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玲霞的照片的由來──公布照片者被迫害致死致殘

【明慧網2004年5月2日】再次在明慧網上看到吳玲霞被迫害前後兩張照片的對比;看到她僅有12歲的兒子,那個曾幸福地偎依在母親身邊的可愛的男孩,想到他已永遠失去了母親的照看,我的心就無法平靜。今天我要講給善良的世人們這張照片的由來。


吳玲霞被關進勞教所前與兒子的合影

吳玲霞被綁架進佳木斯勞教所遭迫害導致肝硬化腹水和雙下肢潰爛

我和吳玲霞是在佳木斯勞教所認識的。2001年7-8月間勞教所焊床需要逐個房間做,一天中午她被猶大和刑事犯看著來到關我的牢房。早就從他人的口裏知道她沒有屈服,我們能見一面我很高興。她身材瘦削,高挑;很漂亮。穿著樸素。在向警察和刑事犯洪法及挽救邪悟的人時不急不躁,表現出一個大法弟子的風範。言語穩重不緊不慢的。在警察猶大及刑事犯的包夾下我們交流了在這樣的環境中怎樣修煉的個人認識。這是我倆在勞教所僅有的一次見面。後來聽說她被迫害致肝腹水回家了。

我闖出勞教所後陸續知道了她的一些經歷。兩次進京上訪,向政府說明大法真相。被北京惡警及工作地惡警迫害,愛人被迫與她離婚。她領著兒子不得已跨省回到雙鴨山的娘家。2001年的一天她去看功友,在功友家被綁架。在雙鴨山看守所關了兩個多月後於6月被送入勞教所。在勞教所惡警連續幾天幾夜不讓睡覺;惡警於文彬、劉亞東、張小丹、劉朝旭、陳春玫、劉春蘭,猶大鄒桂珍、高玉霞、劉含敏、楊淑芬、韓慶波等強迫她看顛倒是非的錄像。如:河南鄭州一所大學的教授孫曙麗被馬三家勞教所猶大洗腦後,在很多地方勞教所、監獄作所謂的報告。當時佳木斯勞教所放的是她2001年5月11日在黑龍江一個監獄做的報告錄像,(其間她提到她和她的姑娘所遭受的迫害:例如幾十次的灌食,十字鐐,十幾歲的孩子背駝了,一個人在冷風淒雨的兒童節給在獄中的媽媽送衣服……她所受到的痛苦還被邪惡集團利用來恐嚇別人,叫她毒害別人,而她本身也深受迫害。)黑龍江東北農業大學教授張吉賢的所謂報告自相矛盾,一會兒講無神論,一會兒又講魔王波旬 ……總之就是騙你放棄正法修煉,就是毀掉你。還有李昌,紀烈武,姚潔等,他們的臉和名字被邪惡集團利用,移花接木,全是騙人的鬼把戲。還有焦點謊談的一篇篇殺人栽贓的拙劣表演。這一切都不能迷惑吳玲霞,她堅定地走了過來。同時她還耐心地向幹警刑事犯洪法,給誤入歧途的昔日功友講真相

2001年7、8月份,勞教所大批人腹瀉嘔吐,她也是其中的一個,但是因為不妥協被刁難,一次竟然便在了褲子裏……邪惡之徒們還罵她侮辱她,三伏天是東北最熱的時候,門鎖著,不讓上廁所。從那以後她的身體狀況越來越差。一位功友回憶說:我和她共同生活了兩週,因為當時勞教所又關進來一批法輪功學員,惡警們只好把部份法輪功學員暫時關押在一起,等到新來的學員有的被洗腦後,就把她們關入七中隊幹活去,這時轉化隊就有了空房間,我們又被分開。我見到她時,她腹脹就很嚴重了,像要臨產的孕婦似的。每次只能喝一點湯,不吃還餓,可是吃了就脹的受不了。胸部以下直到腳腫得硬梆梆的,皮膚腫的發亮,小腿腫得跟柱子似的,上下一樣粗。腳腫得像饅頭似的,腳穿不上鞋,腰彎不下,躺下時呼吸就更費勁。功友們你一段,我一段的背法,度過了半個月,獄醫允許她去醫院檢查時,她的腹腔內全是腹水,腸子在裏面漂著,醫生要求住院,有生命危險。醫生說都到這種程度了,你還能是這種精神狀態,不可思議。她給醫生講真相,她是無辜被迫害的,修煉大法她沒病了,這麼好的功法不許煉,還把她關在這裏迫害成這樣……第二天,勞教所就把她放了。惡警怕傳染上,去看病的車費,幹警的午餐都是她花錢,往返都打出租車。警察在大隊提出錢來,花剩下的錢才給她,連回家的路費都不夠了。是她妹妹接的她。

我們惦記她,就想去看她。幾經周折,找到了她住的地方。看到了她和她的兒子,小孩非常好,幫助年近八十的姥爺,姥姥照顧媽媽,自己的學習也很好。她父母是很善良樸實的老人,支持她修煉,提醒她發正念,看著老人蒼老的面容,和他們對大法的正信,真的很令人感動。

他們住在郊區,很貧困。三間破舊的老屋,幾乎沒有甚麼陳設,推開門,一股味道撲來,吳玲霞坐在一把破舊的木椅上,看到我們她非常高興,我們見一面真是不容易。當地的功友給她清洗傷口,我們共同切磋。學法,發正念。在我面前的她已經脫像了,可以用觸目驚心來形容她令人恐怖的身體狀況。面部,胳膊是皮包骨頭,脖子無力地支撐著頭,胳膊像兩根枯木似的扶在扶手上,肋骨仿佛在X光片上條條可數,肚子腫脹得就要爆炸似的,皮膚亮得沒有一絲皺紋,肚臍向外鼓著翻著,撐得像雞蛋那樣大。腰間圍著一塊破布,是用舊內衣縫製的。臀部有多處潰瘍面,流著膿水,整個下肢都腫著,呈青紫色。膝蓋以下更嚴重,兩個小腿肚子要爛沒了,足跟,腳趾縫都爛了,用布條沾著膿水。雙腳下墊著一塊板,板上墊著一塊布吸取膿汁。腳背青紫色腫著。即使如此,她還堅持學法煉功發正念。每日每夜她無法躺下,只能靠一會兒。就在這種情形下,當地片警還不放心去騷擾她。我想到應該把這一切留存下來,讓全世界人民看看,一位曾經因修煉法輪大法而擁有健康體魄,美好心靈的女士被邪惡集團迫害成這樣。用事實揭穿它們欺騙世人的謊言。於是我徵求意見,功友和吳玲霞都同意。於是留下了這張照片。後來又看望她幾次,她的狀況越來越差,每次臨別時,吳玲霞都拖著流膿的腿挪幾步,扶著門框目送我們離開。在她離去後,我的耳邊還響著她的聲音:給我些真相資料……她還記掛著自己的責任。很遺憾她的願望沒能實現。她父親告訴我們,她只要能走動時,在路上,在派出所她都講真相,告訴他們:法輪大法好!迫害真善忍是罪不容恕的。

在她去世後,幾位使照片面世的功友相繼遭到邪惡的瘋狂迫害。一位在監獄中被迫害致癌、生命垂危了才放回家;兩位被非法判重刑,其中一位在監獄被打斷脊椎,癱瘓了;一位被迫害致死(紀松山,在被捕後僅僅五個小時就被雙鴨山「610」惡警杜佔一、李洪波、劉偉國等給打死了,那天在小紀被捕的地方到他家的這段方圓幾里下了一場罕見的暴風雨,震耳欲聾的雷聲震得大地都顫抖了,居民窗戶被震得嘩嘩響。天在警誡世人哪!在告誡人們行惡者的下場。遺憾的是小紀沒有留下一張照片。因為邪惡通緝他,家中的照片都被毀了)。而我也在被通緝中流離失所,有家難回。

在寫這篇文章的過程中,我就在想,當人們都清醒的時刻,那就是邪惡被滅盡的時候,我的每一位功友都有一部輝煌的歷史傳記,那裏見證了佛法的莊嚴殊勝,師尊的慈悲偉大;我們也經歷了史無前例的最流氓、最無恥、最惡毒的瘋狂迫害。師尊告訴我們甚麼是真正的善,惡;在歷史的偉大時刻,讓我們利用一切形式揭露邪惡,清除邪惡;讓我們用一切大法賦予的能力讚頌師尊,讚頌真善忍!

儘管每一次回憶都心痛流淚,但是為了他人不再經歷痛苦,我必須拿起筆來。我的功友一次次放下生死;為甚麼罪惡還在延續?是不是我該負的責任沒有擔起?讓我們想一想捨身護法的功友;想一想身在囹圄的功友;想一想燭光守夜的功友;想一想使領館靜坐的功友;想一想日夜講真相的功友……我真的全身心投入了嗎?想一想師尊是怎樣從最聖潔的地方來在這骯髒的世界裏,為我們走來;想一想師尊用多大付出帶領我們從歷史走向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