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甚麼我不轉化(一)


【明慧網2004年6月14日】

一、真實的受益

我沒煉法輪功時,法輪功在社會上已經得到了廣泛傳播,親朋好友交往中經常聽到一些法輪功的事。有的電台、電視台、報紙、雜誌上也在介紹法輪功,有的還專題,專版的向群眾推薦法輪功,從上至下各級政府各級領導沒有一個站出來說法輪功不好的。當時法輪功給我的感覺就是好,到底怎麼好,自己沒有切身體會。在這種情況下,我開始修煉法輪功,這種好的感覺就越來越實實在在了。

首先,困擾自己多年,甚至幾十年的疾病(如腎結石、風濕腿、胃病、神經衰弱、腰、腿、臂的硬傷)像丟失了東西一樣不知不覺的沒了。再有,家庭成員之間的關係也不知不覺變得和睦了、爭吵的事漸漸成了歷史,和鄰居間的矛盾也化解了。(很多都是尖銳對立,一度到過以死相拼的程度。)在單位裏,在社會上,從那些爭爭鬥鬥、恩恩怨怨中解脫出來了。以前自己身上有很多不足自己都感覺不到,煉了法輪功以後不但感覺到了,而且主動去克服。還有一個明顯的感覺就是自己身上各種器官的功能又漸漸的恢復到年輕時的狀態:吃甚麼都香、睡覺躺下就著、走路一身輕、精力充沛、辦事思維敏捷。

再有一個比較大的變化就是能更多的體諒別人的痛苦、難處,也就願意幫助別人。身體好、思想也純淨了、工作起來效果就更好了。那時我感覺很多單位的領導都理解法輪功,不理解的也不反對,因為畢竟他自己領導下的一部份人不用報藥費,為國家省了許多開支,再說這些人工作起來勤勤懇懇,不爭名、不爭利、不講索取、只講奉獻。這樣的事情上哪兒去找?所以當時在社會上看不到反對法輪功的,人們也就理解了修煉法輪大法是對國家、對老百姓、對社會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事。誰能反對呢?那時候我常想學法輪功的人應該越來越多,社會風氣一定會漸漸好起來,以上所感,所見所經歷的都是事實。

二、知己知彼心裏更明亮

99年7.20整個事情都反過來了,法輪功突然之間被描述成人世間最不好的事物,學法輪功成了最大的政治問題。批判的聲勢之大、動員範圍之廣前所未有,連文化大革命都遠遠不及,說法輪功不好的內容幾乎覆蓋了所有的電視頻道,充斥了所有的播出時間,擠佔了報刊的大部份版面,同一性質的內容從上至下,無處不在、鋪天蓋地的黨、政、工、團層層布置,刻不容緩:工、農、兵、學、商所有的體系無一能避之身外,民聲口碑,再不好的幹部只要迫害法輪功得力就是「好樣的」,再不靈敏的人也會感到問題的嚴重性。

在這種形勢壓力下,儘管我知道自己是個正常人,自身的感覺不會出問題,判斷是非曲直的能力不會出問題,但我還是要重新審視自己──因為面對的問題太大,太嚴重了。我一遍一遍的問自己:學法輪功自己的身體到底好沒好?自己的思想是更純淨、善良了,還是更壞了?這種變化對國家,對社會到底是好事還是壞事?不管我怎麼一遍一遍的驗證,我都不能作出否定的結論。自己的認識和所要面對的幾乎不可抗拒的形勢,形成巨大的反差。我究竟應該相信誰?連自己都不相信不可悲嗎?退一步說我一個人認識上有問題全國這麼多人的感覺都有了問題?判斷是非的能力都有了問題?「文革」時期畢竟過去了。還想重演全黨、全軍、全國人民一齊喊打倒叛徒、內奸、工賊劉少奇的事情也不太容易了。

找自己沒問題那就看對方所言所行有幾分合理,幾分正確。法輪功有神奇的祛病效果,每一個修煉者都有切身體會,這是誰也抹殺不了的事實。對方為了否定法輪功首先大做文章的就是這一點,進轉化班的一條你必須得說:其實我的病不是煉法輪功煉好的,是心理暗示,是合理的生活起居等等。我和一個常人幹部(是個部長)談話時我說我的病煉法輪功煉好了。他說不對!你是心理暗示,合理飲食起居好的。我的病長在我身上,我的痛苦我知道,我的病怎麼好的我明白,誰也沒有權力做我的主!我就是煉法輪功煉好的,這是事實,誰也抹殺不了的。對方理屈詞窮,無言以對。

再有在勞教所你必須順著他們說法輪功斂財。針對這個無理要求,我說參加法輪功學習班每期10天每人40元,比社會上任何一個氣功班都要少的多。自學的分文不取,書上有明文規定誰都得遵守。我學某某功前後花了幾千元,病也沒好。我函授學內勁一指禪,120元只郵來十幾頁的一本書,兩張十六開的圖片,甚麼作用也沒起。有的說《轉法輪》書貴,斂財,那更是胡說。我看了不只一個圖書館,相近頁數的書沒有一本比《轉法輪》價低的。反過來說在轉化班跟一個班(兩週)2500元,一個月就5000元。有的不轉化要跟兩三個月,得斂多少錢?你們自己說說誰斂財?煉法輪功祛了好幾種困擾我的病,每一種病好了收我一千元我都覺得少,太少!可是沒處去給,沒人要。

他們說:法輪功的理,是「歪理邪說」我說修煉法輪功的人,在人與人的矛盾中首先要找自己,做事首先考慮別人。如果這是歪理,那麼有矛盾找別人的不是,做事先考慮自己別吃虧,想找來對付別人是正理正說嗎?很多人感嘆當今世風日下,找不到答案,從這一點上不就可以找到答案了嗎?這不是鮮明的對比嗎?說法輪功這不好那不好的人,對書中的「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的話橫加批判,其實自古至今凡是講道德的人,都相信「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當年毛澤東、陳毅等也是承認「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時候一到,一切全報。這鏗鏘有力的語言使當時的中國人感到振奮。善良的人都相信這是天理,因為他們相信做好事會有好的結果,會得到好報。而那些做壞事,壞事幹盡的惡人不相信,由於強烈的妒嫉心使他們不敢相信,他們不希望好人得到好報,更害怕自己遭惡報。鎮壓法輪功的人為達到否定法輪功的目地給善有善報惡有惡報這句古訓披上迷信的大帽子橫加批判。那他自己是甚麼樣的人,不就很清楚嗎?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