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陽市教養院惡人金玉成迫害大法弟子的行徑(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5月5日】金玉成,男,50多歲,退伍軍人,從部隊轉業後,曾在朝陽軸承廠工作;後調到朝陽市司法局,任政治處主任;1987年以後,調入朝陽市教養院即西大營子教養院,當時任副政委。自江澤民鎮壓法輪功後,從2000年起,金玉成當上了副院長,開始專職負責迫害法輪功。

四年多來,金玉成一直都在不遺餘力的執行江澤民的邪惡指令,積極參與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而不悔悟。

在西大營子教養院,被綁架來的法輪功學員幾乎全部被集中在一起,成為一個獨立的第四大隊,另外還有少部份勞改犯人也被編在四大隊,他們實質上是被教養院利用來迫害法輪功學員的。而金玉成卻是四大隊的專管。

2002年12月份,金玉成在教養院飯堂召開全體大會上,把法輪功和「美國反華勢力」聯繫在一起,硬往政治上套。同時對六名不妥協的法輪功學員威脅說:為了你們的家庭,為了你們的生命,我們要打擊你們,如果你們要亂來,後果公檢法都不負責任。

12月中旬,金玉成親自召集院長助理程賀田、管理科幹警杜壘、四大隊大隊長戚永順等多名警察開始了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殘酷迫害。這期間,李傑春被電昏過去好幾回;劉學40來歲,是北票礦務局工程師,在一樓禁閉室被高壓電棍電得大聲慘叫,淒厲的叫聲連住在二樓的法輪功學員們都聽得清清楚楚。楊修凡被連續電擊了幾天,他的手背、脖子、頭部大面積紅疙瘩黃水泡。王健被整整罰站三天三夜,腿、腳脖子腫得特別粗,看著都嚇人,兩腳腫得穿拖鞋都困難。倪俊華被勞改犯人周鋒、閆正平、張宏武毒打。周鋒拿椅子板打倪俊華的左手掌及臀部,板子都打斷了。倪俊華的左手掌、兩腳脖子往上一直到臀部上方大面積是紫紅色淤血,兩腿腫得很粗,晚上睡覺脫褲子都需人幫忙,躺在床上連身都翻不過去,走路十分困難,大便蹲不下,只能彎著腰半站著,同時每天罰站,一共八天時間,到後半夜兩三點鐘有時到四點鐘或整宿不讓睡覺。

2003年4月30日,由於楊修凡、劉學、倪俊華聲明去年10月份對他們的強制轉化作廢,金玉成又一次組織了管理科杜壘等人與四大隊戚永順、房金森多名警察對這三名法輪功學員進行殘酷迫害。劉學被7根電棍同時電擊,臉色蒼白,呼吸急促特別痛苦。楊修凡帶著手銬,被申慶利等勞改犯人按著手、腳躺在地上,警察們對準他的心臟、脖子、前胸後背電擊,電擊部位都是黃色水泡。當日晚飯後,楊修凡又一次遭受了戚永順等多名警察的電擊,這位老人痛苦的叫喊聲不停。金玉成還叫與其一起當過兵的戰友、法輪功學員倪俊華跪在他的面前,由惡警杜壘等人在他的臉上、脖子上電擊。

2003年9月初的一天,凌源法輪功學員呂大偉被非法綁架到教養院。剛到教養院門口,金玉成就對等在那裏的一群警察說:「準備電棍!」隨後將呂大偉抬到禁閉室,金玉成親自上陣,帶領幾個科長和隊長(其中有大隊長戚永順和中隊長高志國)同時用4根電棍電擊呂大偉,之後將他戴上手銬、腳鐐關押在小號內。第二天金玉成重新找來杜壘等四名警察再一次對呂大偉實行電擊迫害。後勤大隊長王文傑往呂大偉身上潑水進行電擊,並把電棍插到呂大偉的嘴上放電,呂大偉嘴腫起很高,滿臉都是電火燒傷的一個個紫紅泡,上面是一層黃色水泡,身體多處被燒傷,慘不忍睹。當呂大偉的妹妹接到教養院的通知來接呂大偉回去時,見他們把人打成這個樣子,憤怒的質問是誰打的,這些行兇時還不可一世的警察們,此時竟無一人敢站出來承認,最後妹妹流著淚將他接回家。

以上只是金玉成幾年來對待法輪功學員所作所為的幾個片段,金玉成更多的犯罪事實非幾頁薄紙能寫完的。在此,大法弟子奉勸其認清形勢,趕快停止迫害法輪功,善待大法弟子,將功折罪,莫等罪刑加身,悔之晚矣!同時我們也呼籲「追查國際」對金玉成進行追查。

金玉成住址:長江路二段55-46 (燕南社區)
辦公電話:3300235;宅電:2814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