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烈要求釋放我兒媳謝寶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6月13日】我叫朱世英,是遼寧省朝陽市七道泉鎮西三家村村民。我急切呼籲各界人士關注和營救我的兒媳婦謝寶鳳。

4月3日我兒媳婦被抓後,一直被非法關押在十家河套看守所,最近又得知她被迫害得生命垂危,我悲痛欲絕。參與迫害我兒媳的朝陽市公安局、610還有國安,把已絕食多日的寶鳳還有一個叫姜偉的大法弟子一起送到凌源市勞改醫院,在沒通知家人簽字的情況下,給二人做手術,術後不顧二人生命安危,又送回看守所繼續灌食關押。現在二人仍在絕食之中。我非常擔心我兒媳的生命安危,但他們嚴密封鎖我兒媳的消息,死活不讓我見人。他們知道自己在做見不得人的事情,所以不敢在朝陽本市醫院,才送二人去凌源市。我去了幾次要求見我兒媳,都不讓見,悲痛之下我失聲痛哭,我一個年近70歲的人苦苦哀求他們,大老遠來一趟不容易,也未能打動他們的心。我在上訴無門的情況下於6月7日去了龍城公安分局要人,有一個自稱姓黃的(後來知道叫黃殿相,龍城公安分局直接參與了抓捕謝寶鳳的人),他說:「我們沒有抓人,不是我們抓的,是別的分局抓的吧。」把我給支走了。沒辦法我又去了十家河套看守所,他們說:「你來看兒媳得掏錢。」我說:「我就20元錢。」他們嘲笑我說:「這20元錢打車都不夠,吃頓飯還得300多元那,我們給你兒媳做胃鏡花了5000多元,你得掏。」他們張嘴就是要錢,迫害我兒媳花的錢還得讓我們自己掏,真是蠻不講理,我又一次被無理的拒之門外。

最近把她們二人的案子又轉到雙塔公安分局,說要批捕要判刑。現在有一些不法人員已經沒有了人性,為了錢和自己官職根本不管百姓死活,我現在非常擔心兒媳的身體。她們現已被關押兩個多月了,我天天都是在盼兒媳中度日。

我兒媳謝寶鳳自1999年以來,多次被綁架迫害,惡警經常到家裏騷擾,因此我家也不得安寧。第一次就是被關押在十家河套,惡警打她、罵她,關了四、五十天後又被送到西大營子洗腦班一個多月,就被判了二年教養送進馬三家,那裏更是人間地獄,我的寶鳳在那裏受盡迫害和折磨,吃不飽飯,挨打、挨罵、幹苦力活長達十多個小時,苦熬了兩年。我們在家的日子更是難過,地裏活無人幹,兒子孫子沒人洗衣做飯,家裏洗衣、做飯,下地裏幹農活都落在我這年近古稀的老人身上,整天累得腰酸腿痛。2001年9月份終於盼回了兒媳婦,回來我就輕鬆了,家裏家外都寶鳳幹了。可是好景不長,2002年11月要開十六大,他們又開始找寶鳳寫保證書,不寫就辦洗腦班。後來沒辦法我只好讓寶鳳再走吧!我兒子也說:「快走吧!他們又要抓人了,你被抓還得受罪。」寶鳳離開家後不長時間,村書記李樹學就帶著一幫惡警來抓她。這樣寶鳳不能再回家了,我又增加了負擔,整天勞累,操勞家務,又是提心吊膽。寶鳳就像我自己親生女兒一樣對我孝順,替我幹活,她這一走我缺手呀!

2004年3月27聽說惡人要到我家搜查,結果有一天晚上10點多,左右的後山有車走動(平時沒有車輛),那時天也黑看不清,又害怕。狗也叫,我沒出去。28日那天早上9點左右,又來了一幫人和車,先進來一個人身穿警服(後來他自稱姓黃)到處亂搜,羊圈、菜窖、包米桔子都翻了,還有四個穿黑衣服的人到屋裏、屋外都看到了,問我家幾口人,兒子上那去了,兒媳婦幹甚麼去了,他們又搜了兩家鄰居,並撒謊說是找犯人,嚇得鄰居誰也不敢吱聲,甚麼也沒搜著就走了。他們的行為就像個黑社會。偷、搶、打、砸他們不管,專抓好人,這煉法輪功的有甚麼不好,不做壞事,不偷、不搶,盡做好事,沒有病,身體好,做甚麼事先想到別人,這樣做還錯嗎?

現在他們把我兒媳不知迫害成甚麼樣子了,所以我強烈要求那些不法人員,立即釋放我兒媳婦謝寶鳳。我請求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追查參與迫害我兒媳的一些不法人員,時機成熟我一定把他們送上法庭。同時也請求各界人士和大法弟子們能給予援助。謝謝!

謝寶鳳婆婆:朱世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