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氏集團濫用精神病院 法輪功學員受摧殘致死致瘋

【明慧網2004年6月17日】(明慧記者林展翔報導)2002年7月,世界精神病協會(WPA)發表了長達300頁的報告,報告中列舉了具體的事例說明中國存在濫用精神病治療手段的問題,並說被中國當局關押進精神病院的不但有持不同政見者,而且有法輪功學員。2002年8月,人權觀察與日內瓦精神病治療委員會共同發表了中國濫用精神病治療詳細報告,也明確指出中國把法輪功學員堅持信仰診斷為精神病,不符合國際精神病診斷的標準。

近五年來,濫用「精神病治療」是迫害法輪功的眾多酷刑之一。在江澤民針對法輪功學員「死了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密令下,參與迫害的醫生和警察在「上邊」的高壓下,為了保護飯碗或者為了撈取升官發財的資本,昧著良心,濫用「精神病治療」摧殘法輪功學員。

在許多勞教所、教養院(或所屬的醫院、衛生所)裏,不法醫生或警察偷偷在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的飲食中加入損害身體或中樞神經的不明藥物,或強行給身心健康的學員注射或灌食大量破壞神經的不明藥物。不法之徒還把身心健康的法輪功學員綁架到精神病院裏,強行注射或吃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造成了非常嚴重的後果:有的全身癱瘓或局部癱瘓;有的雙目失明,兩耳失聰;有的身體肌肉、器官腐爛;有的部份或全部喪失記憶,成為呆癡;有的導致內臟功能嚴重損害;有的被迫害致瘋;有的由於藥物發作很快死亡。

尤其需要指出的是,不法之徒們完全知道一些藥物的致命後果,害怕受害者死在勞教所或精神病院裏,為了逃避責任,把一些受到嚴重摧殘的學員放回家,有的由於身心衰竭而死,有的在神志不清、精神錯亂後甚至做出危害自己或他人的舉動。

今年五月初,國際人權組織「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和「中國精神衛生觀察」對江氏集團利用「精神病治療」迫害精神正常法輪功修煉者的情況進行了聯合追蹤調查,結果顯示,在近五年的迫害法輪功運動中,用精神病治療手段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案例遍布中國23個省市自治區,至少有上百所省、市、縣、區精神病院參與了迫害。從案例的數量及分布範圍看,對法輪功學員的濫用精神藥物的迫害,是一個有計劃的、自上而下系統實施的政策。目前已知至少有一千多名精神正常的法輪功學員被強迫關進精神病院、戒毒所,許多人被強迫注射或灌食多種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並遭受長時間捆綁、電擊等酷刑,至少15人被迫害致死。

由於篇幅限制,下面僅列舉明慧網從今年四月份到六月中旬報導出來的部份案例,以前的案例請看本文後面的資料。

* 山東省平度市張付珍被注射毒針致死

張付珍,女,約38歲,原山東省平度市現河公園職工。她於2000年11月份進京講法輪功真象,在被公安送回的路上跳車時臀部摔傷,經平度市人民醫院檢查無生命危險。在醫院治療期間,她頭腦清醒,還起來打坐煉功,結果被公安強行按倒綁在床上。公安強行把張付珍扒光衣服、剃光頭髮、折磨、侮辱她;成大字形綁在床上,大小便都在床上。爾後,公安強行給她打了一種毒針,不知甚麼名,打上後,張付珍痛苦的就像瘋了一樣。直到她在床上痛苦的掙扎著死去。整個過程「610」的大小官員都在場觀看。

* 強行灌食及不明針劑導致黑龍江鞠亞軍死亡

黑龍江省阿城市玉泉鎮普通農民鞠亞軍,身體非常健康,平日為人忠厚,老實,是十里八村公認的好人。只因他堅信「真、善、忍」,被非法關押在哈爾濱長林子勞教所。他因抗議非法勞教而絕食,大約在2001年10月21日下午,他被抬進長林子監獄衛生院強行灌食,灌食期間被注射不明藥物。回來後,他就抬不起頭來,處於神智不清狀態,嘴張得很大,大口大口地喘氣,幾乎不能說話,用手不停的指著手臂說:「打針了,打針了……」 勞教所為推卸責任,2001年10月24日送其回家,回家後全家人不顧一切,全力搶救,從阿城市醫院,連夜轉送哈爾濱市醫大二院,36個小時不停的搶救,因醫治無效,鞠亞軍於2001年10月26日早4點18分含冤離開了人世,年僅33歲,拋下7旬的老父和年幼的孩子。

* 海南省文昌市史月琴被迫害致死真象

史月琴,女,海南省文昌市人,三十多歲,原海南省糧食局職工。她多次到省政府上訪講真話,被非法關押,公安也多次非法去她家抄家,還把她抓到公安局連續審訊三天三夜,拳打腳踢,鋼筋打,單手吊。史月琴雖然被打得遍體傷痕還是說法輪大法好。公安後來把她非法關押在秀英第一看守所,直到2000年元旦才放回來。於是史月琴上北京為法輪功鳴冤,被抓後,被非法關押幾個月後又放出來。不久,史月琴第二次上北京,被抓後,在看守所被非法關押一段時間後被送到海南省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遭到了非人的折磨。不久她又被送到了海南省精神病醫院──安寧醫院。她在安寧醫院被作為精神病強行所謂「治療」了一個多月後,醫院終於打電話給勞教所,叫勞教所來接人,付醫療費。勞教所沒有去醫院接人,而是讓安寧醫院打電話叫史月琴的姐姐去接,並由史月琴的姐姐付了3800多元錢。(準確數字不詳)。由於她被海南省精神病院注射了大量破壞神經中樞的藥物,回家後表現出行為有些失常,並終於在2003年3月6日早上跳樓身亡。

* 遭精神病院藥物摧殘 河北衡水教師王冬梅神志不清落水而亡

河北省衡水市武邑縣某鎮教師王冬梅,女,三十多歲。於2001年在當地市洗腦班被強制洗腦迫害後又被送石家莊勞教所五大隊非法勞教。在勞教所期間,她受盡了酷刑折磨和精神摧殘。例如:上繩、電棍電、不讓睡覺、長期隔離。警察利用各種手段都不能逼迫她背叛信仰,就把她轉送精神病院,繼續使用藥物摧殘。她被保外就醫接回家後,人們看到王冬梅精神恍惚,行動遲緩,說話反應遲鈍,痴呆,很多事情已不能想起,記憶力減退。問她怎麼被送精神病院的,她慢吞吞的說自己甚麼都不知道;問她在醫院幹甚麼,她慢吞吞的回答:吃藥、打針;問她是否被強制吃藥、打針,她說:是。她的兩臂還有被上繩時的傷疤,呈黑紫色的一道道痕跡。王冬梅因被藥物摧殘得神志不清,於2004年3月12日落入水塘喪生。

* 「周滿秀殺人案」背後的實情

2004年5月15日晚6點30分左右,湖南懷化電視台「新聞夜班車」播放「周滿秀殺人案」,這是江氏迫害法輪功的又一起利用媒體栽贓陷害,向社會、民眾進行誤導欺騙,煽動仇恨的事件。周滿秀的真實情況如下。

周滿秀,女45歲左右,懷化市中方縣接龍鄉人。1999年2月她修煉法輪功後,身心受益,變化巨大。她雖然生活困難,卻樂意幫助他人,與人為善。2000年9月,她在辰溪縣講法輪功真象時,被不明真象的人舉報而再次被抓。2001年11 月,她被非法判勞教。株洲白馬壟勞教所對周滿秀進行高壓棒電頭、關鐵籠子、吊銬等酷刑迫害,並對她注射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這樣的迫害達近兩年之久,周滿秀最終被逼瘋、精神失常。

據知情者說:2003年4月的一天,周滿秀在夾控她的犯人不注意時上吊自殺(用布條綁在高低床的上部鐵欄杆上,跪著上吊),因及時發現,倖免遇難。她常痴呆呆的見人就問:「是爸爸好還是媽媽好?」且經常不睡覺,半夜裏坐起來望著窗外發呆。7大隊管教譚××聲稱:周滿秀已被轉化,放棄修煉,不煉了。由於周滿秀已經被逼瘋了,她才於2004年4月17日被釋放。回家後,她精神狀況一直不好,她丈夫說:「去勞教所之前,周滿秀不是這樣的。」事發前,周滿秀症狀加重,5月15日,周滿秀在神志不清醒的狀態下用刀砍傷鄰居一女青年。

在株洲白馬壟勞教所裏,被注射破壞中樞神經藥物「冬眠靈」的法輪功學員有:喻穎祝、楊有源、夏婷、陳楚君,還有懷化辰溪縣年輕女裁縫劉六妹在那裏被迫害致瘋。

* 遼寧蘇菊珍被藥物摧殘致瘋

遼寧省葫蘆島市綏中縣前所鎮古城蘇菊珍,女,40多歲,曾以美容美髮為生。修煉法輪功前有嚴重的心臟病、胃病、膽道蛔蟲、胰腺炎等疾病,小腿經常浮腫。修煉法輪功後不久多年的疾病全部消失,連皮膚也變的光滑潤澤了。她按照修煉人的要求,事事為別人著想,屈己待人。她自己非常樸素,但在幫助他人上卻毫不吝惜,曾多次被評為「先進個體戶」。蘇菊珍多次資助貧困學生,還經常帶著生活用品和米麵去敬老院看望孤寡老人、自己掏錢修補當地的西河橋。因為她的無私,她家被葫蘆島市評為「十大先進家庭」。

1999年7月,蘇菊珍為了給法輪功說一句公道話進京上訪,途中被截回家。8月,她再次進京上訪,之後被抓至綏中看守所,身上攜帶的2000元錢被不法警察搶走。1999年10月31日,蘇菊珍被劫持到馬三家教養院,之後又被轉到張士教養院、少管所、龍山教養院、沈新教養院、大北監獄等法西斯集中營迫害。在這期間,她遭到多種酷刑折磨。有一次馬三家警察邱萍等人把蘇菊珍拉到瀋陽的某醫院精神病治療處,又給開了幾瓶治療精神病的藥,天天有專人強制她服用的破壞神經中樞的藥物。不久,她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2002 年春節,蘇菊珍的家人接到教養院通知接她回家,被告知拿1500元付「醫藥費」(即破壞神經中樞的藥物的費用)。當時蘇菊珍是由幾個人架著走出教養院大門的,四肢已無活動能力,兩眼目光呆滯,面部毫無表情。她回家後二十二天才能進食。家人後來無意中發現她的小便處仍有未癒合的傷口、身上有針眼。

蘇菊珍現在仍不能正常思維、講話。如今她與體弱的老伴終日默坐於家中,生活仍都需別人照應,小女兒年紀尚小,家中的生活來源僅依靠大女兒經營的小店。蘇的父親由於傷心過度雙眼接連失明,蘇的母親每日傷心嘆息,二位老人在無望的期盼與悲傷中苦度終日。即便如此,綏中不法官員和警察仍多次騷擾這家人,2002年10月的一天,不法警察翻牆而入綁架蘇菊珍的大女兒,把她從被窩中強行抬出家門,一家人哭成一片,而媽媽蘇菊珍則面無表情,毫無反應。

* 安徽副教授吳曉華、區教委幹部李紀娟被精神病藥物致殘


安徽建築工業學院副教授,優秀教師吳曉華

安徽建築工業學院副教授,優秀教師吳曉華因堅持修煉經歷了強制洗腦、打罵、戴鐐、灌食、關小號、用擦廁所的抹布及帶污血的衛生巾堵嘴、強迫服用精神病治療藥物、綁在床上電擊等許多毫無人性的殘酷折磨。吳曉華在精神病院被強迫打針、吃藥、通電、電擊,吃藥打針後,出現昏睡,意識麻木,坐、立、臥不安,頭昏、劇烈嘔吐,月經失調,大腦思維出現空白現象,記憶減退,視力間隙性模糊,短距離看不清人、物,聽力明顯下降。身體非常虛弱,有時一天昏倒三、四次。

李紀娟是阜陽市穎泉區教委中教科的幹部。她從小身體就孱弱,成家有了孩子後身體更是每況愈下,最後十幾天不解一次大便,走幾步就心跳、氣喘,失眠、煩躁。到處投醫,不見緩解。修煉法輪大法後使她絕處逢生。所以她逢人便說:修大法吧,法輪大法好啊!說真話卻遭來無端迫害,她被強行送到精神病院,在精神病藥物摧殘下她連續發燒,頻繁嘔吐,轉胺脢指數高得驚人,她喪失了對事物的正常反應能力,整日整夜睡不著覺,每天神情恍惚、心煩意亂,像萬蟻噬心、痛不欲生。

[注]:2004年4月之前報導的部份案例,請看下列報導:
濫用精神病治療手段迫害法輪功學員 國際社會持續密切關注(一)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4/4/1/71368.html
濫用精神病治療手段迫害法輪功學員 國際社會持續密切關注(二)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4/4/2/71369.html
濫用精神病治療手段迫害法輪功學員 國際社會持續密切關注(三)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4/4/3/713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