萊蕪市萊城區劉先龍等大法學員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5月28日】萊蕪市以萊城區公安局政保科長柳青為首的「610」歹徒,對大法弟子進行了非人的折磨。

99年「7.20」,新汶礦務局潘西煤礦職工劉先龍,因煉法輪功被礦保衛科劉生抓去,惡徒威脅他不准隨便出去。當看到劉先龍戴的法輪章,劉生就一邊罵一邊惡狠狠的一把撕下來。之後劉先龍借上廁所的空兒,闖出保衛科,借上錢就去了濟南,準備進京上訪。還有幾名同修因工作生活受到騷擾也去北京上訪,在濟南火車站都被劫持了。他們三、四個人被關在濟南市某小學的大教室裏,3天以後被潘西煤礦接回。先是被送到顏莊派出所,被逼迫寫保證書,他們不寫,就被潘西煤礦保衛科押回礦。保衛科長曹東紅、劉生指使保衛人員劉麗軍、張潤懷、程增軍、於金友、李光勝開始了對大法弟子的迫害。首先讓2個男同修(1個近30歲,1個30多歲)在水泥地上爬,爬不動了,李光勝抓頭髮,於金友在後面用腳踢。還分爬大圈、爬小圈。小圈直徑1米多,身子剛剛轉過來,腳還不能出了用白漆劃的圓圈。而且一邊打一邊問:還學不學,還煉不煉?他們都未回答。讓爬夠了大約50圈,再逼迫他們去蹲馬步。一位70多歲的女同修就一直在那裏蹲著,兩手還要向前伸直。老太太支撐不住變樣,李光勝就吆喝:你不好好蹲,讓你也去爬!他們摔倒在地,就被拳打腳踢。尤其劉先龍,被單獨關在一個小屋裏進行毒打。老太太支撐不住倒在地上,被於金友打得鼻口流血,再加上黑白不許睡覺,以致暈倒撞在桌角上,臉都撞破了。2個男同修還被用電棍電了十幾次,室內散發著肉的焦糊味,惡徒又用手銬把他們銬在鐵線桿子上。後半夜讓他們一個牆角一個,面對著牆坐著。就這樣折磨了近10天。

99年12月,劉先龍等去北京上訪,在天安門廣場被抓,潘西煤礦保衛科把他們押回礦,保衛科的尚懷紅對別人說:「劉先龍一直煉法輪功,這回得好好收拾他!」後來,尚懷紅把劉先龍的領帶解下來,侮辱性的讓他繫小便處,還掄起警棍狠狠的毒打劉先龍,把他打得身上青一塊紫一塊的,疼痛難忍。其他4位大法弟子也因傳看一份交流材料被帶到保衛科,在寒冬臘月惡徒讓他們在屋外陰暗處罰蹲。中午個人買饅頭吃了繼續蹲,天黑才到屋裏蹲。後來劉生在公安人員唆使下,把他們6人用繩子五花大綁,每個大法弟子由2名持槍武警在兩邊押著,圍著潘西煤礦廣場轉圈示眾,一位宣傳科的人要錄下這場面,卻被劉生制止了,怕留下把柄。關押幾天後,2名去北京的被罰款2500圓。其他4人也被罰款500圓。後來,其中2人被送到鋼城洗腦班強行洗腦7天,每人又罰款3150圓。劉先龍被礦保衛科的魏東華等人戴上手銬,押到萊蕪市北埠看守所非法拘留1個月。臨放人時,惡徒逼迫劉先龍的父母向鋼城區公安分局交了5000圓。

2000年12月,保衛科長劉生暗中唆使機電工區書記韓紅軍給劉先龍家裏打電話,謊稱叫劉先龍到工區去談心。劉先龍父母不知其意,就讓劉先龍去了。韓紅軍把他騙到保衛科劉生逼他寫「悔過書」,劉先龍不寫,並善意的給他講真象,告訴他:「大法這麼好,你為甚麼不先看一看《轉法輪》說的是甚麼,就亂罵?」劉生一聽,頓時火冒三丈,順手打了他兩個耳光,狂叫著:「你還敢教訓我!?你只要不寫你就別想出這個門!進了這個門就我說了算,想關你幾天就關你幾天!」就這樣,劉先龍被保衛科無辜關了1個多月,直到大年三十下午4點多,才把人放回去。

在劉先龍被關到20天的時候,劉母去向韓紅軍要人:「你說去談話,為甚麼不見人回來?」韓耍賴說:「我無權關押,是保衛科長指使做的,要找你找他。」劉母焦急萬分,只好去找劉生:「為甚麼關我兒子?」劉生蠻橫毫不講理,拍著茶几大罵,還打了她一巴掌。揚言道:「你有本事你去告吧!這是共產黨的天下,搭上你們全家的性命,你也告不倒我!」

事後,劉父氣憤不過,就真的去萊城區律師事務所諮詢,希望幫著打官司。一開始律師聽說一個礦保衛科長竟隨便把人關押20天不放,就說這是侵犯人權,可以告他。可後來一聽是煉法輪功的,就嚇得不敢管了。說:「在中國權大於法!況且上邊也有政策,不讓幫煉法輪功的說話,我也幫不了你。」兩位老人真是失望萬分。法律不能為老百姓說話,有冤無處伸!邪惡的劉生聽說劉父要告他,氣急敗壞,打電話威脅:「只要共產黨掌權,你就告不了我!我大小是個公安機關人員。有本事你就使,我有的是關係,有的是人!」劉父聽後在電話上痛罵:「共產黨掌權你就可以不講理?我也是一個30多年黨齡的人,你能把我怎麼樣?共產黨的天下都被你們這幫敗類給糟蹋了。」

99年7.20以後,潘西煤礦大法弟子家的電話就被監控了。幾年來,鋼城區公安分局夥同礦保衛科人員經常到大法弟子家中騷擾,無端沒收錄音機、大法書、師父法像及像框等物品。2003年4月,劉先龍就因向老家打了一個電話,問「信收到沒有?」就被邪惡抄家,信被劫去,劉先龍也被抓進萊蕪市北埠看守所,絕食20多天後,奄奄一息的他才被送回家。押送人員還讓劉母簽字,劉母立時拒絕,說:「好端端的人被你們無緣無故抓去,害得只有一口氣了,還讓我簽字,一點理都不講,我不簽!」

可儘管這樣,邪惡之徒也沒放過劉先龍,就在他在家養好身子剛一個月,才去上班幾天,又被劫持,送到王村勞教所非法勞教2年半,家中留下沒有工作的妻子和幾個月的孩子艱難度日。

潘西煤礦保衛科不僅迫害本礦職工家屬,連在萊鋼工作、家屬在潘西煤礦的王俊生也沒放過。

善惡有報是天理,只爭來早與來遲。2003年下半年,劉生和張潤懷都被下崗。張潤懷去挖水溝;劉生下崗後又靠其哥(機電礦長)安排到了宣傳科。

參與關押迫害劉先龍的惡徒電話
劉生0634─6055009(家)
王加連0634─6055612(家)
王得靈0634─6055234(家)
陰發祥0634─6055111(家)
張祖彬0634─605548(家)
楊××0634─9034659(家)此人係關押王俊生的鋼城區「610」惡徒。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