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大法 換新顏(圖)


【明慧網2004年7月11日】四年多前的我,抽煙、喝酒、打牌、炒股票樣樣來,滿臉倦容,那時有朋友看到我護照上的照片,還以為我是黑道大哥呢……,如今我衣著光鮮神采奕奕,雖然已年近五十但是看起來還不到四十歲哩。

年輕時我在台北補習班教過書,當過外務,也自己開過貿易公司,開過補習班,拉拉雜雜做了一堆,但是奔波到最後卻是一身空。甚至是已經訂了婚,不知道那天才有錢可以把太太娶回家。

某次在與朋友聚會中,恰巧有從事重機械相關行業的朋友,不經意提出要我去經營重機械材料買賣。我開店後,原來當地有的一家店又碰巧收掉了,我成了獨門獨市,因此生意真是隨便做就有。雖然那時開店是有賺錢的,可是不知怎麼內心卻有一股很深很深的失落感,那種完全找不到人生意義與方向的感覺,使得自己只好藉由煙酒與賭博來麻痺自己與耗掉空閒的時間。因此,我的生活慢慢陷入一種連自己都覺得是慢性自殺的狀態,抽煙、喝酒、打牌,幾乎是每天的例行公事。煙抽到是整箱整箱的買,喝酒也是直接開著小貨卡去載,一次就是幾十箱搬回家,至於打牌則是一週至少5天以上,每天不到深夜1、2點不會回家!

也因為這樣,脾氣自然是變得很糟!不但平常對自己家人如此,甚至連對上門來的客戶也是如此。那時還記得,自己只要到了吃飯時間若剛好有客戶進來買東西,保證就是給一頓氣,總認為別人為甚麼不知道現在是用餐時間,難到不曉得不要來打擾自己吃飯嗎?遇到客戶非營業時間臨時要調貨買料,更是愛理不理,完全以自己的情緒來對待客戶,一點都不會顧慮到他人的感受!

從小到大,幾乎不曾生過病的我,在某次感冒時症狀竟然延續了一個多月之久,後才猛然的意識到自己已經年過四十了,可不能再像年輕時那樣放縱,得開始保養身體才行。

當時不知怎的,認為保養身體絕不是靠打針吃藥或進補,而是要練氣功,也知道氣功不能隨便練,得找到正確的氣功才行。公園裏那些練氣功的,看來看去總是看不到令自己滿意或動心的功法。

直到某天早上,平日喜歡去公園跳舞的太太,在回家的路上順道進去一家書店買些文具,就在結帳時一抬頭,視線突然被桌上一張小紙片吸引住了……「法輪功,免費教功!!電話×××××」,那名片般大小的紙張,在那雜亂的櫃台上,竟然有如大海報般的顯眼!

抄下卡片上的電話號碼後,太太一回家就立刻向剛起床的我講這件事。說也奇怪,平常太太講甚麼我總是先聽聽後過幾天才會進一步去思考,這一天卻毫不猶豫的就撥了那通電話:「喂!我想了解法輪功……」聽到電話那頭的陌生人熱絡的回答:「太好了!今天晚上剛好是我們九天班第一期要開班,請你一定要過來喔!」那天,正是1999年的9月1日,也就是江氏集團剛開始對大陸法輪功學員瘋狂邪惡迫害的時候。

高精度圖片
學員集體讀書學法
高精度圖片
晨煉

高精度圖片
學員在大禮堂進行心得交流
高精度圖片
學員在台南齊白石真品展講真象

我當時隱約記得不久前電視播過大陸打壓法輪功的新聞,心想:只要是中共反對的,要打壓的,就反而是好的。為了想進一步了解這個在大陸被傾全國之力打壓的法輪功到底是甚麼樣的功法,我決定準時參加了第一天的集體看錄像學法。

以前,為了透過一些形式上的方式來找出自己人生的方向,有一段期間我曾參與某密宗門派研讀經書,後來因為經書實在太艱澀難懂而放棄。因緣際會巧遇法輪大法!正在第一天要去學法前30分鐘,家中突然來一通電話,是兩年前自己所參與某密宗門派的負責人。他說剛好有新班要開希望我再去學習,由於已答應法輪功的學習班了,我沒想太多,也就婉拒該負責人的邀請。

「在國內外,真正往高層次上傳功,目前只有我一個人在做。」第一天學法的時候我被李老師的這句話深深的震撼到!我心想:法輪功已經傳出7年多了,世界各地學習的人也相當多,李老師敢講出這樣的話,這可要真有其事才行,這麼多年來,也沒聽說世界上有人對此有意見,反而大家還這麼樣地去學習,可見老師講的都是真的!就這樣,第二天,第三天,不知不覺就把九天的課程都聽完了。

學法回家後,睡覺時就發生了一件怪事!以往除了不生病外也幾乎是不做夢的,每天都是一夜好眠。偏偏當晚做了一個怪夢,夢境竟是如此真實且歷歷在目……只見自己匆匆忙忙的在逃跑,身後是一群身穿某密宗門派服飾的追兵,就在千鈞一髮之際,出現了一批法輪功學員協助掩護,終於逃過對方的追捕。隔天醒來,直覺夢境與當天所接到的電話是如此相關,這也許就是在考驗我的抉擇。

在初期煉功自己站樁或盤腿打坐時,由於常因先前的舊傷而痛得哇哇大叫,或是站著站著姿勢就嚴重變形,使得心裏也有個障礙不好意思出去參加集體煉功。有一天,不知怎的心血來潮,突然就出去外面煉功點與大夥兒煉功。原本煉功時大家眼睛都是閉上的,誰也不知道誰的動作如何,當在煉到第三套功法結束時在小腹推動法輪動作,有位老學員突然睜開眼睛在看我,發現我把順時針推動法輪動作做反了,做成是逆時針推動,就當場溫和的幫我糾正過來。也因為如此,我才體會到集體煉功的好處。

有天就在煉站樁時,手肘突然感到有東西在前後快速移動,感覺是如此真實與明顯。站樁結束後驚訝的發現,原來手肘處在學生時代因打網球受傷的地方,就在折騰了20幾年後就這樣不藥而癒了!再煉下去,腰痛也好了,身體又回覆到以往的健康狀態與感覺。

至於說到打牌與煙酒,在第一次上完九天班後,就把打牌戒掉了!連帶原本玩股票的習慣也改了。

以往沒學法前也都知道抽煙不好,但想戒又戒不了,強迫要戒時癮頭一來,就像吸毒的人一樣全身發抖,做啥事都提不起勁,因此就一次一次戒卻又一次一次失敗。就在學法7個月後某一天早晨醒來,突然聞到煙味就想吐,甚至嚴重到店門口有人抽煙,自己人在店內已經開始反胃了,直到現在雖然不再嘔吐,但也不會再想抽了,抽煙的不良習慣就這樣戒掉了!

對於酒,除了癮頭外,總想用喝喝酒可活活血的歪理由來安慰自己,一直也都戒不了。自從煉了法輪功後,自省如果哪天還在那兒喝到爛醉,這可不就給大法抹黑嗎?不行!我一定要戒!就這樣,我把酒真的就戒了。

記得第一次參加九天學法煉功班的第五天,那天早上七點左右,一位王姓常客由於機器技術上的問題緊急來找我處理。他剛到店門口看到我時,滿臉驚訝的說:「你今天怎麼起的這麼早,是不是昨晚沒睡覺啊?以前若要找你,不到九點是看不到人影的咧!」我說現在清晨四點半就出去煉法輪功了。他眼睛睜得更大,一副不可思議的樣子:「這法輪功可真神啦!居然可以讓你起得這麼早,嘿!你臉上也長出笑容了,不再拉著臉臭臭的啦!」

作為台南縣礦油商業同業公會的會員,我們每三個月定期要開一次理監事會議,每次開完會後大夥兒就成群到市上找樂子,不過半夜不醉不歸。自從明白了大法的法理後,我下定決心斷去這一切爛習,我要跟定李老師了。

這一切看在商會理事長石先生的眼裏,他讚歎道:「法輪功實在太厲害了!他不但讓小甘不再打牌、喝酒、跳舞,也把公會裏面這個找樂子的圈圈給瓦解掉,現在每個會員在會後都規規矩矩的回家了。」石理事長為了讓大家更進一步了解法輪功,特別在一次會議中撥出半小時來讓我介紹大法,就這樣,法輪大法的美好在公會間傳開了。

我剛得法時就是江氏流氓集團全面瘋狂抓捕、鎮壓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的時候,在透過學法煉功後我越加明白這場殘酷的迫害是邪惡的、可恥的!一個江氏集團怎麼可以動用國家軍警、電台等一切人力來殘害自己的百姓呢?何況法輪功學員只是一群真正要求自己做好人的善良百姓。

我一定要將江澤民的邪惡告訴全世界的人,將他的邪惡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於是我開始在網路上向可貴的中國人講真象,我也直接打電話到大陸去,告訴他們天安門自焚事件是江氏集團造假的謊言,我還告訴他們罪名昭彰的人權惡棍江澤民及其追隨者在多國以酷刑罪、反人類罪和群體滅絕罪等被起訴。聽我講電話的很多人都是同情法輪功的,他們也知道江澤民幹了天下最愚蠢最邪惡的事,最近他們說法輪功快要平反了!

法輪大法是真正的正法,李老師是真正來度人的,所以現在全世界各國都有法輪功學員。由於自己身心的變化實在太大太神奇了,隨後,我太太,我母親,我子女一一跟著來學法,我家成了名符其實的大法家庭。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