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走出拘留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6月10日】我是某高校的一名大法弟子。為了救度世人、讓世人了解法輪功真象,我於5月7日晚到郊區散發真象傳單和光碟。我平時不太注意安全,做事又投入,多次危險也沒有引起重視。這天晚上我看有二幢樓是從來沒有來過的地方,我就進去,一個門洞、一個門洞不停的放,也不管人來人往,結果被人舉報,在我回去的路上,碰到幾個來抓我的公安。他們看到我後,立即向我圍攏,這時我已意識到將要發生的事情了,不等他們來到我面前,我就高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輪大法是正法」。

我的喊聲劃破了夜空,樓裏面的人都跑出來看,他們幾個人架著我把我推上了大街。我繼續高喊,這時一下圍攏了很多賣東西的老百姓,跟在後面聽,不願離去。我被他們帶到一間房子裏,我繼續在屋裏高喊,老百姓在門外聽。這次我帶的傳單有好幾種,有「善緣」、「天地蒼生」、「公安幹警的懺悔」和「610人員的轉變」等,外面用五彩紙封著,非常好看。這幾個公安不管我的呼喊,每個人拿著一份傳單在看,我想大概今天是晚上專門給他們送傳單的。我在屋裏不停的喊了幾十分鐘,那些老百姓也一直在門外聽著。這時幾個人把我抬到小車裏送往派出所,一路上我一直不停的在喊。

到了派出所,樓上正有一群人在開會,聽到喊聲忙出來看。到了值班室,他們問我為甚麼要來這裏發傳單和光碟?我講:「為了救你們,讓你們知道法輪功真象,讓你們有一個好的未來,一家人平平安安。我做錯甚麼了?為甚麼要綁架我?」於是我給他們講真象,現在全世界都講法輪大法好,為甚麼我們國家非要鎮壓?他們問我傳單和光碟從哪裏搞來的,我不理睬,繼續高喊。他們看也問不出甚麼名堂,只好安排幾個公安晚上看著我。我就在值班室高喊:「我煉法輪功沒有罪,我做好人沒有錯,為甚麼非要關押?」這樣我一直喊到早上8點上班時間,他們幹部來上班,他們來一個我喊一次,他們都過來和我講話,我就和他們講真象,並要求他們要尊敬我師父,尊敬大法。我對他們講:「如果人人都知道大法好,真善忍好,按大法的要求去做,處處重德,處處想到別人,處處與人為善,社會治安狀況好了,你們這些公安可以安心睡覺了,晚上也不需要值班辛苦。」

這時我們學校主要領導和後勤領導來了,我一看見他們就高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輪大法是正法!」他們當時驚住了,沒想到我在這裏會這樣,過了幾個小時他們讓我跟他們走。就這樣我又高喊著被帶下樓、上了學校的小車子。在車子裏他們問我:「學校裏的傳單和光碟是不是你發的?」我為了保護同修,我講:「學校所有的傳單和光碟都是我發的。那是為救你們,讓你們了解法輪功真象,不要上當受騙,讓你們有個好的未來,讓你們平平安安,我做錯甚麼了?」小車進入學校,正是學生放學之時,我立即搖下車窗,向人群中大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輪大法是正法」。學校領導拼命搖上車窗,我搖下三次喊三次,到學校保衛處門口他們拼命推我進去,我奮力掙扎著對一群學生高喊,已經有好多學生聽到我的喊聲了。他們即使有一個學生轉變了觀念,我也是救了一個人,盡了一個大法弟子應盡的責任。我被推到保衛處後,他們就把以前的假材料綜合綜合準備把我往上報,我對學校保衛處人員講:「你們不要迫害大法弟子,後果是非常可悲的,善惡有報是天理,迫害大法弟子的人真的是沒有一個人會有好下場。」他們聽了又害怕又惱怒,不讓我講,在保衛處我幾次衝出去大喊。他們用力的把我推到牆上,又差一點栽到地下。

下午,保衛處又把我送回派出所。兩個公安對我審訊錄口供,我甚麼都不配合,只講了:「我是十萬火急來救人。」他們又想誘供,我對他們講:「任何時候我都不會配合邪惡,就是拿手槍口對著胸膛我都不會配合。」他們聽到後說:「就寫這兩句。」然後又問我:「你經常喊的那兩句是啥?再喊喊我們聽聽,把那兩句再寫上,叫法正甚麼的,還有滅字的。」我一聽立即大笑起來,越想越笑得高興,這兩個公安看我笑的厲害也跟著笑,就這樣草草地判了我行政拘留15天。我對他們講:「不管你們怎麼判,怎麼關,你就是關我們10年我也要與你們講真象,今天你們碰到我是緣分,希望你們千萬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輪大法是正法。不要相信江××欺世的謊言,你們這裏有我發剩下的傳單和光碟,回去認真看一看。」那個年紀稍大的公安講:「我們是要看一看鑑別鑑別,你說的是真的還是假的。」

在5月8號晚上,我被送到拘留所,到了拘留所門口,我連續高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輪大法是正法」。我的喊聲驚動了裏面的公安,都跑出來看,就這樣從拘留所門口一直喊到號房。第二天所長帶著幾名科長來到我號房、站在我面前,我就對看他們,並連喊幾遍大法好的口號,同時我開始絕食抗議。放風的時候我就對整個號房喊,喊聲剛過,馬上就聽到男號的犯人驚喜的講:「法輪功,法輪功!」也有和著我的聲音小聲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絕食抗議後,他們不斷來人勸我吃飯,我利用這些時間與他們講真象,要求他們無條件放我。

到了第六天,他們對我進行了第一次強行灌食。灌完後,我馬上高喊正法口訣。為了讓世人理解我們,我不論在甚麼地方都保持著大法弟子正的形像,雖然好多天不吃飯,我在號裏堅持掃地,幫助疊被子,幹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在放風的時候,每天堅持煉功,把優美的功法展現給她們,她們也跟著學。我給她們講真象,把帶去的真象傳單給她們看,來一個我講一個,走一個我囑咐一個。她們也感動的說:「阿姨,我們早一點知道大法,按真善忍去做,也不會來這鬼地方吃苦頭。」一有時間我就堅持發正念,全面清除自己空間場和拘留所另外空間的邪惡干擾,讓它們全部解體。

又過了三天,他們又對我進行了第二次灌食。管子剛插進去,我就響亮的喊出了正法口訣,聲音清晰、響亮,完全不像是插著管子喊的。我知道是師父在保護著我。號房裏的人看我這些天不吃飯,甚麼都能做也不難過,都驚喜的說:「阿姨,我們真的相信神啦,別人講,我們沒見著不相信,我們天天在一起,你不吃不喝,臉色還好,我們知道是神在保護你!我們出去後,天天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也求神保祐。」

再過兩天,他們對我進行了第三次灌食,這次他們把我的胳膊像架飛機一樣架著,我的脖子被男犯扯的像刀割般疼痛,他們插了幾次插不進去,說我不配合,於是換了個粗大的紅塑料管子用力插進去。我只覺得胸腔內、胃裏痛如刀絞,呼吸緊迫,心跳加速要窒息,這時我大腦是清醒的,我知道有師父保護我,一點怕心也沒有。我對師父講:「我是大法造就的,金剛鑄成的,這一關我能挺過去,我不會死。」這時我試著想喊,終因管子太粗,呼吸緊迫,我喊了兩次喊不出聲。這時那個所長對我講:「喊兩聲,再喊兩聲,喊出聲音來。」這時我平靜了一下心態,忍著劇痛,在師父的幫助下,我又斷斷續續的喊出了「大法好」。灌完後,除心跳加速外,我又恢復了正常。在架往號房的路上,整個號房寂靜無聲,只有我的喊聲迴盪在拘留所上空。

我要盡己所能喚醒這裏人的正義和良知,讓他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讓他們真正得救。15天後他們無條件放了我。當拘留所人員到號房通知我整理東西時,號房內一片歡呼,我就這樣一步步的,堅定的,穩穩的走出了拘留所。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