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迎「四.二五」(三)

紀念「4.25」五週年

【明慧網2004年4月24日】(明慧記者古安如綜合報導)五年前的4月25日,石破天驚,逾萬名法輪功學員依法前往位於北京府右街的國務院信訪辦公室和平上訪,國際社會對於法輪功學員所表現出的和平理性、信任寬容、隱忍自守和高度公德而深表震驚。

但是,同年7月20日江氏集團突然全面公開了對法輪功的全面鎮壓,動用整個國家輿論工具對法輪功進行鋪天蓋地的誹謗,使中國和整個世界充斥著彌天大謊,法輪功從此蒙受不白之冤,一時間「425」也被很多人說成是搞政治以及引發鎮壓的導火索。

本文試圖在第五個「4.25」到來之際,回顧當年「4.25」的來龍去脈、前因後果,還歷史本來面目,意在進一步曝光「4.25」真象,幫助人們正確思考發生在中國的浩劫以及「4.25」事件本身。

(接上文)

三、陰謀構陷 為鎮壓羅織罪名

事件雖平靜落幕,但一場針對法輪功的大魔難才要開始。

1.「4.25」事件是一大政治構陷?

中共當局對於如何看待法輪功,一直存有不同意見的幾派人士。其中,有少數人士為了撈取政治資本,不斷伺機對法輪功進行破壞。根據中央社(台北 5/4/99)的報導,4.25事件是政法系統幕後策劃的欲擒故縱和苦肉計,意圖製造中南海感受到威脅的假象,以達到取締法輪功的目的。

法輪功於1992年傳出之後不久,就受到國家有關部門的注意,一些善於投機鑽營者也開始了自己的盤算。1996年,當時擔任國務院秘書長的羅幹私自下令公安部門對法輪功進行秘密調查。公安系統派出大量人員在全國各地參與法輪功學員的煉功活動,但從未獲得任何證據證明法輪功有非法活動。

儘管查無實據,1998年初調任中央政法委書記的羅幹極力主張取締法輪功,國務院總理朱鎔基否定了這一意見。

被傳與羅幹有連襟關係的何祚庥是中科院的「紅色院士」。何祚庥不斷在大陸媒體公開批判法輪功,以引發事端,配合羅幹的「取締有理」。在「4.25事件」發生之後,羅幹在向上彙報時聲稱,法輪功擁有幾千萬信眾,具有宗教迷信色彩;創始人李洪志身居美國,疑有複雜的國際背景,將以「真善忍」為原則的法輪功說成社會的不穩定因素。

據一些當事人介紹,對法輪功學員到中南海請願,公安部門在事發前3天已經掌握訊息並密切監控,卻知情不報,甘願事後被批評。這是不是羅幹的「苦肉計」?公安部門嚴密監視廣大群眾的活動,幾點幾分從何處乘何種交通工具來京全有錄像為證(見CCTV《4/25非法聚集事件的真相》);公安人員奉命引導群眾來到中南海,安排策劃了這一場震驚世界的事。公安機關是否在見到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路經北京,才決定在天津抓人、打人、抄家,把矛盾擴大到非找中央不可的地步,這一切的一切所顯示的陰謀痕跡,普通社會人士尚無法了解內情。

2.公安人員指揮「包圍」中南海

有不少證據顯示,天津暴力事件和「4.25事件」是公安預謀的陷阱,但以道義為重的法輪功學員仍坦然面對。

據知情者說,當時羅幹、何祚庥等人對法輪功學員進京之事似乎瞭如指掌,包括何處開車進京,在何車站下車,經甚麼路口才能向中南海聚集,並事先安排了攝像機對每個參與者進行掃瞄。

就在4.25清晨當部份法輪功學員進城後,何祚庥擔心人不多引不起中央領導警惕,就向連襟獻計曰:「只有把事情進一步鬧大,這樣才能使中央作出鎮壓法輪功的決定。」於是,羅幹緊急命令取消路障,並用武裝警察把被擋在中南海外圍的大批法輪功學員,有次序地引入中南海區域形成「包圍圈」;何本人還幾次到現場觀察,又一次還故意露面妄圖挑起爭鬥,不過因法輪功學員沒人理他而作罷。隨後,他伙同羅幹終於勸說「心眼小得不行」的江××躲在防彈車裏「實地考察」,使後者妒火中燒。

據當事人證實,一開始,學員們是在府右街附近集結(國務院信訪辦所在地)。人越來越多了,南北約兩公里長的府右街,南口站到了長安街,北口和西安門大街交叉向東快到了北海,向西也望不到頭,但緊靠中南海圍牆的人行道上沒有學員,只有警衛和警察。(如圖)

示意圖說明:* 代表學員所站位置。


(北)
--------------------------------------------------------------------
******************************************************
******************************************************
西 安 門 大 街
*******************
*******************
------------------------ * --------------------------------
|* 府 |
|* |
|* - 中
|* 國務院西門
|* 右 -
(西) |* | 南 (東)
|* |
|* -
|* 國務院西門 海
|* 街 -
|* |
------------------------|* |-------|新華門|---------------

長 安 街


------------------------ ----------------------------
| |
| (南) |

後來,幾位武警來告訴學員說:這裏不安全,那裏不行等等。從而在武警人員的引領下,學員在不知不覺中分為兩路,把中南海圍成一圈。

根據一位目擊者的敘述,天津事件發展過程中的4月24日晚,已有在公安部門工作的法輪功學員遞名片,向中南海當局說明要反映情況,但未引起公安的重視。24日晚9點多,中南海附近的府右街大道旁已有部份陸續從北京郊區趕來的法輪功學員。

25日清晨6點多,這位目擊者來到府右街北口,發現警察已堵在進入中南海的路口。不久出現了一幕驚人之事:警察先把法輪功學員的隊伍從馬路東口引到西口;然後又指揮著隊伍,由北向南緩緩地向中南海正門行進;同時,另一隊正由南向北一路而來。兩行隊伍在警察的指揮下正好在中南海正門相遇會合成一隊。據各媒體的報導,彙集人數大約有萬名以上。

一位「4.25」當事人投書明慧網寫道:「我們到警察指定的地方坐下,剛看了幾頁書又有幾個警察過來喊:「起來!起來!跟我們走,到前面大院去,首長在那裏接見你們。」於是我們跟著警察從南往北走,走了不到200米遠,就看到對面也由幾個警察帶領著大法學員從北往南走來。當兩隊學員接近時,就讓我們原地坐下……後來才知道這些警察把我們這些善良的修煉人指揮來指揮去,讓我們從東走到西,從南走到北,原來是把我們帶進羅幹等人所設的陷阱裏去,使其能用來誣蔑法輪功學員‘圍攻中南海’。」

「4.25」事發的前3天,公安部門已經掌握訊息並密切監控,卻知情不報,甘願事後被批評。又據報導,事發後有人請求何祚庥發表評論,何說:目前不去評論,因為不想打亂整個部署(5/5/99 電子《明報》)。

據此,「4.25」事件是否某些人在幕後部署?而何祚庥刊登的文章,包括後來天津公安局逮捕法輪功學員,是否都是整個部署的一個步驟、一個環節、一個陷阱?

3.緊鑼密鼓 恐怖鎮壓日益逼近

在事發後,中共便已定下要抓人與滅絕法輪功的基調。4月27日便透過新華社指出:「對各種練功健身活動,各級政府從未禁止過。有不同看法和意見是允許的,可以依法通過正常渠道反映,而不應聚集在中南海周圍。這種聚集影響中央、國務院機關周圍的公共秩序和人民群眾的正常生活,是完全錯誤的。對借練功之名危害社會穩定的,要依法處理。」

此決策一出,便有不少媒體記者預測某些法輪功學員可能會被捕或被判刑。果然在4月28日,便傳出「中南海靜坐的四名主要領導人已被扣留」(4/28/99 《聯合報》)。而在數日之後,當局又透過居民委員會、各級單位、黨組織等系統,搜集掌握法輪功學員的「名單」(5/4/99 《聯合報》)。

接著在6月初,傳聞中共召開緊急會議,將法輪功定為×教,且計劃不久的將來就要開始抓人;也傳聞將透過減少貿易順差的方式,不惜以5億美元的代價,企圖引渡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回國(6/2/99 《中央日報》)。而各地煉功點的負責人/聯繫人,已遭電話竊聽、跟蹤尾隨;言論和行動均被嚴密監控;並且威脅修煉者不得繼續修煉法輪功,否則一律開除公職。軍人修煉者被威脅開除黨籍(對中共黨員,尤其服公職的黨員而言,開除黨籍無異於判處公職上的死刑)、軍籍;學生則被威脅開除學籍(6/2/99 《中央日報》)。有些地區的修煉者住所附近有警車停泊,也有些大法弟子透露警方甚至有意製造事端,似有促使矛盾激化的意圖(6/3/99 《中國時報》)。

北京也針對法輪功發出第一份文件,下達至各地方政府部門、中央直屬單位和各大專院校,宣布法輪功弟子借煉功為名,在各地公眾地方的所謂「弘法」活動不再允許,並且下令所有學校,包括大、中、小學不得租借場地給法輪功弟子進行活動。同時,部份城市的學員說,他們在公園的早晨煉功活動受到騷擾(6/3/99 《中國時報》)。

對於當局要以5億美元的貿易順差作為交換條件,企圖引渡李洪志先生回國,並把法輪功定為×教的傳聞,李先生於6月2日發表了題為「我的一點感想」的文章,向中共當局善意解釋:他只是教人向善,對政治沒有興趣;法輪功的修煉者並未搞迷信;法輪功不是邪教。為此,法輪功的學員也再度到北京,希望當局給個「說法」。而當局在和這些學員見面時,要學員們相信政府沒有要封殺法輪功的政策(6/6/99 電子《明報》)。

6月3日有大批來自外地的法輪功學員集結於北京,準備再次向中央陳情。6月4日晚間當局派出大批警員檢查各大小旅館,將發現的上訪學員送離北京,並在通往中南海周圍地區的街道口戒備,將企圖到中南海門外的法輪功學員驅離(6/6/99 電子《明報》)。

針對各種鎮壓法輪功的傳言,6月14日中央信訪辦和國務院信訪辦發出聯合聲明,稱政府對法輪功從未鎮壓,也從未禁止,要求法輪功學員不要聽信謠言,也澄清並沒有要引渡在國外的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也不會開除參加煉功的黨員、共青團員的黨籍、團籍,甚至開除公職(6/14/99 《中央社》)。

雖然當局極力澄清將全面鎮壓法輪功的謠言,可是6/21卻又透過《人民日報》發表評論文章,要求黨員幹部帶頭高舉唯物論及無神論的旗子。此舉無異於宣示將對黨員幹部煉功者進行清查整治。相關部門在中南海事件之後,對法輪功的發展情況進行了全面調查,赫然發現各地法輪功的義務聯繫人大多數是共產黨員及機關幹部,不少還是擁有多年黨齡的離退休幹部。對於這種情況,妒忌狹隘的江澤民十分震驚。但礙於憲法規定公民有宗教信仰的自由,不能明白直接禁止非黨員民眾學煉法輪功。可是,對於黨員,高層卻決心動用黨紀進行整治,對不聽勸的黨員,將以黨紀嚴懲。《人民日報》的文章就是一個訊號(6/21/99 《中央社》)。

6月以後,各地方機關也紛紛傳達中央文件,將法輪功定性為「邪教」,要求各單位不要提供地方給法輪功學員煉功,又要求黨員幹部必須停煉法輪功,否則將嚴加處理。

6月中,有一萬三千多名法輪功學員聯名致函當時的國家主席江澤民及國務院總理朱鎔基,要求當局允許公開煉功以及合法出版法輪功相關書籍;並說明法輪功不是宗教,更非邪教;不是迷信,而是科學(6/24/99 《中央社》)。

為更有效地鏟除法輪功,江澤民和羅幹選定山東與江西作為全面鏟除法輪功的試驗地。就在6月14日發布從未鎮壓禁止法輪功的3天後,山東省便發下文件,要求共產黨員和政府公務員的法輪功學員停止修煉。當一些法輪功學員拿出兩信訪辦的通知與之對質時,官員稱那是給外國人看的,是緩兵之計。據悉,當時江羅的計劃是先在山東與江西試行全面鏟除法輪功的工作,而在其它地方以監視為主要方法,以穩住法輪功修煉者的心(7/21/99 《中國時報》)。

事實上,江澤民和羅幹濫用職權,於6月26日起,已經公開出動公安人員,在長安街沿線的法輪功煉功處,對法輪功學員進行強制清理;緊接著對法輪功展開北京全城的大規模清理,禁止學員在公眾場所煉功(6/28/99 《中央社》)。接著江羅又以中共名義於7月初致電各省市,要求每名中共黨員要向中央彙報自己「是否信法輪功」(7/5/99 《中央社》)。

江澤民和羅幹還動用所有宣傳機構,製造法輪功以及李先生的「罪狀」。一開始,大陸各種傳媒對「4.25」事件報導不多,但從6月下旬以後便展開各種批評。並於6月13日設立一反法輪功網站,取名「世界反法輪功大聯盟」(該網站於6/20開始運作)刊登文章,捏造事實,中傷、詆毀、污衊李先生與法輪功(6/22/99《中央社》)。之後,更找來一些想要利用法輪功牟利,而被李先生批評的原法輪功學員,炮製一些所謂的「揭發材料」,在中央電視台播放,並栽贓法輪功「導致1400人死亡」。這種炮製李洪志先生「罪狀」的行為到最近還在進行。

可以看出,意欲徹底鏟除法輪功的一夥一直在玩兩面手法。一方面在羅織及炮製「罪證」,為日後鏟除法輪功做準備工作;另一方面,卻又大肆欺騙,宣稱不會禁止法輪功。此一構陷工作大致上於6月底7月初已經完成。

四、江澤民推翻政府決定 一手發動滅絕性迫害

由羅幹和其連襟何祚庥一同導演的「天津事件」,以及隨後引發的「4.25」和平上訪,在總理和法輪功學員的溝通下得到圓滿解決,雙方的理性和克制態度受到國際上的高度評價。然而,江澤民妒火爆發。為了維護「核心權威」,在「425」中南海事件當天,當羅幹和相關負責人向江××彙報法輪功學員上訪經過的情況時,江××迫不及待地揮舞雙手,大叫「滅掉,滅掉,堅決滅掉!」令在場人員感到吃驚。

4月25日當夜,江××以中共總書記的身份,給政治局常委及其他有關的領導寫了一封信,在信中,江××指控「4.25上訪事件」有「幕後」高手在「策劃指揮」。(絕密,中辦發電[1999]14號「中共中央辦公廳關於印發《江××同志給政治局常委及其他有關領導同志的信》的通知」)

6月7日,江××在中央政治局會議上講話,聲稱「‘法輪功’問題有很深的政治社會背景乃至複雜的國際背景。」「是1989年那場政治風波以來最嚴重的一次事件。」該文件於6月13日在中共內部秘密傳達。(絕密,中辦發電[1999]30號「中共中央辦公廳關於印發《江××同志在中央政治局會議上關於抓緊處理和解決「法輪功」問題的講話》的通知」)

在這次講話中,江××說:「中央已經同意成立一個專門處理‘法輪功’問題領導小組。李嵐清同志任組長,丁關根、羅幹同志任副組長,有關部門負責同志為成員,統一研究解決‘法輪功’問題的具體步驟、方法和措施。中央和國家機關各部委、各省、自治區、直轄市要密切配合。」其實,江說的「中央」就是他自己,因為當時的7名政治局常委中有6人不同意鎮壓。

江××毫無根據把法輪功定性為一場「政治鬥爭」,把法輪功打成××黨的政治敵人,從而發動全黨以及國家體制、暴力專政機器,為鎮壓進行動員和部署。6月10日,在江××的個人意志和淫威下,成立了凌駕於國家憲法和法律之上的全國性恐怖組織「610辦公室」。在4月25日和6月10日之間,江××完成了從定性到具體實施的全面和系統的策劃和部署。

據一些中共高級官員透露,在上述兩份密件中,江以明確提出「4.25」上訪事件「究竟同海外、同西方有無聯繫,幕後有無‘高手’在策劃指揮?」等流露出一種對個人權力的過度保護心態,並在拿不出真憑實據的情況下確定了鎮壓決策。

自1999年5月下旬開始,全國許多地區法輪功學員的日常煉功活動受到城管、公安部門的驅散。一些地區公安用高壓水龍頭驅趕煉功人群,並用高音喇叭干擾煉功。各地法輪功輔導站的義務負責人/聯繫人被單位和公安找去談話、盤查,受到監視、跟蹤和電話監聽,並被規定不得離開當地。

江××在7月19日的高層會議中正式宣布定案,全面取締法輪功。7月20日全國同步展開對法輪功學員的大搜捕,一場步步升級的殘酷滅絕性迫害從此拉開序幕。

7月20日之後,江澤民命令「610辦公室」系統性地對數以千萬計堅持信仰的中國法輪功學員實行「名譽上搞垮、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滅絕政策。

根據明慧網的不完全統計,截止到2004年4月20日,通過民間途徑能夠傳出消息的已有至少950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迫害致死案例分布在全中國30多個省、自治區、直轄市,高發地區依次為黑龍江、吉林、山東、遼寧、河北、湖北、四川省。在被迫害致死者中,婦女約佔52%,50-70歲的老人約佔31%。

然而,這還不是現實的全部。據2001年10月底中共官方內部統計,拘捕中的法輪功學員死亡人數已經高達1600人,全國被非法判刑的法輪功學員至少有6000人,被非法勞教的人數超過10萬人,數千人被強迫送入精神病院受到破壞中樞神經藥物的摧殘,大批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到各地「洗腦班」遭受精神折磨,更多人受到所謂「執法人員」的毒打、體罰和經濟敲詐。

五、「4.25」是江氏一夥製造的鎮壓時機,也成為法輪功學員走上世界舞台的歷史時刻

「4.25」事件原本只是個單純的「上訪」事件,為何最後會演變成如此慘烈的局面,乃是善良的法輪功學員,包括許多上訪的學員始料未及的。若非閱讀大量資料,從這些資料中抽絲剝繭、理出頭緒,至今可能人們也還無法理解為何發生這樣的事。「4.25」事件既不是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也非任何一位法輪功學員所策劃。法輪功短短幾年在社會上廣受歡迎,既然江澤民認為自己凡事都須佔盡風頭,當然就會尋求一個適當時機消滅法輪功,沒有機會也可以製造一個,在江澤民眼裏,手中的權力是為自己和自己的家族服務的。

「425上訪」對法輪功學員來說,是一次和平申訴自己的機會,而對江澤民來說,則是一個發動鎮壓的方便藉口。

4.25是平凡的,因為群眾上訪在中國並非罕見的事物;4.25又是不平凡的,因為以「真、善、忍」為指導的法輪大法修煉者在上訪過程中自然展現了自己的內心境界,使有識之士看到了人類社會道德全面回升的一線希望。儘管江澤民出於小人嫉妒做出逆歷史潮流和民眾意願的蠢事,在彌天大謊的掩蓋下動用龐大的國家機器和無所不用其極的手段破壞人們的正信,但隨著迫害事實為越來越多的人們所認識,歷史將再次告訴人們:這個世界上終究邪不壓正,4.25是永為歷史記載、光照千古的人類道德豐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