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北京朝陽區看守所及精神病院等場所慘遭迫害


【明慧網2004年7月13日】我叫羅紅,女,今年53歲,湖南衡陽市法輪功學員。沒有修煉法輪功之前,我有心跳過速、眩暈病、嚴重風濕性關節炎。1995年我修煉法輪功後,就像換了一個人一樣,甚麼病都沒有了,走路一身輕,真正感到沒有病的幸福。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出於小人的妒嫉,發動了一場對法輪功及其修煉者的殘暴鎮壓。我因不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向政府反映自己修煉法輪功後身心受益的真實情況,說了「法輪大法好」的真心話。卻被非法關押四次,勞教一年,後又無故加教半年,飽受了冤苦與各種虐待。

99年12月18日,我依照憲法賦予公民的權利進京上訪,為大法說句公道話,訴說自己修煉後身心受益的真實情況。買好車票,剛要進站,就被火車站警察以檢查為名把我帶到一間房間,就這樣以「擾亂社會秩序」罪,送白沙洲戒毒所拘留,跟吸毒犯人關在一起。2000年1月2日在戒毒所警察的指使下,吸毒犯人瘋狂打罵法輪功學員,強迫學員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由牢頭喊一個學員的名字,七、八個吸毒犯就一擁而上,把人拖到空地方,扒下褲子,輪番用拖鞋抽打,邊打邊問還煉不煉?學員如回答「煉」,頓時耳光像扇扇一樣「啪、啪」朝臉上猛扇,之後按倒地上拳打腳踢,有的被打的遍身青紫,有的被打得眼睛充血、鼻孔流血,有的臉都被打得變了形了。當牢頭喊到我的名字時,我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一個犯人從兩尺多高的通鋪上使勁推下,重重地摔在地上,我「哎喲」的慘叫聲還沒有落音,腰部又被猛踢了幾腳,接著臉上又挨了好幾個耳光。我的右臂就是當時摔壞的,鑽心的痛,很長時間右臂不能動,至今想要抬起來很吃力,並且隱隱作痛。

2000年4月25日,我再次進京上訪。在天安門廣場,我又被非法抓捕並關押在北京朝陽區看守所。在看守所裏,警察有意不給我們被子,讓我們在冰冷的光板床上過夜。當時我那間房關了好幾名大法弟子,由於我們不服這種不公正的對待,拒絕說出姓名、地址。3天後,警察把我們帶到一排房子前,讓我們看他們是怎樣虐待大法弟子的。我們看到:有的房間的大法弟子被綁在床上插鼻管灌食,有的房間用高壓電電擊大法弟子。見我們不為所動,第四天早上警察故意不給我們飯吃,然後把我們帶到昨天所見的那排房間去灌食。見我們還是不順從屈服,當天下午就把我們用車載到距朝陽區看守所很遠的精神病院。把我們的手腳銬在鐵床上,然後用治療精神病人的電療整我們。我看到鄰床一位學員被電得臉部嚴重變形扭曲,神情非常痛苦。這時我就感覺自己的人中穴、合谷穴和湧泉穴幾個大穴位被扎上了銀針,然後這些銀針上被接通高壓電,頃刻間五臟六腑全翻騰起來,那難受的滋味呀,真是無法形容。我的牙齒咬得「格格」作響,淚水不斷的湧出來,全身都在抖動。切斷電源時,內臟好像被人一扯一扯地往外扯。

2001年1月19日,過年的前幾天,當時我正去買菜,剛走到樓道口就被市瀟湘派出所的惡警給綁架了,惡警來了十幾個人,把我強行拖上車。他們把我送到衡陽市王家灣看守所拘留,威逼我放棄修煉。2個月後,他們達不到目地,便擅自把我送株洲白馬壟勞教所。當時白馬壟勞教所從我的檔案中查出我因不放棄修煉法輪功已被單位開除,所以不肯收我。惡警為了達到勞教我的目地,不斷的用電話跟我單位聯繫,幾個小時後,天快黑的時候,一個我沒有被單位開除的假證明傳真過來,我被惡警硬塞進了勞教所。

一開始,我被送到轉化區。剛一進房間,一群衡陽籍的猶大就哄了上來,像蒼蠅見了血一般,將我圍在中間,把他們那些邪說、下流話、髒話對我狂轟濫炸,脹得我腦子極難受,覺得很累,身心疲憊不堪。這時我正念對著他們說:「你們不修是你們,我要一修到底的,你們不認常人中的這個師父,我就要認常人中這個師父,他是我真正的師父!」之後每天從早到晚都這樣對待我,見我不轉化,就不斷的更換房間用這種方式折磨我,我整天都被圍在這種烏煙瘴氣的「嗡嗡」聲之中。這樣過了四十天,見我堅修大法之心不動搖,就把我下到嚴管隊。

嚴管隊幽暗陰森,與世隔絕,令人窒息,就像地獄一般。我一進來就被強迫坐小板凳,由嚴管隊安排的幾個犯人夾控,動輒挨打受罵。日復一日從早到晚地坐著矮板凳,時間一長,臀部漸漸的發麻、發脹、起水泡、然後潰爛,粘糊糊的都是膿血。有時站立起來,不小心凳子都被粘起。

我看到有一個50多歲的大法弟子,剛進來時體重130多斤,經過一段時間的虐待,只有60多斤了,真是皮包骨頭,就這樣還被兩個犯人夾著坐矮板凳,犯人一鬆開手,她就倒了下來。

自古修煉就沒有罪,我們不是犯人,我們信仰的是「真、善、忍」。我們因堅持修煉而橫遭迫害,即使被迫害,我們仍要堅持修煉。修煉人離不開煉功,我們許多學員就在自己床邊、床上、煉功、打坐等。每當這時夾控犯人便會衝上來毒打學員,有一次我正在床上打坐,被犯人拽著腳用力拖下床來,身子一下子懸空了,幸好我手快抓住了床桿,沒有直接掉下來,否則後果可想而知。

為制止這種非人的虐待,我們開始反迫害,不順從強加的迫害。點名時不答「到」,不配戴勞教標誌的符號等。這樣一來,每次幹警點名時都要強迫答「到」,不站起來答「到」的,幹警就指使犯人把我們「扯直」,所謂「扯直」就是由幾個犯人抱住雙腿往下扯,再由一個犯人雙手使勁抱緊胸部往上提,那滋味真是極其難受,肋骨被鎖得很緊,呼吸都困難,好像心肺都被肋骨刺破了一樣,一天要搞6次。有一回被「扯直」後我肋骨疼痛難忍,進氣、出氣都困難,後被帶出去檢查,醫生說:「右邊軟肋骨受傷,好在是右邊,是左邊的話,命都沒了。」

一年下來,我的頭髮白了很多。記得一次幹警對我說:「不轉化,就老死在裏面了,死了就挖個坑埋了,連狗都不如。」本來勞教一年,後又無故延期。因抵制迫害,許多大法弟子絕食,絕食就被灌食。灌食的過程是很殘酷的,手腳全被綁住,捉住腦袋,捏緊鼻子,等你憋不住張嘴呼吸的時候,一根粗大的竹筒硬插入口腔,剛好頂住喉嚨口,食物從竹筒口注入時,人就處於窒息狀態,我們有一個同修被拖出去灌食後,就再也沒有回來。一次要給我灌食,我雙手緊抓住床桿不肯走,一個獄警就掰我的手指,只聽見「叭」的一聲,我的左手小指給折斷了,痛得我大叫一聲「哎喲」,手指腫得很大,他們才罷手。

同關在一個房間的大法弟子之間不能講話、不能打招呼、各坐各的床上,幹警利用真正的犯人管我們修煉「真、善、忍」的好人,我們的一言一行,吃喝拉撒犯人都要登記在夾控本上。真是顛倒了黑白,好壞不分。我想起了師父的一篇經文:「陰陽倒懸,世人心變,鬼獸遍地,人離道遠。」

每次回首這段經歷,都令人不寒而慄。然而江澤民發動的這場迫害還在持續著,許多善良的法輪功學員還在遭受虐待。這種毫無人性的鎮壓是愚蠢的,是在直接對全人類犯罪,直接在摧毀著人類最寶貴的善念天良。囚鳳虐仁,懲善揚惡,我們中華民族將被江澤民帶去何方?!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