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中大法弟子:我找到回家的路


【明慧網2004年5月25日】

從小對人生的生老病死的恐懼

我叫林碧,住台中,從小就是農家長女,由於家境不好,受的教育當然也少再加上又體弱多病,那種生活是非常苦的。從小我每當看到老人,我就想,我以後也會老,那種想長大可是又怕長大的心理讓我常常在問我自己:我是誰?我從哪裏來呢?死了又要去哪裏呢?我為這問題得不到答案而常流淚痛苦。上國小的時候,老師在上課,我就在想我要的不只是這些,我還要不生病、又不會老的東西。

找尋人生修煉的法門

就在這時,我的奶奶帶我到一家禪寺,去的那天是四月八日,當我看到釋迦牟尼佛的法像,我很高興。以後奶奶常告訴我做人的道理,直到出社會工作,有一同事介紹我加入XX門,在這一段時間裏,我結婚了。有了孩子以後,我連他們也一起帶去。

以前我一直在研究這一門的東西,發現我這十幾年來一直原地不動,我的問題都沒有得到滿意的解答,怎麼辦?我又開始到處尋找,也買些有關修行的書來看,但是都找不到我要的。後來就想是不是要找專業修行者才能真正深入修練呢?我就找離我家較近的寺院開始跟他們一起共修,想盡辦法接近他們,有甚麼活動也一定參加,也帶著當時讀高中的兒子及讀國中的女兒一起去。

抉擇人生中返本歸真──修煉之路

我一直觀察他們寺院修的方法,共有三門的法門,且那個經書非常的多又難懂。我就算整天一直讀,那些書一輩子也讀不完。眼看著日子一天一天一年一年的過去,我知道我不能白來人生走一趟而甚麼也沒得到啊?我要修,難道就沒有一本簡單又能指導人修回去的書嗎?心動了這一念。《轉法輪》裏面有一句:這個人一想修煉,就被認為是佛性出來了,這一念就最珍貴。

說來也真神奇,就在過了幾個多月,就有一位以前的好友廖姐打電話來告訴我她終於找到了一個性命雙修的功法:法輪功。當時我就在想:有這麼好的事嗎?廖姐又說:你若不相信的話,你可以先來和我們一起煉功和讀法一個月,若不合適再回去你原來那個法門。

讀了《轉法輪》再也停不下來

我帶著好奇心先買了一本《法輪功(修訂本)》,讀完了第一遍後便又再買一本《轉法輪》。我讀第一遍《轉法輪》的時候,發現為甚麼性命雙修的功法為何要談其他氣功及宇宙這些東西呢?心想這與性命雙修有關嗎?覺得很懷疑,且思考到底是煉還是不煉。

但是也不知道是甚麼原因,就是會每天都去讀《轉法輪》。有天,我尚在念大學的兒子從基隆回來。我告訴他發現一門性命雙修的功法,他就問我,既然在佛教中已修那麼長的時間了,為何要換呢?我就告訴他,在桌上有一本《轉法輪》,你先去看看再說吧!當他看完一遍後,告訴我:媽媽,這才是我真正要的,真正能指導我們修煉回去的啊。聽到他這樣說,更加深了我的決心,決心要修煉下去。

然而干擾也就來了,以前在寺廟裏共修的人就一直打電話來,問我為甚麼都不回來,是不是退轉或是掉下去了?那時的心真的很難受。也因剛學法不久,那時候也真有腳踏兩條船約一、二個月時間,但還是每天學法、煉功。每次讀《轉法輪》第三講修煉要專一的問題,《轉法輪》裏說:「我們講修煉要專一。你不管怎麼去修都不能夠摻雜進去其它的東西亂修,有的居士,他又修佛教的東西,又修我們法輪大法的東西,我告訴你,最後你啥也得不著。誰也不會給你的」啊!這不是在說我嗎?後來就放下這個心,專心修法輪大法了。

多年疾病纏身終解脫

過去,我的身體就不好,二十五年來的十二指腸潰瘍,每天吃四至五次的藥每次7、8顆,藥量大了引起血液循環併發症,季節轉換的日子裏,經常晚上胃痙攣痛到惡吐胃酸無法入睡或每天晚上睡覺時心臟幾乎快休克,苦不堪言。自從開始讀法煉功後,心裏也沒有其他的想法,就只抱著修煉的心思堅定下去。漸漸的精神愈來愈好,體力愈來愈足,人不但吃的下也睡的好了。

證實法中更精進

直到西元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江氏集團開始打壓法輪功,台灣媒體報導將近一個月,周圍人都在問,法輪功是怎麼了?你怎還在煉?我告訴他們,法輪功要求人心向善道德回升,心性多高功多高,而且也開始發簡介、講真象,那真的是一大考驗。有人說謝謝、有人瞪眼、有人罵你、有人搖手說不用了、有的人只對你笑。這全看你怎去克服這些心,那時的心真有很多歡喜心、有怕心、有氣憤的心。向大陸寄真象資料、打電話,單純的一顆心願,願中國大陸人民能早日明白法輪功真象,我是一個在大法受益的婦女,為師父為大法說一句公道話,我的親身體驗法輪大法是一個正法,是非常好的!

返本歸真之路

感謝師父用心良苦,讓我們在講真象中去掉這些不好的心,在人生茫茫旅途,找到了回家的路,返回純真的本性。在證實法的路上我會走得更正更好。

謝謝大家,不足之處,敬請同修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