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識我的人都說我吃了靈丹妙藥


【明慧網2004年4月3日】往日死氣沉沉只有吵罵聲的家,如今變成歡聲笑語幸福溫馨的家,這其中的原因很簡單,是我修煉法輪功

在我修煉法輪功前,我患有第五頸椎增生;偏頭痛,嚴重的偏頭痛壓迫神經,造成兩眼球大小懸殊,外觀難看不算,流淚不停,影響視力;子宮裏又長了兩個囊腫,血水不斷,一年四季都要墊衛生巾,還很難保持內褲乾淨。在病魔纏身的日子裏,生存的每一天我都感到灰暗。家庭的經濟根本沒法支付昂貴的醫藥費,身心承受的痛苦倍感度日如年,脾氣越發暴躁。雖然孩子丈夫都關心、理解我,但極度的病痛使自己經常失去理智,把煩悶怒火往丈夫孩子身上撒,不管是逢年過節,我常把家裏搞得不堪寧日。

就在我左右彷徨求死受阻,求醫沒錢的情況下,一天散步巧遇了一老鄉郭伯。郭伯原患糖尿病和高血壓,每星期都要花近百元的醫藥費,這還是只能控制,不能使病根除,身體一直也很差。見面互相閒聊後,他說現在身體這麼好,全托了法輪功的福,是煉法輪功煉好的,說他只煉不到兩個月就感覺身體一身輕,爾後去做儀器檢查,各指數都恢復正常。他還告訴我,這是一個不收錢財又有神奇祛病療效的功法。

就這樣,三天後我帶著治病的想法,去碰碰運氣,試試看的心態找到了煉功點。那是96年的夏天。

煉功點的輔導員熱情耐心教我五套功法動作,還給了我一本《轉法輪》,真是分文不收。她說:「學此功法要一切與人為善,凡事替別人著想。」就這樣,我走入了修煉法輪功的行列。

修煉講緣份,自我走進法輪功,身體一天比一天好,性格也變開朗了。真是不到三個月時間,身患的所有頑症不治自癒了。法輪功的神奇讓我體驗到了。我家住六樓,以前每次上樓回家,我都要中途休息兩次,那還累的氣喘噓噓。身體正常後,一口氣輕輕鬆鬆走上六樓。多年不能做家務活的我,把家務活全包下來了,並能盡個妻子、母親的責任,有能力照顧丈夫和孩子。孩子跟他爸高興地說:「自從我媽學了法輪功,真是雲開霧散見晴天。全家解放了!」認識我的人都說我吃了靈丹妙藥,變化也太大了。我如實地告訴他們這是我修了法輪佛法的福果。

晴天霹靂,自99年7月20日以來,江澤民小雞肚腸,妒忌法輪功得人心,無中生有,編造、陷害、栽贓法輪功,給扣政治帽子。殘酷、血腥迫害法輪功學員放棄個人信仰,不讓煉功人說真話。江氏集團踐踏憲法,私設「610」邪惡組織密傳黑頭指令。從那以後,派出所、街道辦事處、居委會經常對我進行騷擾、監控、迫害,逼我誹謗大法,這是萬萬辦不到的!因我學了大法後,更明白是非、黑白善惡的道理。丈夫和孩子雖沒修大法,但都支持我,都知道幾年來江氏集團對法輪功的迫害是在耍流氓、是在撒謊、在泯滅人性。我對那些多次上我家「執行公務」的人講,毛澤東、鄧小平都說:「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我以前沒修煉身體有病痛,家庭經濟困難,江政府沒有關心幫助我,如今我找到一條身心健康,做好人的路卻不讓走?!天理何在?!法律何在?!江氏「三個代表」只能是代表貪婪,代表暴政,代表妒忌。

我給他們講真象、揭露邪惡,並與他們善意交談,有明智者說:「我們知道沒法說服您,也希望您健康,您就偷偷在家煉。」有「識時務者」也就是江氏的走卒說:「江給發工資,他怎麼說咱怎麼吆喝。」我說就江澤民用的是人民的血汗錢,你的工資是人民給的,應該取之於民,保護人民,不能與人民為敵。

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近五個年頭了,真修大法者人人受益,也堅信堅定。那些被轉化者,多數是承受不了酷刑折磨、精神折磨,才違心放棄修煉,被迫寫下「三書」。所以才造成明慧網天天都有發表嚴正聲明「三書」作廢,要堅定修煉到底的聲明。

我本該道出真實姓名,鑑於江氏集團還在瘋狂,也許我的直白會令他惱羞成怒不罷休。所以隱去姓名。我這裏以個人的親身經歷證明: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祛病神奇!善良的鄉親朋友,人生最大的幸福莫過於健康!追求健康無罪!你們千萬別讓江氏集團給欺騙了。用我丈夫和孩子的話說:「一人患病,全家受罪,一人煉功,全家受益。我們尊重事實,不盲從,不上當,我們支持法輪功。」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