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領導的臉紅說起……

【明慧網2004年5月6日】明慧網4月19日刊登一篇文章,題為「詭異的‘文件’傳達」 ,說1999年7.20後不久,大陸某市一個單位的領導向一位法輪功學員傳達上級的有關文件,說《轉法輪》某某頁上寫了「人類社會到了最敗壞了的時候,就是當權者滅亡的時候」,是影射××黨要滅亡。

第二天,這位學員找到領導說:我回家找了一晚上,《轉法輪》中沒有文件中說的話。領導的臉「騰」一下子紅了,說:「我也找了,沒有。」

這篇文章讓我想起了一件事。今年春節後的一個星期天,我送小孩去中文學校學習。我從給家長提供休息的一間大教室裏走出來,前面有幾個人在聊天,我聽到他們在說法輪功,於是就停了下來,笑著問他們:你們說甚麼這麼熱鬧啊?原來是一個四十多歲的男子,正在滔滔不絕地講一對夫婦在去參加法輪功學習班的路上被車子撞的事。這事的經過在《轉法輪》第四講「提高心性」一節中有描述,但是那個男子完全篡改了事情的經過,把這對夫婦說得神經兮兮的,很明顯是想讓人對法輪功產生不好的印象。我聽了之後說事情不是這樣的,那男子一口咬定說就是,我說我有《轉法輪》書,書上不是這樣講的。於是我把《轉法輪》拿出來,找到這一節,念給大家聽,那男子在一邊大聲嚷嚷,我不理他接著念書。那男子一看自己被當場揭穿,灰溜溜的跑了。

這次經歷讓我親身體會到了甚麼是肆意誹謗。在中國大陸,這種篡改、扭曲或斷章取義的做法,是抹黑法輪功的慣用手法之一。上面提到的那位領導為上級文件製造和散布針對法輪功的謊言而臉紅,而四年多來,迫害法輪功的江氏一夥卻明目張膽的製造和傳播謊言。

有一個隸屬於新華社專門抹黑法輪功的官方網站,經常用低劣手段和無恥造謠誣蔑法輪功。例如,《轉法輪》第五講中說:「有人講甚麼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那是常人中的一種邪說,那魔永遠也不會高出道的。」可是,這個網站的一篇大批判文章中斷章取義,說法輪功宣傳「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然後造謠說法輪功搞政治。

這種斷章取義、憑空捏造和栽贓伎倆在新華社、中央電視台《焦點訪談》節目等等官方媒體中頻頻出現。有人覺得不可思議:政府怎麼還像宣傳「畝產萬斤」那樣明目張膽的製造謊言?善良的人們總是覺得國家領導和政府不會如此欺騙自己的公民。因為江氏造謠媒體的肆無忌憚,讓沒有看過法輪功書籍或真相資料的人不能明晰其中的詭異和險惡而覺得「不容置疑」。其實,當謊言一旦被戳破,真相一旦被獲知,人們的「不容置疑」感便蕩然無存。

例如,2001年1月23日下午,天安門廣場發生了「自焚」悲劇,江氏一夥把「自焚案」嫁禍給法輪功,以激起民眾對法輪功的仇恨,使迫害升級。經過對中央電視台錄像進行慢鏡頭分析發現,裏面破綻百出,自焚者之一劉春玲被警察用重物從腦後當場打死,其他幾名自焚者根本不是法輪功學員。


「天安門自焚案」真相被揭穿後,中央電視台毫無悔意,「焦點訪談」乾脆把劉春玲被當場打死這一段剪掉,繼續用假「王進東」撒謊騙人。

市井中有種到處製造事端的人,這種人即便被抓到了、為千夫所指,他還要喊幾句「我就流氓了你能把我怎麼樣」。等人散了他會故伎重演,直到鬧得丟了性命。江氏一夥以為中國人民都很容易左右,以為只要用權力死死封鎖和壟斷信息,不讓人們看到法輪功的書籍和真相資料,不讓人們了解法輪功在全世界洪傳和受到普遍尊敬和愛戴的大形勢,就可以繼續用造謠方式來矇蔽不明真相的人,維持殘喘的迫害,已經被曝光到無法遮掩的地步,卻還在……。如此黑道絕路走到底,實屬沒有理智。(明慧記者方洪撰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