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中最後一張照片(圖)

【明慧網2004年1月28日】每當我看到吳玲霞生命最後的一張照片時,心裏總是非常酸楚,雖然那些讓人痛心的一幕幕發生在2001年,但我永遠都不會忘記。

當時是炎熱的7月。我們被非法關押在佳木斯勞教所,每個不放棄修煉法輪大法的學員都單獨關押,沒有見面的機會。偶有一天安裝監控,臨時我和吳玲霞湊在一起,呆了一個中午,這樣我認識了她,知道她家在雙鴨山市。那時她剛被關進來不久,轉化她的猶大在獄警的指使下,不停地向她灌輸謊言,讓她背叛師父。她不緊不慢、祥和的心態,向這些猶大講真象,給我的直覺:她會堅定修到底。過了很久,聽說她已經被迫害成嚴重的肝腹水,勞教所不得不釋放她。

吳玲霞被關進勞教所前與兒子的合影吳玲霞被綁架進佳木斯勞教所遭迫害導致肝硬化腹水和雙下肢潰爛的照片

2002年春天,我和B同修被迫害得流離失所,來到吳玲霞的家鄉,幾經周折我找到她。當我見到她時,不覺使我大吃一驚,昔日漂亮的她兩頰深陷,眼睛凸出,兩個胳膊瘦得皮包著骨頭,肚子脹得幾乎要隨時爆開,兩腿卻腫得發亮,吃力的喘著氣,每天只能坐著,臀部已經坐壞了,再也躺不下了。78歲的老父親給她端屎端尿,80多歲的老母親耳聾無法照顧她,還有一個上小學的兒子。很顯然她曾經是這個家的唯一勞動力。

小小破舊的房子,屋裏沒有一件像樣的東西。即使是這樣,當地片警還在騷擾她。我見她如此艱難,便想給她留下點錢,她不肯收,而且告訴我,她曾經把其他同修捎來的錢,全都退了回去。

我們整點發正念,她不修煉的父親也端坐在破舊的沙發上和我們一同發。他把這樣做當成幫助女兒快些康復的唯一寄託(他自己的意願)。他還時常提醒女兒:「咱們該發正念了。」當我們要離開時,她父親非常感動,也希望我們常去。

7月份的一天,我又去看她,她非常高興,只是她兩小腿已經潰爛得腿肚子深陷下去,膝蓋往下,不停的往下滲水,肚子已經脹到心口窩,滿屋子惡臭熏人。我向她徵求意見,給她拍張照片,郵給明慧網,她同意了,這樣她留下了生命最後一張讓人心酸的照片。

7月下旬我回家鄉,準備了一些物品,想去家中照顧她,然而傳來消息說,27日她已離開了人世。

一年後,我在真象光碟上看到了吳玲霞的這張照片,往日的一幕幕呈現在眼前:那天我把想為她拍照的想法告訴了同修,得到大家的支持。準備A同修領路,B同修寫迫害經過,D同修照相。當時,我看看站在旁邊的同修紀松山,叫著他的乳名──小三,車裏只能坐四個人,你去看看吳玲霞吧………

可是還不到一年的時間,痛心的消息一個個傳來,先是A、D同修於2002年12月份相繼遭到惡警綁架。B同修在2003年3月份也被非法抓捕,同年6月18日,年僅27歲的小伙子紀松山,僅在被抓一天之間,就被惡警活活打死。

我只知道,A、D兩同修堅持修煉大法,不妥協,被惡警酷刑折磨,還用塑料袋套在他們的頭上,一遍遍使其窒息,難以想像的殘忍。最後兩人均被判了重刑。B同修在遭受迫害期間被施以「支棍」──一種迫害刑罰,即把兩腿分開,用一根棍子的兩頭分別用鐵環固定在兩隻腳脖子上,然後兩隻手用鐵環扣在一起再固定在一側的腳脖子上。一天24小時,就這一個姿勢,生活不能自理。最後B同修被折磨得生命十分危險時,才得以釋放。

終於在10月的一天,我再一次來到這個小城,當我在市場尋到一位老年同修的時候,我得知,十餘位昔日熟悉的法輪功學員被非法綁架、判刑、勞教、致殘。他告訴我你現在看不到他們了。

所有這些大法弟子們只是要向人說句真話:法輪大法好啊!

信仰的力量是無窮的,大法弟子更是與歷史以往的修煉不同。我們在艱苦的環境下,在恐怖的迫害下,我們還會繼續堅定地站出來講真話,告訴人們:「法輪大法好啊!」因為我們心裏裝著的是可貴的中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