)回家也受到非法搜查,手提包被強行打開檢查。當年7月劉鳳蘭去黑龍江省富拉爾基奔喪,竟然有8個警察「保護」,一個60多歲的沒有一官半職的退休老太太受到這樣高規格的「禮遇」並不多見。這樣花著老百姓的血汗錢來迫害老百姓的惡行,在我們國家的歷史上也是聞所未聞。

劉鳳蘭被迫停止修煉後,一下子舊病復發,糖尿病、大腦偏癱都上來了,天天靠吃藥打針維持生命,上下樓需老伴兒攙扶,而且出現眼花嘴歪,吐字不清的症狀。一個修煉法輪功後身心健康的好端端的老年知識分子,硬是被逼著停止了修煉,變成這個樣子,江××是不顧百姓死活,利用手中的權力橫行霸道!

* 河北80老嫗被逼迫致死

河北三河市楊莊鎮本村有一位80多歲的老太太,以前走路一挪一擦的,精神鬱悶,身受病痛折磨。修煉法輪功沒多久,老太太的病就不翼而飛,走路輕盈,紅光滿面。老太太逢人便說:「法輪功真神了,我幾樣病全好了!」

99年7月20日江氏集團對法輪功的迫害開始了,連這八十多歲的老太太也不放過。楊莊村治保主任陶得桂帶著幾個警察到她家嚇唬她說:不許你再煉法輪功了,如果再煉就對你家人如何如何……老太太在他們的威逼下停止了煉功。

從那以後老太太的身體越來越不好,笑容也沒了。嘴裏總念叨「對不起師父,師父這麼好,把我全身的病都治好了,為甚麼不讓煉呢?!」

沒過多長時間老太太去世了。後來,老太太的兒媳婦對一位法輪功學員說:「要不是那些邪惡的東西不讓煉功,我們家的老太太還不至於死呢!」

*  *  *  *  *  *

多行不義必自斃,江氏集團五年來對法輪功的滅絕性迫害正遭到全世界越來越多正義人士的共同譴責,每一個正義的譴責就是對恐怖主義的抵制,就是對人類生存權利的保護,江氏集團被送上歷史審判台時日已臨近。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