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石家莊近期發生的一些問題的認識

【明慧網2004年5月27日】學師父近期一系列講法,讓我非常震撼,感觸最深的是學法和向內找。

我發現所有障礙我同化法、證實法的錯誤思想來源,都是因為自己沒有學好法。遇到具體問題時,不是從法中的正悟,而是向外求,被執著和觀念等不好的東西所帶動,想當然的下結論、行動。這時,如能深刻的反省自己,發現內心是非常浮躁和不踏實的。

而遇事不向內找,向外求,是與正法修煉背道而馳的。

學好法,向內找,才能找到自己的執著,才能找到自我,放下自我,將自己溶在師父的大法當中,溶在正法、證實法的洪勢中。沒有了自我,才能真正以法為大。

其實在99年7.20之前的講法中,師父已經把將要發生的、我們在證實法中會遇到的問題都講了,而在《轉法輪》中都有。

我自己的感受是,經常在學習師父近期講法中,或遇到師父解答的一些具體問題時,突然悟到,哎呀,我怎麼沒有向內找啊,我怎麼沒守住心性啊,這是我的執著啊,這是在說我啊!我怎麼會這樣去認識問題啊!……等等。

回頭再學《轉法輪》時,發現這些問題,這些天機,師父都講了。心想,怎麼老學不好法啊!

但是在遇到問題,要做出選擇和決定時,要實際實行時,那是真正對法認識的體現。犯錯誤和栽跟頭,我想很多人都會有,不怕,關鍵是我們哪一次沒做好,哪一步沒走好,能夠靜下心來,學好法,用法衡量一切,向內找,找到自己的不足和執著,去掉它,提高上來。路會越走越在師父給我們安排的大法修煉路上,而不走偏或掉下來。

這幾天看到山西或其他一些地區同修寫的體會,我也深有同感。

同修說,那一地區亂法或不在法上的人或事,給明慧網反映過,但沒有得到重視,後來愈演愈烈。

是,我們發現,其實在明慧編輯部發通知,和師父再給我們寫評註或寫經文或在大的場合講法中講出來時,很多壞東西是由小變大,很多也在明慧網曝了光,為甚麼還是控制不住,有那麼多人去隨和的幹呢?有的嚴重的破壞了大法聲譽,給正法造成干擾,毀己毀人,太可惜了!

我也給明慧寫過一些非常著急的建議,希望刊登出來能更大面積的制止一些破壞言行,有的沒登。當時我有過對明慧編輯不理解的想法,他們怎麼不給登呢?心想他們也是修煉的人,不可能都認識那麼清楚。當時沒有抓住這不正確的一念,讓它狡猾的利用自己維護自己執著的思想騙過去了。

在正法中,大法弟子也是被師父正法歸正的一部份,我們在正法的過程中,主動參與證實法,主動同化大法。在這其中去自己的一切不好的私和執著,提高著自己,純淨著自己,並且在救度眾生、清除舊宇宙的敗物中,建立著自己的威德。這一切都是師父給我們的榮耀,是法的威德!

每個大法弟子都得走證實法的路,都得自身走過來。其實從人中,從將解體的舊宇宙中走出來,用大法同化到新宇宙中的過程,也就是一個死而復生的過程。無條件從舊宇宙的理和觀念中走出來,放棄舊宇宙的一切,返出自己最純淨的佛性,無條件的同化大法。也是放下後天的自我,以法為大,維護大法、證實大法的過程。

正法中,每個大法弟子都得達到正法弟子的標準才能真正的圓滿。但在修煉中,是有差距的,對法認識的差距,修煉的精進差距,層次、境界的差距,等等。但這不影響大法弟子形成一個整體維護法、證實法、救度眾生。

就像剛才所提到的,當我們當地或外地,我們看到或了解到,有破壞法的現象和個人時,有不在法上的表現時,怎麼辦?

在我學法中,當我認為他們怎麼能這樣時,勸也不聽時,我在想師父怎麼教導我們的。但當我很生氣,很不理智,自我很強,自以為是理時,我學完法,嘴上說明白了,其實心裏並沒有寬恕他們,我不能容忍,用我的狹隘怎麼能容到那大法洪大無量的慈悲和威嚴中呢?直到有一天,我又在學師父關於這些方面的講法時,那些在我心中築起的、不想同化大法的那些不好的東西,在師父一次次的慈悲講法中,頃刻間無形的消解。我被師尊洪大無量、無可言表的慈悲和威嚴所震懾,我的身心頓時都容在這無盡的大法光輝中。那一刻,我不再有抱怨和怨恨,我真心希望正在走錯路的和走過錯路的同修都能回到大法中來,我願意無條件的去幫助他們。而對於那些走到絕路,不肯回頭,最終被淘汰的生命,那是大法威嚴的體現。在幫助他們的同時,也在嚴肅的清除這些破壞法的敗物,慈悲和威嚴同在。

這時,我意識到師父講的,「然而正法中要留下哪些生命就非常的難,難之又難,而干擾正法這部份生命對正法造成的干擾,已經使它們不能再有資格留下來了。」(《2004年復活節在紐約法會講法》)我能感受到那充溢在整個大穹、寰宇的佛恩浩蕩,和救度的艱辛!怎麼一到自己這兒就不行了呢?其實,師父在《轉法輪》都講了:「所以我們平時要保持一顆慈悲的心,祥和的心態。突然間遇到甚麼問題的時候,你就能夠把它處理好。」

很早以前,我有一個迫切的想法,就是想在法會上問師尊一個問題,那些特務和猶大們太壞了,幹了很多壞事,怎麼對付他們、把他們清除出去?很強烈。當我第一次看到師父解答這個問題時,我很慚愧,心想我應該這樣對待這樣的事情,但我沒有真正從內心認識到自己的執著。等以後師父在講法中又解答這些問題時,我真的很難受。為甚麼這些事情能在我們身邊發生,能存在,能造成損失和破壞,它能破壞到法嗎?誰也不能,誰做了就得去償還。

這些不正的東西在我們中間,我們不也有問題了嗎?為甚麼不找自己,哪些地方我們沒有學好法,沒有認識清楚,不理智、智慧,沒有成熟起來,讓邪惡鑽到我們中間,陰謀得逞,我們不就在走舊勢力安排的路,沒有清除這些黑手和爛鬼、殘渣的干擾和破壞嗎?

我發現,很多關和難都是我們偏離了法後,被不好的舊的勢力和因素所利用,後來又不能在這方面認識上去,在某個時候,讓這些邪惡得手了。

在一個時期,大家做事很順利,人手很多,但也存在很多不足和偏離法的行為,但整體很好。當時我們建議集體學法,想通過集體學法,溶化彼此間的自我間隔,放下自我,能把法放在第一位,整體成熟起來。但很多人考慮到安全問題,一遍《轉法輪》還沒學完就取消了。當時暴露的問題是很嚴重的,有的在學法時就因配合問題吵了起來,大家湊到一塊兒都是說這事怎麼做,很少向內找,遇到困難和矛盾時,是我們的問題還是邪惡的干擾,很少考慮,就是幹事。

不以法為師,借大法證實自我,或盲聽盲信,盲目追隨,沒有自己的主念,這次舊的邪惡生命鑽我們的空子鑽大了。就像一個同修講的,感覺這段時間太順利了,找不到自己了,心懸起來了,危險啊!被動的被執著帶動和舊的邪惡生命操縱著,大面積的出現了問題,損失非常慘重,有幾個同修被迫害的失去了寶貴的證實法的生命!教訓太沉痛了!

我們今天每個當時身在其中的同修,都可以查一下自己思想的動機,很多都是在向外找,我做的怎麼好,他做的怎麼不好,心性怎麼差,才造成了這麼的被迫害和損失。而沒有真正的看自己,無條件的向內找,首先看看我們自己到底怎麼樣,自己的心在法上嗎?自己對同修負責了嗎?自己全盤否定舊的邪惡生命的安排了嗎?自己真正發自內心的利用一切方式營救大法弟子,通過這些事情講清真象,救度世人了嗎?最根本的自己在出事之前,在我們的配合和協調中,在自己證實法的過程中,到底是以甚麼樣的心態和對法的認識在做正法的事情的?那時,我們到底有多少在法上,又有多少不在法上呢?

在一個時期,大家配合非常困難,很難協調一致,都覺得自己的對,彼此很難聽進對方的意見,雖然也在提高著,在證實法中,但離法其實越來越遠了,自己還不自覺。在這樣的狀態下,證實自我越來越厲害了,在常人中表現出來,都是要按照自己的認識行事,糾正的也是常人中的表現和內涵,而不是修煉的內涵。

而實質是,自我的膨脹和邪惡利用我們不正思想因素的誘導,當我們思想和行為不在法上時,就沒有了大法的無邊法力,就容易被邪惡鑽空子。

有的像領導,將自己擺在學員之上,教別人怎麼做;有的感覺很了不起,幹甚麼甚麼行,甚麼都能幹,你給我提不同意見,那我自個幹;有的覺得這個人符合自己,或比較安全,就得和他(她)配合;有的說怎麼悟的怎麼做,誰做都是證實大法,都有一個過程,差不多就行了;有的個人覺得邪惡都不行了,都甚麼時候了,還拿拿捏捏的,放開做;有的覺得這人怎麼回事,怎麼勸也不聽,不聽就算了……等等等等。

說白了,心性已經不是大法弟子的標準,還覺得我是大法弟子在證實法。並且表現這麼強烈時,師父的講法一回回發表,而且是師父在講法中都著重講了的。

這些行為表現的來源,是我們真的偏離了法,心性出現了極大問題造成的。個人和集體甚至整體在證實法中會有一定的偏離法的事情,但師父都在經常扶正我們,使我們不出現大的偏差,甚至不出偏差,怎麼會造成這麼大的偏差呢?

在交流中,大家也發現,逐漸的學法不紮實了,有的學法太少;有的學法靜不下心來;有的一天學好幾講,根本沒往腦子裏去。而證實法中遇到的具體問題都需要用法來衡量和指導如何去做,法沒學好,沒有大法的教導和威力,很容易被後天形成的觀念、思想業力和另外空間不好的因素所左右,把證實大法、救度眾生的偉大事情,慢慢的用這些東西去衡量和指導的時候,或這些東西起負面作用的時候,各種不好的東西都會滋長起來,例如以上的行為表現,都是顯示心、歡喜心、妒嫉心、爭鬥心、幹事心等等執著和邪惡因素利用這些執著的干擾下發生的。

出事的表面因素就是邪惡長期的跟蹤、監控,機器設備的被定位或故障和損壞,講真象中惡人的舉報和告密,或邪惡直接碰上後的綁架和抓捕,還有特務和猶大的滲入和破壞,或有的被抓進去了,部份或完全被邪惡所控制,將其知道的事情都說出來,引起大範圍的損失,手機等通訊工具的被定位和監控,等等表現。

表面原因千差萬別,像一團亂麻一樣,不可能理清。真正的事故原因在我們自身,在我們的心性和能不能遇事向內找,能不能學好法,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

近來,我們當地出現了很多很大的損失和干擾,很多流離失所和在家的弟子被綁架、抓捕,有的被勞教、有的被轉捕、有的被送洗腦班、有的正念破除了邪惡的迫害;還有一些在家和在外的資料點被破壞,損失很大;有的弟子被迫害致殘,有的被迫害致死。

大家都在想怎麼才能結束這種無休止的干擾和破壞,將被關押、勞教、判刑、送洗腦班的同修營救出來,我們形成一個整體,無堅不摧的去證實法,讓人們都明白真象,都能得度。出發點都是正的。

有的同修很著急,希望能在學法交流中,讓大家都提高上來,整體提高上來,形成一個整體,多好。

有的希望能有人出面協調一致,大家都想整體如何,多好。

有的認為,每個人都精進,都能自覺,都能提高上來,不用多說,勁往一處使,都按照法去做,這整體不就形成了嗎?

其實,每個個體的大法弟子都是按照自己對法的正悟去維護大法、證實大法、救度世人,都是在不同角度和不同的層次和空間中展現著大法的神聖和偉大!而所有大法弟子又是一個整體,都得對法負責,對別人負責,其他大法弟子的事就是自己的事。有的法學的好,能在法理上給別人談清楚,那我們遇到有不明白的同修,就通過學法給他們講清楚;有的協調能力強一些,有需要做的事情時,主動去協調一下。大家都本著同一個目地在做著,但都是出自於正覺、正念。

但從中也能看到我們整體的不足。如營救被綁架或被抓捕的同修時,很多人不能及時得到消息,沒有一手的材料,做真象資料的不能及時或有針對性的製作出一些好的有力的講真象資料,有些很好的方法不能有效的協調好,作用不大,或延誤了時間等等。如針對我們當地,揭露邪惡和講清真象,真象資料製作跟不上,水平和力度都有一定差距,整體配合較差,有點被動。

被動之處,如北京同修的建議,現在很多家庭或單位都有上網條件,電腦、打印機等已經非常普及,但許多有條件的同修,能拿到資料,就不再想自己也能做,主動去做,而是找個藉口,我從別的方面配合吧,我可以發,我還可以貼,而沒有真正認識到,資料點遍地開花,大家都參與進來的意義。

被動之處,如我們有時太執著於結果,沒有把哪裏出現了問題,哪裏就是需要講清真象放在首位,在揭露邪惡的同時,忽視了向更廣泛的人群講清真象。

被動之處,如搜集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真實案例、施暴者的身份、詳細背景材料等利於講清真象、揭露邪惡的材料,如石家莊市610惡人馬文生,極其邪惡,做為迫害大法弟子的主謀和謀殺犯,很少有揭露,幾乎揭不出來。

被動之處,如講清真象,揭露邪惡不主動,左鄰右舍,親朋好友都很多講不通,就不講了。像裕東派出所等迫害大法弟子非常嚴重的地方,沒有很好的去揭露它們,讓它們在老百姓心中沒有市場;重點肅清少數首惡之徒的邪惡,使其沒有帶頭的;沒有給相關部門和人員(如各相關行政單位、家庭、社區、居委會等)講清真象、揭露其邪惡,使它做起惡來還是肆無忌憚。

被動之處,如把發傳單、掛橫幅、寫標語當成了證實法、講清真象的主要辦法了,而忽視了用自己正悟到的智慧和理智,如去當面講清真象,因人而異,把各種方式巧妙、有機的結合在一起。

被動之處,如因為我們沒有系統的去向各個職能部門、各個階層去揭露邪惡,講清真象,很多人還在被動、麻木的執行著邪惡的迫害命令。如我們可以將不同地區,不同效果的真象資料,整理好,製作成各種內參、報告、彙編、法律起訴文書等各種有利於證實法的文本,送達給不同的部門和人群,深入的向各階層和人民揭露迫害的殘酷和邪惡,講清大法的美好和純潔,會起到很好的作用,抑制邪惡,甚至在正義人士的配合下,在常人這個層次面上,清除那些邪惡利用的壞人。

除了這些被動,我們現在有更有利的主動條件,整體上相當數量的大法弟子都很成熟了,配合也很默契了。我們需要突破小範圍的侷限性,理智、智慧的通過如明慧網和其他渠道和方式,把我們連成一個整體,和整個正法之勢連在一起,更好的發揮大法弟子的作用。

讓我們主動的同化大法,學好法,遇事向內找,站在一個神的角度上想問題,徹底放下自我,以法為大,做好師尊教誨的「三件事」,正念正行,形成一個金剛不破的整體。

以上是個人的一點認識,面也很狹窄,但想拋磚引玉,希望同修能指正、補充。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