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城縣優秀教師張運嬋受迫害經歷

【明慧網2004年4月27日】赤城縣樣田中學42歲的女教師張運嬋,大專,中學一級教師,任教25年,因教育教學工作成績顯著,曾被評為「先進教育工作者」、「師德標兵」、「模範班主任」、「園丁」、「千萬百工程課教師」、「優秀教師」、「鄉人大代表」等稱號。97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修煉後身心有益,她找到了人生真諦,知道了生命的意義之所在。

自99年7月20日以來,江氏集團對法輪功學員實行了「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的邪惡鎮壓。她的家人都受到了嚴重的迫害。四年來,家庭經濟損失2萬多元,並多次被非法軟禁和關押,人身自由不能保障,合法權利受到侵犯,下面列舉如下:

99年7月22日,張運嬋由於拒絕寫保證,被鄉政府強行軟禁到學校學生宿舍三天三夜,不提供吃喝,由學校的領導和鄉領導輪流看管。

99年7月25日,張運嬋去北京上訪,被鄉書記高金龍騙回後,就把她劫持到縣看守所拘留15天。公安局強迫按手印、照相65元,回到單位上班後,又被鄉政府罰款1000元,強迫買書[只有個名目,從未見過書]20元,並逼迫在全鄉大會上作檢查。

2000年8月,張運嬋被赤城一中昌平分校聘去教課,任初三畢業班的數學課和初一年級數學課並任初一班班主任。她的品行受到了全校師生的一致好評。2001年5月26日,按照縣委的授意,縣一中三個領導到學校把她接回了縣政府賓館。張運嬋被縣610軟禁。第二天縣公安局一科的李萬錦、張永新對她進行了審訊,並讓她寫「保證」,她未寫。同時他們連夜到北京她的住處搜了個遍,結果他們連一個紙片也沒有搜到。5天後,張運嬋被送到了縣新辦的小刁鄂洗腦班,在那裏被非法關押了5個多月,絕食抗議兩次。前後近兩個月沒吃東西,身體由120斤瘦成了80斤,人都脫像了。最後胃出血嚴重,縣委書記邱建國還再三和她要「保證書」,在此期間,邱曾多次單獨找她談話,要她寫保證,她始終沒寫。在洗腦班期間,學校為她交了1600元錢的所謂看管費,在她丈夫應得的工資中給扣除了。

同年11月22日,也就是剛回家的第13天夜裏11點多,迫於縣610指令,鄉政府的書記劉兆成,副書記湯佔寬,鄉長侯海雲,樣田總校長孫佔甫,中學校長李崇金帶著幾名警察到她家要把她帶往小刁鄂洗腦班。原因是:國外大法弟子到北京和平請願,形勢緊迫。當時由於她的身體被迫害得極度虛弱,根本不能支持,於是鄉校領導跟縣委書記邱建國再三請求,決定將她先送醫院搶救,身體好轉後在送洗腦班。於是張運嬋被鄉里、學校各派一人每天輪流看守,不准出醫院半步。在那裏她渡過了難熬的15天,不吃不喝,不說話。身心受到極大的傷害,每天都有親戚朋友、同事領導來勸說,讓她識時務,以免再被抓走。她面對這樣的心靈摧殘。15天後從醫院走脫了,前後兩次被迫花去醫藥費1400多元。

流離失所二個多月。在外地,她給鄉領導打電話,要求鄉政府把她在關押期間所扣除的工資發給本人。領導答應給解決,再三讓她回家上班。她相信了這位領導,回到了家。回家後沒幾天,書記和鄉長去了她家,對她的身體表示很關心,並還帶了水果,她表示很感謝。談話進行到最後,按照上邊的指示,讓她寫一份「保證」上交縣610.她拒絕了,後又讓她在一篇白紙上寫上自己的名字,別的就甚麼也不用管了,她仍沒答應,然後她提出補工資的事,領導反口說不行。事隔一天,也就是2002年臘月二十八半夜12點左右,侯鄉長帶著好幾個警察將她從家裏強行帶走,說是領導要找她談話,當時她丈夫不在家,只有14歲的女兒。她問警察:「你們要往哪裏拉我。」他們中一人說:「到那裏你們就知道了,你去過那裏。」走了一個多小時,他們把她帶到了小刁鄂洗腦班。

第二天,由公安局一科的四人審了一天,也沒結果。邱建國專程到洗腦班,玩著哄小孩的把戲說:「你是一個很有才能的老師,凡是了解你的人都對你評價很高,如果你配合我們的工作,我可以把你調到縣城來上班,所有的學校任你選,扣除你的工資全部發給你,你丈夫被扣的也都給。否則。這次不是讓你呆在轉化班,而是進監獄。」真可笑!竟說出這般沒水準的話。當天下午就把她押到了縣看守所。先是「治安拘留15天」後又判了「刑拘」。在此期間,她又再次絕食絕水,被強行灌食兩次,每次都承受極大的痛苦。第一次絕食的第9天,獄醫找人把她接到了幹警室。張運嬋的丈夫和公公已在那裏等候,看到她的樣子,眼淚止不住地往出流,他們怕給她灌食,勸她吃飯或喝點水,公公把倒好的補品端到她的眼前,哀求她喝一口。她拒絕了,用微弱的聲音告訴他們:「我沒事,放心走吧。」家人無可奈何的走了。臨走時,公公對她說:「孩子,我實在不忍心看他們給你灌食,我受不了,我要走了,你可要保住你的命啊!」他們爺倆流著眼淚走了。他們走後,獄醫開始勸說了一番,看到她很堅決,然後就開始給她灌食。由於她不配合,膠皮管從鼻子插不到胃裏去,有兩次插到嘴裏了,他們八次才插進去,其中有兩次,管子插進去了,按她兩隻手的幹警就放鬆了,讓她給拔了出來,當時她看到管子上全是血。獄醫把它涮了涮,再給她插。最後一次,由於按她的警察和犯人把她的頭和頭髮用腿緊緊的壓住,渾身都被狠狠地按住,她一點也沒力氣了。灌完食後被送回監室,灌進的東西都又被吐了上來。經過兩次的折磨後,她的臉鼻都腫的一般高了,模樣都變了。嘴裏天天流血水,鼻子裏也在往外流血。身體一點也動不了了,真是生死邊緣。這期間獄醫給搶救花了300多元。4月9日,她第二次絕食,生命出現危險,獄醫檢查後馬上送到了縣醫院進行急救,花去醫藥費1200多元[公安局張秀明要丈夫交15000元,後經說情,變成5000元,丈夫被迫交了3000元押金,還打了2000元欠條,才算把人接回了家。

她在洗腦班和看守所被關押期間,丈夫一次次看望,所花費的冤枉錢就有3000多元。

張運嬋從看守所出來後,5月1日,縣教育局分校領導到她家「看望」。她提出工資的事[在她被關押期間鄉政府扣發了她11個月的工資,前任書記高金龍還扣了她丈夫一個月的工資]。可是他們卻說:「只要你轉化,我們保證你以後不再被抓,工資也沒問題,我們都知道你是一個好老師。」她拒絕了他們的要求。最後他們讓她一個星期後給局長交一份「認識」。她沒交。5月10日。領導讓她到樣田中學上班。此後,昌平學校的校長,教導主任曾多次打電話並親自兩次專程來她家邀請她回學校上班。可是當他們找到邱建國時,對邱說:「你堂堂一縣之長,怎麼老跟一個小老師過不去呢?」他說:「不是我們跟她過不去,是她跟我們過不去,我幾次叫她給我寫寫保證,就過去了,可她連一個二指寬的紙條也沒給我寫,這能怪我們嗎?讓她寫一句也行。」於是校長反過來讓張運嬋給邱寫一句話吧,她不肯寫。

2002年10月,中共要開「十六大」了,這對法輪功學員又是一場災難。這些天樣田鄉先後被抓走了四名大法學員,另有兩名被迫流離失所。張運嬋被鄉書記,副書記,校長逼著帶到學校被軟禁。二十小時由學校四位領導輪流看管[說是上面的指示,否則就抓去看守所],表面上還在上班,實際上已沒有了自由。在此期間,她84歲的老母病危,她要去探望,還得再三請求,最後校長親自跟著去,並且不讓住夜。有一次她給母親做了一點吃的,時間稍長一點,校長還被罵了一頓。馬上把她接回了學校。儘管她不想讓她的老母知道,她又被看管了,但母親還是知道了,母親心裏非常難受。十六大開完後,領導才讓她搬回家住。她只伺候了老母一週,她老母就去世了。

2002年9月的一天,她正在上課,丈夫告訴她公安局判了你一年的勞教,因健康狀況監外執行。

以上是她在經濟、肉體及精神上受到的迫害。在合法權益上:99年7月20日後,她的身份證被鄉政府沒收;直到2002年6月參加微機職稱考試時才要回。每到「敏感日」經常有匿名電話騷擾,被監控等;99年7.20後,她曾連續兩屆被選為鄉人大代表[教師代表]。7.20後,她還在任,沒有到換屆的時候,鄉里開人代會就沒通知她參加;98、99連續兩年專業技術考核為「優秀」按照上級有關規定,按比例有獎勵工資一級,她被評上了。但因煉法輪功被取消了資格;2003年1月,鄉里開黨代會被選為黨代表,後因煉法輪功被鄉里取消了資格。

以上事實只是她被迫害的一部份,其實這四年來,她家中的親人們在心靈上和精神上也同樣承受了巨大的痛苦。她這只是中國大陸億萬個修煉者中受迫害的一員,江澤民集團對法輪功修煉者的迫害真是罄竹難書,希望世人們能從這一點看到或了解到更多的真象,給自己的未來奠定良好的基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