貪污腐敗的山東萊蕪市委書記李玉妹迫害大法弟子的犯罪事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1月29日】李玉妹上任萊蕪書記以來,為撈取政治資本,與幾個政治打手黑箱作業,暗中勾結,向所屬各級政府、單位、公安發號施令,用各種犯罪手段利誘、威逼、恐嚇、用謊言矇蔽,使不明真相的人參與了迫害大法弟子的罪惡活動。她對當地的大法弟子實施酷刑折磨,強行灌食等慘無人道的手段,對大法弟子實行跟蹤、蹲坑、電話竊聽等卑劣計策,就連六十多歲的老人和十幾歲的學生都不放過,把大法弟子強行送勞教,對一些體檢不能勞教的,竟採用對主管部門施加壓力和送禮施賄的辦法讓其接收。李玉妹上任不足一年,這彈丸之地的小小萊蕪就有30餘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勞教,1名被迫害致死,10幾名大法弟子被迫流離失所。她多次辦強制洗腦班,對大法弟子的非法關押達千人次之多,索取大法弟子及家屬血汗錢幾十萬元,迫使大法弟子流離失所,使無數家庭妻離子散,失去了幸福甚至失去了生存的權利。以下是遭受迫害的大法弟子的部份簡況:

1、王婧,女,16歲,原萊蕪鳳城高中學生。2001年3月,她由於叛徒的出賣,在北京被抓,押回萊蕪看守所非法關押。邪惡之徒對其施用各種刑罰、逼供、毒打等流氓手段,年僅16歲的孩子被殘酷折磨得體無完膚,4月份被強行送濟南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3年(當時由於王婧被打得慘不忍睹,勞教人員曾拒收,並說:把人打成這樣了,送到我們這裏)。王婧的爸爸,也被邪惡迫害得流離失所,邪惡之徒曾以2萬元懸賞金,通緝他,但陰謀未得逞。王婧的爸爸修大法後,曾揀到價值50萬鉅款的手提包,但他毫不動心的、一分不少的交給了失主。請問當今社會,除了修大法的人能做到外,還有誰能做得到呢?王婧的小弟弟欣欣曾隨父母多次進京護法,也被關進牢房,人稱「新時代的小蘿蔔頭」。現在剛滿3歲的小欣欣經常喊著「我想我姐姐,我要上學」等話。

2、王慧,女,在下樓送孩子上學之際,被官寺派出所以邵立勇為首的五、六個惡公安強行按倒在泥水裏,後帶走,把她的小孩扔在街上不管。2001年1月12日,她先被送往王村,遭拒收,惡警蘇國建又利用其同學關係送禮,將她送濟南勞教。在此之前,官寺派出所惡警蘇國建多次上門騷擾、抄家,曾在光天化日下在商場將其銬走。

3、尹玉新,王慧的丈夫,2001年7月13日,他在家幫老人蓋房子,官寺派出所的一夥惡警突然闖上門來,將家中兩位年邁老人打倒在地,把老人打得鮮血直流,接著把他強行捆綁抬走,送王村勞教3年,(據說,當時是以一姓韓的公安副處長為首的)家中留下年僅8歲的女兒和70多歲的父母。

4、馮磊,男,2000年底深夜,正在家中睡覺,被翻牆入院的惡警砸開房門強行抓走,在無任何理由的情況下,於2001年1月12日,非法送王村勞教3年。

5、韓玉貴,女,31歲,萊蕪市技校教師,2001年1月21日,被惡警從家中無理銬走,當時將她的手腕卡得鮮血淋漓,慘不忍睹。此前,她因堅修大法,被邪惡之徒非法拘留過,並多次被騷擾,且被掠走現金1萬元。

6、張夫翠,女,35歲,在自己租住的房子裏被萊蕪惡警在光天化日之下強行抓走,送濟南勞教,留下早已失去爸爸的小女兒無人照管。

7、竇立雲,女,31歲,萊蕪市第二染織廠職工,因堅修大法,被邪惡多次拘留,百般凌辱,抄家罰款。2001年1月21日,被惡警非法送濟南勞教。

8、劉紅英,女,萊蕪市交通局職工,在萊蕪看守所被邪惡折磨毒打得面目皆非後送回家中,第二天(2001年1月21日)便被強行送濟南勞教(因傷勢太重,曾拒收)。

9、賈新建,男,27歲,殘疾人,萊蕪張家窪鎮港裏村,因堅修大法,多次被邪惡非法拘留、關押、抄家。2001年3月,在市郊的大街上,被跟蹤而來的惡警強行抓走,送王村非法勞教3年。

10、段崇華,男,39歲,張家窪鎮山子後村,2001年1月10日,在街上被突然而來的五、六個惡警打倒在滿是泥水的地上,強行拖上警車,關進萊蕪看守所,兩天後送淄博王村非法勞教3年。在此前公安局多次對其非法拘留、抄家,並多次勒索現金共3000元。惡人柳青曾將他銬在電線桿上直至昏蹶。其妻被迫流離失所,家中年老多病的老母親和兩個小孩無人照管。

11、孟光寶,男,張家窪鎮大羅莊村,因講真相被非法刑拘1個月。釋放後不久,2001年1月22日,從家中被強行銬走,當日即被非法送王村勞教。其妻和年僅15歲的兒子因進京上訪,也被這伙邪惡之徒非法拘留15天。

12、亓英俊,男,2000年6月9日早煉功時,被惡警強行抓進萊蕪看守所,第三天被非法送王村勞教。獄警對其施以各種酷刑,曾用坐鐵板凳、八根電棍同時電擊等刑罰,妄想改變其意志,後來對其家屬也不放過。2001年以來,以李玉妹為首的惡人公安政保科長柳青多次帶人夜間砸他家的防盜門,攪得整幢樓不得安寧。由於邪惡的不斷騷擾,亓英俊之妻(大法弟子)被迫流離失所,家中兩個年幼的孩子由七十多歲的老人照管。

13、李松齡,女,64歲,在萊蕪市人民醫院工作,因去北京護法,被惡人押回萊蕪看守所,遭受慘無人道的身心摧殘,於2001年1月21日被非法送濟南勞教。

14、呂夫香,2001年7月早上,在講真相時被一惡人跟蹤舉報,約7:30分,萊蕪公安局及張家窪派出所多名惡警將剛剛到家的她強行押往萊蕪看守所,並非法抄家搜走了所有大法書籍和錄像機、錄音機等物品。13天後,她被非法送往濟南勞教,因查體不合格,回到家中。張家窪派出所邪惡所長曾幾次威脅其婆婆,讓其丈夫與其離婚。

15、石峰,男,38歲,萊蕪市城區石家莊村,2001年4月底,正在家中吃午飯,公安局柳青等惡人闖進家中,誆騙其去開會,結果卻被非法送王村勞教3年。其妻呂夫玲,於2001年9月21日,被20多名惡警強行從家中綁架到萊蕪看守所,數天後送濟南欲勞教,但因查身不合格、惡人柳青送禮仍拒收,被送回家中。

16、呂昌明,男,39歲,萊蕪市潘西煤礦職工,曾兩次被萊蕪市看守所毒打得奄奄一息後扔出(明慧曾報導,並附照片),並被勒索現金3000元。身為市政法委書記的邪惡之徒張正泉,親自帶惡警去呂昌明家抄家並大放厥詞:「哪有報應,俺不信。」且謾罵其家人。2001年7月,張正泉指使公安政保處副處長侯學志帶十幾名惡警闖入呂昌明家中,非法將其送往王村勞教。

17、岳常富,男,40歲,2001年國慶前夕,他在官寺商場正常經營時,被一夥惡警騙到官寺派出所,後其妻去要人,派出所惡警卻說:沒有事,找他談談話。結果他被強行送王村勞教。邪惡之徒如此瘋狂,在光天化日下亂抓好人。大法弟子岳常富在萊蕪官寺商場經營以來,曾多次被市工商局命名為「守法經營戶」、「文明經營戶」「先進個體戶」稱號。抓走岳常富後,邪惡之徒又對其非法抄家,搜走了大法資料等物品,家中只有妻子帶兩個年幼的孩子艱難度日。

18、崔永恆,男,31歲,在萊蕪市科委工作,被非法勞教於王村。

19、常新紅,女,35歲,在萊蕪市技校工作,被非法勞教於濟南(現因病保外就醫)。

20、劉守信,男,萊蕪張家窪鎮港裏村人,曾被市看守所、拘留所非法關押五次,2001年農曆二月初九早,張家窪派出所所長趙信增帶幾個惡徒,將正要去上班的他騙走,送進市拘留所,釋放後,又被送進張家窪敬老院,5天後,在沒有通知家屬的情況下非法送王村勞教3年,家中尚有兩個正上學的孩子,妻子一人艱難持家。

21、姜紅群,女,萊蕪市辛莊鎮楊家橫村人,2001年國慶前夕,在地裏刨花生時,被邪惡抓走,後送濟南非法勞教。

22、張桂花,女,46歲,萊蕪市南冶鎮對仙門村人,被非法送濟南勞教。

23、周秀芹,女,50歲,萊蕪市張家窪鎮魯中冶金礦山公司職工,2000年臘月二十八日,被強行送濟南女子勞教所勞教3年,被罰款2300元,單位停發一年工資。現家中只剩老伴一人,並且一直處於被監視狀態。

24、徐印龍,男,39歲,萊蕪市張家窪鎮魯中冶金礦山公司工程師,現北京科技大學畢業生(原中國礦業學院)。曾兩次被萊蕪市公安局非法刑拘在看守所,其單位對他及妻子(修煉)扣除一年的工資,每月只發160元生活費,並對夫妻兩人罰款共2300元。2000年臘月二十八日,萊蕪市公安局非法判他勞教3年,送淄博王村勞教所。

25、李明德,男,萊蕪市南冶鎮人,被非法送淄博王村勞教。

26、陳靜,女,萊蕪市裏辛鄉工商所,2001年1月,被非法送濟南女子勞教所勞教。

27、張秀英,女,山東華冠集團職工,2001年被非法勞教於濟南。

28、張宏偉,女,2001年10月份被非法送濟南勞教所,至今未歸。

29、宋克廣,男,萊蕪城區大曹村人,2000年12月25日,因進京護法,兩次被抓進看守所共被非法拘留37天。2001年8月24日與妻子正在家中,被萊蕪市公安局、馬莊派出所約20名惡警包圍,並闖入家中,在無任何理由的情況下大肆抓人,幾名惡警同時撲上去,卡住宋克廣的脖子,摁倒在地,用拳頭打其眼部,背上打出中指長的傷口,並且幾名惡警又撲上其妻子,將她打倒在地,戴上手銬,光著腳,就這樣夫婦二人被塞進了警車,送往看守所,而後,惡警們又強盜般將他們家翻了個遍,掠走大法書籍一套、磁帶及錄音機一台。他們被非法關押幾天後,宋克廣被非法送王村勞教3年,其妻被非法送濟南勞教,因查體不合格,萊蕪惡警向濟南勞教所送禮,遭拒絕後,無奈,將其妻送回家中。幾天後,其妻外出回家,發現門玻璃被砸壞,房門敞開,顯然邪惡之徒又來進行過非法搜查。

30、王勇,男,34歲,萊蕪鋼鐵企業集團。2000年7月被非法送往淄博王村勞教。

31、王德賢,男,50多歲,萊蕪鋼鐵企業集團。2000年7月被非法送往淄博王村勞教。

32、張文華,女,36,歲萊蕪鋼鐵企業集團。2001年6月被非法送往淄博王村勞教。

33、焦方玉,女,34歲,萊蕪鋼鐵企業集團。2001年9月被強行墮胎後被非法送往淄博王村勞教。

34、尚慶玲,男,38歲,萊蕪市裏辛鄉茶峪村人,因堅修大法,曾被兩次非法刑拘,最後一次,即被迫害致死前,他在自己買青菜的攤位上被惡警強行抓進萊蕪看守所,期間,他以絕食來對抗邪惡的無理迫害,邪惡對其毒打、強行灌食,2001年2月1日,因強行灌食導致食道感染而被迫害致死(明慧曾報導過)。家中只留下可憐的妻子和一個孩子相依為命。

這幫以李玉妹為首的犯罪人員甘當江羅政治流氓集團的打手,他們放著社會上的大案要案不管,卻對這些「真善忍」大法弟子大打出手,他們對大法及大法弟子犯下的罪行不可饒恕。他們貪污受賄,魚肉百姓,他們欠百姓的也是罪債累累。

李玉妹到底是怎樣一個人呢?李玉妹曾任山東省臨沂市市長一職。在職期間,可以說劣跡斑斑,她利用臨沂城區舊城改建,大搞土木興建之機,貪污受賄數額之巨令人難以想像,她大搞權錢交易,光臨沂廣場建設一事,在建築公司的選擇上、原料來源的確定上等等,李玉妹受賄達百萬元以上。還有臨沂市電信大樓施工隊的選擇上一事,在臨沂有多支信譽較高、質量過硬的大建築公司她不用,也不搞公平合理的投標競爭,卻偏偏從平邑弄來一個施工隊來承包,就是因為李玉妹曾任平邑縣委書記,這中間行賄受賄的過程內行人一望便知。

另外,臨沂一家「天天過年餃子屋」酒店,虛開增值稅發票達上億元(包括給下邊縣區提供),其後台老闆便是李玉妹。事發後,某稅務局的幾位領導都被「雙規」,李玉妹卻使用金蟬脫殼之計,把自己的弟弟和丈夫推出去頂罪,暫時逃脫了法律的制裁。

去年冬李玉妹弟弟遭報,騎摩托車撞上電線桿斃命,李玉妹硬是將此事嫁禍於個體三輪車,從此把火氣發洩在個體三輪車身上,下令將個體三輪車用鏟車鏟走砸爛,從此所有個體三輪車可真倒霉了,直接破壞了個體三輪的正常經營到現在。一提起李玉妹,臨沂的老百姓無人不知其醜聞。

正告李玉妹等凶犯:江羅倒台後你們犯下的罪行是要自負的。停下你們那罪惡之手吧!天理昭昭,惡有惡報,多行不義必自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