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埃及和毛裏求斯給師父的特別問候

大法傳遍全世界


【明慧網2004年5月27日】

師父好!大家好!

元月份的時候我有機會去旅遊。我是想為自己建立一個小公司購買一些產品,並順便走訪一下在那裏的朋友。但是我的內心裏卻是要把大法介紹到一些沒有聽說過也沒有見過如此美好的功法的地方。師父在2003年在亞特蘭大法會上講過,「你們應該把講真象作為救度世人的首位。」

這次旅遊是我自發想要做的。一旦決定了以後,要旅遊的目地地一個接一個的跟著來了。師父已經安排了一切。巴黎是我的第一站,在那裏我可以幫助他們的中國新年慶祝活動。埃及,坦桑尼亞,桑給巴爾,這些地方都成為我旅遊的一部份。然後是南美洲法會,最後是秘魯。我獨自一人旅行。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下我的這次旅行經歷,和我在旅行途中碰到的一些特殊的人們。首先我為我將要去的國家的領導們都準備了一些材料(除了巴黎,阿根廷和秘魯)。我同時還給他們發了電子郵件。然後在一位同修的幫助下,我們準備了許多真象材料,有法語,阿拉伯語,英語和漢語。我還會在南美得到一些西班牙語的材料。我裝滿我的一個背包,然後於1月20開始我的,未知的旅行。

巴黎

當我到達巴黎的時候,天氣還很寒冷。我的外國語僅僅侷限於簡單的「您好」、「水」和「洗手間」。我遇到一位餐館老闆和酒吧男招待,他們給了我很多幫助。當他們了解了法輪功之後,那位酒吧男招待陪著我到我要去的地方參加活動,還幫著發真象材料。他學習了功法,並接受了一本《轉法輪》

在遊行的時候,大街上的人排了有五英尺寬,他們很高興的伸手索取真象資料。隨後人們又圍著我們想要進一步了解法輪功。晚上,學員們在巴黎的埃菲爾鐵塔下點起蠟燭,擺出真善忍三個中文字。包括一些中國人在內的許多遊客都索取了材料。

最後一天在去Versi的火車上一些身穿西裝的中國男人看到我的背包上的法輪圖章,便嚴厲地問我是否也練。我告訴他們當然了。並告訴他們法輪功很好。我還給他們真象材料,但是他們沒有要,然後就走開了。我只是微笑著說「你們不知道你們失去了甚麼。」當我到達Versi的時候,原來計劃要來接我同修沒有來。這時候又下起了大風雪。我在城堡四週隨處走了走,又看到了那些中國男人在刺骨的寒風中發抖。我有一個雨傘有遮擋。他們看到我對我點了點頭並對我微笑。我向他們示意到我的傘下,他們搖了搖頭表示不用了,仍然對我微笑著。我向他們招手告別,他們邊跑開去找擋風雪的地方邊向我揮手。儘管是在刺骨的大雪天,那也是我在那裏的最美麗的一天。

埃及

當我到達埃及機場時,一位政府部門的旅遊工作人員向我走來,問我是否一個人旅行。他給了我一些旅遊手冊。在之後的幾天裏,我有一個私人司機和導遊。我給旅遊代理人所有的阿拉伯文的真象材料,他們問,「在埃及甚麼地方可以找到煉功點?」我說,「如果你們想學,在互聯網上就可以學。」他們都說這很好。許多人想買書和錄像。

第二天,那位司機了解了所有有關法輪功的事情,然後主動幫我散發了上百張真象資料。他還幫著用阿拉伯語介紹給那些想要知道的人。他是一位個體導遊,給幾家分布在埃及的不同的旅行社工作。一天,他接了我之後說他給了所在的每一個旅遊公司和他所有的導遊朋友真象資料,有中文,法語和英語。他特別告訴每個地方和導遊一定要告訴那些來埃及的中國的遊客們法輪大法好,並給他們資料。僅僅他一個人就散發了上百張真象材料。在沙漠的時候,我們遇見一些駱駝牧人。我們給他們真象資料,他們的領頭人說,「我們每天晚上都聚集50到60位駱駝牧人。今晚我們會告訴每一個人這是一個很特別的功法。我們知道他很好!」

好像是整個埃及……如果你告訴一個人,他將會去告訴10個,20個他認識的人……「我會告訴我所有認識的人!」他們會這樣講,然後,他們就會轉告他們的朋友!許多商店的老闆把真象資料貼在窗戶上。一天晚上,在Luxor的一個教堂裏一個嚮導在祈禱的時間祈禱,那正好是發正念的時間。我向他簡單介紹了一下發正念,於是我們兩人肩並肩做著我們各自的特殊練習。有些遊客為我們拍照。當我們結束後,他說,「我為在中國的法輪功修煉人祈禱。」

在我離開的前一天,我們去了一家商店,像往常一樣發真象資料。店主看了看我,問我有關中國的事情。我就告訴了他江澤民和其所幹的事情。他感到很吃驚也很生氣。他說,「這個惡棍明天要來埃及!」我簡直不敢相信他所說的,問道,「你確定嗎?」他大聲說,「肯定!」房間裏的每一個人都證實了江魔要來的消息,因為他們在電視上看到了他那醜陋的面孔。他們想要知道他們能做些甚麼。我說,「請讓其他人知道這個惡棍。」他們說他們將在清真寺告訴所有的人這個殺人犯要來了,他們不希望他這個殺害婦女和老人的惡棍到他們的國家來。其中一個導遊說他將做一個「法輪大法好」的牌子,並且舉得高高的!

隨後我們去了開羅,在市場上很快散發了上百張真象材料。當我正要離開時,我看見一個導遊,他看上去和他人很不同,高高的個子,肌肉很強健,有著偏紅色的皮膚。他的眼睫毛很長,眼睛又寬又大。他看上去就像「象形文字」。他說,「我是一個漸漸消失的種族。我是Feronian,最後的真正的埃及後裔。請向你的師父代我問好,非常感謝他來埃及。」

坦桑尼亞

我家裏的一個朋友在坦桑尼亞的Arusha有一個旅遊公司。她多年來一直都想讓我們到他們的地方看一看。很高興有人如此勇敢做這樣的旅遊。她給我預約了兩家旅遊公司。她對法輪功很感興趣。但是不得不到美國去,因為她的父母有一個生病了。我告訴她我會給她寄去書和錄像。在開向Serengeti國家公園的路上,司機兼嚮導看著我讀《轉法輪》,並觀看我煉功。他問我是否可以在他開車的時候給他讀一讀《轉法輪》,於是,我就讀了起來。他不時的微笑,點頭,重複我讀的每個段落。「對,真對,真是太對了!」我們和一對荷蘭渡蜜月的夫婦一起旅遊。他們曾聽了有關法輪功的負面報導,所以問了我許多問題。在旅遊要結束時,他們索取了大法資料,儘管他們是虔誠的基督徒,他們最後同意法輪功很好。一天我們在一個叫Maasai的村子停留,村民們第一次看到法輪大法的功法表演。許多遊客晚上來到宿營地看我們煉功並索取資料。

回到Arusha,在一個公共公園裏,許多人在我們煉完功後圍過來索取資料。我們散發了一百張真象材料。我們很有幸有一個人會講斯瓦西裏語為觀眾做翻譯。每個人都想要更多的材料,有幾個人還學了功法動作。因為我們沒有斯瓦西裏語的真象材料,所以有些不便。我嚮導遊講了我的關注。第二天當我回到旅遊公司的時候,那位導遊向我吃驚的展示英文真象材料,還有附加的斯瓦西裏語翻譯!我們都很高興!

我帶著一種有那麼多的事情需要在這個有如此廣闊和古老的文化的地方做的感覺離開了非洲。有了這個新真象資料,也許會更容易讓更多的人了解真象。

桑給巴爾島國是位於坦桑尼亞海岸的一個香料島嶼。在歷史上它曾是販運奴隸的要道,有著悲慘的歷史。那裏大多數人是非洲人,講斯瓦希裏語。許多是穆斯林信徒。在我住的旅館,我見到一位侍者主動提出幫我散發資料,他認為桑給巴爾人正是需要大法。我們在石頭鎮的街道上行走散發資料直到天黑。

對一個女孩在晚上出來,桑給巴爾並不是一個安全的地方,由於這位侍者是男孩,大法得以傳播給那些夜晚出來參與海濱烹飪大會的人。在一個旅遊海濱上,人們有機會索取真象材料,觀看功法表演。儘管是個短暫的停留,但是我們仍然在這個小鎮上散發了上百張真象資料。許多人很高興能知道這麼好的功法。

毛裏求斯

毛裏求斯是位於馬達加斯加島海岸的一個小島,它有著一個悲慘的奴隸歷史。這個國家的民族包括印度人,中國人,非洲人,英國人,和法國後裔。人們主要說法語Creole。在我到那裏之前有同修告訴我說有人給我們聯繫想要學功,和購買《轉法輪》。我告訴那人說我很快就要去那裏。

到達毛裏求斯時天色已晚。我沒有找到住的地方。一位出租汽車司機建議到島的另外一面,那裏是所有遊客最喜歡的地方。我很累了,便說,「聽起來不錯。」第二天,我開始散發真象材料,同時也對周圍的環境做一了解。第一批拿真象資料的人中有一個是在遊客的小服裝店工作。他看了資料後便邀請我到他家吃飯並見見他的家人。他的父親看過資料和VCD後很震驚,請我坐下。他告訴我說,「我一輩子都在想學佛家的法門,有一個真正的師父,這樣一來沒人敢亂法,有功法可以煉功……誰能相信竟然有這樣的機會送上門來?這真是奇蹟!」

同一天,他告訴我他的患有7年的皮膚病已經開始消除。隨後我們和那位想買書的人取得聯繫,我們還約好時間和地點一起煉功。那天下著雨。我們在那家小商店裏煉功。許多人索取了材料,許多人觀看我們煉功。在那裏的幾天裏我們散發了上百的材料。我們講到大法的許多方面,還講了煉功和學法的重要性。毛裏求斯有了第一個小煉功點。後來在一個繁忙的星期天早上,我們在海濱煉功。他們還照了像,他們感到非常驕傲。

後來,唯一的一家電視台來做了短暫的採訪有關在中國警察對法輪功的酷刑,這些在當地電視播出了。我們也和當地的兩家報紙聯繫,Le Mauritian和Le Express.(在我離開那裏的一個星期後,Le Mauritian發表了他們的採訪文章。)

當我們離開時,那位父親看著我說,「請轉告師父,我們很高興他來救度我們……你見到他請告訴他這些。」

阿根廷

Buenos Aires是第一次在南美召開法會的地方。來自世界各地的學員參加了這次法會。法會期間在公園裏有許多活動和遊行。我們散發了上千的真象材料,並做了功法表演。我們在中國大使館前聚會。我和另外一位來自德國的學員還進去講真象。我們要求約見了領事。我們告訴她我們的朋友李祥春在中國被關押,並告訴她中國對法輪功的迫害。我們告訴她我們也修煉法輪功和法輪功的美好。她認真地聽,看上去很關心。她甚至還給了我們外交部的電話讓我們去打電話。最後,她接受了我們給的所有材料,和我們握了手並祝我們好運。

那次法會非常特別。南美學員的心敞開了互相交流對大法和正法的很好體悟。我們許多來自其他國家的學員都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也都十分感動。我很高興自己能成為這一載入史冊的大事件的小小一部份。

許多同修去了其他周圍的城市,如科多巴。我起程向秘魯行進。

秘魯

秘魯是我的最後一站。我坐飛機來到Cusco,一個坐落在安第斯山脈中心的小城市。我的一個朋友總到這個地方來做精神的探詢,並告訴我這個地方有多麼好。我卻想著這是一個洪法的好地方!Cusco有著很深的來自西班牙人的天主教的影響。它還有著很深的來自Inca文化的影響。以我現在的層次來看,這個地方亟待大法的到來。許多遊客來到這裏尋求巫師以崇拜東西和獲取能量。每天我都散發出成百的真象資料,在城市周圍的一個小購物中心的小廣場煉功。那裏沒有甚麼帶有草坪的公園,所以是很有挑戰性的。通過向警察講真象,我被允許可以在那裏唯一的有草的地方煉功。當我在煉功的時候,一位村婦熱情的幫著連續三天散發真象資料,用西班牙語向來往的人解釋法輪功。她說,「我越看這個功法,我越覺得它很不一般。我會盡可能幫你的。」

我爬上了Machu Piccu,遇到了許多對大法感興趣的人們。在我打坐的時候,許多人拿了真象材料。那是一個很美麗的地方。

許多人想要知道甚麼時候Cusco會有一個煉功點,會買到大法的書。看到這成百上千的真象材料,人們從內心裏接受了大法。當我靜靜的坐下來,我可以看到群山四週巨大的彩虹Inca神在幸福地微笑,因為一個正法終於來到了Cusco。

在整個旅行其間也有一些干擾。找到一個工作的複印機或複印真象資料並不總是很容易。許多地方都很貧窮,沒有計算機,沒有VCR或放VCR的機器。因為電源設置不同,我不得不在沒有音樂的情況下煉功。我還要時刻注意提醒自己不要變成一個普通的遊客。保持一個開放的觀念,隨著感覺走,不要過分評價甚麼,這對我來說很重要。相信師父給我們開拓了最好的路。

在飛機上,旅館裏,出租車上,餐館裏,無論我到哪裏我都散發真象材料。如Dubai,奈洛比和約漢內斯堡等即使是我只停留了幾個小時或一天的地方。師父曾經講過任何一個地方或國家如果沒有大法學員和大法,將來就會有麻煩。然而這些地方也很重要。

整個旅行用了將近兩個月。最讓人難以置信的是我帶著真象材料到了那裏給那些正在等待建立威德人們。他們一個接著一個的來到我的面前,抓住了這次重要的機會,索取了材料之後,繼續前進,給他們自己和他們的國家將會帶來美好的未來。

最後我想謝謝我的同修給我的幫助才能使我的旅行得以成行,似乎是他們的幫助使我意識到我的責任並鼓勵我作出決定。以上是我的修煉體會,如有不對之處,請予以指正。

謝謝!

(2004年美中地區法會發言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