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台王原鏗老人因堅持信仰遭受的迫害

【明慧網2004年5月24日】我叫王原鏗,是煙台市福山區高曈鎮王家曈村人,今年72歲。我於1996年11月份得法修煉。沒學法前我全身多種疾病,得法後我的身體全都變好了,各種疾病都不見了,這樣我更堅定了學法的信心,可是自己的悟性差,遇事悟不到自己是個煉功人。

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迫害法輪功開始了,收書毀書。2001年6月份我們幾個同修在一起學法煉功,被不明真相的壞人舉報給派出所,派出所來人把書給搜走,又回來說要給我們書,我們沒有悟到,受騙了。他們把我們都關進拘留所,關了15天,後又送到邪惡的轉化基地10天。我因學法不深,配合了邪惡,在他們寫的揭批書上我按了手印,在揭批榜上寫了名。當時想反正不是我寫的,其實是用了人的一面來認識,消極的承受了一切,但同修的堅定,給我很大啟發,我很痛心,違背了師父的教誨,回家立即寫了嚴正聲明,洗去污點加倍彌補,在正法進程走好每一步。

在2002年9月份,我到外村發放資料時被邪惡壞人看見,可能他報告了村書記,書記叫王富,他又舉報了派出所。2002年9月24日4點多鐘,惡徒在外面叫門,我也沒辨聲音就要開門,我剛從房門一出,就見他們就從我平房上進來了。我被他們連推帶拉上了車,拉到福山區轉化基地,本來不應該配合,不聽他們命令和指揮,但我配合了。但就在這時我的身體突然發抖,他們叫我到醫院去,到了醫院打了吊瓶。後來他們就安排了房間把我關起來,我總想走出去,這裏不是我修煉的地方,再是想絕食,從早上到中午都沒吃。

有一位同修,她的正念強,一切都不配合邪惡,她就喊「法輪大法好!」這也更給我堅定了正念。能接觸的看管人員我就給他講真象,揭露邪惡,後來他們又把我們堅定的四個人搬到三樓,整天在床上躺著。有一次我的兒子女兒女婿來看我,還有孫女。警察把我叫到辦公室,惡人劉錫化對我說:煉功人如何?我對她說煉功的真實情況,她不願聽,還反駁,我就喊了「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他們把我推上了三樓,從此家人來再也不讓見了,兒子、女兒、孫女來多次,他們都不讓見,我兒子兒媳、孫子過年初一來看我,都不讓見,多沒有人性。有一次我的身體不好,我告訴看管人員,他彙報了,他們叫我到醫院,量血壓我都沒有配合他們,我一來的時候到醫院量過血壓高壓220,低壓130,我也沒有怕,他們害怕。

又過了幾天,發現去年我們在一起的一位同修怎麼又來了,原來因為扣她的工資,家裏生活困難,她去要工資,就被邪惡抓來了。這位同修對法對師父很堅定,去年她在轉化班8個月送她勞教都沒有送去,她堂堂正正回了家。到了12月份人數少了,我們又被搬回到二樓。惡警強迫這位同修轉化,把她銬在鐵門框上,腳跟都不著地,她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邪惡打她的臉,打的真夠狠。這時我也喊了「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就是好!」被邪惡的頭子王岳逢打了我的臉,當時就腫起來了,腫的臉都紫青色。第二天下午四點多鐘邪惡的兇手於義思要給我戴手銬,四個人強迫給我戴上,從四點多鐘戴到六點,又過了些日子,邪惡610兇手鄒廣仁來問我的名字、家庭情況、兒女有多少,甚麼職業,問我還煉不煉功,我說煉。

到了陰曆3月24這天,我和那位同修一起喊「法輪大法好!」這位同修被用手銬銬了40多天,惡警強迫她轉化有60多天,這天她又被強拉到教室,她念新經文,惡警加重迫害。我也念新經文,惡警就圍上來了。劉錫化是個副手,上來就打我的臉,邪惡之徒們就把我推到床上,王小成就按著我,還有姓欒的、王守軍、王得福打得我的嘴都張不開,吃飯都很困難。中午同修送來一碗米飯,姓欒的這個匪徒叫我快吃,不吃就倒掉,他把滿滿一碗米飯倒了只給剩半碗,不吃還要倒。下午他們不讓上床坐,叫坐馬札,我說我的腿痛,叫我坐小凳我不坐,他們三四個人按著我,我也不配合,就是不坐。我的腿以前有點腫,開始加重了,腳也腫起來了,有的看管人員看我的腿腫的那樣,他叫我得快治,不然有危險;大便便黑的,口也吐黑的,吐了六七天,他們叫上醫院打針吃藥,我都沒有配合,惡警害怕了。

陰曆四月二十那天中午飯後,二位同修對我說:你都這樣了,你還不對他們說你要回家。一點多鐘經常來看我的一個叫徐建平的人,又來叫我到醫院打針吃藥,我都沒有回答,我和她說:我都這樣了,就這種情況,你們家沒有老人?我有我的兒女我想他們,你去對領導說:我想家,給我的兒女們打電話。她就去彙報了,她又回來對我說,我彙報領導了。五點左右我女兒孫女來了,兒子兒媳也來了,女婿開車把我接回家,都是師父給我安排的路,我就這樣堂堂正正地走出來了,這都是我的經過,所遇所見的。

煙台市福山區高曈鎮派出所 孫良元
電話:0535-6458346 手機:130125995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