撥開訴江案周圍的迷霧(上)

訴江案相關問題訪談錄

【明慧網2004年5月25日】(明慧記者古安如報導)面對起訴迫害法輪功元凶江××案在全球的展開,一些對法輪功真象不盡了解的人士產生了這樣那樣的疑問,另有用意之人也在人們的這些疑惑中做文章。就此,明慧記者採訪了兩位法輪功學員──程清和黎中明,請他們針對所謂「四大疑問」談談看法:

一、法輪功學員起訴江××是不是「搞政治」?
二、法輪功學員在世界各國起訴江××,是丟中國政府的臉嗎?
三、有些西方人士有這樣的疑問:迫害法輪功是中國政府的錯誤,為甚麼法輪功起訴江××個人?是不是在讓他下不來台?
四、訴江案會不會損害中美關係?

本文根據訪談記錄整理。

1)法輪功學員起訴江××是不是「搞政治」?

程清修煉人不關心政治這是所有的人都知道的,法輪功在這方面的教導也十分明確,在法輪功的主要著作和李洪志先生的講法中都有據可查。其實,修煉人根本就沒有政治興趣,對於今天誰上台了,明天誰下台了,又有甚麼政治新動向、新精神了,某項政策好還是不好了等等都不關心。因為修煉人把這些東西都看作是直接影響修煉提高的因素,他們關心的就是修煉,放棄一切執著,包括對政治的熱心。

那麼法輪功學員為甚麼面對江氏集團對法輪功的污衊、「取締」、鎮壓和滅絕不能保持沉默,始終堅持講清真象、反對迫害,哪怕付出巨大、喪失生命也義無反顧的這樣做呢?這就涉及到最實質的問題了──這場迫害的根本性質究竟是甚麼。

江××所犯的罪行,是通過「名譽搞臭、經濟截斷、肉體消滅」的迫害政策,和非法層層設置的專門迫害機構610辦公室,全方位落實迫害,把全中國的人都綁在了信仰滅絕的絞架上,逼迫在信仰「真善忍」、認同信仰「真善忍」和正常生存之間作出選擇。要麼你選擇放棄和仇恨「真善忍」而享有正常生存,要麼你就面臨失業、失學、騷擾、監控、洗腦「轉化」、經濟敲詐,甚至非法抓捕、判刑、勞教、送精神病院、苦役、牢獄、酷刑折磨和死亡……。在迫害中,江××強姦了所有人的意志,在徹底滅絕人的良知。

黎中明:這種對廣大人群進行的肉體和精神迫害的滅絕性犯罪,無論遠古羅馬的尼祿,還是近現代的希特勒,無論是非洲盧旺達的種族滅絕,東歐共產諸國對異己的大肆屠殺,還是中國的「文化大革命」,歷史上留下來的警示已很多。

當今江××的群體滅絕,無論在地域範圍、人口數量上,還是在迫害的殘酷程度上都是驚人的,前所未有的,隨著全球的一體化,江氏通過國家宣傳和外交手段,把謊言和迫害輸出和延伸到海外,迫害在對整個人類的影響和危害上,都遠遠超過了以往的犯罪。

更重要的是,江××瘋狂打擊的「真善忍」,是如同陽光、空氣、土地和海洋一樣人類所共有的精神理念,他是以人類的信仰和人性良知為滅絕對像的。

程清:讓我們來具體看看江××對法輪功的迫害中,為甚麼說它比歷史上的群體滅絕犯罪更邪惡、更具危害。

在迫害中,除了採用近百種酷刑手段對法輪功學員進行肉體折磨,以摧毀人的意志、消滅人的肉體,導致大批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致殘外,還大量的採用各種邪惡「轉化」手段對法輪功學員進行精神摧殘,蹂躪人的心靈、滅絕人的精神,致使大批法輪功學員因受到嚴重的精神傷害而痛不欲生。

迫害中,那些因種種原因被脅迫、被裹挾參與了迫害,動手打人、施暴的公安、國安、武警,那些做了各種助紂為虐、致使法輪功學員及其親朋好友遭受迫害的各級行政幹部、黨政人員,文化、醫療、教育、社會管理界人士,甚至普通平民,以及國家經濟、外交官員,也在這場空前邪惡的迫害中被掏空精神、毀棄良知,成為既是迫害的打手又是迫害的受害者。

江××以整部國家機器的力量在迫害中營造了巨大的恐怖、彌天的謊言和假象掩蓋,經濟「繁榮」是掩蓋迫害真實的巨大假象,普通民眾被誘導到「唯錢是舉」、「人為財死」的洪流中。致使一些人對於發生在身邊的殘酷迫害,或有所不知,或被欺騙毒害,或心生仇恨,或助紂為虐,或避而遠之,或麻木冷漠。沒人能逃脫這場迫害的黑手,在江氏集團大搞「人人表態、人人過關」,「百萬人簽名」等等「群眾活動」中,民眾被驅趕成為「支持」迫害的巨大分子數,在不知之中喪失著可貴的人性。

因此,江氏製造的這場「群體滅絕」性民族浩劫和「反人類」的世界性信仰迫害,其邪惡性質早已超越了「政治」所能涵蓋的內涵。

黎中明:其實,這裏還有一個應當澄清的概念,就是──反對迫害恰恰不是在「搞政治」。江××的「群體滅絕」,是選擇了講求「真善忍」修煉,對其來說最無報復之憂的上億的善良民眾大打出手,用江自己的話說就是:「法輪功講‘真、善、忍’,我們的打擊工作就可以放手進行。」在迫害開始後的幾年裏,江××也確實達到了他個人的卑劣目地──鞏固私權,殘害「異己」。法輪功學員把法輪功的真象廣泛傳播,和平理性的反迫害,決不是政治訴求,而就是要制止迫害,懲辦罪犯;法輪功學員反迫害,也決不是像甚麼你迫害我了,我就要把你怎麼樣的那種尋仇、索賠、報復之類的狹隘的事情。

法輪功學員所做出的巨大付出和不懈努力,是在維護世上所有人應當具有的選擇正確信仰、固守良心道德、順應和同化「真善忍」、做好人、修煉返本歸真的天賦人權。不論從哪個意義上講,從對世界範圍內的國家關係、國際公德、法律準則、生存環境、意識形態、天賦人權的意義上講,從對一個國家的歷史、文化、政治、經濟、法律、生活方式、精神構成等等,從任何意義上講,都應當把當代最大的反人類罪犯江××送上法庭,依法懲辦。

程清:我贊成中明的說法。修煉不需要選擇環境,甚麼樣的環境都可以修煉,那麼法輪功學員為甚麼要付出巨大努力做這些事情?法輪功學員所做的,是為了世上所有人的天賦人權,是為了人類的公德、道義、正直和公正的環境和「真善忍」所賦予每個人的選擇生命提升的機會和權利。法輪大法教導修煉人要無私無我,為別人著想,善待一切生命。法輪功學員們在承受巨大的苦難中,以無私的付出,為世人開創著生命走向美好的機緣,虔誠而堅定的實踐著「真善忍」。

為別人,在當今社會的人中,特別是中國那塊土地上的人中,好像已經成為不可思議的事情,而今天法輪功學員做的,確確實實是這樣的事情。你能用「搞政治」來定義今天法輪功學員所做的這一切嗎?

2)法輪功學員在世界各國起訴江××,是丟中國政府的臉嗎?

黎中明:美國對待美軍士兵虐待伊拉克戰俘事件,政府出來調查處理,國防部長接受國會聽證質詢,總統親自出來道歉,美國國民並沒有覺得丟了美國的臉,政府也不認為公開道歉是多麼的難堪。相反,正確和公正的依法處理,反倒向世界證實了美國維護人權、尊重生命、嚴守法制的國家精神。

江××一手掀起的對於「真善忍」的仇恨和對修煉人群的殺戮,實質上滅絕的是整個民族的人性。對這樣波及到每一個人、威脅整個民族的險惡犯罪,是把它掩蓋起來、默認它的猖獗呢?還是應該把這個威脅民族肌體,甚至人類未來的毒瘤徹底除掉?究竟哪樣做才是真正對社會、人民、國家和人類有好處,而哪樣做才是真正丟中國的臉,使中國在國際社會中不僅喪失臉面,甚至喪失國格呢?

如果人們對於對啊錯啊、該啊不該啊這些問題能作冷靜的思考,就會發現,如果按照「丟臉」之說,那丟的是甚麼臉?丟的是誰的臉呢?江××掄著沾滿鮮血的大棒在禁絕人們信仰「真善忍」,在摧毀著整個民族的人性和良知,在屠殺無辜善良的民眾,人權惡棍和殺人兇手的醜惡嘴臉能代表中國政府和中國人民嗎?

程清:再有,應當問問說這話的人是甚麼人?他代表得了中國政府嗎?他問過中國人民沒有?他了解十幾億中國人民和中國政府中良知尚存的官員們,一旦真正明白了法輪功的真象,明白了江××對他們上億善良同胞的迫害和屠殺,會和他一樣看問題嗎?顯然,所謂「丟臉」之論,實際是以維護眼下迫害元凶江××的「臉面」而丟棄整個民族的長遠大義。

世界群體有其公認的維護整體利益的道義和法律,有其公正合理的法理性,通過訴諸法律的方式,制止這個目前中國自身尚無力面對和解決的危害整個國家、民族的重大犯罪,嚴懲罪大惡極的「群體滅絕」和「反人類」罪犯,這不僅是在維護中國的國格和人民的權利,也符合整個世界大局和人類文明的需要。

黎中明:還有,訴江案針對的是江××和610辦公室對於法輪功學員的酷刑折磨和虐殺,被訴的是迫害元凶,而不是中國政府。罪責自負,任何個人的犯罪,都將承擔法律上的責任,犯多大罪,就要承擔多大的罪責,這也是人類公理。江××不可能以中國政府為庇護傘而逃脫其罪責。

(待續)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