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終於知道修煉是一件很嚴肅的事


【明慧網2004年4月2日】在2002年的夏秋之交,我有幸看到了《轉法輪》,並在第一天看書時就感到腹部有種奇特的感覺。後來才知道這是法輪在旋轉。

因為法輪功比我原來練的其它氣功的祛病健身效果好了不知多少倍,我便有點捨不得放手這本書了,結果我向人家借來了書從頭至尾抄寫了一遍。人家不但把《轉法輪》給我抄,還把他珍藏的十餘本師父的書都借我看一遍。

一開始我只把《轉法輪》當成氣功理論方面的書,只是看書時的健身效果令我覺得神奇。書真的會變顏色,以及看書時胸前氣流的旋轉感更加讓我覺得這真是一部不一樣的書,我開始有點相信修煉的事了。

但當時環境不好,全國都在抓打法輪功學員,我不敢煉功,但我喜歡看書,沒事就看書。

到年尾送我書看的有緣人說要離開本地。這時我才感到好像要失去至寶一樣不願放手法輪功了。我從他那兒要來了《大圓滿法》。2003年初我終於煉起了法輪功。煉功的第二天,有一個法輪從我大腿根部的肌肉裏一直旋轉到腳。這個感覺太真實了,有一點點痛!這一次我終於敢斷定我所見的、所感覺的都不是幻覺。

陰曆的二月初,天氣又冷又下雨,人們睡的比較早。在一個陰雨的晚上煉功時,大約十一點左右,我聽到有人在我門外對著我的屋裏喊:「法-輪-功。」這一聲似遠似近的怪異喊聲把正在煉抱輪動作的我驚的心中一震,我立即出門去看,馬路上連個鬼影也找不到。一連三晚都是這樣喊,我一下明白了,這是在去我的怕心。

2003年仲夏,我幫小兒打掃嘔吐物,結果出現病業狀態,躺在床上起不來。因曾被西醫害慘過,所以我想自己開一副中草藥吃,可怎麼也找不到參考書,我便不想動了。有功友聞知我又吐又洩的,過來幫我打掃衛生,並要我看書,見我根本就只昏睡,便要我把書中師父的法像翻到,並教我怎麼怎麼做,可我根本沒力氣做,便把書翻開放到床上,我又繼續昏睡了。幾個小時後感覺人比中午好些了,但胸中有一個點怎麼也不通暢,難受得在床上掉淚。勉強坐了一會兒又躺下睡著了。朦朦朧朧中看到一個人盤著雙腿立著掌坐在我床上,從那人手中飛出一股光束射向我那最不舒服的胸口。我當時不到兩秒鐘人就舒服了,十分鐘後我便下床喝了幾口涼開水,又在床上躺了十幾二十分鐘。終於感覺到肚子餓了,爬起床一看火早熄了,便用涼開水泡飯到門外吃。

鄰居提醒我該去看看兒子怎樣了。原來小兒中午可能中暑了,頭昏、嘔吐、腹瀉,被父親送到家對面的醫院。醫生聽父親說我和兒子有同樣症狀,懷疑是中毒,不是中暑,不敢接兒子醫治,要父親送去鎮醫院,小兒在那兒打了四瓶吊針,天黑後已被帶到父親家。我敲開父親家的門,父親他們都很驚訝,兩個小時前你還躺在床上爬不起來,怎麼睡一覺就現在甚麼事都沒有了?你學的這個功真是太神奇了!

現在我想起胸中那一點不舒服,恐怕是多年前我練氣功採氣時,採了那個眾人常年祭拜的樹而惹的禍。當年我剛站好樁,把右手一搭上樹,一股力量便從我右手掌傳過來,震在我的胸口上。為此我曾躺在床上四五十天,此後我再也不敢招惹它了。這次看我修正法了,它不想放過我。若不是師父出手,它肯定不會放過我。

功友說,我病中看到的那個人是師父,雖然我也這麼認為,可當時我沒看清。不過,我真的清楚地看到過師父。那是我看師父講法時,我當時想就算我想修也沒師父管。之後我一連三次在空中看到師父的巨大彩色頭身像。而且還有一天在看《大圓滿法》時,我還看到師父的煉功照片從書上飛進了我的左眼睛裏。

去年冬,有功友拿了一些真相標語讓我去貼,我非常高興。每當怕心一出來時,我就告訴自己,對於另外空間的邪惡,你沒怕心它就會怕你,有師父法身在身邊怕甚麼?就這樣每次平安無事回來了。

雖然經歷的不算少了,可我又時常懷疑一下大法。可是只要我想起曾經歷經過一次宿命通功能,能未卜先知地看到過自己家裏發生的事,還有他心通功能出來時每次能猜中別人的思想。和師父書上講的一樣,就不由我不相信我之所見、所聞、所做。

隨著學法煉功時間的增長,我發現似乎我的一思一念、一舉一動師父都知道。比如說,我曾愛好神秘文化,甚麼命理、風水、符咒、奇門八卦,以前都接觸過,甚至實踐過。學法後,我還放不下這些東西。可每當我翻這些書時,要麼當天打坐會遇見一個披頭散髮血流滿面的丈二白衣鬼或夢裏有死屍出現。與同有此愛好的人討論這些東西時胸痛、頭痛直到閉嘴為止。開始還不悟,覺得我才剛剛起步,用用這些沒關係,後來才悟到這是不二法門的大問題。我也越加認識到師父就在我身邊看著我,不允許我走偏。

隨著執著心的一去再去,現在的我不像過去了,心情也平靜了不少。隨著對法理的一點一點的明白,我終於知道修煉是一件很嚴肅的事。我再也不會像以前那樣隨波逐流,不會故意把自己抹黑,混同於常人,而只會安心的繼續做好人,比好人更好的人。通過這一年多的修煉我的體悟是:舉頭三尺有神靈,師父就在你身邊,證實大法之時需正念,正念一出邪惡滅。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