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證實大法的路上突破自我


【明慧網2004年5月27日】

師尊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叫於寧,芝加哥學員。借今天的機會交流一下自己近一年來的去領館發正念及向法律界和學校教授講真象的情況。

去領館發正念

芝加哥是有使領館的地區,而且又是審江案的焦點,芝加哥學員有著不容推卸的特殊使命,自己也知道去領館發正念非常重要。發正念清除邪惡可以減輕對其他學員的干擾和迫害。2002年夏天我曾在下班後坐公共交通去領館發正念,煉功。每天花在路上的時間就是3到4個小時,所以用5,6個小時去領館發正念影響其他大法工作的正常進行,甚至連常人的工作時間都無法保證。所以去了幾次,還是以此為藉口沒有堅持下去。進入冬季,時間改為4點鐘發正念後就幾乎沒有起來發過正念。還給自己找理由發不發都一樣,頭腦不清醒發正念起不到作用,等於是換個姿勢睡覺而已。師父告訴我們的三件事,發正念這件事就做的非常不好。也因為此,自己的空間場沒有清理好,天天處於昏昏欲睡的狀態,學法和講真象也做不好。知道了還做不到,還不是一個很嚴重的問題嗎?我想我真的不能這樣下去了。

有個同修和我交流,她每天起來先看三講書,再幹事情。精力充沛,幹事時間好像也縮短了,幹事效率也高。我想早上起來學好法再工作是挺好,可是芝加哥是有使領館的地區,如何分配好時間呢?我是搞科學研究工作的,而且又承擔媒體和其他的大法工作,時間也是非常緊。不過當時決心做這件事的心很強。心到位了,師父就會幫忙。我發現在上班高峰時間,車輛多,路上的時間僅需要一個半小時。如果我每天早晨去領館發正念,可以在路上學法,還可以發傳單講真象。煉功和學法就都得到了保證。於是,去年紐約法會回來於4月底就開始了早上上班前坐公共交通去領館發正念,煉功的事。因為每週二要去煉功點教功,每週可去6次。夏令時,全球發正念芝加哥是早上5點。我於是早上5點發正念後就乘車去領館,坐車期間發完傳單後的時間至少可以學一講法,這樣在做完三件事後再上班感覺非常好,那個昏昏欲睡的狀態一下就過去了。

事情並不那麼簡單,緊接著,邪惡對我的迫害就開始了。那是第二週的一個星期二晚上從煉功點回來,就覺得有一個非常重的東西一下就趴在肩膀上了。在騎自行車回實驗室的短短十幾分鐘時間內,那種東西就已經充滿全身了,每換一個姿勢,就全身疼痛,疼痛使我不能幹任何事。這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碰到最厲害的身體不適。我心裏非常明白這是在干擾我去領館。這正說明邪惡害怕。越是這樣,我就越要堅持。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於是,我加強學法。情況還在接著惡化,到星期三早上去領館就連坐公共汽車的那種晃動就能使我疼痛難忍,從領館回來我已經不能上班了,只好回家,我只能保持一個姿勢,不能動,那天我就坐在計算機前學法,學了7講法後,我就無法再堅持了。用了非常大的努力才躺到床上,劇痛使我出了一身冷汗,我只能保持一個姿勢,不能動。第二天早上,我還是咬著牙去了領館。煉完功後,我感覺師父一把就把那個東西拿掉了。這樣我才知道是脖子以下的頸椎疼。那種疼已經是微不足道了。我是99年7.20以後得法的,個人修煉與正法是融為一體的。但我知道只要自己堅定,正念強,師尊甚麼都能為我們做。感謝師尊。

第二次過關就沒有馬上意識到是迫害。一天從領館回來,我的一個大牙掉了一半,形成了一個鋒利的切面,說話,吃飯,只要口腔一活動,就割一下嘴,不一會口腔就被割爛了。我當時動了常人的念頭,想把牙拔了。由於出了常人的這一念,邪惡就抓住了把柄,即使後來想明白了,修煉人不能動常人的念沒有那樣去做,還是使這一關持續了一個星期。我進一步認識到修煉是嚴肅的,我們的一思一念都不能用常人的方式。其實想用常人的辦法時,就和常人在一個水平了,就受常人的規律制約了。

師父在《在2004年美國西部法會上的講法》中說「過去宇宙的理就是這種絕對的一反一正同時體現的,人類社會也是這樣的,體現在一切中,常人想幹甚麼都出現一正一反、一好一壞。」阻止我去領館的迫害一直沒有斷。去年十月去休斯頓開法會集體煉功時被火蟻咬了,回芝加哥後,被火蟻咬過的地方開始發作,小腿和腳面腫的像饅頭一樣,其癢無比,癢的無法幹事,每天洗兩次澡,每次把小腿和腳面的包全部搓爛,包開始流水才能緩解,才能正常上班,水穿過兩層褲子浸到外褲,還得不斷地挪動襪子和褲子的位置,否則襪子和褲子會粘在肉上拔不下來。就這樣結了疤搓爛,搓爛了又結疤。一個星期後才慢慢有所好轉。每次過關我都是用大量學法走過來的。我進一步悟到邪惡是多麼的害怕我去領館,這更加堅定了我堅持下去的決心。

進入冬季後,天氣慢慢變冷,有時會到攝氏零下20多度。在領館前打坐,寒風吹過來像刀子割一樣,感覺臉凍的僵硬了。接下來,我發現風吹過來在接近臉面的時候就變成暖的了。一下就沒有僵硬的感覺了。我知道是慈悲的師父又在幫助我。

最近的一次邪惡變換了招數,叫我不能發正念。一到準點發正念就睡過去了,到準點10分準醒。那時我每天準時去領館睡覺,身體感覺疲憊不堪,心中十分苦悶。怎麼學法,向內找都沒有突破。3月份,師父的《正念除黑手》經文出來後,在發正念中正念除黑手,馬上就走出了這個狀態。原來這是黑手幹的。

在這一年中,我遇到了許許多多有緣人和有正義感的人。這裏僅舉幾個例子。一個星期天的下午我坐在厚厚的冰雪上在領館前發正念,對面一個攝影師用手比畫示意要給我照像,我表示同意。沒想到我發完正念他正靜靜的等著我。我給他講了真象。他表示要把我們的網站放在他的個人網頁上,叫更多的人知道這場迫害。

一個星期天的下午,我在紅線地鐵上發完報紙後就在學法,20分鐘後,我下了地鐵,一個人追上來問:你會講英文嗎?他說:「中國政府真愚蠢,來迫害這麼和平的一個群體。我也想加入到這個群體中,共同來做叫他們停止這場迫害的事情。你有聯繫電話號碼嗎?」當時我真的被一個生命的正義感和善念所感動,久久不能平靜。於是我把準備好的帶有煉功點的傳單遞給了他。我真的為他高興。還有一個星期天的早晨,紅線地鐵中沒有多少人,其中一個人看完報紙後開始提問,於是我就給他解答,結果其他的人也都在靜靜的聽,臨下車時,他們都說謝謝我。是啊,有多少人等著聽真象呢。有時會有人對我學法感興趣。問:你在看聖經嗎?我就告訴他大法的事。隨著天象的變化,我碰到的有緣人也越來越多。前幾天,從公共汽車下來,有個婦女看完報紙後追上了我說:「今天遇上你是我的緣分,我看明白了,就是身體不乾淨才使人得病的,把身體清理乾淨了,人就沒有病了。我得了乳腺癌,我想煉這個功我就會好了。」 她拿著帶有煉功點的傳單高興的走了。上個星期有人來我們煉功點學功。他說,你在車上給我的資料我全部看完了,這個功不一般,我就來學了。學完後,他感覺非常好,立刻就買了《轉法輪》

我是大法造就的生命,才能從一次次的磨難中走過來。有師在,有法在,真的沒有過不去的關。經過這一年,我深深的體會到,也許我曾經與師父有約,有這樣的使命,去領館發正念是我修煉的一部份。

向法律界和學校教授講真象

大家集體做事需要整體配合,放下自我,純淨心態,形成一個整體,才能做好救度眾生的事情。法理明白,可做到還是不容易。過程中還有許多執著心要去。去年美中法會師父就提出給法律界講真象,可是我們一直沒有找到很好的方法,沒有展開來。經過交流大家達到共識,法律界的大型會議是一個很好的機會。因為平時很難有機會能和律師面對面講真象。我也參加了一個年會,我體會最深的一點是整體的配合。每個學員都用適合自己的方式講真象,會場外面學員煉功,發傳單起到了很好的鋪墊作用,給會場中的學員講真象提供了條件。由於整體配合很好,最後使會場上的律師法官都聽到了真象。在其中我看到了自己的差距。開始時,不敢單獨去講,在兩個人一起講的時候才能不緊張,似乎怕自己講不好產生不好的效果,知道是在救度對方,但心裏執著自我。我們就是因為有了私,才從美好的境界中掉下來的,因此,去掉自我是最難的。過程中當自己真正放下自我,真的是為了對方好的時候,情況馬上就不一樣了。說話不緊張,講真象也起到了好的效果。其實我們就是在做事的時候去自己的執著心,從而得到修煉提高的。有個學員真是做到了隨時隨地講真象,她可以在與別人同乘電梯的時間內用非常簡練的語言把真象講給他們。對方馬上就表示感興趣,接傳單。正像師父所說的「正念可救世中人」(《洪 吟(二)》)。

這次芝加哥法會前,芝加哥學員對大學教授進行了全面講真象的活動。整體配合就特別重要。開始我一直執著能自己面對面的講真象。越是這樣,就越沒有這樣的機會,幾乎每次都很少能有機會和教授面談,變成了給他們信箱中放真象材料。別的學員面對面講真象做的好,自己就更著急。這時師父的話在耳邊響起:「工作誰做都是弘揚大法,有甚麼你做、我做的,你們這種心不去難道還要帶上天國和佛爭強嗎?」 (《精進要旨》)是啊,只要能救人,做甚麼還不一樣,為甚麼那麼強調自我呢?在修煉前,我對名是非常執著的,總想當第一,名對我是比較難去的一個執著,所以,師父一直給機會修去它。雖然在常人中的名去掉了,可自己在大法中求名的心還時不時的冒出來。找到了執著所在,純淨心態後,機會就來了。有學員去某大學的一個系和教授講真象,但人去少了,到下班的時間還有許多教授沒有談。幾天後我和另一個學員又去了一次,和更多的教授講了真象,這次效果非常好。當時我的心態純淨,只有救人的心,沒有執著非得自己講。那個學員英文很好,就由她來主講,我做補充,發正念。聽的人在我們純淨的場中也表示出很強的正念。

為開這次芝加哥法會,我專門休一星期假做法會前講真象的事。可是當聽到現在最需要的是去把所有的傳單放到各個學校的學生和教授信箱時,就覺得自己休假來當郵遞員真不值得。但馬上我就意識到自己的自我又冒出來了。大法需要甚麼,我就該去作甚麼。我怎麼還是那麼強調自我呢?擺正心態後發現情況並不是向我想像的那樣。例如有天下午,我和另一個學員給律師學會送新的資料和反酷刑展的傳單,我們給律師協會的律師助手講真象並非常順利的請他們把傳單轉給律師。有個律師協會的助手說她會把我們反酷刑展的事發電子郵件給她們部門的500多個律師。在去律師協會的途中碰到的每一個人都是有緣人,都在等著聽真象。我進一步體會到當心態純淨的時候,說的話就能打動對方。 「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 (《洪吟(二)》)。

請師父放心,弟子會抓緊最後的時間做好師父說的三件事。

(2004年美中地區法會發言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