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闖出洗腦班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4月20日】2004年3月9日,一群惡警把我家門撬開,二話不說就把我抬走,我一路高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迫害大法弟子有罪。」當時正是中午十二點,居民都在家,聲音震動了整個居民樓,圍觀的居民打抱不平,憤怒地對惡人說:光天化日之下,強行綁架人。我手、腳都是血痕,連鞋也沒有穿。惡人把我送進法教班,半小時後又一位弟子被送來。因法教班旁有個學校,惡人怕迫害法輪功學員被曝光,公安、保安人員連制服都沒穿。

惡人每天三、四個人圍攻我一人,大法弟子之間都不讓碰面。上洗手間她們都是三個人跟著。第二天她們開始對我洗腦,讀法律規定。我用正念抵制他們,背師父的《洪吟》中的《道中》,並說:法紀法規都是對照你們的,我修煉法輪功,信仰「真善忍」,沒有違法,這跟我沒有任何關係。並跟他們洪法、講真相,一會兒他們就不讀了。第二天,他們又拿來一些材料,想了解我思想情況,要我在認可的文字後面打勾。我說不承認你們的一切迫害行為,我不會寫任何東西。惡人看我很堅定,就代筆幫我寫。我說:誰寫誰有罪,請你們不要寫,寫了我就跟你們撕掉。他們說:別人都寫了,你怎麼不寫?我說:我為甚麼要看別人呢?他們把我沒辦法,就走了。

一次,工作人員肖××開始跟我說:你上次表現很好,轉化得怎麼好之類的話。我馬上正告他們:自己以前所做所說不符合大法的一切全部作廢。他問為甚麼,我說:你們政府部門、執法機關不講理,每次運動來了,為了自己的飯碗,不負責任,亂服從,不講真憑實據。經歷了上次的事,我更堅信法輪功,因為法輪功學員不求名、不求利、講真話。你們所有的工作人員,包括執法部門都不敢說真話。

我邊說邊發正念,請師父加持,不一會兒惡人灰溜溜的走了。惡人天天找我談話,我每天都發正念,相信師父就在身邊加持我,我默念《洪吟》中《威德》和《無存》。

有一次,醫生從我房間走過。我動了一念:他怎麼不跟我量血壓?馬上他回頭到房間給我量血壓。我不量,好幾個人把我壓在床上強行量了,他們笑我有血壓高。他們讓我吃藥,我不吃,當時場面很僵,震動了整個洗腦班,來了十多人,強行給我灌藥,他們說煉功不是沒病嗎?怎麼有血壓高?我說:這是被你們迫害造成的。我堅決不吃藥,他們就5-6人開始灌藥。當時我發正念:誰灌藥,藥就到她身上。結果藥沒進口,搞得他們幾個人身上到處是藥,還搞得精疲力盡。接著,惡人在湯、菜、食物飯中做手腳,加藥進去,被我識破。為了揭穿他們的卑鄙行為,我開始絕食抗議。

我知道惡人迫害其他的功友,我說:你們沒良心,24小時不叫別人睡覺,幾天幾夜不讓閉眼,這不是滅絕人性嗎?你們5、6個人輪班睡,還說沒休息好,這不舒服,那不舒服。他威脅說:「你這種態度,明天就不是坐著說話了。」我說:「誰也動不了我。」就這樣十幾天下來,沒任何人找我談話。我悟到相信師父不是嘴上說就能行的,要發自內心才能起到作用。在那種直接面對邪惡的日子裏,只要思想業動搖我的正念,就抑制它,堅信師父,堅定大法,正念正行。

區公安局一科的工作人員第一次找我談話時,我當時內心有點煩躁,說話態度不好,不夠善,想起師父說:「對表面的人要儘量平和與慈善」(《正法與修煉》),第二次談話,我心態平和,並啟發他的善良的一面說:覺得你這個人很好,相信你會秉公執法,講究事實,我甚麼都沒做,就把我抓來。他說:就憑你喊口號把你搞來也沒錯。我說:「法輪功好」是真話,按「真善忍」講真相沒有錯,你們是在踐踏人權,踐踏信仰自由,包括我的家人都被你們迫害了。他又說:你就只寫個保證、決裂就行。我說:寫甚麼決裂,不存在,那不是要我說假話嗎?我不會寫的。他又說:來這裏,不寫東西是不能出去的,你這麼聰明的人,寫個決裂快點回去。我說:既然我們在一起就是緣份,希望都互相真誠對待,相信我說的話,我沒有做任何壞事。公安人員為了完成任務,亂抓人,這跟文化大革命有甚麼兩樣呢?你們名義上是法教班,實際是迫害班,要人說假話。我們法輪功第一個字就是真,我決不寫。

當時我沒有怕心、求心,一個大法弟子為甚麼不能堂堂正正的出去呢?我把頭低著。工作人員問我怎麼了,我說有點不舒服,視力有點模糊。醫生馬上趕來,跟我量血壓,190-130,醫生讓我去休息。下午3點鐘,我有點嘔吐,醫生又來了,看我的眼睛、腦、腳。醫生顯得有些緊張,她們又叫我吃藥,我不吃,她們也不敢強行亂來。十幾分鐘後,家人接我回去了。

最後以一首《洪吟》與同修共勉:

佛光普照,禮義圓明。
共同精進,前程光明。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