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祛邪扶正 把我的附體清理了


【明慧網2004年3月31日】我是即墨市大法弟子。我38歲那年,被狐黃附在身體上,我當時就知道這不是好事,民間都說那就成巫婆了,並且很受罪,真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求醫醫無效,許願吃齋甚麼方法都無用。附體把我的腦子全控制著,尤其在那時政府部門不承認有附體的事,說你那是裝神弄鬼的,要挨批鬥的。可是怕沒用,它叫你受罪,你受不了只得照它的去做,給它安位,去趕廟會給無數人演講,在家也有好多人來找看病的,那時身體很弱,不能幹活,常不吃飯,常整夜不睡覺,面帶蒼白,嘴唇發紫,渾身無力,就感覺死不了活不成,全家人都為此事發愁,公婆、孩子常哭。

法輪大法救了我,在98年2月9日我得了法輪大法,我把牌位(二十多個)和有關的附體書全燒了。

我走向真正的人生之路,修煉真、善、忍,返本歸真。現在我一身輕,面色白裏透紅,也能幹活了──因為沒有了附體。

這是師父的慈悲、大法的威德把我救了。在我得法六年的紀念日,我願世人都知道大法好,能祛邪扶正,能教人向善。我向誠心人、有緣人說大法好,師父是來救度人的,大法能正一切不正的,我說的是心裏話。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