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自己證實法的路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5月13日】讀師父新經文《正念正行》,百感交集,豁然開朗。回想起自己在證實法的路上,都是靠師父的慈悲呵護,正念正行走過來的,今寫出來與同修共勉,不妥之處敬請慈悲指正。

一、兩次到北京上訪,說出了心裏話

1999年7月20日後,江氏集團以謊言欺世惑眾,開始公開鎮壓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我憑著做人的良知和對大法的堅信,兩次上訪。

第一次是99年底,去天安門廣場,打著「法輪大法好」的橫幅,喊著「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真善忍好」的口號,一路走一路喊,喊出了自己的心聲。坐著火車,歷程一千多公里,來去自如,堂堂正正。

2000年初,我第二次去北京上訪。直接到國務院信訪辦,儘管那裏戒備森嚴,在師尊的點化下,闖過幾道關卡,終於到了信訪辦,說出了自己的心裏話,以實際行動證實了大法。信訪辦把我轉交給本市駐京辦事處,後被當地公安劫持回,在派出所,遭受非法審問到深夜。惡警逼我在他們寫好的東西上簽字,我堅決不簽。

一個惡警大罵了很久,我就是不配合,並聲明:「我去北京上訪沒錯,上訪是憲法賦予公民的權利,你們是公安,理應支持我,保護我這個公民的合法權益……」

他們沒辦法,只好電話通知我愛人把我接回家。就這樣堅信大法,堂堂正正走出了派出所。

二、銷毀謊言宣傳畫,堅定維護大法

2001年5月,本市610恐怖辦公室不法人員在全市開展反「×教」宣傳,逼迫各單位交100元錢買宣傳品。我廠也買了一套三張所謂「天安門自焚」的邪惡宣傳畫,並張貼在廠辦宣傳欄內。我想:我是大法弟子,一定要站出來維護大法,決不能讓宣傳畫毀謗大法,毒害世人 。當時我就動了一念,一定要把貼畫撕掉,於是我調整好心態,發著正念,對著在場的兩個惡人,發出強大的一念:定!只見那個工會主席突然從辦公室跑到走廊裏呆呆地站著;另一個坐在椅子上欲起不能,只聽見結巴著:你,你,你……幾個字。

我指著場上的畫說:「不能讓這東西毒害世人,這是江氏集團迫害大法編造的謊言……」我一邊說一邊撕。這時坐在椅子上的人才說:「這可是花了100元錢買來的,那要扣你下月的工資。」我說:「你說了不算,我是做最正的事,決不允許迫害!」

於是我抓住時機給他們講真象,人明白了,態度也變了,工會主席說:「那你把畫拿走吧。」畫被我帶走銷毀了,世人免遭毒害。

三、求師父幫助,正念闖出魔窟

2002年9月,我在某廠公安科門裏放了一張真象碟,不料被發現,一個公安兇惡的把我拉到辦公室反銬起來,並從我身上搜走了幾十份真象資料和一些真象光盤。當時雖然有點緊張,但並不害怕,我立即想到了師父,想到了大法。於是我冷靜了下來,開始發正念,清除在場所有人背後的邪惡因素,並跟他們講真象。說著說著,審問我的公安都跑那邊看資料去了,一個公安好像在給某公安分局打電話,過了一會,分局的頭們來了,個個氣勢洶洶,你一言我一語的質問我:「資料、光盤是哪裏來的?發了多少份?……」

我不看也不理,靜靜地發著正念。他們無奈,就把我推上了警車。行車路上,我突然發現車不是開往看守所,而是開往某分局。當時我就想:今天不管到哪裏,一下車,我就要把手銬打開,而且今天一定要回家!車到分局,一下車,果然那個政委就要一個幹警把我的手銬打開,那個幹警以為聽錯了,怔怔的看著政委。

政委見他不動,就厲聲說道:「把她的手銬打開!」

幹警聽清了,很不情願的打開了我的手銬。我被帶到一間辦公室,面對的有局長、大隊長、政委、所長等。他們對我輪流審問。來一個,我就對他們發正念,找話題對他們講真象、洪法。當時我的語言很善,很慈悲。氣氛也逐漸緩和,由開始的氣勢洶洶轉為輕鬆交談,個個都笑瞇瞇的了。

一個幹警說:「要煉就在家煉,不要出來。」

我說:「我們師父和大法遭到了無辜的迫害,修煉法輪功使我身心受益,我們師父要我們做一個好人,做個道德高尚的好人,難道錯了嗎?我們發傳單、光盤就是向世人講清真象,制止這場迫害,救度世人。」

最後那個政委過來喊:「羅同志。」我沒睬他,他就大喊了一聲:「**同志。」

這時站在我右邊的一個幹警見我不理他的上級,一掌拍在桌子上:「你是甚麼意思?對我們政委這個態度!」

此時我抬頭看了一眼那個政委,只見他笑瞇瞇的說:「你怎麼不理我?」

我也面帶微笑的說:「你是政委啊,我今天跟你們講了一下午真象,你們信不信?」

政委說:「你怎麼知道我不相信呢?」

他拿著傳單、光盤一邊看一邊說:「這都是嶄新的。」

我說:「你把這些拿回去看吧,對你的人生都會有改變的。」

他說:「我早就看過了。」

我說:「既然你看過了,還抓我們幹甚麼?」

他不說話了。他們把我丈夫和兒子找來了,對我丈夫說:「你妻子的問題很嚴重,資料很多,又是十六大期間,分局決定一定要拘留。」我丈夫無奈,問我要帶些甚麼。我隨口答道:「要帶……」話說一半,我馬上意識到不對,決不能配合邪惡,承認迫害。我低聲對丈夫說了一句:「我今天一定要回去。」我立即靜下心來,發出正念讓門口看守我的公安走開,要那些人都到裏面房間去,正念中那些公安真的都一個個朝裏屋走去。

我立即朝門外走去,外面的鐵門一直是關著的,走到門口,鐵門正好開一點,剛好能夠讓我出去。出了鐵門,人生地不熟的走來走去,走到了一個死胡同。怎麼辦?真有點急了,於是我想到了師父,弟子有難,請師父幫助弟子,想能有個「的士」開來就好了。

大約5分鐘,在離我3、4米遠的地方,我聽到一輛「的士」鳴了一聲喇叭,好像就在喊我上車似的。我知道是師父派車來接我了,就在那一刻,一股熱流湧透我全身,我淚流滿面的上了車,無法用語言形容對師尊的感激!倍感師父的洪大慈悲,體會到正念的巨大作用,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威力。

幾年來,在邪惡的迫害中,我們走過了風風雨雨證實法救度眾生的艱難歷程,明白真象的人越來越多,但我們決不能掉以輕心。要精進不止,更加清醒,更加理智的做好師父安排的三件事,早日迎接法正人間的到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