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領館前的修煉經歷:在證實法的路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6月21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們,大家好!

我代表多倫多領館前和平請願的同修,向大家彙報一下幾年來修煉的體會。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自江氏集團對法輪功開始進行瘋狂鎮壓以來,多倫多同修在領館前展開了各種助師正法活動,從靜坐,絕食請願到新聞發布會,從晝夜集體發正念到燭光悼念,從公審江澤民到酷刑演示, 在另外空間都是一場場的正邪大戰,在人這裏表現的也是轟轟烈烈。在這其中不被人注意的,卻有許許多多同修共同參與的,從開始到現在一分一秒都沒有停止過的就是在領館的和平請願。這件事做起來很簡單,簡單的好像只是在領館前站一站,發發資料,不需要英文怎麼好,更不用甚麼技術,簡單得我們自己都叫他是「領館值班」。

2001年7月,江氏集團加緊對法輪功學員的瘋狂迫害,手段越來越殘忍,他們的暴行激怒了多倫多的同修們,一位西人女同修率先到領館靜坐請願,接著一老一小華人同修,和其他同修也先後加入進來,繼而是絕食請願。同修們悟到,在領館門前應該時時刻刻有我們站在那裏,窒息邪惡,鏟除邪惡,救度眾生,邪惡的鎮壓一天不停止,我們一天也不停止在領館前的和平請願。

從2001年9月到現在,多倫多的同修們先後參加這項活動的有80餘人,總共達到一萬餘人次。年齡最小的是中學生,最大的有75歲,老年同修所佔比例要大一些, 就這樣不分晝夜,不管嚴寒和酷暑,大家堅持在領館前洪法、講真象、揭露邪惡,迄今快三個年頭了。

領館,有人把它比做北京的天安門,是另外空間邪惡在海外集中的地方,只要我們站在領館前,就是在窒息邪惡,鏟除邪惡,這是邪惡最害怕的。這就是為甚麼我們堅持不懈的原因。

我們體會在領館前的和平請願,就是鏟除邪惡的過程,是講清真象,救度眾生的過程,是個人修煉不斷去掉執著,端正心態的過程,是不斷的在總結經驗和教訓中錘煉自己的過程,是弟子證實法的過程。

一、端正心態 純淨自己

以甚麼樣心態站在領館前?為甚麼要站在領館前?只有我們站在法上提高認識,不斷端正心態,排除干擾,純淨自己,才能把洪法,講真象做好。

幾年來,同修們磕磕碰碰,一路走了過來。開始的時候,有的同修有各種顧慮,對邪惡的殘暴罪行,不敢大聲講,也不好多講,怕對方聽了心煩;若對方稍有不願聽的表示,就不知道該怎麼辦了,缺乏智慧;有同修在發資料時,手都在發抖,不好意思,有怕心;看到對方態度冷漠,或者有意躲開我們繞道而行的,有的同修就認為這種人不可度;有的在講真象的過程中,方法顯得簡單生硬,認為我們為救度你們來的,用這種心態對待常人,表現急躁,認為資料發的越多越好,發的資料對方就應該要,強迫人家接受。

在實踐中同修們不斷的修正著自己,通過不斷的學法,以及同修之間的交流,去掉執著,加強正念,這次沒做好,下次做好,大家體會到,當我們的心態純淨的時候,心中充滿慈悲的時候,講真象的效果就會好。

當一個小伙子對一個站在雪中的老大媽沒好氣兒的說:「你站在這幹甚麼?」「我就在等你啊!」大媽只是發自內心的一句話,就融化掉了一切,小伙子一句話沒說,接受了大媽手裏的資料。

到領館來辦事的人,甚麼樣的都有。不了解真象的人,對我們有冷嘲熱諷的,有當面謾罵的,在這種時候你的心態還純不純,正不正,其實都是對我們的心性考驗。有人以為我們是被雇來的,為了賺錢而發資料,一次一位中年人直接了當的問我們同修,你們站在這不累嗎?美國每天給你們多少美元,是三十還是五十?同修回答:「我們是修真、善、忍的,一要做好人,二不說假話,沒有收過任何人一分錢,都是自願來的。自己掏錢買車票,印資料,是為大陸同修申冤,揭露邪惡對我們的迫害。」同修平靜的回答了對方的疑問,這位中年人聽完解釋後,默默的走了。

師父在《在2004年美國西部法會上的講法》中說:「我跟大家已經講過了,善它不是裝出來的,也不是表面上維持的一個狀態,善是真正發自內心的,那是通過修煉才能得到的、才能體現出來的。在眾生面前,你的話一出口,你的念一動,就能使不好的因素解體,就能使毒害世人的、在人的思想因素中的不好東西解體,那麼人就明白了,你就能救了他。」

二、靈活多樣 講清真象

師父講:「我一再提出:在常人社會中修煉的要符合常人社會的狀態。」(《修煉與工作》)如何喚醒常人,讓他們從在迷中被麻木著的狀態清醒過來。首先我們的言行,要讓常人能夠理解,用對方能接受的方式啟發他們的良知和善念,認清江氏邪惡集團的造謠欺騙;常人是最容易被情打動,那麼我們就利用這個情,去關心他們感化他們,用聊天的方式向他們講真象;常人在對待法輪功的問題上是很敏感的,他們有的受騙太深,有的即使想了解我們,但又怕失掉眼前的利益,而不敢接觸我們。那麼我們就不能生硬,對不同的人用不同的方式。

通過我們的行為打動他,當他從你身邊經過時,我們微笑向他點點頭,或者說聲禮貌性問候,會有不同的效果。給他資料時就願意接受,我們說的話也就能聽下去。

我們同修中,有一對老夫婦為了給來領館辦事的人提供方便,對領館周圍環境做了了解,如地鐵站、汽車站、照相館、郵電局、公用電話、餐廳、咖啡店等都在甚麼地方。若有人來問,就耐心的告訴他。他們來之前還準備些零錢,見到那些來領館辦事,在路邊存車又沒帶零錢的人,就主動過去幫助付上。並且提示停車的具體位置,免得被罰款。常人就會很受感動,無形中拉近了相互的距離,他們自然的就能認真聽我們講真象,也就自然的接受我們的資料了。

一些常人受謊言欺騙宣傳的影響,對法輪功的認識模糊,他很想了解真實情況,但又被觀念障礙著。這時候講真象就要巧妙。有位中年男子站在畫板前,指著因不放棄修煉而在北京被迫害致死的王麗萱母子倆的畫像,問道:「這是真的嗎?」在場同修回答:「是真的。」他搖搖頭,不肯相信。同修繼續說:「你願意把你的愛人和兒子去做這樣的酷刑表演嗎?」他說:「不行,絕對不行。」就這一句話,就找到了切入點,他剛從大陸來,他沒學法輪功,卻也被洗過腦。當他認真聽完法輪功被迫害鎮壓的情況後,連連點頭,兩眼含著淚水和我們握手說:「你們就在這展覽,發資料吧,我姓曹,我信了。」

一位開垃圾車的華人司機經常經過領館,常與同修聊天。他看到我們一言一行,了解我們都是好人,很受感動,經常給同修送熱咖啡。逐漸的他知道了法輪大法好,煉法輪功可以祛病健身。就這樣他學會了煉功,並且一直堅持下來。後來有好長時間見不到他了。有一天同修又見到了他,他告訴同修,在他身上出現了奇蹟。事情是這樣的,有一天他工作的時候從車上突然掉下來,摔成頸椎骨折。醫生講:「即便是治好了,不是全身癱瘓,就是半身癱瘓。」可是沒過多久他痊癒了,沒有出現任何後遺症 。醫生說這是個奇蹟,他自己也感到是個奇蹟。

還有一些受謊言與仇恨,欺騙宣傳受害極深的常人,開始對我們的態度很不友好,見到我們氣不打一處來,說一些罵人和難聽的話。更有甚者,接過同修送的資料看都不看,當你的面扔掉,或者把資料撕碎扔掉。同修遇到這種情況,並沒有被對方的情緒帶動,而是不動聲色,機智的轉變話題,講江澤民如何出賣國土,大陸的貪官污吏,失業下崗,強拆民房,人們道德水平下滑,如何迫害法輪功學員等。引起對方的共鳴,態度逐漸平和下來,覺得我們說得對,表示也有同感,同修就建議他多看看我們的資料,多了解一些情況。

通過講真象我們看到很多常人在覺醒,但還有很多人受謊言毒害很深,我們深深感到我們的責任重大,我們必須正念正行,抓緊時間救度眾生。

三、揭露邪惡,鏟除邪惡

近三年來我們一年四季一天24小時,堅持不懈的在領館前講真象揭露邪惡迫害,人們在看著,也在思考著。

一方面,我們的行為感動了許多到領館簽證或辦事的人以及路過的行人。他們開始從不理解到理解,從不贊成到支持,從陌生到朋友。從迴避到主動上前打招呼,有的舉手敬禮或者雙手合十表示問候。附近社區居民或開車路過的陌生人,送上一束鮮花或一杯飲料。他們用這種方式表達同情和支持。

另一方面,領館中的壞人看到越來越多的世人了解了法輪大法,支持我們的正義呼聲,他們對此並不甘心。領館實際上,早已成為江魔頭和610辦公室伸向海外的打手,他們不斷製造事端,煽動仇恨,宣傳謊言,編造謊言。他們派出便衣特務到議會、社區進行騷擾破壞,造謠挑撥我們和社區之間的關係,製造仇恨。

最初,領館看到我們天天在門前,向來往的人們講真相揭露邪惡,感到非常不舒服,就利用給花澆水的機會,明目張膽向同修身上澆水。還有我們在領館前草坪邊煉功,發資料,他們採取擴大草坪,豎起籬笆,把我們推到人行道邊,來干擾破壞我們的活動,企圖把我們趕走。同修堅定正念不為這種醜惡行為所動,該幹甚麼就幹甚麼。他們甚麼目的也沒有達到,只不過是一場又一場惡作劇而已。

隨著正法洪勢的推進,世人在覺醒,領館裏的人也在變化。曾經有工作人員走過坐在那裏請願同修的身邊,同修向他們微笑時,他們也回以微笑,當同修對他們說你們好時,他們停下了腳步並連連笑著點頭,覺得很開心。

一位同修在領館前發資料,看到領館裏面一個工作人員正在給花澆水,同修馬上要把畫板拿走,這個人小聲說:不要拿了,我不會澆上的,於是從裏邊出來,背對畫板澆水,還向同修點點頭,我們同修說:你真好。他微笑著,澆完花就走了。

師父講:「由於世人的覺醒,目前邪惡製造的這場迫害也就越來越難維持了,在世界上它們在失去邪惡能夠行惡的環境,在中國它們也失去了他們行惡的環境。」 領館裏的人不是鐵板一塊,邪惡還是少數,多數是被謊言矇蔽,或是為了自己的生存和利益,不得不為江氏集團賣命。我們只有做的更好,才能喚醒他們沉睡的心靈。

師父在2004年芝加哥法會講法中說:「雖然舊勢力已經不存在了,但是它們在三界內安排的東西還在發揮著作用。」

領館內江澤民的幫兇們企圖混淆視聽,在館內展出了大量,胡編亂造,仇恨污衊謊言性的圖片,內容十分惡毒,使不少人上當受騙。在某種程度上,加大了我們講真象的難度,這說明揭露邪惡的重要性,只有繼續不斷的揭露他們,人們才能看清邪惡的真面目。雖然邪惡已經很少了,但我們救度眾生的使命絲毫不能放鬆。只有不斷加強正念修正自己,時刻站在法的基點上,去掉執著心,防止黑手、邪惡鑽空子,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狀態,才能徹底鏟除邪惡救度眾生。

四、正法與修煉

在將近三年的日日夜夜,同修們不管寒風刺骨還是烈日當頭,不管大雪紛飛還是陰雨綿綿都堅守在領館前,在鏟除邪惡,救度眾生中,用這種方式證實大法。修煉也自在其中。

有一對老夫婦,家住領館較近,這樣一來,除正常到領館洪法、講真象外,老倆口還承擔了替同修值班的任務。有誰因事不能來,他們就來代替。常常是上午去過之後,下午還要替同修值班。

有時從領館剛回到家,端起飯碗還沒吃上兩口,就接到電話,放下飯碗就立即動身去領館。這已經成為家常便飯,兩位老人毫無怨言。一位60多歲老年同修從開始在領館洪法、講真象時起,直到今天,風雨無阻,每天在上午10點以前趕到領館前煉功,發正念,自動擔負放煉功錄音帶任務。接著12點前趕到中區唐人街,接畫板,發資料,一直到下午三點才能回家。一路上帶著大包小包,到家已經很晚了,天天如此。

上夜班的同修參加值班,比較辛苦,難度也大一些,儘管如此,他們都能按時到達。一位上班工作的年青同修,午夜十二點下班,不回家,直接到領館門前,一直到早八點。幾乎一夜不能睡覺,從來沒有因此提出調整班次。有些年輕同修很辛苦,他們白天要上班、打工、上學甚至要照顧孩子,但是他們都能克服這些困難,利用上學或打工的間隙,堅持來領館。

一位老年同修主動擔當起安排值班的工作,而且是幾年堅持下來,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如果有同修因為有事情無法去領館, 她就要找別人代替,而她自己經常就是那個替別人的人。 在排班時,她考慮的因素很多,同修的年齡,有沒有車,家住的遠不遠,地鐵有沒有開,天冷還是熱。

幾年中,我們天天在領館門前活動,難免對周圍鄰居的生活帶來一些影響。有個別人時不時的對我們有意見,經過解釋和講真相,態度有所轉變。 為了與周圍的鄰居進一步搞好關係,更是為了讓他們了解真象,有位同修發動大家做蓮花,作為禮品,對他們的支持表示感謝。很多同修參加疊蓮花,共做了400朵蓮花。組織幾位同修,分別到領館周圍居民家,送上真象資料和蓮花,受到了居民的歡迎。

據一位同修的女兒講,她的老師就住在領館附近,一天在課堂上,老師拿著一朵蓮花說:「這朵漂亮的蓮花,是修煉法輪大法的人送給我的,他們幾年來一直在領館前進行和平請願……,來,我來教你們做蓮花。」一朵蓮花讓孩子們知道了法輪大法好,淨化了小小的心靈。

西人同修加入洪法、講真象的人數在逐漸增多,西人同修講真象比較靈活,給講真象帶來了活力,由於他們加入,西人和會講英語的華人願意同西人同修溝通,沒有語言障礙,也願意接真象資料,講真象的效果比較顯著。

有很多同修在對待領館門前和平請願,發正念,煉功等問題的心態到位,他們在正法與修煉中不斷的去掉自我,去掉執著。有的同修平時在修煉的過程中,表現很平和,很少講話,他們也很少在會上發言表態,也講不出甚麼大道理來,也沒提出過甚麼困難和要求。憑著對師父的敬仰,對大法的堅強信念,在正法時期做他們應該做的事情,走著他們自己的路。當然有時也有正念不足,執著的地方也被黑手鑽過空子,被干擾過。但他們知道正確對待,用很強的正念鏟除了黑手與邪惡的干擾和破壞。

正法已到最後了,黑手、邪惡還在瘋狂的掙扎和暴露它殘暴本性,鏟除邪惡,救度眾生的重任絲毫不能放鬆。我們的任務是很艱鉅的,要不斷加強正念修正自己,時刻站在法上,除掉心性的不足,防止黑手、邪惡鑽空子。要心態到位,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狀態。

大法洪傳已12年了,我們能與師父在一起正法,是我們的偏得,是我們的榮耀。師父領著我們,提醒著我們,歸正著我們,我們才一步步走到今天。千萬年都沒有過的機緣啊,讓我們認真做好三件事,鏟除宇宙中一切邪惡與黑手,讓所有眾生都知道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完成師父賦予我們的偉大使命。

(發表於2004年加拿大法會,蒙特利爾)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