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萊蕪大法弟子蘇梅的遭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6月26日】我知道有位大法弟子,雖然她有兩年不上班,我也沒有見到她了,但我一走進她工作的地方,就彷彿能看到她那整天滿面春風的笑容;她走到哪裏都能給周圍的人帶來歡樂和祥和的氣氛,她的婆婆逢人就誇自己的命好,有一個百依百順的孝順兒媳婦;所有和她接觸過的人談到她都豎大拇指,說她是一個真正的好人。她是原工業大廈職工,名叫蘇梅,因為她堅持信仰「真善忍」,被邪惡之徒迫害的已無法工作,居無定所。

1998年因蘇梅身上生滿了紅斑,經多方診治,都說是血液裏的毛病,無法根除病因。後經大法弟子的介紹,抱著試試看的心態,蘇梅開始修煉法輪功,煉功後不久,不但身上的頑疾不翼而飛了,就連她的脾氣性格也都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她原來是個性情急躁,說話嗆人,自修煉後,她聽師父的話,嚴格按照「真善忍」的法理去要求自己,慢慢的性格變得溫和起來,就連說話也溫柔了許多。無論是在家裏,還是單位都能主動的去關心、體貼別人,做甚麼事先想到別人,她與同事的關係一直很融洽,只要是你和她在一起,就能輕鬆愉快的度過每一分鐘。家人和許多同事、朋友看到她身心發生的巨變都紛紛加入了修煉法輪功的行列,而且他們都從不同程度上受到了很大的好處,由此可見法輪功是深得民心的。但是,以江××為首的政治流氓集團,害怕自己的權勢受到衝擊,就利用電視、報紙等各種媒體,從黨內到黨外到處充斥著謊言,誣陷、造謠、栽贓與陷害,就像血雨腥風一樣一時間向不明真象的人們撲來,並傳向中國甚至是全世界的大大小小各個角落,她的單位也不例外。

2000年底,蘇梅毅然走向了北京,走向天安門,想利用中國憲法賦予自己的權利「上訪」(因為當時當地政府不接受上訪)向政府訴說自己身心受益的經過和法輪大法對人們對社會的好處,為大法鳴不平。她的舉動和全國的千千萬萬個法輪功上訪者一樣是和平的。因此,蘇梅受到了惡人的綁架和打罵,萊蕪的惡警把她與幾百個和她一樣的當地大法弟子綁架到冰凍的北埠看守所,強迫他們放棄「真善忍」。她和所有的大法弟子一樣,親身體會了師父給淨化身體的感受,不背叛大法和師父。惡人便又生一計,逼迫和恐嚇她的家人,因家人不忍心讓她在邪惡那裏多受罪,便到處花錢請客送禮連保釋花費了上萬元。

2002年4月底,以惡警柳青為首的邪惡之徒,以走訪為名,又到她家非法抄家,將她劫持到西關派出所,說是有事調查,實則敲詐。蘇梅正氣凜然,抵制迫害,惡警只好作罷,當天把她放回家,回家後才知道,她家人又被惡人敲詐去了不少錢。

2002年11月底,蘇梅剛下班回家,幾個惡警又一次非法闖入抄家,又將她劫持到北埠拘留所非法拘留。惡警柳青揚言要將她和十幾個堅持信仰「真善忍」的大法弟子送去勞教,她丈夫和家人聽到後,非常著急,僅十幾天,她丈夫花去了4、5萬元,才將她從黑窩中救出來。回家後蘇梅才知道,惡人抄她家時,就像土匪一樣翻了個遍,將她衣服口袋的300元工資一分不剩的全部掠走,具體還拿了甚麼就不清楚了。抄家時只有很小的孩子在家,其家人都不在場,這樣一來,邪惡之徒更是無所顧忌,隨心所欲的為所欲為了,真是猖狂到了極點。

經過幾次非法劫持,她和她的家人也看到了惡人為了保住自己的權勢和得到上司的賞識,一味的勒索和敲詐。為了避免邪惡的騷擾,她和丈夫離開了家。至今居無定所,他們自從邪惡迫害到現在已被敲詐了7、8萬元。

親愛的萊蕪父老鄉親,像蘇梅這樣的法輪功修煉者在我們萊蕪還有很多很多,他們只是為了修心養性,強身健體,做一個真正的好人,卻被邪惡迫害的4年來有家不能歸,有父老不能照顧,有孩子無法撫養。

他們只是修煉了法輪功,因為他們切實從法輪功中收到了好處,不少都是從死亡的邊沿或病魔的困境中通過修煉法輪功後不用花一分錢的醫療費用,就能得到身心的健康。這樣的人,想讓他們輕易的放棄修煉法輪功,這可能嗎?他們都是平平凡凡的煉功人,從不反對任何黨派組織,也不看重任何權力,更不參與政治,也不懂甚麼政治,只是江××利用了××黨這個組織,為保住自己的權力和地位,對全國上億的法輪功修煉者進行了血腥的鎮壓,誣陷造謠和屠殺,將所有中國人捲入這場對好人的迫害。而真正的法輪功學員根本沒有一個像電視所宣傳的那樣去「自殺」「殺人」或「自焚」,相反,他們無論在哪裏,都按照師父要求的「真善忍」的法理去約束自己,做一個真正善良的人,真正為別人著想的人,去告訴所有善良的人,相信「真善忍」會給人們帶來真正美好的未來。而邪惡的造謠誣蔑是真正把人們推向毀滅的深淵。

最後我勸尊敬的萊蕪父老鄉親們記住「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人在做,天在看,善惡有報在眼前。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