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教師修煉心得:茫茫人生苦海的明燈(圖)


【明慧網2004年6月30日】我是一名國中教師,任教於高雄市小港國中。在就讀高雄中學時,就開始思索人生的目地何在?目睹每天一早起床開始忙碌,到晚上累了躺在電視機前陶醉在五顏六色的低俗節目中,天天重複同樣的工作,做生意的人,遇到生意好則眉開眼笑,清淡的時候滿臉愁容;未經人生疾苦的年輕人,無知的滿足自己的慾望吃喝玩樂,從早到晚,從年少到老年,人人一直重複這些事,難道人生下來人世間,只為了追求這些名、利來滿足自己無底的七情六慾嗎?我無法接受這些現實,假如人生的全部就是這些,那當人太可憐了和一般的動物有何區別?這樣的人生有何意義?

我努力去探索這些問題的解答,有一天在書店看到一本佛教的雜誌談到:人死了並沒有真正的死,靈魂會不斷的輪迴轉世,按照一生所做的善事、惡事形成的業力而去投胎到自己該去的地方,今世是人行惡,來世可能轉入畜生---六道中輪轉來輪轉去永無止境,就是所謂的六道輪迴。透過修行功成圓滿可以永離六道輪迴之苦,回到永恆的極樂淨土天國世界。這些深妙的道理,在我的內心起了極大的震撼,內心暗下決心,要達到超越六道輪迴之苦,回歸永恆的淨土。從此以後,幾近20年的歲月中,遍讀佛教各宗各派的論述,早晚課誦經、禮佛、打坐、實修,在這門下工夫幾年不契機,又轉入另一門去修,一眨眼20年的人生歲月匆匆過去了,一無所成,體力很差,臉色蒼黃,多病纏身,我深入反省自己原因何在?大概是自己的根基太差、業力太大、意志不堅、功夫下得不足、不得明師指點吧。人生無望,乾脆念佛求生淨土吧,終老待之,真是心灰意冷,難道自己也不得不屈服於這漫漫無際黑暗的六道輪迴嗎?唉呀!無奈呀!

在2000年3月有一天,到市場素食店吃午餐,看到柱子上張貼一張法輪功李老師教功動作圖,感到十分好奇,問老闆要如何學煉法輪功?老闆熱心的提供《轉法輪》和李老師教功帶,回家一口氣把《轉法輪》看完一遍,老師所講的法理如雷貫耳,耳目一新,似如佛教的法,又超越佛教的法於無窮,在淺白的文字中生動的講出做人目地、修煉的核心、宇宙的真象、人修不上去的根本原因---等等修煉的真機。一切我都明白了,我毅然下定決心「我要修煉法輪功」。

得法的喜悅是無法形之筆墨的,一方面感謝師恩浩蕩,一方面又感到法對弟子方方面面的要求是很高的,師父說要給弟子消業、下修煉的法輪和機制、演化功、法身保護等等,但是要求弟子必須真修、實修、踏踏實實的依法修心性,煉五套功法,把自己當做煉功人要求自己,自己的心性達到甚麼層次,師父就可以給演化功到甚麼層次,這一切我都明白了,師父的慈悲、法力是無限的,能不能修上去在於願不願意不斷的要求自己去執著心,看淡人世間的七情六慾。遇到的一切病痛、一切矛盾、一切障礙都是提高層次的階梯。修煉看是艱難,有師在,有法在,何懼之有?一切的畏懼也都是自己要去的執著心。

這四年來自己也經過了數次病業關,得法之前鼻病是我最大的痛苦,每年鼻病總要給我找幾次麻煩,經常兩三個月才過去,黃黃的濃鼻涕似乎像自來水一樣源源不斷,搞的我頭昏腦脹,做不了事情,如今一點點不舒服輕鬆就過關了,氣色紅潤,我知道這一切都不是偶然的,是師父幫我承受那巨大的業力,我只是把自己當做煉功人提高自己的心性吧,師恩浩蕩無以為報。

為了使更多有緣人得大法,我在家中成立九天班、讀書會;附近港和兒童公園成立煉功點;在學校我常把自己在大法中悟到的法理有意無意的溶在教學內容中,學生在潛移默化中,有些想修煉法輪功,於是我在學校成立了法輪功社團。我還利用寒暑假集合同修力量向教育局洪法,辦理教師法輪功身心靈健康研習營,廣鋪線路使與大法有緣者不至於落下。我得法時就面臨江氏政府無理的打壓,對大法鋪天蓋地的污衊造謠抹黑。為了固守台灣這片修煉淨土,我集合同修在高雄市挨家挨戶發真象材料,逢人講述大陸北京天安門廣場自焚的真象,台灣同胞普遍都能清楚大法被抹黑打壓的事實,約半年才把高雄南區真象材料發完一遍。最近基於洪法的需要,克服種種困難成立了高雄腰鼓隊,處處體現同修整體合作洪法講真象的那份純淨的心。

       


旗津海岸公園洪法

我家的休旅車是每次大法活動的洪法車


組織高雄腰鼓隊洪法講真象

多次協助辦理教師研習營

一路走過來,在法中熔煉自己,茁壯自己,越來越踏實,師父不斷在各法會上講法,理是越講越高,對弟子的思想、心性要求也越來越高,深深體會師父的洪大慈悲與大法的博大精深。我真是太幸運了,能跟隨師父正法修己,助師正法,是何其殊勝的榮耀啊!願同修珍惜這千載難逢機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